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炮灰有毒

      躺在韩傲手中的是一枚水鸟珠,此鸟水陆两栖,能在深海中畅游无阻,据说是因为体晍内有颗避水珠的缘故。

      很巧,韩傲在收拾那群妖兽的时候,就碰到有一个吞了水鸟,从而得到了这颗无法被消化的水鸟珠。

      雡 原本昷是打算给老婆的,但经过刚才那么一⚾番话,韩傲突然觉得,或깹许窩从他这拿出去的任賌何东西,看在什么都不缺的女帝的眼糫中,就跟路笍边的青草匎一样的轻贱。

      正如他说的礴每䩝句话,做的每件事都入不了她的眼一般。

      所以,与其自取其辱,不如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将手中的水鸟珠往前推了一下,继而开口道。

      “不贵重,就是个小玩意而已ꓙ,玉姑娘不嫌弃就好了。我还有事,改天见。”

      说完࿦之禨后,韩傲就将那혨玩意强行᝾的塞进她的手쓚中,继而转身离开了。

      从头到尾,面前的玉፡玲珑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圔低头看着手中那颗静静躺着的水鸟珠,她欋幽幽的叹了口먥气拋,最后还是回去了。

      ……

      Ɤ云京大帝的住处。

      一众弟子都已经歇下了,作为领队,以及被哥哥付以重任的漙人,云英此刻正鱃在云京大帝的房中与他汇报白謴天发生的事情。

      云京大帝的心中也是窝着火的,这次试炼,他也知道ẘ各大势力精⼯英云集,他们云京弟子不一定能拿到最好的名次쩤。

      愱 但输给韩傲那小子就有些过分了吧?整个九州大陆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韩傲就是草包一个,难道他们这些人,还不如一个草錘包吗?

      云英脸上的神色也有些难看쌫了,可任禰何一个没有真正和韩傲交㘑过锋的人,就不配⨗站在她的面前指责她。

      当下这就开口辩驳道。

      “皇兄,我觉得ꫢ韩傲并非大家印象中的那般,此人踭——”

      “并非?那덕你的意思是什么?不要告诉我,你觉得큛韩傲英睓明神武,天下无双!妹妹,为笁兄知道你眼光一向独特,但也괓不能因为输给緭韩傲的就睁着眼睛Ꜹ说瞎话吧?”

      云英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盛怒中的云京大帝给打断了,听着那字ᥙ字句句都在指责自己的话,云英的心中就算是有再多的好脾气,也该消耗光了,当即很是赚不悦的开口道。

      “皇兄!你又不在现뛧场,又如何能确定韩꥟傲就是草包之人?我换句话再说,倘若韩傲真的什么都不会,那修竹身上的伤又如何解释?”

      一句简单的话,᱐立刻将面前云京大帝的话给堵完了。

      ꩌ只见他看着自己面前的妹妹,一双眼中有着说不出来的情绪,半晌之后,索这才甩袖道。

      “说起修竹,我藗倒是想起来了,要你去和韩傲交涉,谈的如何了?”

      云英的面色也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沉了下来,那原᭹本就㒀沉在心头的一团火,此刻就像是揭괉去了封印一般,直接窜了出来,冷下脸道。

      “皇兄要是毞想知道这蔎个问题的答案,就需将我之前想说的话给听完了。”

      云京大帝虽然耐心醩差不多已经要被耗尽了,可面前的̊人是他的亲妹妹,就算是他的心中有再大的火ۚ气,£也只能往下压一压,摆摆手让她开口。

      回想今天发生在林子里的事情,云英的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怒意,沉淀良久后뼪,这才勉强控制住自己的情绪道。 ᒘ ᯉ

      “今日我怬们进入迷雾森林后,沿路上基本未碰到一只妖兽쑹,直到我们行至一处,发现韩傲在与一只五品虎王았搏斗,旁边还有几名剑神宗的弟子。不过说是冗搏斗,我却觉得更像是韩傲再与那虎王沟通,反正没一会东皇山的颜中就带人冲下去了,韩傲带着虎王去了一旁煲汤。”

      “我觉得韩傲或许有制服那群妖兽的法子,提出要与他合作,一开始谈的很好,可就在我提到修竹的病时,韩傲却忽然翻脸了,而且他似乎……还能御兽。”

      云窖英口中说的话不多,但透露出来的信息却不算少,尤其是醣最后一句,几乎让云京大帝原本因为赕不耐而眯起的眼睛瞬间睁开了。

      要知道,整个九州大陆,除了御兽一族的人以外,谁能有御兽的本事?

      再加上这个韩傲本来就来路不明,他不会是御兽族的촔人吧?牘

      结合女帝突然要变动试炼规则的事情,云京大梺帝觉得,自己似乎嗅到了阴谋的气息。

      

      想要开口再度和自己的妹妹确定,门外却响起了一阵不轻不重的치敲门尺声。

      都这个时间点了,有谁会来拜访呢?

      云京大帝猜是颜中,刚뀧好他也有些问题想要和颜中问问,便命鈵人去开门了。

      툗“云京大帝还没睡啊?”

      门ᘨ刚一打开,一阵爽朗的少年音就从外面传来进来,云京大帝下意识的皱眉,果然就看到韩傲戈大大咧咧的从门外的方向走了进来。

      在看到对方那张哪怕出现在梦里⬗,都足够让自己讨厌的脸靠近之后,云京大帝连面上嫌恶的神情都懒得遮掩,这就即刻冷着脸不悦道。

      “你来做셨什么?”

      賧 “呵呵,我说是想来和云京大帝你叙叙旧,你信吗?”

      明知道对方不欢迎自己,可韩傲还是厚着脸皮进来,不仅如此,还大言不惭的说要叙旧。

      云京大帝对面前人的厌恶之情几乎要到达顶峰了,这就ᅡ开口毫不客气的道。

      “我与你并没有什么需要叙旧的,韩傲,做人要懂得礼义廉耻,既然不被欢迎,就该出去。”

      这句话一出,韩傲整个人的眼眸都微微的眯了起㲪来。

      而他身上桑的气场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不再是刚进Ṣ来时纏那副好说话的大大咧咧的样子,而是有种强大的威压,迅速的席卷了整个房间,继而开口不䉱咸Ꮠ不淡的Ⴇ道。

      횬“原本我还打算要和大帝觅叙叙旧的,但大帝这么喜欢开门见山,那我就不好再多说些什么了。那天晚上,是大帝命手下弟子欞来暗杀我的?₹”

      韩傲的这句话一出,不仅仅是云京大帝,云英的面上也闪过了一丝惊诧的神色,继而下意识看向了自己身侧的哥哥,开口问道楚。

      附 “皇兄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