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一个接着一个我好痛

      镰仓,赵卓所居的公馆内,赵卓正询问着张八牛国内的近况。

      “这么说来元虏对你们二十万朊新附军始终提防?”

      “是,”因兗主动投诚而得到接见的张八䙜牛抱拳回道:“禀官家ᘠ,起初我们跟着范大帅投降后那段时间元人ⴢ对我们还算优待,可没过多久态度就有了变化,尤其是在一年前先。。。。。。”

      说到张八牛突然停口,并略微抬头偷偷看了一眼赵卓쇥。

      赵卓知道他的意思押,一年前赵昺在崖山随着陆秀夫跳海,他率领率队抵达后已经晚齩了,后来赵昺的尸体被附近的渔夫发现才终于确认了死亡。 ﱵ

      “无事,你继续说吧얲。”

      嶱 ꮦ见赵卓并不在意,于是张八牛便魹继༞续回道道:“是,自一年前先帝驾崩后蚯蒙古人对我们新附军的态度就来了个翻身,不但撤裁了许᮴多兄弟,还开始严格限制我们进出兵营,不ޯ仅如此,最近军营中还有人说蒙古人要把我们全杀了。”

      “慢着。”

      听到张八牛说元朝要把他们幷都杀了时赵卓突然打断道:“㑴你们从何处得知蒙古人要杀你们๿的,而且军中都有这样的谣言了蒙古人也不管管?不怕你们哗变吗?”

      廠“好叫官家知晓,”张八牛苦笑一声띫后说道:“除非是外出征战,不然我们连武器都拿不到,并且前段时间范大帅从大都回来后不知为何在鄪周围大量搜뀫集锄头、铲子釁、鹥铁锹等物,所以才有兄弟怀疑蒙古人인这是要把我们全部活埋。”

      ḍ 赵卓听后若有所思,于是点点头道:“原来是这样么?”

      元朝的접南宋降军原本高达数十万,本来按照惯例都需要遣散的,可临安朝廷묌投降后,部分不愿意亡国的官员以及팵收到压ﲢ迫的地方力纷纷举义军反抗,其中声势浩大者如季文龙䚕、黄华、杜万一等均有数万乃至十数万兵力不等。

      反抗军需要镇压,但此时蒙古以及色目军队都因为得到了大量财货无心再战,在ꢗ这样的情况下元朝也只能撤裁掉降军中的老弱并重新整编用以作战,所以现在的“新附军”其멣实是一只战䈍斗力极为不错的军队。

      想通这些后赵卓不免有些无语。

      봦 南宋军队到底强不强的问题在后突世一直争论不休,但说到底宋军的劣势无非就是缺马外加从一ᑫ个北宋时期传下来的“冗兵”问题。

      可在元퓬朝,虽然忽必烈也不可能给新附ꔂ军战马,但新附军作战时如果需要骑兵的话直接徉让北方汉军或是蒙古的骑兵直接上就ྞ行了,而“冗兵”Ł问题在忽必烈手上㫃也不是问题,直接撤辘裁掉其中앵的⼋老弱便是。

      于是整编完毕的南宋新附军就这么摇身一变,成了一只连蒙古人都有些忌惮的强军。

      张八牛虽说还豴算灵巧袘,可毕竟只是个低级军官,因此赵卓知道在从他什么问不出什么后就把目光转到了뢟此时在场了另一人身上。

      “李必忠是吧?”

      突然被赵卓点名的李必忠浑身一抖,可还是强作镇定道:“正是草民,不知嗭秦、官家有何事想问?”

      “草民?” 䑌 酙

      听挪得此言后赵卓与左右手边的文佛生՟、李岩等臣子相视而笑,随后对李必忠打趣道:㸼“李必忠你现在不是元朝ﻡ的七品承事郎兼充国使节吗?”

      李必忠闻言顿时面红耳赤╼。

      赵卓也不管他,ꉠ只是站起身子并옹拿手指了指其余四个使节后说道:“还有你们,你们一个个家中前几代也都是出过进士的,可没想到我朝恩养士大夫三百年,与士大夫共治天下也是三百年,结果我弟弟死后还没满一年呢你们就跑去巴结元国了?”

      还没等众使者回话,赵卓又把手指向了李必忠道蚕:“最后,一个七品散官就让你跑来日本送死,李必忠,你现在是倨什么感想啊?”

      “官家!草民、草民。。。。。。”

      李必忠被赵퓢卓问得无话可说,㴵恰巧此时又㼮用余光看到一边的张八牛㉶犹自窃笑不停,当下便觉得羞辱无比,一时间只想在脚下找个地缝钻进去。

      ⨺“算了,纗”见这几个人好歹还知道脸红,赵卓便不打算继续羞辱下去了,于是见好就收并让文佛生去帮他把李必忠手上的圣旨拿来。

      从文佛生手上接过圣旨,赵卓꛷摊开后发现上面果然与李必⏏忠一行路上宣传的一样让日国臣服并把他꭫交出去。

      但现ⳅ在自己将要成为北条时宗的女⍘婿,忽必烈的离间之计自然也就没ၪ了效果,不㪹过上面恐吓北条时宗的二十万大军ྙ还是让䍿赵卓有些担忧。

      虽然对元史只是一知半解,但元军这次打了败仗赵卓还是知道的,只ܽ不过现在历史会不会因为他的出现而发生改变呢?

      于是在把忽必烈的圣旨传给李岩后赵卓便踱步到李必忠面前问道:“李必忠,你在元大都待了几个月,可知谦道元军的军情?真的有二十万大军要渡海来攻吗?”

      恾赵卓也就是随口一问,可他没ﻊ想道李必忠还真知道这件事,只见他赶忙回道:“ᮬ禀官家,或许是因为元军轻敌的缘故䃪,所以此事在大都还真不是什么秘密,目前明确可知的礖远征军就有江䋻南新附军十万为南路,北方高丽军、色目以及蒙古军约五万为东路,两路总计十五万大军。”

      “江南新附军?”

      没想⭫到还真能问出情报的赵卓᭡此时看了一眼张八牛继续问道:뿸“元虏不怕他们哗变了?”ぴ

      一直喎被限制在军营的张八牛也是刚知道新附军也要来攻打日本的消息,낔于是也附和道:“就是,而且此前我们亲眼见到范大帅收集的铲子铁锹是假的吗?李必忠,你莫要蒙骗官家!”

      ࢺ李必忠也不理会张八牛,继续解释道:“官家,元虏连武器都不打算给江南新附军发짖,还怕他们哗变吗?”

      “爐至于铲子、铁锹等物,”李必忠说到这里望了一眼张八牛道꼶:“这些是忽必烈打算让江南新迡附裣军在日本开垦土地以作长久打算닞的。”

      此话一出赵卓也不得不责佩服忽必烈的雄心。

      所谓的征服无非就是先用刀剑杀人,再用犁头ᾡ犁地,杀光了日本士兵再占僘住日本的土地,等到一季粮食收货后日本也就再也翻不了身了。

      且不说赵卓的感想,另굦一边的张八牛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则是愤然骂道:“娘的,这帮狗才,要我们出征居然连武器都不给我们发?这不是烣明摆着让我们送死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