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色区

      自从那“刀疤男”柡事件后,奇伯就一直躲着不见人,但是这奇肱国改装店里,每天还是正常营业。

      江岚和杨华打赌,这老头怕咱们打“315”投诉他,说不定已经跑路了。

      百无聊赖之时,二人接到奇伯的讯息,便一路火花带闪电的冲向了灵市。

      刚到店里,就看见一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白净书生,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好复杂,书卷气中,又有独特的空灵与俊秀。쵵

      탢相貌虽然美촽,却丝毫没有女气,尤其是那双眼睛,看起来삟既聪明又骄傲。

      江岚和杨华小声说,㈘“这奇伯易容啦?竟然找了这么仙气飘飘的漂亮皮囊!你看他那双含情眼,太古风啦!”

      这书生看见二人前来,没有起身迎接,笑而不语,瑒随手从口袋里拿出几颗糖果,指间发力,两指掐住一颗,向二人抛去。

      二人来不及掌心凝结能量,⁇只见这糖果距离二人半米位置,在空中无声炸裂。

      “呼——————”

      四周瞬时莫名出现成一团青烟,烟内像是㋿出现了无数参天大树,高耸入云,挺拔高大,亭亭如盖,将二人团团围住,仿佛置身于森林之中,一时之间竟分不清是真ᆅ是假。

      江岚有些慌,抬手一抓,碰到了杨华的手臂,“二华子,什么路数啊!”

      杨华更是一脸懵,“不对啊!咱俩不是在奇伯店里么?怎么突然跑到这森里了?这是瞬间移动?”

      说着伸手去抓,竟是穿过了树干。

      江岚往前走了两步,深吸一口气,满满都是泥土淡淡的腥味、空气清新味道,和落叶腐木厚重的香味。

      “完了,咱俩是让那小子给转移森林里了!”

      这是两人耳边响起了奇伯熟悉的声音,“哎呀呀,严毅啊!你这新产品厉害呀!”ퟕ

      当下是又急又气,正要施术,突然眼前的青烟顿时消散无影无踪,只留下淡淡气味㞽。

      他俩抬眼一看,奇伯正坐在那书生身边,低头研究那糖块。

      江岚有些恼怒,想在掌心里꩷生成个火球水球什么的,砸向那书生和奇伯,突然感觉身后有人。

      转头来看,是穿着灵侦局制服的小兔,“江岚,这是南챧方分局的探员严毅,来总局做汇报的,你们见过ሜ了?”

      江岚有些急,“兔姐啊,这个白㢳面书生歹毒得堠很啊!他刚才弄个什么糖块,朝我俩扔,结果我俩就陷入一片森林之中啦!”

      这严땽毅笑而不语,不紧不慢䥯,站起身来,“兔姐,一时技痒,看见高手就是想切磋一下呀,他俩就是‘灵侦局神探’吗?”

      燤 江岚和杨华最近被这五个字吵得头疼,这哪里是什么好话,明显就是整个灵界再嘲笑二人。

      “对啊!现在分局也知道这件事啦?”

      闐 严毅看着小兔点点头,“是,探长孟涂通捄报给了所有分局,宫老板也带着我们特别学习,要我们千万不要鲁莽!”

      江岚和杨华听到自己竟然成为了反面典型,已经被通报批评至灵侦局上下,脸上一阵通红。

      “真丢人!真丢퍐人!”

      严毅走到二人跟前,自我介绍,“你们好,我悯叫严毅,南方分局探员,木属嘞性凝身境。刚才那青烟是我最新的产品,利用木气可让人置身于幻境之中,没什么攻击力,앎只是迷惑视线罢了。”

      奇伯在身后的椅子上站了起来,高满脸兴,“宫老板得到你这个探员,真是得到宝了,快讲讲这小东西!”

      严毅向众人解释,“我们分局总探长宫老板,命我研制各类小物件,以便于探员工作时使用。

      就像是刚才那个糖果,目前我已经做了玝几十种了,有森林气味的,我叫他漫步,有大海气味的,我叫他深潜,还有的,嘿嘿,那就奇맟怪了,粉色ᮒ诱惑、深陷敌阵、高空坠落…….”

      “等等!”

      荃杨华打断了ᓍ他的话,“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莫不是个左行走江湖的骗子ꈠ吧!”

      严毅忙摆手,“不不,我是通感者,除了人类能够嗅到的十种基本味道外,我还能感受到一切万物的味道。

      像眼前二位,身上是一种青春荷尔蒙的味道,兔姐身上是植物的清香。”

      他看向奇伯,顿了一下继续说:“⪕好像是机油的味道!还混合了一些……”

      奇伯赶紧打断他的话뛵,“对!对!䐐是鏭智慧的香!哈哈!”

      江岚这才想起之前从奇伯那里拿到的物件,开始抱Į怨。

      “奇伯啊,你这发明真是时灵时不灵啊!想炸的时候它不炸,不想炸的时候他又炸起来没完,还有你这设定也太奇葩了吧,我还没抓到人,我这手指都被扎烂了!”

      ⥷  听到江岚一股脑吐槽这么多,奇伯也不好意思的挠头。

      “哎呀,你这小江岚,白拿的还这么多要求,这不小严探员来了嘛!和他探讨一下,我才能完善产品啊,不过你别说,我在改装车上还是颇有建树的,你看药师的摩托车,哪一辆敢说不是独与无二!”

      严毅听闻众人谈话,“奇伯,我刚才大致看了一下那三样东西,虽说里理念很好但是却有弊端,比如那火属性粘性炸弹,虽然可以心念操控爆炸时间,但……”

      麼还没等这严毅说完,奇伯一把捂住了他的嘴,㐒“哎呀呀,这机密可不能随便说啊。”

      说罢,连拖地拽的把严毅请进了里间的办公室。

      小兔见此,“咱们也不打扰他们研究正事了吧!正好有好东西给你俩!”

      三人穿过了大半个灵市,走到一个最不⟍起眼的红砖结构5层小楼前。

      小楼大门上甚至没有任何一个能够自证身份的牌匾,如果外人愈看来这就像是一幢最普遍年老的建筑。

      这,就是灵界赫赫有名的灵侦总局,所有为非作歹之徒的噩梦!

       踏上几节台阶,穿过办公大厅,三人来到小兔的办公室。

      只见她神秘兮兮,“这好东西,本来没几份,一哥特意让我给你们俩一人留了一份,别说没照顾你啊!”

      说着,从办公桌里面小心翼翼的蟁拿出来几根两尺长的塑胶线。

      江岚拿起来一看,这线的上还有两个接头,“这不是手机数据线吗?有什么稀奇!”

      小兔忙叫他岩不要릕乱觏嚷,小声说,“这个啊,叫做缚灵绳,只要是把他捆在嫌疑人的手腕上,他便不能使用能量啦!”

      넣江岚不信,随手把它缠在杨华手上。

      杨华想要释放灵力挣脱,却浑身无力,只见此绳越锁越紧,眨眼间竟将杨华뒣的双手捆得结结实实。

      他大叫:“痛!痛!痛!”

      小兔赶紧将缚灵绳扯下,这时杨华的手腕已经被勒出两道红印子了。

      他揉着自己的手腕,“江냶岚!你怎么不捆你自己呢!”

      “这你也没反抗啊!不挺享受么!”

      小兔补充,“这个东西,越是反抗,绑的越紧!ⵠ”

      杨华恶狠狠看向江岚,“你以后千万别睡死腑了,小心我缠在你脖子上!”

      “我不就反抗不就得了吗!你个大傻子!”

      小兔看着这两个死党,平时出生入死,现在又打嘴仗,不禁感叹,“你俩有这个脑袋瓜,为什么不用在쵧正地方!”

      江岚和杨华的手机响起,二人打开ꠏ手机查看,是灵侦局发来的赏金信息,上面写道:

      ⽸“江岚、杨华小组,第二批赏金如下:

      城东公园逮捕刀疤男:赏金20万元;

      桃花鼶街后巷逮捕团鱼:赏金0.2万元。

      共计:20.2万元。”

      二人看到这天文数字,顿时觉得自己发达了,正要高兴,又收到一条短信:

      “更正:

      鳃 城东公园逮捕刀疤男案件中扣除费用:

      修缮小巷2万元;栟修缮公园0.2万元;特侦科加班费0.5万元;其他17万元。实뼣得:0.3万元”

      二人哀嚎,“凭什么扣这么多钱!是吸血鬼嘛?光让驴拉磨,不让驴吃草!而且别的我就认了,这其他是什么鬼啊!中饱私囊啊鼒!”

      什小兔强忍怒火,“这个我知道,一哥叫孟涂探长扣的!”

      뱛 “为什么啊!”

      江岚惨叫,杨华也觉得自己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小兔终于忍不住,攥着拳头大骂:

      “你俩髃几斤几两不知道吗ᄗ?大半夜直挺挺的往前冲!

      破坏了后巷、损坏了公园不要修啊!特侦科大半夜加旸班为了谁呀!

      为了这䈝个破事,人家麒麟长老亲自去,总探长这么忙,还带着熊大半夜赶去救你们! 

      你ㅓ知道一位长老、总探长和一个资深探员共同出手是个什么配置吗?

      你俩面子可真大呀!扣这点钱是给你长个记性!

      还在这跟我唧唧歪歪!你㛝俩真死外面了,谁负责啊!!!”

      귯江岚和杨华被小兔当挼面一顿臭骂,才明白了大家的良苦用心,不敢再发一言。

      此时几人的手机同时响起,灵侦局ᗡ要求所有人开会。

      小兔在前带路,两个人在后面乖巧的跟着。

      等三人到了会议室里,这已经满满当当坐了几十位探员,除了之前认识的探员山狼和熊大,还有几位有些面熟,更有几位压根没有印象。

      和严毅隔空打了个招呼后,江岚和杨华偷偷问小兔,“兔姐,什么案䀶件这么多人啊!”

      ਝ“不知道!看样子是大案,孟涂探长甚至叫回荙了外面的部分暗梢儿!”

      杨华有点吃惊,“暗梢儿?外面有暗梢儿?”

      “当然啦!你以为⊗总局是什么实力!总局在外面埋了好多眼线呀,有这䤵些同事的鷍帮助,我们才能得到一手信息的,你小心䒑呦!说不定还是你的邻居呀!”

      “啊?”

      ᳓江岚和杨华对视一眼,想到“大柳树消息站”,不禁打了个冷颤。

      컓此时孟涂从前门进来,后面有两个陌生面孔,众人顿时收声,正襟危坐。

      訝江岚看这两位,穿着打扮,举手投足竟촜然如此相像,“这就是楼氏父子吗?这楼探长简直就是生了个自己啊!”

      为大家陈︣述案情的是小楼探员,不到18岁的뒮年轻人,规规矩矩的小平头下是一张严肃认真的脸。

      大夏天穿了一件白衬衫,甚至最上面的一颗扣子也扣好,一条皮腰带在腰间紧紧系住쒽,才让肥大的藏蓝色西裤不掉下来。

      栓 众人听他一板一眼自我介绍:“各位同事大家好,我来自北方分⭀局,大家叫我小楼就可以了,主要是请各位协同办案鬘……”灛

      案件离奇,信息量大,会议持续了一个小时。

      륙小楼家族主要负责北方灵界,最近辖区内发现很多特殊녴案件。

      几个月前是人口失踪案数量激增,后殡仪馆、医院陆续发生尸体失窃案件。

      人类警察最开始按照人口拐卖和器官走私案件处理,但这些失踪人口竟然出现在了多地。 쁛

      江临市的情况最为严重,发现的几位负失踪人性情大变,甚至呆甶傻,他们体内有部分灵力残留。这才跨界并案,并由灵侦局介入,楼氏父子才匆匆忙忙带着材料赶来江턉临总局通。

      江岚和杨华听得仔细,但想到之前几个阙案子的糗样,这又是人口失踪的,又是跨界办案的,生怕自己给总局拖了后腿。

      散了会就连和孟햶涂眼神交流都不敢,只想着快快离开,不料被孟涂抓个正着。

      “俩小子听令!

      第一:先⬻带小严、小楼二人解决午饭,我个人报销。

      第二:你们四人饭后到训练场切磋,彼此熟悉。

      第三:我会派古灵与你四人组成前期调查小组。

      切记!不可冒失!”

      说完,他塞给江岚一张私人银行卡,转身离开。

      严毅看着孟涂离去的背影,问道“你们老大永远这么冷酷么?”

      江岚想想被扣掉的17万巨款,“嗯犟!还很无情!社会我猛哥,人狠话不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