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鲁丝片

      “小凡,᎖熊群退了么...”

      “退了,退了!爸你别说话了,我先쇖带你去找医生。”

      “太好了,寨子守住了,还有寨子里的你和툞小羽...”

      ...

      鳣 㫕 “周凡卿!”

      一道橙光突然从天而降,截断了周凡卿前往金城的道路。

      周凡卿抬起头,便看到傅沛云坐在一个土丘上,一副庪淡然自若的样子。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傅沛云一跃而下,站在周凡卿面前似乎有些高兴的说道,“你还真追过来了。”

      “你的人,都走了鰸?”周凡卿看了一眼四周,“还是都死了。”

      傅彶沛云不在意的笑了笑,釕没有正面回答问题,“我೿有点好奇,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破绽在哪?”

      앞“拾荒者。” 菕

      “嗯?”傅沛云挑쫓眉示意周凡卿说下去。

      “拾荒者,可以说是寨民中比较特殊的一个群体。

      几乎每天都在面对危险,且都有明确的目标,哪怕是被动的目标,所以这个群体有可能成为魔鬼,但几乎不可能变成疯子。

      毕竟这个世界对拾荒者来说没有多少值得失望的事情,也没有多少值得恐惧的事情。

      鮊 你想用何峰的疯癫来侧面븿展示大家在戈壁上的危险,只能说画蛇添足,反而暴露了自己。褗”

      “原来如此。”傅沛云一副虚心反省的样子,“果然细节饟决定成败。

      看来以后还是得多了解一下寨民的情况,这次回去得好好补补课。”

      “以后?”周凡卿再看傅沛云,另一个世界已经出现了。

      傅沛云的橙色浓度比较深,实力显然比宗飞白更强,但是周凡卿注⯀意到,ᎏ傅沛云的凡力此刻非常的不稳定。

      周凡卿基本可以肯定,这是因为游灵对傅沛葭云﻽的消耗。

      傅沛云对以后这个说法毫ꝃ不避讳ᕡ,“西寨不会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所以肯定会有以后。

      不过这不是你现在该去关心的事情,我相信你应该能感受到,我对你的重视是真的。

      我觉得我们应该好好聊一聊ᦰ这个事情赿。”

      周凡卿壔冷笑一声,“我当然决能感受到,伪善鸍可比真诚的恶毒更让人印象深刻。”

      傅沛云的表情略有一些失望,“你特地追上来,难道不是为了跟我走么?”

      “拾荒者身体里的东西是什么?怎么处理掉?”周凡卿直接发问,瓁懒幜得在没意义的话题上浪费时间。

      “那些东西应该都消化的差不多了。”傅沛云痙看了一眼手表걔,“而且现在ꃋ你在他们身上做什么都没有意义了,因为就算没有他们,熊群还是会攻击寨子的。”

      “你们到底什么目的?”

      “就是单纯的⿏做个试验。”傅沛云平静的看着周凡䭶卿,倒是愿意耐心回答,“一方面试验药物,一方面试验䈮野兽,还有一方面,则是验证一个猜想。”

      “那你知道这个试验会对寨子ɇ造成什么样的后果㦊么?”

      “会死一些寨民,但大部分应该还是来得及逃跑的,就Ⴌ像你一样。”傅沛云轻描淡写的说着。

      周凡卿的表情越来越难看,“你好像还挺骄傲。”

      傅沛云表现出强烈的自我满足,“我为什么不能骄傲?我们这一次试验的目的是为了造福全人类。

      为了这个目的,ꉺ一定的牺牲本就是有必要的,几百个人和几亿人类比起来,孰轻孰重?

      ܫ

      我知道你心里很不爽,但我还是建议你跟我去一趟金城,了解了解事情的原委,你会有不一样的看法。”

      傅沛云的表情让周凡卿忍不住发笑,“你有孩子么?”

      “没有。”

      “你此有父母么?ꅌ”

      ⭿“死了。” 

      է “你有兄弟姐妹么?”

      “我是独女。”

      周凡卿,놁“...”

      遄 “老公总有吧?你不是还抢了人懅男朋友?”

      “早就分了。”

      “得...”周凡卿感觉情绪突然就断了,“你...也不容易。

      顰行吧,我还有一个问题,当年西寨突遇兽群攻击,野军全部消失无法联系,跟你们有没有关系?”

      ⷟ 鍰“我不知道。”

      周凡卿点着头往后退了几ᾍ步,“慻我没问题了,如果你也没问题的话,开始吧。”

      傅沛云愈发ᥙ失望的冷笑了一声,“你还是傻的有点可爱펐啊,周凡卿,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么?

      我特地在这里等你,可不是想㏰看你在我面前犯傻的。”

      周凡卿开始外放凡力,“我݈只知㦸道,牺牲绝对不是一个应㒂该拿来被利用的东西。

      这个世界上确实总会有为了团体而牺牲的个人,我承认这一点聥,但是他们的牺牲是主动的。

      而不是被人当做弃子,当ᒋ做工具,当做小白鼠,至少,不应该是。

      所以你那套言论,就是狗屎。”

      傅沛云看起来有些生气道,“周凡卿,你可知道₋寨子是怎么来的? 

      要不是一些人的阻挡,寨民,早就已经成为了奴隶。”

      周凡卿还在继续外放凡力,“寨子里的人虽然时常自私,虽然时常愚昧,虽然时常胆怯。 ⼲

      但是寨子里的每一个人,都在努力麜的活着梥。

      每一个人,都是有血有肉的人。

      每一个人,频都在为自己的人生负责。

      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底线。

      这样的一群人,当然不可能成为奴隶!”

      ﬏周凡卿将自己包裹着在黑色凡力之中,不再废퓅话,宛如一团黑雾向傅沛云冲去。

      傅沛云瘬伸出右掌对着周凡卿,长长的叹息一声,“这就是你送貧死的理由么。”

      周凡卿没有应话,因뚉为他的注意力正高度集中。

      当黑雾状的周凡卿即将触碰傅沛云时,上方出现巨大的橙色能量,肋直接将쩨这团黑雾压到地面。

      “你太弱섟...”

      “噗!긑”

      傅沛云刚想嘲讽,身后突然传来一阵闷响,一把短剑插入了傅沛云的背部,且正在接近她的心꧄脏。

      “轰!”

      愀 巨大的力量瞬间爆发,短刀被逼出身体㵿,连带身后的周凡卿一起被甩出了数米。

      “这是宗飞白的招数。”傅沛云有些震惊的看着马上站稳的周凡卿济,“你怎么会他的招数?”

      周凡卿有些可惜的看着手中늭沾血的短刀,他上来就直接用宗飞白的技能,就是想打傅沛ꑎ云一个措手不及,可没想到傅沛云的反应还是快了一拍。

      “对了,那个时候好像确实听ᛨ到帐篷里的宗飞宭白提到你在战斗中学习他的技能。”傅沛云转过头看了一眼逐渐散去的黑雾,“因为还不能精准的具象出人形,所以干脆把自己䣋模糊成一团黑雾么?

      瘵 也是,黑雾要比人形要容易具象的多ﯲ,你很聪明。

      而緽且你能隐藏凡力,这招对你来说确实比宗飞白的可扂塑性更强蘧。

       但凡裪力的范围外放和远程具象控制都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

      需要对凡力有极其精准的控制,不可能只是跟宗飞白交手一次就学会这一招。씢”

      傅沛云鹷一边分析,一边开始爆发出巨大的压迫感,“你身上的秘密有点多啊。

      看来还是不能让你就这么死了。

      周凡卿,我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跟着我。”

      周凡卿一脸的嫌弃,“不可能。”

      任务发布:势不可当。

      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