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亡灵骷髅>

      金一一看着日头ద还高,正准备还有稰去别处看一看,元十七却拒绝了说道:“我现在回书阁还能上一堂课,不然就주算我向先生请假了,但误了一天总是不好。”

      金一一索性作罢,在街边雇了揗一辆马车回书阁。

      铁匠铺与书阁还是有段距离,途中经过皇꼾榜告示板,上面ᶑ每天都会有宫中大大小小的事,以及数不清的寻人启事。

      只不过让金一屁一惊奇的是,今天这地方人也太多了,导致马车不能骑过去,车夫只好下马来牵着马,一边招呼着ꄸ人往边让一让,一边牵着马向前缓缓走着。

      䒌金一一看向外面的人群,正围着告示处讨论着什么,不时有“诛九族”“可惜可惜”“胆大包天”ꖆ的词句传过来。

      没有一会,在旁边浦站着的士䝕兵开始驱散人群,估计是太吵而且这一群人聚在这馉里已经导致了道路不通畅。

      ⪘ 金㳡一一探出셁头看낫向后面总,发现后面已经排起了长队,三三两两几个马车跟在金一一的马车后面,也是车夫下来牵着马㸦走。

      不知道是什么新闻。

      殿 ᢡ金一一有点想要鸞下车去看看。元十七在一旁示意金一一不要下去,毕竟不管发生宔什么事都和刚刚来到这世界的两人没有关系。

      金一一只好用力抬头想要听听他们说的什么。

      䉗 휹䖧“做了ࡻ这样的事,诛九族也是正常,活该,目无王法。”

      “凡事不要这样说ь,宫里的事짐谁又知道真相呢。”

      騬 “说的也是,本来当着高官䠍,拿着厚禄挺不错的,确实没有什么理由ꊀ去做这种事。”

      这时,车夫已经上了马,挥起马鞭,向着书阁前去。

      第二日。

      清晨。

      譥 风,从南面吹来,鸟,也从南面飞来,停在욨屋顶烎上,古灵精怪的脑袋,瞪着圆圆的ં眼睛,在瓦片上探头探脑,踩地瓦片哗哗作响。

      ៼ 它或许ꁀ吃饱了,正在消食,倒ﳵ也不急着走䮆,甚至饶有兴味地将嘴探到翅膀下,理着自己的羽毛。待到羽毛终于一根一根梳理好了,便将翅膀整个展开,像是在炫耀着自䖎己,展示着自己这引以为傲的翅膀——看啊,ᛣ就是它带我飞起来的。

      Ꝧ这姿势维持了几秒,䖪像是已经欣赏完了自己完美的翅膀,迅速地藏了起来,转头又梳理另一边了。

      但不久,一道敲门声传了过来,鸟儿吃惊,撑起翅膀飞走了。

      金一一一边揉着惺忪的眼睛一边打开门。

      醣 门外边不是书阁的学生,而是一个穿着普通隊衣服的下人,脸上写满了慌张。

      “请问阁下是金一一金大人吗?”

      瀠金一一点点头。

      “大人,出大事了,我家叶大人被带进宫里去了,还沷有主母也一起去了。” 䥬

      金一틤一不以为然,转身又在床上坐下说:“叶大人进宫不是挺正常的蜢一件硸事,像他这样的大人物,不就应该……”℧

      下人等不到金一一把话䅗说完,就打断道:“不是那样的,叶大人他是……是被人押走的。”

      元十七听到叶大人出事了,也消去了起床的困倦说:“慇莫急莫急,进来慢慢说,当时是怎么一个情况。”

      “就昨天一早,有个太监进府上宣读圣旨,本来这事也很塤常见,但是这次念完圣旨就把叶大人和主縣母绑起来了押走了。”

      金一一突然想到了昨天回来时看到缴的那一幕,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

      知道൒了这事不简单,金一一想了想问道:“那你知道叶大人是由于什么罪名带走的吗?抓人总要有个说法吧,而且还是叶大人这样的高官⾛。”

      “小的没念过书,听不懂圣旨上Ҷ面的内容,只是见太监念圣旨时眼神特别吓人,之前过来都是带着笑的。”

      “可是,叶大人的事我们也想帮忙,但是我们……你也看见了,我们现在进宫估计都难。”元十七从床上站起来说:“是你自己来的还是叶大人叫你找过딆来的韈?”

      “是叶大人䦖叫我过来的,说你们可能有办法,₊哦,对了,入﬋宫的法子是有的,叶大人毕竟身处高位,还是有很多朋友与叶大人交好的。”

      㶾“那快带我们去,咱们现在就出发。”

      “嗯,構宜早不宜迟。”

      ߞ 金一一和元十七在下人的指引下上了书阁外셺的一辆马车。 

      清晨的街道几乎没躥有什么人,只有几家卖早点的猣连夜作食,此时正在摆放桌椅,等待着客人。

      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温度显得有ߗ些寒意,马车上的两人不约而同打起了寒颤。

      㧸 马车带着박两人驶向了昆仑城的一方。

      不久,马车停下,下人向金䈄一一示意已经到了目的地。

      下人扶着金一一和元十七下车,然后介绍说:“这位是现今官职正三品的杜侍郎,经常与叶大人在府上喝爚茶,来往颇多,关系甚密,应붦该会帮忙的。”

      ㄙ ๰ 开门的依旧是一个下人,问明来意后将一行人带到候客厅,然后自行前去通知。ꋧ

      并没有等多久,一탗位中年人脚步匆匆地过⩓来了。

      粯身穿官服,手里抱着顶戴花翎,脸上蓄着胡子,应该就是杜侍郎뮯。옠 堙

      金一一两人起身行礼。

      杜侍郎也쯲是个风风火火的人,看也没看两人就说:“本官昨日去见了一面叶衡那小儿,知道你们两人,就不必再介䃉绍了。本官正要上早朝,随本官一同前去吧。”

      金一一再一次坐进马车里,只不过不再是ኜ来的时候那辆。

      马车上,杜侍郎率先开口说:“本官与那叶小儿是多年的同窗好友,又做了这么多年的同僚,本官自认为以叶小儿的秉性是断不会作出这样惹벧怒天子的事情,定是有贼人在旁陷害柣。”

      金一一看着杜侍郎年龄并斗不算大,也只有三十来岁的样子,싼只是由于已经开始蓄起了胡子,所以总让人感觉要比叶衡更年䩛长一些,没想到两人竟然是同窗关系。

      杜侍郎拍着大腿蕏继㶑续说道ሬ:“本官也派手下查过了,贼人事先已经把所有的证据都销毁了䎅,什么都没留下。”杜侍郎叹了口气又感叹∺道ペ:“哎,同窗时约定一起做㓪个清官,没几年叶小儿就要被诛九族,真是可笑,可笑啊。”

      烅 “䲄杜大人,在下想知道叶大人犯的什么罪,竟然要被诛九族。”金一一ࢵ拱手问道。

      “你们还不知道?ﳜ”杜侍郎似乎很惊讶的样子。

      뚐“不知道,滇今天一早才刚刚被告知叶大人被绑进宫中了。”金一一实话说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