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pp护士亚洲

      在众多人围着的共和楼大厅里,又是一人倒在了地上。

      “接븦下来是퓌哪位师傅要眒上来与我一战?”

      独自ퟺ一人站在空地中心的贺峰有些气喘的说道。

      此时的贺峰在击败洪拳一脉的林世荣之后已是又战了三人,ⴒ饶是以贺峰近乎抱丹的境界竟也是有些累了。

      뗋不过这也正常,因ꬫ为他的对手可都不是顖什么无名之辈。

      要知道与贺峰一战的这几人中就是ꡖ最差的也是将化劲练到圆融自쫼如的鉪境界,在这南方武林中无一不是某一门派的门面,其境界比之贺峰也就是差上那么半个境界而已。

      可就是鎛这半个境界让得贺峰的劲力比之这四人更为凝实,更为绵长,从而将砮他们一一击败;可就算是一连胜了四场。

      贺峰的担心却也是未曾放下的。뭣

      因为他知道自己真正的难关还在后头,前面这四场他之所以这始么快地解决战斗。

      就是为了能为那最后一场留下尽可能多的体力。

      可纵是如此,贺峰劲力的消耗也是不小的。

      而看着虽有了些疲惫却又仍然站在台上的贺峰,开始那坐在南方武林众人首位的矮个老者也是站起了身,只见他慢悠悠的说道。

      ꪶ 贂 “贺师傅,坫终于到了你我二人了,本来让你现㩱在直接与我打車,是有那么些个乘人之危的意思。”

      “可是规矩ᥡ就是规矩,为了我们南ﮒ方武林的名声,所以得罪了。”

      说完这句话那矮个老者也是离开自己的位置来到空地。

      随即架子也是摆了起来,不过却是只单手向前一探,而另一手却是放在了背后,然后便开口说道。

      “咏春,梁奇”

      “形意,贺峰”

      只是奇怪的是这次,在一开始的时候,二人却是皈谁也没有开始攻击。

      只是对峙着,也不旤知过了多久,那梁奇才是说ꄥ了一句“差不多了。”

      随即只见梁奇的双手化掌为指,直接开始对着贺峰一顿猛攻。

      可是这一次贺峰竟ᅖ也是没有一味的抵挡,直接用拳头㇭迎鼿了上去。

      拳指相交,打出砰砰声响,与之相伴的还有这两人脚下地板碎裂的声音。 ཉ

      꺕可这场上的这两人却是丝毫都没有受⩟到影响,只是越打越快,越打最急,打着打着这两人身上竟开始冒出了一缕一缕的白气。

      直看得周围观战的人,眼花缭乱,可越是如此,那些个观战宿老却越是看得越认真。

      因为他们知道这就是那个他们一直想要踏上,却没得半䝻分门路的境界。

      而随着响声越来越急,越来越密,两人的身形也是愈发地让人看不清了,翛只是到了最后却是发出了一声巨大声响ਜ。

      震着这围观众人耳朵一痛,也就是这一声巨响之后,鏊先前还在不断交手的两人却是各自分开来了。

      只见贺峰仍站在那台子上面,而那梁奇却是被打下了台子䠆,冲进了人群。

      看到了这一幕,在坐着北方武林的那一䯱方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喝彩声。

      而一旁冲进人群的梁奇却是又站起了身。

      ᪣ 只是淡淡地整理了一番衣服,便直接对着台上的贺峰说道。

      “半步崩拳,好一个半步崩拳。贺师傅今个这比武算是ᶾ我败了。”

      说完也没见什么拖泥带水,直攥接就快步走了。

      而在他走了之后,几个青年也是跟着走뙅了。

      而这駡些人在走的时候,站在꭯王轩身旁的梁鹏却是紧紧地盯着一个年轻人的身影。

      也就是在梁奇走后,那些个南方武林的人儿也是各自开始散了。

      ❟ 在这一个过程中,梁鹏都是一言未发。

      他只是静静地看着嘚这些人一个又一个的离去。

      待得人走的差不多,一群徒弟才连忙来到贺峰身前。

      看着这群徒弟围过来,贺峰也没有둹多余的话,只是让大师兄梁ᢞ鹏附耳过来,说了一句话之后,便不再言语。

      而听完自家师父的话的梁鹏,也是不动声色,只是说了一句。

      “师父有些乏了,需得休息,你们且去招呼今天那些个助阵的朋友去吧。” 췁

      说完便跟着贺峰缓步走了,各位师兄弟听到了大师兄的吩咐也是没路得什么奇怪。 

      毕竟自家师父嶫一连五场大战,累了也是正常。 㚶

      也就听从了自家大师兄的安排,准备各忙各的去了。

      ५ 可是王轩却在大师兄走了之后有些担忧,因为他看到了。

      鉎 他看到在ⱛ师父走的时候,虽是走在前面,但是却是大师兄᯻在后面掺쀨着的。

      再联想起师父当时的神态,王轩越想越不对,但是他也꺡知道自己师父这么安排的目的,估计也确实是不想让太多人知道。刟

      所以他也没有声张,只是自己跟上了大师兄的步伐。

      而待得最后,只ꛎ见贺峰和梁鹏进了䉚一间屋子敹,王轩只得附耳在门前听着。

      ዹ 缶只听得在房内传来了“噗䕯”的一声。 嫎

      随䕖后而来就是一阵阵干咳之声,而听到这些声音的王轩却是知晓。

      这是自家师父的声音,故而王轩也没有犹豫,便直接走进了门内。

      一脸焦急的问道。

      ꥓ “师父你没事吧!”

      而房⨇间内,贺峰却是躺在一张椅子上面,而地面上却是一大摊血迹。

      而看到破门而뺲入一脸焦急的王轩,这贺峰却ᦿ是笑着开口说道。

      “没事!没事!今天是我形意一门的大日子,师父能有什么事呢?”

      看着这牙齿上沾满血迹却在那开怀大笑的̧老人,王轩没缘故地心头一酸,竟是带着几分哭腔地说道。

      “师父,这比武就比武,为何要如此拼命啊!”

      懭 想起自自己穿越而来,这个老抨人先是救了自己的性命,而后看ㆎ自己无依无靠收自己为徒。

      就是这几日,虽然师父每日都要忙着搭手以备今日之战,让大师兄教自己桩功。

      可是每晚给⟢自己上药酒去除暗伤的却是那刚刚与人搭了一天手的师父。

      对于自己师父对自己的好,王轩心中不说感激那是骗人的。

      可今个看到这对웒自己有如此大恩的老人被伤成这般模样。

      鈪 而伤成这样的师父还在宽慰自己。

      쉭王轩心中说不上来的心酸。

      而心酸过后,王轩却是有一种无法遏制的怒火。

      只见쥽王轩手中的拳头微微篡起,对着贺峰说道。

      黤“师父,你真的没事吗?要不要去给你找锐个郎中看看啊。”

      而听到王轩的话,贺峰却是连忙说道。

      “师父的伤不需要找郎中,而且这郎中来了也不一定有用。”

      “放心,师父好歹也是个武人,这絹些伤真的无什么大问题的。”

      “修养个几天便会自然盎而然的好的,你无需担心。”

      听到㹣师父这样说,王轩也就不再坚持请郎中了。

      因为他对于国术实在了解的太少了,他无法判断这伤势是否真如自己师父所说的那般轻巧。

      他只能选择相信自己晅的师父,因为他知道自己师父这么做헔一定有他的道理。

      不ꢃ过王轩却롯还是忍不住愤愤地说道。

      “这南方武林怎么这般諫的不要脸皮,五个打一个也就算了,怎的还不让人休息,好生不要脸啊。”

      “特别是那梁奇,一副鯳高人攙做派,却也是这般不要面皮,乘人之危。”

      而看到这一脸愤愤不平的王轩,贺峰却是正色地说道。

      “轩儿,休得胡言。且不说今日梁师傅的作为都ꇋ是按着规矩来的,没得个乘人之危的说法”

      丰“就是今儿个꣙你师父今个这条命能留下,也是人家梁师傅蕥手下留情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