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如来不负卿txt下载

      东平由于使用能力排毒,现在是真的饿了,没给恩客气,吃的狼吞虎咽。

      这椒盐排骨味道不错啊。勇者厨房这一阵来了几缐个新的厨师,阿姆斯的工揍作量降了,但水胏准没下降,真好。

      凡中途他感觉自己吃太快,两份大肉都快被他干没了,不太好意思,又自己出钱给加了几道菜。

      自从他的身体得到加强,细嚼慢咽地品尝滋味就远离了他的生活,现在的他对大口吞咽的快感情有独ᛷ钟,这风卷残云的架势,虽有点吓人,但看起来其实也很开胃。

      如果他还在地球,凭现在吃饭的架势,他就能去做吃播一定会红,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大胃王。

      辒恩由于病的原因,手不太听使唤,用餐时必须不断纠正错误才能顺利把饭菜送到嘴里,所以动作很缓慢,通常而言,他吃饭的过程都ৌ是很痛苦的,不知不觉间,食量就越来越ﻅ少,这也귮是他如今身材这么纤细的原因。

      但现在,就着东平吃东西的쓣凶狠模样下饭,他竟然不知不觉间多吃了不少,肚子都吃撑了还没停嘴。

      弢 半小时左右,一餐饭已到尾声。

      在东平倒了碗汤溜鬈缝的当口,恩突然意识到再吃下去他怕是要吐了,于是放下叉勺,擦了擦嘴,半天才缓过劲。

      “跟你吃饭真的逾很开心,如果能早点认识你就好북了,則那样就不会因为不爱吃饭,营养不良了。”

       东平心说你要提这个我可就来劲了,一脸得意的指了指在远处招呼客人的阿姆斯。࿕

      “看到那边那位没,他是这儿的老板,一米九Ὤ几的壮汉,這从小跟着我吃出来的!我原本没别的本事,就是做饭好吃,吃饭专心,你要是从小跟我混,绝对不会像现在这么瘦。”

      恩摇了摇头,쫟叫来服务员,给了他拿了纸笔,然后交给了东平。 颷

      “我说你记。”

      “……为什么你自己不写?”

      “我有肢体协调困难症。”

       “你赢了……”东平拿起笔,紧欺接着又惊讶抬头。“这样你都能当杀手?那你还真是身残志坚!”

      “过奖。”똡

      在恩讲述完毕,将伐可能出没뾹的地方、他的相关社交关系网,以及可获得他信息的相关联系人都一一交代后,他端起水杯放到嘴边,没喝一口又放了下去——肚子里实在装䤳不下了。

      鷤“我有一个䴏冒昧之请。”

      遥突然对东平言辞恳切地说道。

      䏆 东平此刻正埋头看着自己刚刚写就纸条,由于写太快字还挺难辨认。

      “冒࿇昧陑就别说了。”

      “哈,或许也不是那么冒昧,我个人觉得这是双赢的事。”

      “说。”

      “能不能请您杀掉我?”

      东平▆抬头,仔细打量了一下他。

      “什么?你再魠说一次?”

      “我之前差点毒死你,你难道不想报复吗?正好我也不想活了,能不能请你帮我结束掉生命?”

      东䬣平本来是想让这人吃了这顿断头섵饭,就弄破他心脏主动脉让他猝死的——不能总脑出血,不然就暴露᚜了——这时听到这话,第一反应是这人以退为进,想伪装求死,让他心软,以至于保全自己性ṹ命。

      他打算试⛪他一试。

      【目标-自杀倾向是否确定】

      还真有自杀倾向。

      ꅦ不过这也不能确定他说的都是真的,很多人都有过自杀倾向,他之前精神状况最差的时候怕是也有,要确认这倾向到底强与不强才㶁行。

      于是他进入了一个狭窄的空间内,一个狂躁的恩一边喊着“我有罪,杀了我”,一边向他冲了过来。

      这个恩身体状况完好,搏杀技巧极为精湛,擅长贴身短打,一晃就躲劧过了他的拳头,近身后,手肘膝并用,挖眼、砸顶、锁喉、击腰、撞下体,动作流畅,行云流水,照照致命,无所不用其极。

      哟,没想到看着쟦弱不闠经风,原来还是个高手!

      东平被近身后一下就挂了彩,右眼眼枙皮被指甲划出了血,之后彻底陷入消极防御,极为被动,很显然,他单靠搏击技巧是绝对打不过这位的。

      不过好在东平能作弊。

      在唩他动用【专注】和【硬化】后,幫三下五除二就把“找死精”打断手脚制㪶服。

      걔“好了,验证完毕,他确实是真的很想死。”

      廽 在东平用随身携带的电棍,连续让自己ᡢ脑死亡䕵十次后,他又回到了餐厅。

      ᰲ他鰔又给굆自己盛了一碗汤,答道:“要死自己死远点去,我可不想欺负病人!”

      “但这个病人,这十年来可杀了不少人,其中有不少是罪不至ⱝ死的。你杀酋了漽我,不但可以给你自己解气,还能替这♇些人报仇。”

      “罪不至死?那就是说,你杀的人多多少少都有罪?㊵”

      “是的,但……”

      “既然他们有罪在身,那我为什么要替他们报仇?我看起来像圣母吗?”

      虽然不知㕿道什么是圣母泪,但恩明白东平的大致意思。

      “你若不愿动手,那我自己来就好。我只是不죯想自己毫无价值的趁死去,想给自渧己的死增加一点意义——比如让你出气,又比如体现出正义必将战胜邪恶……”冪

      “问你两个问题,你的病让你痛苦吗?”

      “…㩄…痛苦。”

      㐍“那看你现在这么绝望的样子,这次任务搞砸了,你会有大麻烦吗?”

      “会。”

      “你要是不想死还就罢了,你现在想死,那还真不能让你这么容易死掉了,롮你得继续活着受痛苦的折磨才行啊……哈哈哈,开个玩笑,别太严肃。”

      东平哈哈一笑。“别总想着用死逃避问题,太没出息了。”

      “活着忍受痛苦就是直面问题吗?”

      “不止。我曾经听人说,人拥有如金字塔一样的需求层次,它们从低到高依次是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自我实现需求,这五个需求越靠近底层就越兽性,越靠近顶层就越人性。

      人精姝神出问题,很多都是因为这些需求没竗被满足。”

      ṗ 东平顿了顿,又继续道:“你现在想要获得活的意义、死的价值,除了活下去以外,还要在此基础上自我惧实现。”

      “什么是自我实现?”

      “若你仍然把当一个好的杀手当成目标,那成为⧟好杀手춂就是你的自我实现,不わ过很显然,你不打算再这么做了,所以我鷓们现在不妨换个目标,让你騉的才能和潜能能在有益于社会的事件上展现出来,像参加义务劳动之类,见义勇为,最后成为英雄之类。”

      “我ꎣ不觉得这么做会有多大意义,我的情况我清楚,当杀手做不来太大坏事,当个好人恐怕也做不成太多好事。所以最终很Ꟛ大可能是我什么都没实现,像你之前说的那样,光忍受痛苦了。”

      “你太悲观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来我店里当员工吧,我看着你,放心,我不想你死你一定死不掉,你一定可以在痛苦中实现自謖我。”

      “看来你是一定要我活着承受痛苦才行。”

      “那是当然。你当杀手欠了那么多条命,你就还一条命可不鎌对等。既然你活着要忍受折磨,我觉得你得活ꇣ很久才行。

      总之,活下去,然后用尽멊全力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䳅人吧,我不说什么赎罪之类的蠢话,我只能保证,会让你死的更有价值。”

      “我并不感觉自己欠了别人的命……感늍觉不是太有吸引力淙。”

      “或许能让你得酯病被治好后再死?”

      “病?什么……成幱交!”

      ۋ 恩刚开始没反应过来,之后他想到东平美容和解毒的手段,立刻懻同意。

      ⠷一餐饭吃完,恩从东平身上取走窃听器后,就回原本的据点拿点东西,毕竟以后就要住美容院了,总要做点准备的。

      分别之际,东平又问了一个问题:“你说你不杀无罪之人,那我呢訧?”

      “你是例外……也是我该死的理由。”

      ꪽ 东平回到自己办公室坐下后,ἠ自我反省了一下,感慨道:“我也是说高兴了,也没细想就信口开河,最后讨了个麻烦回뒽来。

      肢体协调困难症?我听都没听说过,怎么治啊,我得查一查……小脑萎缩、脊髓神经萎缩……萎缩,超出了能力范围了。

      哎,看以后能不能弄个治疗的技能出来吧。

      果然,好为人师,人之患也!”

      끗摇了摇头,他拿起之前他写的单子。

       ➈ “咦,这个字臦我写的戴是什么字……这个符号我又是想表达什么来着?什么鬼,这还没过多久,我怎么就看不懂自己写的东西了?똽!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