快穿女配之反派BOSS有毒

      ﴐ夜深人静,星月无光。

      접 萧府㽾后옍院的西房之中亮着几盏油灯,房间中央位置摆放着一个丹鼎,南墙长桌上面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瓶瓶㇤罐ଉ罐,西墙一排药柜整整齐齐的药屉上标注着各式各样的药材名称﷛,临门的北墙➨长桌上面除了一个药碾之外뾁,还晾晒着各种不知名的药材。

      鿓萧兰儿正浮空打坐,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丹鼎,真气从她的前身各处绵绵不绝供向祑丹鼎中的无名火焰,鼎盖中的阴阳二气也正在逐渐凝针聚。

      作为医药世家的传承人,她真的十分好奇,⭕这张上古秘方在缺少主味药ꖆ材的情况下,是如何凝聚成丹的,所以,她找齐了全部的药材,想要亲自炼出一枚气丹,看看它到獂底长什么样子。

      根据孙小德留下的笔录,从三月十五子时开始둝炼丹,她就⯩一直守在这里,一个月转眼过去,今夜就是四月十五月圆之夜,丑时㍀便是成丹之时。 

      临近丑时的时候,룋随着Ꭹ夜间阴阳二气的此消彼长,果然与丹鼎内阴阳二气形成憼了互补,她运气真气믂,右手一抬就打开Ⳬ了鼎盖,让夜间的阴阳二气涌进丹鼎后,ꖂ又盖上了丹鼎的鼎方盖,继续炼化。

      丑时已到!

      丹鼎内的阴阳二气果然达到了譑平衡,缠抱交融成了一枚混元颜气丹。

      萧兰儿停止炼丹,贕起身上前,运气真气打开丹鼎的鼎盖,见到一枚纯白色的气丹正漂浮在升腾的热气之中,惊奇不已。

      她从紫衣袖口中取出一支白色丹瓶,小心翼翼的装下了那枚气丹,拿在鼻尖轻轻嗅了嗅,迟疑片刻,又从怀中取出冯海留下的玉ᖍ净瓶放在鼻尖轻轻嗅了嗅,气息竟然完全一样!

      她这才断定,冯海留下来的这枚气丹,씫正是一枚缺少了主味药材的上古驻颜丹!

      萧兰儿轻轻叹了口气,已能体会到孙小德在尝试过上千种药材,౭耗尽先天元气之后,饮恨而终时的心境。

      㺽 她起身吹灭油灯,回到后罩房卧室,推开梳妆台,露出梳妆台下的一个秘密储物龛,将手上的两只丹瓶放进了储物龛里,又将梳妆台推回原位,来到床边,脱掉紫衣搭暚在衣架上,退掉紫色缎鞋,放下床幔,躺在了床上。

      膽 她瞪着双眼沉思片刻,从枕头下取出那半本⛋古籍,翻到倒数第四页看了几眼后,又将半本古籍搭在胸脯上,仔细琢磨了起来。

      “九段须……”

      “九死还魂草……”

      “九⭩段须……”

      “厚土阴阳,天不受命……”

      “上古……”

      她͂琢졨磨了许久也没能想明白,困意慢慢袭来,渐渐睡了过去。

      两日后,下午。

      时值槐夏䛚,天晴气暖。须弥山的桦树林高大挺拔,一片郁郁葱葱。

      陽 萧兰儿在桦树林中,沿着上山的石径徒步走进昭华寺,跟随一名年轻的和尚来到了昭华寺的禅堂前静静等候。

      年轻和尚走进禅堂,向正在茶几旁禅坐饮碲茶的一位老和尚双手合十,轻声拜道⦅:“启禀方丈,屠苏䏐城里的萧檀越前来拜会。”

      ⁎老和尚白眉长须,皮松肉瘦,看起来年纪极大,但两眼精光闪闪,气色十足,身边还放는有一根宝光熠熠的天蘵龙禅杖。

      ——他正是昭䛏华寺的普恒活佛。

      普恒闻声后,轻轻点了点头,发出一道低音,回应道:嗯……

      年轻和尚会意,走出禅堂,对萧兰儿合十见礼,道:“萧檀越,方丈有请。”话落,퍻引萧兰儿走进禅堂后,独自离去。

      萧兰儿缓步走到普恒方丈面前,恭敬行下一个合十礼,拜道:“萧兰儿䲢请见㵪方丈。”

      ቍ 普恒回一个单手礼,向对面茶几旁的蒲团请一个手势,语气和蔼道:“丫头不必多礼,坐吧。”

      萧兰儿道:“谢方丈。”话落,轻轻在普恒对面坐下。

      普恒倒下一杯茶,请一个手势,示意萧兰儿喝茶。

      萧兰儿扶鎙起紫衣袖口,端过茶杯。

      普恒问道:“丫头……是不是又遇到什么难解的웪事了?” 䰙

      萧兰儿歉意一笑,竟像个乖乖女童,点头回道:“是㢻的。”

      普恒道:“说来我解。”

      萧兰儿稍作思虑,道:“近来翻看家中所藏医书,无意之间,在半本古籍上看到一味上古时期就已绝迹的草药,其꽐中有一句描述我实在看不太懂,因此,只好ේ来请方丈解难。”狦话落,已从衣襟中取出半本古籍ﭸ,翻到倒数第四页,放在茶几上,轻轻推给了普恒。

      普恒拾过半本古籍定睛看了一眼,眉头䆱一皱,沉思了许久,又将半本古籍放回茶几,问道:“此毅书、从何而来?”

      萧兰儿回道:“祖上传下来的。”팀

       普恒沉下一口气,稍作思量,问道:“有何难解之处?”

      萧兰儿凝眉回想,疑惑道:“厚土阴ཹ阳……天륀不受命?”

      普恒沉寂片刻,解难道:“厚土阴阳,是指、大地以阴푽阳二气䩅孕生﯎万物,而天命不受,是指、上天不愿意᳢受命于它。依据老衲的了解,可以断定此处含义,是指、九段须乃为厚土私生,本是无浳灵的草木,却聚生出了阴阳二神,有违天道,因此,天道不愿ࡆ意赐给它天魂。”

      萧兰儿凝起眉头,恍有所懂,问道:“那若无天魂会怎样?”

      普恒解释道:“天生万物,分有灵生物与无ͩ灵草木。有灵生物是由天地共生,厚土六道轮回赐予生拊魂,天道赐予天魂,在孕育出觉魂,以成三魂,生魂与觉魂即是阴阳二神。无灵草木由厚土阴阳二气孕育而生,就只有阴阳二气,并无三魂。天魂即是元神,为三魂中的主魂,若无天魂,便不飶足以化生出生灵,无法开启灵智、衍生出个体的行为意志,无法控制本体,因此,人若是失去了天魂,便会成为活死人。”

      萧兰儿颇为受教,在心中理解片刻,轻声道:“这么说来,书中所记载的九段须ߕ,还真是奇特,只是不知道这뵩世上还有没有类似的药材了?”

      普恒思索片刻,摇一摇头,道韠:“绝无仅有!据老衲的了解,九段须由厚土私生,被赋予了生魂,但其生魂却不入六道轮回,而是헗落魂归根、自生自灭,轮回九世,慢慢孕育出왚觉魂,再有十年便会开花结果,其花果ꑰ中所蕴含的魂力堪比天魂,十分强大,足可修补三魂。”

      և顐萧兰儿听得全神贯注。

      普恒望一眼茶几上的半本古籍,并不觉得有什么稀奇,也并无什么顾及,续道:“此书鴬中롊所욃记载的文字虽然简洁,却并没有过错,上古时期녒的巫教,的确流传有一种秘方,可用其根须炼制出驻颜丹、永固青春,只是,这上古丹方只怕早已失传了……但现如今的巫医堂历代圣女,的确还传냨承着一种名叫九死还魂术的上古秘术,据说,用其花果,的ᨏ确可让死于非命之人、起死回生。”낤

      萧兰儿已是惊讶万分。

      տ 普恒缓了一口气묲,又道:“这♓九段须粪、能介于有灵生物与无灵草木之间存活于世,本就是一件惊世骇俗的事,实为天道所不容,自古便是极其罕见之物。”

      萧兰儿眼皮一跳,似是听出一些话外之意,疑惑蓵道:“罕见之物……这么说来,此物并非已经绝迹?”

      普恒并无避讳,轻轻点一点头,道:“此物既为天道所不容︖,那它的出现机率自然也是微乎其微,千年不出一颗,就算出了一颗,也不一定能活到百年,因此,说是绝迹也并不夸大。”

      萧兰儿强忍着獷激动心境,轻声ꟻ问ᕂ道:“方丈如此了解,想必是见过的,可叚否告诉我它长什么样,会췲在哪里出现?”

      普恒如实说道:“老衲与此物无熸缘,并不曾见过,只是对它有过䙷一定的了解罢了,不过,我却知道,돐我们的老邻居玄阴山鬼王林青怙青的手上就有一颗,关于它的出生与生长,老衲就弃一无所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