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古代言情>

      过了片刻,一个看着六十多䊩的老头开了门礅,问道:“怎么了,徐掌柜,来请我是出了什么事吗?”

      “周先生,楼里今天押送的银钱被劫了,而且那些护卫人影都没看到,只有请您老出手了。”

      “哦,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遇到,是伍大人的名声压不住周围的牛鬼蛇神了,还是来了什么过江龙?”

      “妾身각也不清楚,听护卫讲,他们就只感觉一蓬긭细针射出来,射到马身上,然后那些马就失控了,疯了一样,将他们摔落在地,拖着跑了。”

      “等埛他们回过ⴐ神࿋来,那边已经结束了,三箱钱财只劫璻走了一箱,另外两箱直接丢在了大街上。”卷

      “丢在大街上?不好,遭劫的地方在哪?” 䉫

      “怎么了?有好几个护卫看鸀着,应当没问题。䮤”

      “蠢ⴉ,没见识,你怕已经忘了穷人为澷了一块银元能做出什么事来。”还没说完좞,他就已经飞奔走了,一骑绝尘。

      等徐妈妈回过神来,乘着马车急急忙忙赶到现场时,看到的䕮已经是一副混乱的样子,无数人往这边涌来,互相争抢、践踏。

      朝晖楼的ᒟ那几个护卫,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找了半天才在一个角落找到后面赶来的几个护卫,黑三几个机灵,躲开了,可是原җ先在的那几个,统统死于非命。

      看䩒着这混乱的现紼场,徐妈妈心里叹了一口气,情知这次栽了。

      而那位周先生,也只能远远站在一旁,见徐妈妈奪来了,反而道:“通知伍大人善后,如果䕝发展成暴老乱,伍大人也吃不了兜着走。”

      糑徐妈妈一激囱灵,也顾不得斥责那些护卫,急急忙忙乘车直入高升坊,直入一所大宅子,跪在一位中年人面前,一五一十地说了此事。

      她还没说完,那位伍大人已经哎呀一声,吼着道:“还待着干什么,着甲,整兵,准䘗备平乱。”

      剈 说着,踢了那徐腶妈妈一脚:“等老子回来再收拾你。”说完,一边穿甲,一边带着家将,急急忙忙出去了。

      徐妈妈被踢了一脚后,苦笑了一声,爬了起来,也悄悄退ᗱ出了伍宅䳯。

      府붜尊和衙役们的反应比伍大人这位守备快,等伍大人才到؉城内守备营的时候,府尊大人调兵平乱的手令已经到了。

      ꒙伍大人二话不说,带着乡兵直쪯接到现场,打杀了ᅚ几十人,才将局势稳定下来。

      这些乡兵,就是府尊手里的本钱,说是乡兵,其实就是府城附鉵近的青壮和城中无所事事的游侠,是府尊在推行改桑为稻之前特意招募的,为的就是䇹万一乱起,手里有一只可以用来对付乱民的军队。

      这伍守备也䶎是个有点手段的,这些军兵训练的ꢋ不错,令行禁止,整齐划一,很快就镇压了局面。

      可是縷,事后,当嘉兴府几位쩺巨头府尹、治中、通判、守备四人一起寑,分析此案。

      衙ᑯ役之首,九品捕头孙不二进来,禀报了他们刺探到的事情经过。

      事发后,他们抓了事发地附近最近几栋宅子里的好几家人,严刑拷问,问出了事情的经过。

      一开始,几人听着还很轻松,认为这位大盗有点手段,耍的那些护卫拭团团转,不费吹灰之力就嬕得ご手了,那通判邹点云还笑着调侃道:“伍大人,要知道你那银车尀这么好劫,我诹就让手下这些捕快也做一票了,也能给̍手ꛩ下这些跑腿的喝个汤。”

      这位通判大人是个混纅不吝的,平时就喜欢江湖那一套,又᭍是个外来户,与伍守备这位扎根于此的坐地虎平素就看不顺眼,如今听说伍大人吃了瘪,哪有不蝲开口的道理。

      但是,当他们听到“白莲降世,济贫救苦,天降横财,任尔得之”的话语时,齐齐变了脸色。 撣

      那筩位府尊开口道:“白莲教还真是阴魂不散,他们这次劫银车干什么?伍守备,你那银车中有多少银元,值得白莲教出动?还是有륅其它什么东西?”

      伍大人吓了一⦽跳,急忙道:“几ǣ位大人也知道,那朝晖楼是我奧家的营生,那银车五日一押,即使生意再好,也不过四五千块银元,如今更不是什么訇好时燚候,一车三箱也銨不过三千余块。”

      府尊沉큜默了一会,道:“罢了,既然牵扯到了白祰莲教,一定要查出来,我会让原供奉出手的。”

      伍大人心下一惊,接着一喜,这位原供奉可是金丹级别的修士,是嘉兴府明面上修为最高的修士了。

      훻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该出血了,不但被劫的鍞银元追不回来,这位原供奉出手的费用也要自己出,这一进一出,可是要上万块银元的,偏偏他还不敢拒绝。

      贠 他虽说是坐地虎,可是这位府尊却极有手段,换掉自己轻而易举。

      小半个时辰后,伍守备陪着一位中年人到了事发地,他身边还跟着两位修士,一位是那个周先生,另一位是一蟻位老仆模样的老头。

      不൳过几人对这位原䨉供奉都锘恭恭敬敬,他可是金丹修士,如果不是牵涉到了白莲教,㥄这种事根本请不到眼前这位。

      原供奉到来的时候,这里已经平静了,整个仁爱坊都死寂一片,只有一团团的血迹,昭示着这里发生了什么。

      ❋ 原供奉﵈没有理地上的痕迹,这浨里已经被无数人踩踏过了,哪还有什蒛么痕迹留下来,反倒是周元栖身的那株⊷大树,没人上纭去过。

      他一跃身,上了那株大樟树,仔细闻闻嗅嗅,片刻后,他就如闻到了狗屎一样跳下了树,一边卷来一阵风,将身上的气息统统卷走。‰

      不过另一方面,他又指使着那周先生和那老仆也上树去检查检查,说道:“你们也上去试试,那上面不知道用了什꛺么享东西,呛了我一个好的。”

      这两人罹本来就在好奇,闻言,也飞上去寻找痕迹。

      结果,当他们感官全开,就感觉䂽到一股腥燥、郁热之气直冲鼻端,甚至呛入肺腑,他们可没有这原供奉的本事,不由自主地,一个接一个的喷嚏就打了出来,然后也狼狈地跳下了树。

      看他们这狼狈样,原ⶍ供奉倒是心情愉快了,哈哈笑道:“怎䬽么样?我ᅏ没骗你们吧,确实是闻不出来吧,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 燍

      “应当是燥2阳粉”,那位周先生开口了:“我平素喜欢丹道,但是对炼丹又一窍不通,所以就看一些杂书自娱,这玩意是百余年前,开辟交趾诸郡所发明的一种散剂。”

      “哦,说说,都有什么功效?” 袷

      “六百余年前썿,朝廷准备大规模开发交趾以西的诸郡,也就是现今的新泰、独龙诸郡,你们也知道,那里湿热的不像话,蚊虫猛兽众多。”

      “为了应付这些东西,当时的交趾军政府联合诸多修士,一起开៾发了这燥阳粉,以人参、豆蔻、肉桂、朱砂、雄黄等阳性药材为主,经太阳暴晒、大火猛煮,使其ɬ中蕴含大量阳气,然后研ㇴ磨成粉。”

      “这东西阳气猛烈,对一般人没什么影响,闻不大出来,但是对虫豸、猛兽这些嗅觉发达的存在,却比雄黄之于蛇虫䘮还难以忍受。”

      “更关键的是,这玩意用料ߴ简单,炼制手法也简单,适合民间大规模使用,成为当时开辟诸郡人人必带的东西,方子␎传遍大江南北。”

      “而且,有人发现,如果给马、猪等大型兽类吃了这玩意Ē,即使不在发情期,只要那些牲畜运动量一大,雸他们也会难以抑制地发情。”

      “哈哈,那混蛋应该早就盯上你们朝晖楼了,恐怕在出发前就给你们的马喂了这玩意,现在应该还能看见剩下的那几匹马在发情了。”

      原供奉倒是不在意,甚至还有点欣赏这人的手段。

      而那伍守备听得怒火中烧,这混蛋不知道觊觎自家许久了,又想到一事,问那周先生道:“周先ȏ生,那前段时间在杨柳坊各楼中神秘出现的人与眼前这人是否有关系?”

      “这……”周先生迟疑了一下,还是实话实说道:“我觉䟻得应该关系不大,出入各楼那硋人我虽没有亲手抓到,可岉是那徐妈妈怕真是鬼物作怪,让ꑊ我去看了下。”

      “他经过那些地方都留下过痕迹,尤其是洗澡的地方。而且厨房中䥨一开始接触的都有沧点印象,一个九岁左右的少年,确实与楼中仆役有些相似,所以才让他屡屡得手。Ს”

      “后来,各楼提高了警惕,甚至联合请了栖霞寺的和尚后,那少年就没出现了,应该是人農,鬼物不可能如此警觉。”

      “而且,以眼前这人的手段,弄钱的手段多的是,何必去偷饭菜吃,我甚至觉得眼前这人,心思如此细密,不知道多久就盯上楼中了。”

      “行动前又传谣言,行动中拿到钱后却只取一箱而撒开两箱,如此种种,都是事先算到的,恐怕不是为钱这么简单。”

      “你们想,如果单纯㸤为了钱,提三箱麻烦,两箱很容易啊,他为什么要丢两箱,很可能就是一箱太少了췗,引不起那么大的混乱。”

      “为什么一箱丢在前面,一箱丢在后面,就是为了让更多人来抢。甚至在做之ᱧ前,就想到了可能有修士追踪,准备了燥阳粉,这样的人会为了那不足千块银元哅这么煞费苦心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