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入狠狠操

      “觉心!你这是?”

      昙宗看着有些偷偷摸摸的姜明,心中顿时一动,

      “嘿嘿,师父,正所谓救撇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䃻你看这是什么!姾” ⦗

      ꟨说吧,姜明将手里僧衣包裹着的东西,轻轻放在了桌上,然后缓缓打开了僧衣,两只五彩艳丽的雉鸡,出现在錰了众武僧的眼中,

      “觉心,你去山里抓鸡了?꘍”䍈

      色空看着两只被捂得奄奄一息的“偗雉鸡”,眼睛一亮,

      姜明瞥了一眼桌子㨆上已经被剁成两半的青蛙,心中一转,双手合十诚恳道:

      룂“我知那位施主需要一些营뤨养,所以斗뭓胆去山中抓了两只野鸡,现在既然有了青蛙,要不........”

      饏 姜明话还没说完,就被昙宗抬手打断了,

      “出家人多行善事,不必拘泥于这些小节,一只青蛙不一定蘥够,两只鸡쳯也炖了吧!”

      “是,师父,那就交给我来处理吧!”

      套路了一下昙宗뗓,姜明立马乐呵呵馱的拎着两只ᙠ鸡去处理了,

      昙宗笑着摇了摇头,转身离开去照顾王ৎ小虎去了,

      䖳 烧水、放血、烫濌鸡毛,姜明熟练的将两只鸡料理干净后,一只与쇥青蛙放在了粥里慢炖,另一只则是简单腌了一下,用荷叶裹着끝黄泥巴,扔进了灶台里,

      “我说觉心,没想到你这小小年纪,竟然还会做饭,不过你把鸡裹着泥巴렴放在灶里作甚?”

      武僧们看着姜明在厨房熟练的操作,忍不住发出一阵感慨,

      “那是一种鸡的做法,等一会儿你就知道了!”莰

      如果你们单ﴞ身三十五年,独自一鸠人居住在外,又½不是特别懒的话,厨艺也绝对不会太差,

      ৏姜明没有回答武僧们⍣的疑问,而是暗自感慨了一声,

      随着时间的推移,野襀鸡肉和青蛙肉渐渐被炖烂,融进了粥里,让ֳ本来非常寡淡的清粥,굅变得晶莹浓稠皪,香气四溢,

      加入膀少林寺多年,再未成尝到肉味的武僧们,此时闻到这香气四溢的鸡肉青蛙粥,亦是感觉嘴巴里的唾液开始첿疯狂的分泌了起来,

      “给,端给师父吧!”

      姜明将炖好的鸡肉青蛙粥盛了一碗,递给了其中的一位师兄,

      待那位师兄一边咽着口水,一边端着粥前往᧣僧舍时,厨房里的其他武僧们,都䭛开始双眼冒光的,盯着锅里还剩下的一大半鸡肉青蛙粥,

      䌳 “哎,可惜还剩了这么大一锅粥,估计那位施主也吃不了这么多!”

      姜明一把将锅盖盖在了大锅上,摇头叹息道,

      什 “这一锅好粥,浪费了可ꍂ就太可惜꛷!”

      祐一旁的色空,舔쨷了舔嘴唇,十分不舍的说道,

      其它武僧也ơ是纷纷点头,显ᕖ然是十分赞同色空的说法,

      姜明看着众位武僧的神色妧,哪还不知道他们的想法,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了一下,装作试探的说道:

      “刚刚师父说了,出家人多行善事,不必拘泥于小节⓽,与其让这粥浪费了,不如让师兄们承担一些罪过?”

      宔众位武僧顿时面色一喜,后又双手合十道쨒:

      “罪过,罪过,真是罪过!”

      꺒见众位师兄们上套,姜明马上打开锅盖,盛了一碗,先是递到了色空的面前,

      当色空满心欢喜准备去接时,姜明立马缩了一下手,躲了过去,

      “听说色空师兄有一套独䖳创的똀醉棍棍法,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指导一下师弟呢?”

      “有歱,有,ﴦ有,你什么时候有空来找ꚸ我就行!”

      ᷕ色空一把夺过姜明手中的粥,也磫不鋳顾着烫ꇍ嘴,就往嘴里挖了一大勺,

      “师兄,我看你枪法练的很好……”

      “师兄,我知道你有一套剑法练的非常好䈉……”

      邅 訞 淾就这样,姜明用一碗碗鸡肉青蛙粥,换来了师兄们日后将各自的绝活传授于他的承诺,

      ἤ三年的时间,姜明不可能将十八阘班武器全部练的炉火纯青,但至少也要学个大概,这样才能在离开这个世界后繁,慢慢花时间去打磨,

      少林寺每个武托僧都有自己擅长的武器,都有납自己独门的技巧,昙宗七星螳螂拳最为厉害,色空醉棍룧也是一绝,뎽

      킃所以这次他去山듖中抓野鸡,一方面是为了救王小虎,另一뒆方面也是豱借着这个契机,达成自己的目的,

      因为通过以前看过的电影剧情,他知道,包括昙宗在瑹内的一众武僧,对于吃肉喝酒方緟面的戒律,都ꀍ不是特别在意,

      正在众位武僧狼吞虎咽的喝着鸡肉青蛙粥时,一声大喝声响起,

      “你䲕们在什ꂠ么?쓩”

      众位武僧顿时吓得一抖,连忙放下粥站了起来,

      “师父!”

      原来是昙宗和刚刚送粥的师兄回来了,

      “就知道自己吃,有没有想着给师父留一些!”

      ꊧ 昙宗的话,瞬间让所有武僧们一起松了口气,

      而早有预料的姜明,在发现昙宗时,就悄悄盛好两碗粥笑嘻嘻的递了过去,

      昙宗示意众武僧继续喝粥,自己也是接过姜明递过来的粥喝了起来,刚喝第一口,昙宗眼睛就是一亮,多年未吃荤腥,这区区一碗鸡肉青蛙粥,竟然让他吃出了山珍海味テ的感觉,

      “师父,诸位师兄们稍等,师弟再给你们再配个菜!” ࢳ

      姜明壳一声轻喝彊,用钩子从灶台下的洞里,勾出一个烤的的焦黑的椭圆状物体,

      “师弟絓,你这还能吃肣吗?都烤糊了吧!”

      “我还是头一次见到把鸡放在泥里ꄿ烤的,这可真是新奇!”

      几个武僧看着黑咕隆咚椭圆状物体,七嘴八舌的探讨了起来,

      姜明也不解释,拿起一根木头,않就邏开始对着桌上的叫花鸡,轻轻敲쇞打랗起来,

      一块一块烤的焦黑的黄土开始渐渐脱落,露出里面有些发黄的荷叶,

      ྕ扒开荷叶,流着金黄色鸡油的叫花鸡,显露了出来,

      同时,一股伴随着荷叶清香和烤鸡肉香的特殊香味,瞬间在整个厨房弥漫开来, ⻎ ጷ

      ㈆ 原本议论纷纷的武僧们,顿时停下了吵闹声,把所有目光聚焦在了叫花鸡上,

      “好了,江苏特产小吃叫花鸡,请师父和师兄们品尝!”

      姜明把荷叶包好的叫花鸡往前推了推,

      “阿弥陀佛,娽酒쎯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

      昙宗念了声佛号,当先拽下一个鸡腿塞在了姜明嘴里,才示意众武僧一起动手,

      本就不大的野鸡,在众武鎱僧的争抢下,不到一分钟,就连骨头都消失殆尽了,

      “对了,这叫花鸡是江苏小吃,江苏是在哪里?我们怎么没听过?”

      额…现在是隋末,好像还没有江苏这个讲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