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xc周星驰

      冯副局长很淡然道:“是的,自从那次行动泄密后,你就成了我第一怀疑的对象。尽管你之后用苦肉计,可你又灭了一个人的口,更增加了我的怀疑。但我没有真凭实据,就只能暗中观察你的一举一动。可是那个罗荣先跳出来了,他确实成了你的挡箭牌,但我没中你的障眼法。当我去明阳的时候,听说你来了德江,就意识到是怎么回事了。你以为你在局里干过一段时间,跟局里同志很熟悉了,但我还是第一时间就了解到你支开我派监护罗荣的干警,单独见罗荣的事情。虽然罗荣并没有出任何意外,但是我也预感到你们达成了某种默契。所以,我就不在罗荣身上浪费时间了,知道你还会出手对付那个梁雪梅。我就布好了天罗地网,没想到又捕捉到了齐晓云了,于是,我就等你们把该表演的都演完了,也就该收网了。”

      听了冯副局长的一番话,于振江面如死灰。他脸上的肌肉直蹦,并打量了冯副局长一眼,然后阴狠地说道:“冯局,您知道我的身手,觉得我会束手就擒吗?”

      冯副局长冷冷地一笑:“老于,你也是出名的快枪手,在你身上和在我身上都有佩枪,如果你还想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话,那我们就比比谁出手快。我记得咱们最后一次较量时,还在几年前的射击训练场上。那时,你输我几环,也许你当时让着我呢,现在是以命相博,就把你的真本事拿出来吧!”

      于振江完全抛开了身旁的齐晓云,与冯副局长四目相对,双方的精神都高度集中起来。于振江一副要狗急跳墙的嘴脸当遇到冯副局长一副正义凛然的眼色时,他的底气彻底泄了。他缓缓地把佩枪掏了出来,但不是立即对准冯副局长,而是扔在了脚下。

      冯副局长巍然未动,看到于振江完全蔫了,这才轻蔑地一笑,向后面摆了摆手,后面的干警一拥而上,先后把于振江和齐晓云都拷了起来。

      “冯局长,我还有一件事情交待。”

      刚刚捡了一条命的齐晓云在干警要把她带入警车的一刹那,突然开口说道。

      冯副局长冷视了他一眼,然后开口道:“你是想说,那个梁雪梅有危险吗?我们早已经把你派去的两个人制服了!”

      齐晓云听到这里,黯然垂下了头。

      冯副局长率队押着主犯回到局里,他们大获全胜。

      “冯局,那个罗荣承认要交待问题了!”局里的干警过来汇报道。

      冯副局长哼了一声道:“也好。那咱们就听听他怎么说吧!”

      冯副局长等人赶到医院的监控病房。罗荣装着刚刚清醒的样子,向赶来的冯副局长交待道:“我就是拐卖妇女并强迫卖淫的幕后主犯,您们要追查的齐晓云已经被我···”

      “你等等,你是想说,你已经把她沉尸平湖了吗?”

      一听冯副局长这么说,罗荣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冯副局长轻蔑地瞄了他一眼,然后正色道:“像你们这样冥顽不化的犯罪分子,等待你们的,只有法律的严惩!”

      他说完,便扬长而去——

      罗荣不得不垂下了脑袋。

      再说梁雪梅又刚刚经历了一场噩梦。如今要杀她的人被警方带走了,旁观人也都散尽了,一切似乎都恢复原样了。等她缓过神来,便赶紧把屋子收拾好了,房东又过来帮把门修好了。

      房东特意探望这位女房客,并笑着安慰道:“妹子,你这回住这里可以安心了,以后再没有人会找你麻烦了。”

      梁雪梅脸上毫无表情,就像是一个没有表情的冷美人一样。她跟男朋友私奔来到德江这些日子里,却有一番惊天动地的经历。难道,灾难真得可以都结束了吗?

      左建军把工作联系好后,心里显得踏实多了。他需要一个能够让他展示的平台,去实现自己的事业梦想和与女朋友的幸福生活。他感到自己终于找到新的起点了,一切都该努力重新开始了。

      当他想回家的时候,心里又犯了难。他知道家里又没什么吃的东西了,而自己的口袋里,扣除了医药费,也仅仅剩下了48块钱,自己明天才能开始工作,工作初期也不能向公司借钱,自己明天可以去工地吃饭了,那雪梅该怎么办?

      他并不知道家里发生的事情,自然也没有着急回家,而是坐在马路牙上思考着,自己必须要在工地工作十多天才可以向公司借生活费,那雪梅就只能靠这点钱先维持这段时间的生活了。自己再紧张,也要把这点钱都留给雪梅用。可是,自己今天还没有吃饭,能挺到明天中午吃工地的饭吗?

      他又想了一下,就决定自己先委屈一天,一定不能亏着女朋友。

      他看看时间不早了,就向家里走去——

      当快里家不远处,他花两块钱买了四个大包子,自己先吃了一个后,再把那剩下的三个包子带着回家了。

      梁雪梅已经等候他了,知道他在外面不容易,并不想把白天发生过的事情再说给他听。

      “雪梅,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已经找到一份好工作了!”左建军一见到女朋友,便兴奋地说道。

      梁雪梅跟他这些天来,头一次见他这样兴奋.她也眼睛一亮道:“到底是什么好工作,快说说看!”

      左建军便把去那家公司应聘的情况跟女朋友说了一遍,并高兴地说道:“那家工地离家不是太远,我只要早晚辛苦一点,就可以天天回家陪你了,而且又不用在家里吃饭,可以节省很大开支啊.”

      “是吗?那什么时候能发工资呢?”梁雪梅问道了更实际的问题。

      左建军脸色这才有些尴尬道:“现在刚要去工作,自然不能太着急要薪水。但我只要在那里站稳脚跟后,就可以向公司进行借生活费的。到时,你的生活问题就解决了,你在家里先克服一段时间,等我在工地干出一点名堂了,就想法把你也安排在工地里,找一份事情做。”

      “好吧.我都听你的。”

      左建军突然想到了手里还提着三个大包子,便笑着问道:“你还没吃饭吧!我已经给你买回来了。”

      他说着,便把手里装包子的食品袋递给了女朋友。

      梁雪梅见只有三个包子,便问道:“怎么只有三个?够咱俩吃吗?”

      “我在外面已经吃过了,特意留给你的。”

      “是吗?你怎么在外面单独吃了?为什么不回家一起吃呢?”

      左建军连忙借口道:“我中午因为谈这个工作,并没有吃饭,所以感觉饿了,就在外面提前吃完晚饭才回家的。我刚才买了八个包子,味道还不错,我一口气吃了五个,最后给你留了三个,够你吃吗?”

      梁雪梅自从来德江以来,就只跟刘成吃过一次好饭。当时自己因为惦记男朋友,也没吃很饱。自己目前已经习惯对付了,便说道:“我饭量轻,这三个包子,足够我吃了。”

      看到女朋友津津有味品尝着包子,左建军在旁虽然饥肠辘辘,但看着她吃得香,他心里更加香甜。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