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乐视频涉嫌

      面对眼前这位女孩由开始的惶恐到自信,马前川在惊愕的同时又感到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于是温怒道:“臭丫头你不要自以为是。看在你刚才的保证上,我再给你一个机会,但如果再做错一次,就赶紧给我滚蛋吧!”

      郝晓梅一看对方有点‘恼羞成怒’了,便又呈现一副惶恐,不敢再与老板面对。

      马平川意识到自己的发飙已经吓到了这个女孩,于是平静了一下语气:“你可以出去干活了。”

      郝晓梅向他深深一鞠躬,便一言不发转身退出去。

      马前川望着她的背影,不由略有所思。

      当郝晓梅返回自己的工作岗位时,她的师父立即紧张地凑过来,悄声询问:“老板骂你了吗?”

      郝晓梅含泪点点头。

      “你没顶嘴吧?”

      郝晓梅的表情顿时呈现一副委屈,但却摇摇头。

      中年女工拍了拍她的肩膀:“快干活吧,以后要小心点。”

      郝晓梅一声不响地操作起来——

      虽然她才当学徒工两天,但凭她的聪慧和吃苦耐劳,基本熟悉了操作,并且干得有模有样。

      再说马平川自从跟郝晓梅有了一次特别的接触后,对这个长像漂亮的女孩产生了兴趣,于是在下车间视察的时候,便特意多盯了她几眼。

      可是,当他留意到郝晓梅的时候,不禁一副惊讶,赶紧把车间主任拉到一旁,并对郝晓梅的背影指指点点:“窦大姐,那个新来的女工难道以前在别的厂干过?”

      车间主任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精炼女人,这时冲他苦笑一声:“你想什么呢?凡是熟练的工人会来咱们厂吗?”

      马平川表情一囧:“可我看到她操作很熟练呀,哪里像一个学徒工呀?”

      车间主任一边打量着正在浑汗如雨的郝晓梅的背影,一边思忖道:“我看这个姑娘真是心灵手巧,所以学什么都快,倒是一个好苗子。”

      马平川回想郝晓梅曾经说过的话,在唏嘘的同时又交待车间主任:“既然她是可塑之才,那就好好培养她,争取让她做个班长。

      不料,车间主任一副苦笑:“如果她要是技术都成熟了,那咱们还能留住她吗?”

      马平川一皱眉头:“窦大姐,您说的这叫什么话?”

      “唉,你就别装糊涂了,咱们的这座小庙能留住能人吗?这段时期有多少跳槽的老工人,难道你心里不是不清楚吧?”

      马平川感到自己的尊严受到了侵犯,但又不便于对眼前的女人发火,假如把这位富有经验的女下属给得罪了,让她拍屁股走人了,那对他的厂子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他又凝视了郝晓梅片刻,直到对方偶尔一回头,那副美丽的芳容纳入他的视野,这才意犹未尽地转身离开。

      又过了几天的打磨,郝晓梅已经完全融入了这个工作中,再加上她年轻手快,令那些中年同事们望尘莫及。

      就连她的师父都羡慕道:“晓梅,你真是好样的,短短几天就熟悉了一切流程,就凭你目前的技能都超过我了。”

      郝晓梅嘴上谦逊了几句,心里却是美滋滋的。她这时已经了解这个厂的基本情况了,心里暗道,在如此熟练工人紧缺的情况下,那位高高在上的老板还敢开除自己吗?不过,当她工作闲暇时间,当跟同事们聊家常的时候,非常羡慕她们个个都有一个温暖的家,有体贴的老公和乖顺的孩子,这无法不勾起她对家庭的向往,刘成凯的影子不知不觉地闪现在她的脑海里。

      她一算日子,刘成凯已经离家整整十天了,他咋还没给自己写信?

      心烦意乱的她随即想到了人家刘大哥在部队已经有了对象了,并且快结婚了,怎么会想到自己这个灰姑娘呢?人家最终肯收留自己,完全是出于同情心,根本没有任何男女之情。唉,自己咋看不明白呢?刘大哥的对象肯定是一位英姿飒爽的女兵,自己该存在痴心妄想吗?

      当她联想到这些,那张俏丽的面孔顿时黯淡下来了。

      又过了两天,她又被老板叫到了那间办公室里——

      不过,这一次她的心情淡定了很多,因为就连她自己也认为自己这段时间表现得无懈可击,就算眼前的老板看自己不顺眼,也没有借口把她给开了。

      “马厂长,您找我?”

      马平川面对一副淡然的年轻女工,立即呈现出一副热情的面孔:“晓梅来了?快请坐!”

      他一边热情相让,一边亲自起身为她倒了一杯开水。

      郝晓梅一看老板对自己的态度是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心里更加有底气了。不过,她又对老板的热情有点受宠若惊了。

      “您不要忙了···我不渴···要马上出去干活呢。”

      郝晓梅想谦让一下,但马平川不容推辞地把水杯强塞在她的手心,不得不让她接受。

      “晓梅姑娘不要着急去干活,咱们先谈一谈嘛。”

      郝晓梅心里虽然有点小紧张,但故作幽默:“如今刚好到了第十三天,您不会真要开除我吧?”

      马平川哈哈大笑道:“你不要紧张,我知道你的情况很特殊,目前寄人篱下,怎么会断了你的生路呢?”

      郝晓梅秀眉微蹙,张嘴想反驳几句,但又勉强忍耐住了。

      “您找我来究竟为了何事?请您明示!”

      马平川面对她所表现出的不卑不亢态度,略微迟疑一下,这才高姿态地讲道:“我知道你很需要这份工作,所以想帮帮你。”

      “哦?您还想怎么帮我?”

      “我想提拔你!”

      郝晓梅的秀眉一蹙:“您要提拔我这个新来的学徒工?”

      “是的,从今天开始你就不是学徒工了,而是被厂里正式转正了,而且是一机床的班长。”

      郝晓梅的表情并没有表现出过分的惊喜,而是充满了迷茫:“按照厂里的规定,我必须要经过一个月的试用期才能考虑转为正式工。再说,我更不能应该被提拔成班长呀?”

      马平川显得不以为然:“这一切都由我说的算。只要你以后好好做事,就会得到一切想得到的。”

      郝晓梅惊愕地盯着对方那副眼神,并读到一丝诡谲的内容。

      “对不起,我不能接受您的好意,还是做一名普通的工人吧。”

      马平川以为自己听错了,不由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

      郝晓梅重申:“我想等过了试用期再转正不迟,另外我不想当班长,只想做一名普通的挡车工。”

      马平川很是不解:“这是为什么呀?难道你不清楚当了班长之后会提高薪水吗?”

      “我当然知道,只是我还不够资格。”

      “你?”

      马平川感到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脸色都变绿了。

      郝晓梅却显得清清淡淡:“如果没有别的事,我该出去忙了。”

      “晓梅···”

      马平川冲着她的背影茫然叫了一句,可郝对方就像没听见,头也不回地走出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