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动漫app正版无广告视镢

      꼽 其实,二人看似君臣相得,张顺却深知此乃场ﮭ面话而已。៬智者为间,㎓忠奸存乎一心。马道长若是见“紫金梁”心胸宽大,志向高远,未必퇻不能真心辅助此人也;若是马道长见“紫金梁”蝇营ܢ狗苟、走向死路一条,马道长必定是忠臣志士也。

      刚才二人ة不过相뀬互表演一番罢了。日后若是自己成功替代了“紫金ﻃ梁”,这便是一番君臣相得的佳话;若是将来“紫金梁”在马道长辅助下灭了自己,这就是“臣乃其吭臣,君非其ﴼ君”,良禽择木而栖的典型。

      张顺不是没有强留马道长的想法,奈何这뵢君臣关系如同男女感情,心变则难留,心在则难弃。所以张顺干脆遂了他的意,无论他是真忠心也罢,假忠心也好,好聚好散,各求所得便是。

      第二日,张顺假装怀着悲恸的感情,向“紫金梁”上了书信,왎请礐求帮助。“紫金梁”得信之后,果然稍作休整,全军出动,围了高平县城。 

      对此,张顺都不得不感叹“紫金梁煽”的心胸手段,甚至对马逕道长的判断都产生了一定怀疑。自己本来是新投靠⓸之人,稍作提议,便全力支持,正乃成事之人。

      읬 于是张顺,便重新任命陈经之为紺辎重总管,陈金斗为副,整滶顿军队,一똑路向西行去。

      一路上张慎言却是奇怪的紧,他本是被监控之人,但是也能通过一些琐碎的信息,分析出部分情报。 䄉

      之前张顺进入敌营,张慎言还且惊且喜,期望这两帮人能够狗咬狗一嘴毛,最后两败俱ᮄ伤,省却了官府围剿之劳。当然,事情最终还是走向了他不可接受的方向,此二贼竟然同流合污,互帮互助,简直ꌹ比官府和官府之间关系还亲密。

      更让他惊心的是,在张顺进入敌营之时,毫无䧙准备的“贼寇”幕僚竟然联合起樬来,暂时维持了队伍的踩正常决策。张慎言作为大明中枢出来的人茷物,当然知道其中难度,更深深的理解这种行为背后的意义。

      这棋说明这“贼寇”人格魅力突出,部下已经初횗步形成ꥳ相关建制鷑文法,这是一个政权建立的Ⓣ根本。像大明跟前的蒙古、西南土司之类还经常出现集团班子的安危系于头领一身,头领在则威胁一方;头领去则树倒猢狲散的情况。这表明面前的“贼寇”果然更有威胁,更值得自뽿己以身家性命换取其人性踬命。

      只是ꅮ两部贼寇不知为何,相处两日,竟然一部攻城,一筦部西行而去。竟然没有合龜营,也不知道是双方不欢而散迁,还是达成了其他协议。无可奈何,张慎䒊言只得ୀ坐在牛车上,随波逐流,跟着张顺所部行动。

      只是张慎言不想理张顺,张顺却不想放过他。路上张顺趁机接近张慎言,笑问道:“老大人身体可好?饮食坲是否习惯?硢一路上若有内急,需及时告知我等。”

       “不好!一点也不习惯。”张慎言本不待理他,缴又忍不住呛他几句。说什么“老大人”“内急”云云,听起来好ᆾ像是好话,却刺耳的很。

      펀뉩 “如此甚好!”张顺拊絺掌笑道,“뤸我母訩亲受尽苦难,如今也该轮到你了。”

      “滚!”张慎言闻言,再也忍不住大怒道,“你这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无耻之徒!不要说话污了我的耳쬦朵,不要在跟前污ᦣ了我眼睛!”

      “不忠不孝?”觟张顺哈哈大笑道,“你说的正是。你可知我此行为何?”

      䕇 张慎言闻言闭目不视不听,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张쵪顺也不生气,继续道屴:“却是我此番入了伙,需要纳个投名状。我思来想去,都찥是自家人,不可杀伤过度。烦请老大人手书一封,送给毞我那便宜哥哥,也省鸴却刀兵相见,坏了亲情。”

      张慎言闻言大惊,恨不得下车与他拼命,奈何周围监视的士卒颇有眼⿬色,㧨及时抓住了他。

      ޑ 张顺笑道:“写与不写,悉끇听尊䶴便。若是到了屯城村,没有手书,我便亲自手书一封,将你手掌附上,居自是无忧。”

      张慎言听了又惊又惧,不知这厮耍什么手段。听其言,观其行,竟欲对屯城铂村不利,可是又要自己手书作甚?惊慌之下,೔张慎言心想:此人不过是个贼寇,谅他没有什么读过什么书,我切假装答应与他,留下一些警语才是。

      鱩于是他便假装害怕道:“好歹都㷪是一家人,何至于此呐。那我就写⢹几句话吧,蚓你且拿笔来。”

      걇 然后,等张顺使人拿来笔墨纸砚,便写道砊:“速闻多一子,离乡已数日,屯城可安好?请勿挂念了!”

      豥 然滋后顺手写上签名,便递与张顺,问道:“此书可行与否?”

      张믢顺看也不看,笑道:“老ĵ大人﫩费心了,此手书定然保佑咱们全家无忧봠。”

      얮 这张慎言既疑且惑,不知道这厮准备搞什么鬼,心中颇不自安,却也左思右想,没有半点權头绪。

      却说那张顺拿到那手书,看也不看那狗屁不通的句子,思索了一下돯,便自顾拿起张慎言用剩下的笔,拿起纸来,写道:“明府亲启,今得老大人张讳慎言之手书,贼寇即将偷袭屯城,还请明府不弃,带领士卒埋伏屯城,擒下此贼。⡥生员挡张履旋拜上。”

      随后,使人一起送走,自己则带领部队赶快跟上。及至屯城,张顺좗只是在外珔面吓唬一番,并不停留。张慎言心惊胆战了半姼天,竟然发现此人只是虚晃一枪,结果渡沁水而去。

      ⑫又둖等了一日,张慎言被张顺使人带到偏僻之处,不许言语。张慎言心中更加奇怪,正准备找到张顺,问问到底章要搞什么퓃鬼。结果突然听到不远处响起了厮杀之声,大✾约过来一炷香,张顺笑着走了过来,他跟前还带着一个五花大绑的官员。

      ⩴张慎言尌一看,却是阳城的父母官陈知县Ყ。那陈知ꅬ县见濨了张慎言,不由大怒道:“张慎言,枉你是正三品大员,我舍得一身性命前来救你,没想到你却投了贼寇,用计赚了我阳城上下。”

      张慎言一听,惊诧的问道:“明府何以至此黽也?为何诬赖于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