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t∨夏娃苹果版下载

      方云刚回到家里,将林妙玉抱回到床上,就看到了方福匆匆赶了过来。

      “少爷,你去哪了,老爷到处在找你。”

      方福的神情有些焦急,看到方云没事后,舒了一口气,忙道:

      “少爷,快跟我来吧,老爷在后院。”

      “好,我和妙玉出去看了一圈。”方云回复着,跟着他急匆匆的来到了后院,看到方戎坐在一个椅子上,端着茶神色有些阴晴不定。

      “云儿,你回来了。”方戎看到方云过来后,神色一喜,紧接着说道:“我一会安排人把你和玉儿送到燕京吧,这里要变天了!”

      “怎么回事?”方云疑惑出声,心中想到了那场大战,怀疑是不是受到了什么影响。

      “我在县衙那边帮助县令维持护城大阵,看到他神色巨变,略一打探,就知道,镇远军要没了!”

      方戎嗡声说了一句:“定远侯温远战死,副统帅聂真下落不明,有传言称妖族要灭了镇远军!”

      “这……”方福惊呼一句,沉默了下来。

      镇远军兵甲共十万,在绥州境内,外御蛮妖,内掣宗门,是大梁朝廷在绥州最大的掌控势力,若是镇远军灭亡,绥州局势一下子将会失去平静。

      “聂真也死了。”

      方云在心里默默的道了一句,只听方戎继续开口道:

      “我看那县令神色大变的样子,想来消息应该是真的,这绥州本来就是边境之地,而我们安县更是边境的边境。妖族要是灭了镇远军,回来随便来几只大妖,安县就完了!”

      方戎来回踱步,心中不断盘算着,而千里之外的绥州府城,数以万计的妖族从四方缓缓汇聚,汇成一片恐怖的汪洋。

      在群妖之中,一只黑色的大虎和身形如同小山一样的巨熊,默默的注视着前方。

      “熊山君,我们已经阵亡了两个三品了,再多的气也该消了吧。”绥州府内,一道声音透过浓郁的黄色光幕,传到群妖所在的地方。

      “哈哈哈,你们稍等等,等我们灭完镇远军,自然就会撤退。”

      如同山岳一般的巨熊口吐人言,盯着面前这座雄伟的城池。

      “你们妖族莫不是要挑起战事,破坏这几百年的和平!莫要忘了,是你们的天妖君跟我们签订的盟约。”

      城中传出的声音怒道,却听熊山君讥讽的嘲笑一声,接着道:

      “盟约,算个屁。不服你出来跟我打一架啊,虽然你老胳膊老腿的,肉吃着柴,到看在你元气充足的份上,我也不忌口了。”

      “你!莫要等我请圣降临。”城中声音怒道。

      “你请吧,看你们的皇帝陛下厉害,还是我熊山更胜一筹。”

      巨熊巍然屹立,丝毫不惧,一旁黑色的大虎卷了一下尾巴,怒声道:

      “将镇远军交出来。不然。我们就要屠城了!”

      “你敢!”

      城中声音惊怒,黑虎闻言后咆哮了一声,熊山君在一旁就高高的跃起,临空拍下一只熊掌。

      熊山君体型变得无比高大,一只手就有一座城池大小似的,拍到土黄色的光幕之上,激荡起剧烈的涟漪。

      “请皇帝降圣!”城中的声音透着坚定,天地间,突然汇聚了大量的天地之力,浓郁到形成了灰色的漩涡,直直汇入城中。

      不消片刻,一道和熊山君差不多大小的金色身影,就突兀的出现在城池上方。

      “熊山,你过分了。”金色虚影,面目看不清楚,但头顶璎珞,身披黄袍,像是一个金色的帝王,此刻威严的开口道。

      “皇帝陛下!”绥州城内的无数人喜极而泣,有许多人自然而然的就跪地俯首,开口高呼。

      “哼,正好试试,我还差多远。”熊山叫了一声,巨熊之力猛扑过去,巨大的熊腿踩着绥州城的光幕,像是踩着一块发光的石头一样。

      “滚。”金色虚影冷漠,一挥手,天地之间凝聚了一把金色圣剑,向如山岳一般大小的熊山君斩过去。

      “大哥,该你出手了。”远处的黑虎狞笑一声,一只看着像是普通猴子般大小的金毛猿猴跳到了它的背上,目光淡淡的看着金色虚影。

      “天妖君!”金色身影猛的收回了长剑虚影,疯狂往后面退了一段距离,目光死死的盯着这个看似像普通猴子一样的,毫无出奇的金毛猿猴。

      “镇远军交出来,不然,你这道分神,就葬在这吧。”

      金色猿猴口吐人言,语气有些苍老,但说出的话却霸道无比。

      “不可能!”金色虚影开口:“我们已经陨落两位三品了,你们妖族莫要欺人太甚!”

      金毛猿猴面色平淡的抓了一下毛,语气很不好:

      “看来,你真把自己当大周了……”

      声音很小,只有周围的群妖能听到,名为天妖君的金毛猿猴从黑虎背上一跃,只是瞬间,就立在了金色虚影身前的半空中。

      “太多人,都忘了妖族的声威了。”

      天妖君似乎在感叹,猿手一抽,虚空中飞射来了一根直直的棒子,似慢实快的双手狠狠像金色虚影头顶一砸。

      “嘭!……”

      天地之力爆裂,形成恐怖的潮汐,金色虚影如同一个瓷器一般,寸寸碎裂,眨眼之间,就像是从未出现过一般。

      “镇远军听令,……四散奔逃。”

      虚影消失前留下了最后一句话,金色猿猴摇了摇头,手中长棍轻轻往下一杵,淡黄色的光幕就像是泡沫一般碎裂。

      城中无数的人像疯了一样,哭喊声,咆哮声,乱作一团。

      更多的人,则是冲向了城门,疯狂的往四周逃窜。

      “把能看到的,全吃了,尤其是身着黑甲的。”

      黑色大虎冷漠的开口,无数妖物疯狂的冲向绥州府城……

      “大哥,我们要不要再往里杀个两州。”

      黑色大虎来到了天妖君身边,开口问道。

      天妖君摇了摇头,猿首上浮现出思索的神情:

      “不必了,一会再去赵国那边灭了边军就行了。再往里走,等到他们三国合力,中了埋伏,可就不好了……”

      “只是小赤灵,她为何……哎!”

      天妖君神色有些失落,缓缓落下到一处密林里面,眺望着远方,不再说话。

      其身后,绥州府变成了一处无边的炼狱……

      安县之内,方戎一拍大腿,思考良久,还是下定了决心。

      “不行,这里还是太危险了。我们得举家撤离!”

      说着,就要安排方福去通知所有人,准备撤离。还未有所行动,却突然停了下来,看到窗外飞来一只雪白的飞鸟。

      方戎从白飞鸟身上取下来了一封密信,一看之后,瞬间脸色苍白了起来。

      “老爷,这是主家的信?”

      方福问了一句,见方戎颤巍巍的把密信递了过来,看了一眼后,也是瞬间脸色苍白了起来。

      “发生了什么?”

      方云拿过来了密信,看到了上面只有简短的几句话,笔记潦草,似乎是在最后关头写出来的:

      “绥州府已破,帝不敌天妖君,绥州百万生民或逃或死,第九脉方志绝笔亲信……”

      “绥州破了。天妖君竟然该活着,它都出手了,前路都是妖魔,我们走不掉了!第九脉应该死完了……”

      方戎颓然往身后一坐,他这一脉是方氏第七脉,跟绥州府的第九脉关系还挺好,看到这封信后,心里五味陈杂,惊恐有之,哀痛有之,心里很不是滋味。

      “天妖君,这方世界的第一高手,听说是一只紫睛神猿。已经活了几千年了。”

      方云心里翻起思绪,越发感受到局势的混乱。

      “不能坐以待毙,万一妖族回过头来攻破了安县,我们就全完了。”方戎沉默了一阵,很快的拿起来家主的担当,开口嘱咐道:

      “趁着现在,知道消息的人不多,方福,你去把家里所有东西,全部换成隐秘阵法的材料。”

      “是!老爷。”

      方福回了一句,很快的退了下去,

      只听方戎又开口道:“方立,方河。你们两个,一个去把家里所有产业停掉,让人们自行躲避,另一个把府上所有人带到暗室里,府上只留下有修为之人。”

      “是,老爷。”两个方云从来没见过的人从方戎背后出来,方云凭借气息感应了一阵,发现两人竟然都是入了品的修士,之前竟然从未发现过。

      “禾恒,你去看能不能请来一个三星门的弟子过来帮忙布置阵法,价钱要多少就给多少吧。”

      一个看着年纪不小的老者笑眯眯的从门口闪过身影,拎着一个酒葫芦,喝了一口酒后,对着方戎随意的拱了拱手,便要出门,却听方戎又道了一句:

      “不,禾恒,你还是在家里守着吧,我亲自去一趟。”

      说着就要出门而去,却看到门口施施然的又出现了一道身影,林妙玉款款走了过来。

      “方叔叔,摆阵而已,不用请外人了,材料给我,我帮你摆吧。”

      林妙玉开口说了一句,默默的来到了方云的身边,那位名叫禾恒的老者却是郑重的对林妙玉行了一礼,林妙玉微微点头,并没有回复他。

      “玉儿,你传承的也会阵法?”方戎惊喜。

      林妙玉微微点了点头,不动声色的拉着方云出了门,往方云房间的房间走去。

      有一种情绪叫忍一时越想越气,林妙玉回忆起来在方云的心神之海看到的第一幕,决定要好好的给他屁股开个花……

      “禾恒,你感觉玉儿她的气息……”

      方戎看着他俩走后,问了一句,禾恒闻言便摇了摇头,喝了一口酒后道了一句:

      “看不透,上个月,我还能接她一招,今天一见,感觉一招都接不住了。”

      “那我岂不是也只能接一招……”

      方戎讪讪道了一句。

      禾恒笑了笑:“得了吧,你给儿子娶了个这么强的媳妇,不知道心里多乐了吧。”

      “嘿嘿。”方戎大手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那是我眼光好,当初一眼就看出来她是个有大福缘的人。”

      禾恒鄙夷的看了一眼方戎,拎着葫芦又不知道跑去哪里喝酒了。

      而整个绥州,因为这场乱事,剧烈的动荡了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