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APP百度云安

      待用完斋饭后,一众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了寺院大殿之前,只见当中正有三名道人站立其间。他们见到观主和各位执事到来无不赶紧抱拳,稽首道:“见过观主和各位高道”。

      冲玄子老道冲他们点了点头说道:“净虚、净尘师侄、冲和师弟,今日“体玄先生”高徒玄录道长前来,想见识一下你们的法术,还不快快演来”。

      “无量天尊,谨遵观主法旨”三人俱是一礼。然后按三才方位站立。

      净虚先上前一步说道:“我有一法,谓之口吞宝剑”说罢,他拿出一把两尺长短的短剑,抬起头来,将宝剑倒竖进入口中......。旁边的道人见此无不纷纷叫好,唐玄录见到这一幕,不由的撇了撇嘴:“这也叫法术?这他妈的不应该是叫古彩戏法吗?”。

      这时,冲玄子老道也转过头看向唐玄录问道:“玄录道长,您看这法术如何呀?”

      “不错,不错”唐玄录无话可说,只能木讷的点了点头。

      众人看过了净虚的表演,净尘也跳了出来,说道:“我有一法,谓之火法,能使符纸无火自燃”。说罢,只见他掏出两张符纸挂在墙上,然后双手掐诀,念念有词,手指往符纸上一点,那符纸竟然快速燃烧起来。看得周围人无不发出惊呼,与此同时,唐玄录也闻到了一股浓浓的大蒜味道,这不是白磷燃烧吗?唐玄录顿时惊讶的无以加复,不由的竖起大拇指,真是人才、真是人才。

      老道冲虚子看到唐玄录惊异的样子,还以为他被此种神通给震惊住了,不由高兴的胡子一翘一翘道:“我这师侄练习此法整整十年,才于近日获此神通,不易呀,不易呀”。

      唐玄录听罢也是敷衍的点了点头,心道“是不易呀,不靠温度计,就能准确的掌握白磷的燃点,确实不易呀”。

      等到了最后一名冲和道人,老道冲玄子顿时拉住唐玄录和陈法言说道:“我这师弟,有一门雷法,声如震天,最好离得远点,不然恐伤了两位道友”。

      听了这话,陈法言赶紧拉着唐玄录退到后面,其他观中高道也是纷纷后退,形成了一个大圈,只见圈中的冲和道人拿出了一节竹子,说道:“各位高道,我有一门木雷法,还请品鉴”。说罢,他掏出了一个火折子,点燃了一旁备好的烛台,然后将竹子往火上一凑,并快速扔出,就听场中“啪”的一声巨响,竹子被炸的四分五裂。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唐玄录的脸不由得直抽搐,心道:“我滴神呀,竟然让我看了唐朝人放鞭炮”。“全是人才、真他妈是人才”。

      这时,冲玄子老道又凑了上来,笑着说道:“玄录道友,是不是十分震惊,想当初我第一次见到此雷法的时候,差点吓得尿裤子,真是声如震天、雷法无边呀”。

      唐玄录听了老道的话,真恨不得想扁他,不过在别人的地盘上还是要收敛一下,只能咬牙切齿道:“观主,你这观中真是人才济济,人才济济呀,何愁不能大兴乎”。

      “哈哈,哈哈,道友谬赞了、谬赞了,哈哈”老道没听出中间的反话,反而更加高兴了。

      看完了这些法术表演,唐玄录总算是明白了,这个愿力幻境中的唐朝和历史中的唐朝是一样一样的,没有什么超凡的力量,要说最大的超凡力量也就是自己了,看来此次战胜金刚三藏的任务是妥了,现在最关键的是如何引起武皇的注意,进入朝堂,参加夜宴。

      想到这里,他不由的沉思起来。

      从这天下午,唐玄录开始以寻找机缘为由,在神都城中到处晃悠,他也曾想靠近皇城,以期能够引起皇室中人的关注,但数次还没到皇城边,就被守卫皇城的御林军给呵斥住了,如果再往前走,估计自己就要到天牢吃牢饭了,看来此法不行呀。

      于是唐玄录又想到了一个主意,他学着《西游记》中的袁守城样子,竖起一道长帆,上书一日三卦、能断鬼神之事、能解无妄之灾。下面还有一行小字,不准不收钱。要说唐玄录怎么会算卦,他不是洞悉过中岳庙里镇库铁人吗,简单的相术和周易八卦还是了解的,再加上大忽悠,察言观色,基本上也能蒙对个8、9层,剩下的一、二层,不是还有不准不收钱吗?渐渐的上清宫玄录道人相术奇准、道法通玄的名声开始在神都传开了。

      这一日,唐玄录三卦已满,正准备收摊打道回府,突然他被一宫装婢女拦住了,说是自家主人要来算卦,让他稍后。唐玄录本来要说今日三卦已满、明日再来的话语,但看到那宫装婢女身后的护卫甲士,不由得陷入了沉思,看这架势来人必定是一个贵胄,说不定这次完成任务的关键就在这来人身上了。就是不知是男是女。

      等了大约半个时辰,一架金漆装裱,雕龙玉凤的鸾车在一行护卫的保护下缓缓驶来,停在了唐玄录面前,车中人也不下车,就在车中问话道:“那道人,听说你一日三卦、算卦极准,就是不知今日是否三卦已过?”这是一个十分爽咧的年轻女子声音,语速不快却带有不容置疑的威严。

      听了这话,唐玄录的脑子顿时飞速的转动,能够乘坐鸾车的,必定是皇室贵女、唐朝时,虽然民风开放,但未出阁的女子一般也不能抛投露面。说明这名女子一定是已经嫁人,想到这里他的脑海中不由浮现出一个人来。但他还是不敢确定,于是他上前打了一个稽首回道:“无量天尊,回贵人,今日虽然三卦已满,但贵人前来,这第四卦还是要算的,卦曰:凡事之数应在四九,这第四卦却是与我有缘呀。“

      听罢唐玄录的回话,车中女子发出清脆的笑声:”你这道人到会说话。不知你擅长解签呀,还是测字呀“。

      ”测字吧,还请贵人赐字“,说罢唐玄录从身后背包中抽出一张白纸递了车架旁边的婢女。那婢女也是像变戏法似的,不知道从何处拿出了文房四宝,跪着端进了鸾车之内。那车中人先是看到了手中的白纸,不由得的一愣,说道:“你这白纸怎生如此洁白干爽,何处得来的?”

      唐玄录听了这话,才想起来自己前两天为图方便,用愿力点兑换了一箱A4打印纸放在了身边,刚才车中女子测字,自己不经意间从中间抽取了一张递了过去,他都忘记了这个时代可造不出这种规格的白纸,如何解释还需要好好思量一番。

      于是唐玄录又开启了大忽悠的模式,只见他一打稽首说道:“无量天尊,启禀这位贵人,这纸可不是凡物呀,它乃东胜神州神匠所制,我也是因缘巧合之下得了这百十张,今日见到贵人,不胜欢喜,特地送与贵人书写之用”。

      “哦”车内女子长吟了一声,就没再说话,只听到沙沙沙的书写声,不一会从车里伸出一只洁白玉手将那张写了字的白纸递了出了,婢女见状赶紧接住,又转交给唐玄录。

      唐玄录翻开白纸,只见上面赫然写着一个“太”字。

      看到这个字,唐玄录的心中更加肯定了来人的身份,于是他赶紧稽首道:“不知公主大驾光临,荣幸之至”。

      “啊”车中女子听罢不由的发出惊呼:“你这道士怎生知我是公主?”

      唐玄录微微颔首,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说道:“太”字,大字下面一点,这一点放在上面就是一个天,天者皇也,常绕皇者膝下,那不是皇子、皇女又是何人。

      “算你说得有理,不知你可算出我的名号“车中女子继续问道。

      “哈哈哈”唐玄录听罢不由的哈哈大笑,然后说道:“公主这名号全在这字里”。

      “太者通“泰”,祈求平安之用,可是太平公主当面”。

      “咦,你这道人到有两分道行”车内女子更加感兴趣了,又问道:“你可知我今日要去做何事?”

      听了太平公主的问话,唐玄录顿时脑海里快速转动起来:“这个可不好猜,如果猜错了,不仅一切将前功尽弃,说不定还要有牢狱之灾”,于是他一边装模做样的掐起手指来,另一边又仔仔细细观察起太平公主的车队起来,突然,他看到后面车驾上露出了几张纸钱,又联想到今日是十月一日,中国历史上传统鬼节,需要给已经亡故的先人“送寒衣”,作为已经出阁的女子,如果是给父亲唐高宗李治“送寒衣”,规格不会这么小,那么她“送寒衣”对象是谁呢?

      突然唐玄录想到了历史上太平公主两次婚嫁的经历,一个大胆的猜测出现在脑海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