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青草

      二楼。

      此刻。

      瑑听完舒甫的话,全都一愣一愣的。

      太嚣张了!

      特别是最后一句,不止是警告,简直是嵡在威胁他们。

      莫非。ꥡ

      来了个过江龙?舒甫言语中的刺,十分尖锐。

      第三。 ⓕ

      第四。

      第五。

      看似在说三个事情,但核心只有一个。

      릙 ---爱玩玩,不玩那૤就一拍两散,敢打歪脑筋,别怪我下狠手。

      实话。

      헨这一改之前他们对舒甫的谦和认知。

      虽然緭心有不满。

      却也꽡知道,舒甫有资格掀桌子,鱼死网破,让大家都没得吃。

      于是乎,他们看向舒甫的眼中,多了一丝重视。

      今天来这,是想要赚钱,不是来置气的。

      璺 끓 。。。

      见此。벪

      舒甫心头一笑,算是达到了效果。

      “好了。”

      “只要不发生不愉快的事情,咱们就是朋友,有钱一起赚。接下来,슴说一说手表代理的事情。”

      “方式很简单,我批发,你们卖。”

      蜐 “本城邦不卖代理权,由我和奉家经营。”

      “而其他城邦,是你们自己单独卖,还是和该城邦的家族合伙,以及其他的方式,都随便你们숁。”

      “百城中。”

      “我准备划分为三十个区域,每个区域三个以上城邦,由在那边有关系和孀渠道的,作为区域代理。”

      “煛。。。” ⬾

      舒甫把代理规则说了下。

      不多。

      㹋主要还是分区代理规则,以及。。。代理保证金。

      一听ꌿ。

      众人诧异。

      “代理保证金?”这是什么东西?

      接着,舒甫开始解释:

      迋“主要餫是为了避免一些纠纷,比如你们拿着我的表,说成你们的牌子,这不行。”

      “还廢有,各区域间,若是违规跨区抢生意,也会遭到罚款。”

      “总之。”

      “代理保证金,是为了保护所有分销商的利益。若是结束代理,这貖笔保证金可以ⲟ全额退还的。”

      “。。。”

      百城经济分散⵾,各大家族和势力,盘踞一方,很少出现代理商品的事,有生ᚴ意,肯定是自己来做。

      代庋理保证金。

      是新鲜事物。

      听完。

      大家恍然,原来如此,就是感觉有点怪怪的,倒也不多,一휗个区域两百碎金。

      “维修怎么办?要不要派人去你那学习?” 혅

      “不。”쟘

      舒甫摆了摆手。

      “非外壳和齿轮构建损坏,拆卸方便,不存在亯难度。至于其他损坏,直接可以收取一〿定费用以旧换新。”

      电池。

      集成。

      불 这两块出问题읷,教给皒他们,也修不成。

      一听这话。

      不少人失望,看来从维修方面褳破解技术,看来是不行了。

      “在别处城邦㲞,可否也先上拍卖?打响名气。”

      몳 䨗 “可以。” 彵

      㤇“。。。”

      “村寨市场呢?”又有人举手。

      “不包耢含。”

      “。。。”

      一圈问题下来,大家再无疑惑,北所有细节,都明明白白。虽然不全随人愿,可是룻也不算难以接受。

      Ặ赚钱嘛,还是代理生云意,哪能处处如愿。

      霩“那好。”

      “威三日后分区域,你们先回去准备资料。届时,我会根据各位在各个区域的能力,综合考量。”

      “。。。”

      涉及面广,在᤹百城,手表想要完全铺开,没一个月,想都不要想。

      깈 当然。

      作为批发商,回款不用等那么久。

      三天后,就可以收保证金。 魹

      十天后。

      就能收第一批的批发货款,这些人想要在百城಴铺开销售,在交通不便的情况下,一个月已是ꬾ神速。

      。。。

      ⯺中午。

      奉家。

      宾客云集,舒甫可没有那么大的地方此招待他们,索性安排在奉府。席间,舒甫儁见到了各个家族后辈。

      貢 虽为同龄人,但话题真心难聊到一块。

      风蘪俗。

      섂 文化。

      鹧 生活。

      ......ጁ

      舒甫对ન这边的了解,还太少。

      좵 什么ࡁ青楼、曲馆、头牌啥的,实在是听不懂。谈问论艺,一窍不通。

      和舒甫一䑥番交流下来,这些家族子弟一阵纳闷。莫非舒甫不是出自什么大家族?没见过世面?

      可是。

      这份自信不像啊!细皮嫩肉,肯定也没做过什么粗活。

      “舒兄弟,尝尝这个。”一道新菜端上来,奉长生献宝ꁬ似的道。

      舒甫൮吃了一口。

      熟悉味㡎道。

      “如何?”

      “还行。”

      “这是从北地天湖,用冰块运来的,十分稀少。”

      “哦。”

      舒甫随意道,这清蒸海鱼味道一般,蘸料很普通,吃了一口,他都宁愿吃原味的,而且量还很少。

      켘 一人只有一块。

      “舒兄,也去过天湖?”一个家族后辈开口。

      “??”

      舒甫一脸疑惑,新名ﮱ词?

      “就是很大很大,水很咸的湖,十分广袤皑,一望无际。。。”他们已经习惯舒甫对于一些词的陌生。

      “。。。”

      原来是海啊。

      舒甫也知道,这里往北走,很㟗远之地便是大海。

      那人解释完,看着舒甫问:

      “很多人ꀛ说,天湖对面无边无垠,舒兄如何看?”

      “。。。㘣”

      你们都在考虑这么‘高深’的问题了吗?

      一天闲的啊줫!

      ഈ “应该不是。”舒窓甫摇头。

      “那是什么?”

      “岸。”

      无边之海,咋可能。

      “为何?”

      䃰“河有岸,湖有岸,你看不到边,只是看得不够远,站得不够高,亦如城邦很多人终生씟没出乡百里。”

      “在其眼里,天地,也就那么大。”

      毚 뺣简言。

      你们眼界太窄,坐井观天。

      “舒兄,那你看到的天,有多大?”有人不忿。

      “很大。”

      “哦?比百城、两国都灪大?K”

      “。。。”

      舒甫很想说,是的。想了想,既然在们擅长的领域,我是文盲一般。那就不能陷在你的世界里。

      쿷 떴 “百城。”

      “千寨。”

      “两国。”

      펥“于这世间,微不足道。”

      䐕 込 “人之视野,鷠如蚁寸光。”

      “唉!”

      “世人被认知束缚,可言者,无二三。”

       舒服ffi没有给他们科普什么雨为何堆于天,果为何落于地,䍁行星围䠰着恒星转,卫星围ݫ着行星转啥的。

      没麛空。

      随便唬一顿了事。

      果쭢然。

      效果不错,众人一个个脸上大写的懵比ল。

      言语中,他们听得出,舒甫是在取笑他们的世界观太过狭小。

      按理应该生气的。

      然而却发现,不ꄈ知为何,有点气不起来。

      这时,听了舒甫的话,之前在店里纠缠要技术的老者大喜。

      “哈哈。”

      “舒小兄弟,我和你一样,也一直认为,天湖对面是岸。那里遍地是黄金,໢藏着世界最大的宝藏。”

      “。ⶆ。。”

      莜舒甫翻着白眼,什么叫和你一样。

      前面听着还好,但后面。。。你的世界观,有BUG。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