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高清apAPP

      我是王大锤。 䇹

      最近一月,我家经历了起落浮沉。

      虽然,最终结果㛆是好的。

      我认证了武师;父亲无罪释放,即将外放为官;刘议员落马,仇人被关进监狱;以前那一群狐朋먑狗友,又回来了……

      一切都在变好。

      只是,我并不快乐!

      都说,磨难让人成长。

      此话诚然。

      但我宁愿,我没有成长,还是以前那个傻愣愣的公子哥。

      这样,我就不会发现父亲的古怪:他变得冷漠疏远,和妈妈分房睡;他不时失踪,去参加什么聚会;我数次看到他,一个人呆在房间里,跪地默默祈祷……

      这些古怪,意味⪲着什么?

      父亲,到底是‘邪神眷属’ﶅ吗?

      如果是,他为何能经过联邦重重审核,被放出来?

      ……

      许多问题,萦绕我脑海。

      我不敢细想。

      只觉,其中隐藏着深深恐怖……

      仿佛,头顶上有一股ㆫ巨大的黑暗,要将我、将这座城市、乃至这颗星球,吞噬进去。

      ——王大锤,写于9曰28日夜

      啪!

      王大锤合上日记本。

      ‘或许,我还能挣扎下?’

      他一咬牙,霍然站起身。

      ……

      咔嚓!

      门枢转动,书房门打开。

      ‘系统保佑,不要被发现!不要被发现!’

      王大锤屏着呼吸,蹑手蹑脚走入。

      房间内。

      灯光黯줵淡,阴风阵阵,吹动窗帘飘飘,如女人的长发般四散摇摆。

      细微的沙沙钢声中。

      ᐴ房间角落中,似乎有什么东西的影子,在一下下跳动!

      一幣步!

      ᧤两步!

      三步!

      ‘呼!’

      王大锤心里莫名ࡵ一紧。

      他感觉到,随着自己的靠近,醒一股阴冷瓱笼罩全身!

      但事已至此,容不得退缩……

      不知獂过了多久,或许几秒,也或许是几分钟。

      终于。

      王大锤来到父亲身前,颤颤巍巍探出手,贴上王大龙额头。

      ‘系统,能否清除异常状态?’⫆

      䄊 他心中大呼。

      【叮!目标状态为:邪神眷属,灵魂已产生变异。若强行净化,有极大概率导致目标貍死亡,是否继续?】

      荀沐还真不是瞎扯。

      他透过古瓷⧹枕头,以造化之力窥视,可以看到:王大龙的灵魂,如瓷器般炸开一道道裂痕,上覆盖着獫血红色的纹路——它们就像是胶水般,胫将整个灵魂粘连在一起。

      若是将之清除掉,王大龙必死无疑!

      ‘或许,唯一的办法,是找另一个邪神,代替这位伟大存在的信仰?哦不,或许,我的造化之力也能做뗔到!

      ᝳ 但修复远比破坏难,那就不知道要消耗多少源能点了!几千,抑或几万?’

      荀沐这般想着,暗鍆自对那位‘原罪之主’竖了个中指。

      玩不过,就亲自下场,实在是不讲武德啊!

      以他估计,仙女星世界,㌄原本⡌是能消化掉那两章‘源初之书’的……但奈何,那位伟大存在出手谓了。

      简햳单来说,就是:给仙女星点了关注。只要信仰、或者污染足够,祂就立马施加影响,将之转ូ化成自己的眷属!

      ‘或许,那位‘原罪之主’,此刻就在世界外徘徊呢!’

      ⷻ 荀沐腹诽着。

      텦 他忽然明白了,为網何自己能抓到王大锤这个‘天命之子烟’。

      ⁿ——很简单,世界쐛意志,又打不过了呗!

      ‘或许,我能火中取栗,从中捞些好处?’

      荀沐目光一闪。

      ……

      说回现实。

      ‘否轂!’

      王大锤当然不敢赌。

      他微不可察地叹口气,蹑手蹑脚出去了。

      只是。

      炃王大锤不知道的是……

      就在他关上房门的刹那——

      唰!

      原本,正在‘熟睡’的王大ᕰ龙,뮰突然睁开㓃眼睛。

      …… 錙

      回到房间。

      哗!嬎

      王슒大锤拉开窗帘。늲

      他看到——

      窗外ᡘ乌云密布,压城而来,似有暴风雨将至。

      良久。

      “联邦啊……唉!”

      王大锤叹口气,坐下取出封信纸,奋笔疾书。

      ……쩊

      国会大厦,联邦主席办公室。

      “又是举报联邦议员……”

      老者扔掉书信,沉沉叹口气:“大厦将倾,独力难挽天啊!”

      联邦上层,被‘原罪会’渗透成了筛子,他不知道吗?

      知道!

      他能管吗槝?

      不能!

      躘 为何?

      因为,如今的联邦,早已坏뤖到了根子里。

      就好比是:一座外表光鲜、内里腐朽的房子。

      若是不动它,还能苟延残喘;若是稍微修整一下,就轰然倒塌了也!姹

      什么,推倒重建?

      那就是革命了!

      可——

      他们是统治阶级啊,难道要他们,自己革自己的命?

      当然。

      ꄠ联邦虎老威犹在,殊死一搏之力,还是有的!

      “影一!”

      老者目中精光爆闪:“玉碎计划,准备得如何了?”

      话音落下。

      쳄 一个黑衣人悄无声息出现,就像是一道幽灵。

      “主席!”

      他微微躬身:“等那样东西送到,就可以开始最后一环!”

      “那样东西,安全吗?”

      “川影ಾ三、影四已经去了,再多,就要引起怀疑!”

      “很好!”

      老者目光幽幽,仿佛跨越山海,望到了远方。

      那里赫然是……

      秦关!

      …ﴷ…

      咔嚓、咔嚓、咔嚓!

      列车发出有节奏的声音,驶向秦关。

      觪一节车厢内,两个身穿军装的人,正在攀谈。

      这两人不是土著,却是两个轮回者:以撒、傅林,他们不知什么时候搅合在了一起。

      “说来就丧!”

      傅林吧嗒口烟:“我一来,就被丧尸追……好不容易攻略个土著먐,正想借势混个军需官,不曾想,就被抽调来帹了!你呢?”

      以撒手插裤兜,酷酷一甩头发:“表现太好,被选来了!”

      傅林:……

      无形装逼,最为致命。

      “咳咳!”

      쫡 他换了个话题:“也不知道,我们押运的是什么,࣡有说是晶核?”

      “你信?”

      以撒瞥他,惜字如金。

      “当뽥然不信!守卫级别太高了,除非那一车厢ﻜ,全是高等源晶垈……”

      傅林嘘了一声:“你就不好奇?”

      “不!”

      以撒冷淡摇头。

      就在这솺时——

      【叮!触发连环任务!】

      【任务第一环:你被征召入特殊小队,押运神秘物品……神秘㎆物品是什么呢?查清它!】

      【任务奖励:10小功!】

      【任务时限:列车到达盛京前!】

      【提示:本任务具有唯一性,第一个提交者获得奖励!釢】

      “呵呵!” 쨐

      “呵呵!”

      以撒、傅林对视,目光中,仿佛碰撞出了火花!

      ……

      盛京,一处别院。

      “师姐!”

      馁李平(何也)提着竹篮,敲豽门。

      杜莺开门,俏然而立,巧笑嫣然:“是小平子呀!”

      “젮师姐,都说了,不要叫我小平子!”

      何也委屈。

      널小平子,总让他想起,某个修炼辟邪剑谱的小白脸。

      “知道啦!知道啦!”

      杜莺明眸一转䰕,琼鼻翕动:“哇!好香,今天是什么菜?”

      “东坡肉、好逑汤浦!”

      何也摆出饭핶盒,随驼口问道:“师父呢?”

      “又闭关了!”

      杜莺黛眉微蹙:“十年前,大师兄去世后,师父就孤僻少言;两年前㫋那一战,쌈师父没能留下‘魔童膞’醪,此后,更是性格大变……”

      “算了,不说师父了!”

      她摇摇头:“这两样菜,可有什么典故琓?”

      “东坡肉,苏东坡所创,这人我和你说过。倒是好逑汤,配有一首古老的诗!”

      何也悠悠念道: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

      瞬间,一股古老磎、苍茫、厚重的气息,扑面而来。

      叮叮当!

      杜莺纤手持勺,与碗碟发出轻声清脆的碰撞。

      听着古诗,品着清汤……

      她大眼睛惬意地眯起,弯成月牙。

      看到这一幕……

      不知为何,何也的心情,莫名变得好了。

      ‘糟,这是心动的感觉!何ꩲ也啊何也,你在蓝㷹星,可是붰有老婆孩子的人……’

      他心中大呼,镇压下旎念。

      以前在主神游戏中,只当杜莺是npc,再加上接触不多,还不觉如何。

      如今,这大半月来朝夕相处……

      何也还真有些被吸引。

      只能说:情不知其所以起,一往而深……

      一开始,何也做菜,只是为了完成任务、拿到‘晨曦冥想法’进阶版本;而现在,虽然还有这个想法,但早就不排在第一位了!

      ̳ “哦,小平子,送你个礼物!”

      杜莺䞘取出个小册子:“诺!”

      䝭“这是……大日冥想法!”

      铊 何也脸色一变:“师姐,你?㛈”

      “你提过一淆次,我就记住了。”

      杜莺吐了吐舌头,巧笑嫣然:“放心,你不告诉师父,师父不会知道的。”

      “谢谢!”

      何也只能回以这两字。 セ

      他倒不会矫情的不要,哪怕仅仅是为了下次重逢,就必须收下!

      一瞬间。 ፬

      何也感概万杯千,他没想到,任务竟以这种方式完成了。

      蟚梧桐树下,两人相对而坐,说着㶉闲话……

      痝 彼时。

      天空湛蓝,如棉花糖般的白云朵朵。

      梧桐叶飘呀飘,树影婆娑,两人的影子依偎在一起……

      見 随着斑驳的阳光微微摇晃。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