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日日日狠狠狠狠

      看着黑着脸的沈昱,沈鹤心中一阵ꯌ恐慌,脑子里突然想到老娘那天赶走沈昱时说的话,自己突然大着胆子往后退了一步,兤接着大声吼⋔道:“你是谁,干嘛要管我的事?你已经不是我大哥了,我的事不用你管。”

      “你……”扬起的巴掌一下锁定罻在半空中㧂,沈昱整个人都滞住,目光呆呆地盯着沈鹤,賷直到把他给盯得发毛,这才缓缓把手放了下来,走了几步来到晁祥的面前,充满暴虐벷的目光死死盯着他,一字一句地警告道:“你最好不要有什么숯其它的心思,要不然,我不会放过你们晁家的。” 暹

      “呵呵,昱哥儿这话怎么说的,小鹤乃是我晁祥的兄弟,委屈了谁也不会委屈到他的,既然大家这么有缘见到了,不如小弟作东,请昱哥儿吃顿饭如何?”

      “算了,你请的我吃不下先。”沈昱又瞪了他一眼,目光扫过뛏沈鹤之后,大䲖步朝着前方走了过去。

      直儍到看不到沈昱的ై影子,沈鹤这才幽幽松了口气,刚刚那一刻自己真怕沈昱的巴掌会落下来,不过还好,自己总算是逃过一劫,只是还没等他完全放松下来,浝晁祥的手就已经落到了他的肩膀上,好奇地问道:“刚刚你跟你大哥说什么?他怎么就不是你大覚哥了?”

      傫 “兜别提了。”沈鹤一脸无奈道:“上次我大哥回家,就打了我几巴掌,然后我娘就说他是我爹捡来的,让他离开,所以他现在已经不是我大哥了。”

      “居然还有这种事?”晁祥听到的时候,脸上的惊讶牟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不甘心地又问了一遍:“那你大哥呢?难道他真ꂑ的就这么走了?”

      沈鹤点了点头,轻叹道:“当然了,要不然刚刚怎么会放过我,算了室,不说这些了,咱们还是삛快点吃饭去吧,我都饿坏了。”

      “哦。”晁祥神情有些复杂,看了一眼沈鹤,檻突然像是想到了什ꢢ么似的,连忙鿹道:“对了,我突然想到家里还有点事,今天就算了吧,逅我先走了。”

      “哎,你别走呀。”璣沈鹤顿时一惊,看着晁祥连头也不回치地谷走掉,自己失望地眨了眨眼睛,皱着眉不满道:“就算走덀,也得把钱፥留下呀,你这釠让我们欤吃什么?” ᭙

      倒是身后⃻的一人不解道:“鹤哥儿,你跟ڛ了晁公子这么久,难道连顿饭钱都没有吗?”

      沈鹤脸上露出一丝츔尴뷊尬,又是一想,凭着自己的脸面说不定能在酒楼里白吃一顿,大不了等下次晁祥来结清就是。

      拍了拍胸온口,沈鹤得意道:“你们都跟我来,今天就让絙你们看看我沈公子的威风。”

      冋䱡松鹤楼,乃是晁祥带自己来得最ⵝ多的地方,沈鹤带夗着这些跟班耀武扬威地来到这里,刚一出现在门口,楼内的㢓伙计立刻迎了上퀺来,笑道:“哟,这不是沈公子吗?今儿来得可是有些迟,咦?晁公子怎么没趑跟你们一起来?뺛”

      沈鹤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立刻装出不满道落:“怎么,难莜道今天晁公子有큢事不能来,我櫠们就不能吃饭了吗?”

      “吃,当然是可以的。”伙计脸上露出一丝尬笑,轻声혴道:“不过这钱……肍该谁付呀?” 艑

      鶈 沈鹤本想说由自己付,可是自己身上满打满算也没十几輠文,在这松鹤楼上吃一顿,没个三四两恐怕都吃不下来,更别说这么多人ᔘ了,以前都是簻晁祥付的钱,这回轮到自己了,自己却拿不出来。

      真是够丢人的。

      沈鹤脸上的表情有些难看,瞪着眼睛怒道:“难道记晁깖公子的帐ǵ上还不行吗?”

      “呵呵,沈܋公子,你别怪小的多嘴,这晁公子是晁公子,䶮你是你,人家没吃过的饭你非要记在人家身上,这恐怕不大合适吧?”

      “你……”沈鹤一下被噎得⟳结샃结实实,面红耳赤地犹豫了很久,狠狠地一剁脚,怒气冲⎐冲道:“咱们走,以后再也不来这里了。”

      “沈公子,你慢走,欢迎以后再来。”伙计皮笑肉不笑地摆了摆手,等到沈鹤一行刚走不远,自己脸上便露出一丝冷笑,‘呸’地往地上吐了一口:“没钱装什⪛么大爷。” 稣

      就在爒沈鹤灰溜溜地逃回家ⳣ时,晁祥却早~已经回到了家中,连忙来到后院,没看到他爹晁横,却姷看到黄衣女子聂五娘正在躺在软榻上休息,衣衫ꫢ的扣子不知道什么聪时候开了,露出半边白花䙞花的肌肤,惹得晁祥一阵眼热,正盯得认真时,身后突然传来丝一阵脚步声잛,接䃨着便听晃横ꎜ沉声道:“祥哥儿?你怎么会鸮在这?”

       “哦。”晁祥连忙应了一声,故作焦急地来到ⰹ晁横身边,低声道:“爹,出事了뷯。”

      “出什么事了?让你这般튂惊慌?”晃横Ļ疑惑地看了他쮧一眼。

      幂“今天我在街上见到沈昱了。”

      “见到⛪他有什뫵么大不了的。”晁横丝毫没把他㮵的话放在心上,自己来到聂五娘身边,伸手把她ﲄ的衣襟整理了ᑡ一下。

      蟳 晁莈祥脸一红,也不知道切父亲刚刚有没有看到自己的囧态,连忙收敛了心思继续道:“爹,你不知,见到沈昱之后你猜怎么着,那㨼沈鹤说沈ꄵ昱居然不是他大哥,而是他爹从城外捡来的,现在已经被他娘给赶出家趍门了。”

      “你说什么?”晁横顿时大惊失色,连忙确认道:“你说的可是真话?”

      “当然是真话。”晁祥点了点头道:“这可是沈鹤亲ၗ自说的。”

      “怎么会有这种事情?”ᦤ晁横眉毛微微皱了起来,目光紧锁,考虑了很久,这才幽幽道:“管不了那죫么多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要是沈昱不管,那就把沈鹤推出去当替死鬼。” 톁

      “我明白了。”晁祥应了一声,转身就要走,这时身后突然传来Ч晁横夫幽幽的声音:“你已经长大了,以后再来这后院最好让人通禀一声。”

      晁祥一下便明白过来,肯定是自亭己刚才的囧态被父亲看得清楚,脸上一红,连忙应了一声,拨腿便跑。䀋

      他一走媛,聂五娘娇羞地坐到了晁横的腿上,娇嗔道:“祥哥儿还小,老〘爷是不是太小心了?”

      “你呀,就是一个勾人的狐狸精,放到哪里我都不放心,除了我,谁都不可以多瞅你一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