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亡灵骷髅>

      宋仁泽上前一步抱拳道:“末将在。”

      뚰 “你可知﵀罪!䥭”李尚书喝道頃。

      紹 宋仁泽心中一惊,故作镇定的说道:“属下不知,还请ﵻ大人告知。” 芴

      ᷡ 见宋趇仁蔥泽故뎪作䇐不知,一甩衣袖道:“好,本官就来告诉你,其一你不顾同僚之情,偷袭慕校尉。其Ҹ二在不敌的情况下让手下出手与慕校尉交手,其三你竟敢教唆手下行凶。你可知道残害同僚是什么罪!”

      要说㓓他怎么知道噢的,那当然是手下告诉他的,不过后面这个是他亲眼看道涼的。

      听道李尚书的呵斥,宋仁泽冷汗都㉉冒出来了,依照鉵武律,残赯害同僚是死ᩮ罪,他哪敢承认。

      反쾾驳道:“大人冤枉呀!下官只不多是很久没见过慕校尉,一时兴起和慕校尉切磋一下而已,是哪个小人在ꏯ大人耳边进的谗言,要是让属下知㕳道定不饶他,”Խ说完恶狠 狠的瞟了一眼众人。

      鴌 “这是本官亲眼所见,你怕不知道吧!在你这下人和慕校尉履交Ϋ手Ƅ的时候,本官已经到了,你呔想让劗老夫怎么着,哼!”李尚书没想到这个宋仁泽竟然如此目中无人,不由心中一怒,夹住着内力的冷哼传入宋仁泽耳中。

      宋仁泽只感觉脑中一阵轰鸣,双手包头跪倒在地,咬牙釰道:“下官不敢,下ᰛ官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Ὼ并无伤害慕校ꨟ尉之意,还드请李尚书明察。”

      李尚书心中冷笑,这个宋仁泽真是嘴硬,转头对궡着慕青玄道:“慕校尉你怎么看,宋校尉是在和你开玩笑吗?”

      听到李尚书的话,他心中盘算起来,ᙗ今天虽然能借李尚书的手,解决这个宋仁泽,

      ݁ 但以后恐怕糦自己就没有什么好日子过了,宋家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来找他麻烦,而他现在是没权没势拤,慕家又是如此境地,

      这时候没必要招惹麻烦,还是萹先完成慕怀远的计划要紧。

      思索再三他抱拳回道:“属下不ꐢ知,灆或许宋校尉是和在઴下开玩笑吧!”

      听到慕青玄又将问㉝题原封不动的抛个自己,李尚书心中不免有些好笑,不过对于他的回答自己还是相当满意的,一是慕青玄在这个时候还能保持冷静让他感到欣慰,힌二是要是真的将᫕宋仁泽杀了,估计自己这个尚书也就做到头了。

      对着慕青玄点点头,转身对着跪在地上的宋仁泽冷声道:“既然慕校尉也㧄不知道此事,本官姑且就相信你的说辞,只不过你毕竟♵挑衅⨢再先,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来人呀将宋仁泽拉下去仗责二十军棍。”

      ⧁ 宋仁泽听道李尚书的话咬牙道:“谢大人,”又用恶毒的眼神看着慕青玄,

       一副歞我不会放过你的样子,

      慕青칈玄对着他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是,”李尚书身后两名亲卫走了下去,将跪在地上的宋仁泽拖起,向兵部大门内走去。

      转头看着跪在一边的苏尔查道:“至于你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宣威营的人吧!你自己去宣威营领罚吧!顺便告诉你们主将,他到底是谁的臣子。”

      苏尔查趴在地上,

      颤颤巍巍的回答道:“是,大人,小人这就会宣威营报道,一定将大人的话带到,”说完起身,抱着拳后退几步,这才转身快步消失在人群之中。

      “慕校尉,你随本官来,本官有话对你说。”李尚书䬧说完转身就走,

      “是,”也不嵲知道李尚媪书找他有什么事,也不多问跟在他身后走远了璂。

      等二人走远之后,底下一群官员这才松了一口气,纷纷议论起来。

      “王ꃳ大人,今天我可是开了眼界ꔴ了,这怕是宋仁泽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吃瘪吧!”

      꿅鴗“谁说不是那,平时他那么嚣张,真是解气,不过这京城好不容易平静了两年,估计是要到釩头了。”

      괟 “是呀!吴大人,不过这慕将军槂的儿子好生了得,小小年纪竟然可以₰和三流꡽顶峰的高手交手几十回合。”

      “那是,你也不看看是谁的儿子,虎父无犬子呀!不过我看这宋仁泽不会就此善罢甘休,这下京城可要热闹起来了。”

      沭 .....

      一群人一边讨论,一边向兵部纃走去,同时心理也各自打着算盘,

      今天看到慕青玄如此高调,自然就ꉐ认为慕家这是要复出了。都在思量着自己以后要怎么站队鲢。ﲫ

      此时正在被众人讨论的慕青玄뺹,已经跟着李尚书来到他的签押닢房内턜,

      来到签押房李尚书说出了第一话是:“你们下去吧!我有事要单独和慕校尉谈。”

      “是,”一群正在办事ុ的小吏听到他的话,放下手中的活ࡖ,鱼贯而出,最后一人还细心的将房门带上,

      走到桌案后坐下,看到慕青玄还站原地不动,笑呵呵的道:“坐吧!不要紧奂张,”

      “谢大人,”他规规矩矩的找了张椅子坐下,等待李尚书的下文。

       “多年不见黰,你怎么和你李伯伯这么客气了,”李世超没好气的道。

      听到这话他팣一脸蒙圈,难道慕青玄以前就认鳯识他吗?听这语气好뺧像关系好不错的样子,不由心中一紧,注意起自己的姿态起来,不能让对我看出不对劲的地方,⇃同时抱拳回答道:“大人有所不知,下樱官前些天骑马将头部摔伤了,失쵪去了一些记忆,这才认不出大人来,뼾还望大人赎罪。”

      “原来如此,老夫公务繁忙,竟连这事都ﴑ给忘记了,无妨,你叫뜔我李ϲ伯伯就是了,我䶀和你爹乃是沙ෛ场上过命的兄弟。”李世超一脸恍然的道。

      听了李世超的话,他起身行了个子侄礼道:“青玄,见过李伯伯。”

      李世超笑呵呵的摸着胡须道:“好,好,坐吧!”见慕青玄坐下继续道:“两年没见,青玄长的越发俊朗了,我还荁当心你会和你爹一样长的虎背熊腰的,那缶多不好看,得亏你继承你娘的容貌,以后找媳妇都好找,

      不像你爹,你可知道你爹是怎么娶到你娘的?那是你爷爷放下老脸,死皮赖脸的和﫳李榆相定下你娘的这门亲事,说起来我和李相还是本家。”

      蒆劲爆呀幭,没想到能听到这么八卦的消息,

      我说穆怀远那么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몯,怎么就娶到这么一位知书达理的女人,原来穆怀远是这么取上李思晴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