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看黄频道

      甘露殿中,随着陈韶离去,陷入一阵诡异的安静。

      櫼宗伯苏茂,司徒孟季常,司空范延序,三人都是面色煞白一片,尤其闻着殿中空气中的尸体焦䯒糊味,更是战战兢兢,偶尔抬头穣看澢向面色沉静的帕苏照᭬,心中升起一股难以言说的畏惧。

      ᵚ 敬弘道倒是看着袁彬的尸骸,老眼微眯,若有所思。

      他璉作为侍奉三代君侯的老臣,自然蟱是知道天下有着仙道中人存在的,而且,据他所知,有苏一氏背后ଶ也是有仙门支틕持的,只是那家仙门发生了变故。

      ఙ见在场之人一副惊疑不定的ሙ神色,苏照皱了皱眉,知道ꌗ眼前这些苏国公卿对于自己的酷烈手段쪍,多半生出了惊惧之意縪。

      “诸卿,袁逆罪行败露后,凶性大发,意飋图弑君,诸卿方才也已经看到了,若非有高人暗中相助于孤,几让ᰛ袁逆成事!”

      范延序忽而躬身,躬身道:“君上,袁逆先前大权独揽,欺凌幼主,而今落得焚尸成䞧灰下场,也是罪有应得。”

      一旁的苏茂,咳嗽了一声,高声道:“袁逆,先荩君侯䴺在时,袁逆就在军中广植亲信鹯,阴蓄甲兵,其谋反之意,当时就见端倪,而今更是意图弑君,君侯凌厉处置,上下无不膺服。”

      “来人,将袁逆☹尸体抬下去。”

      这时,就傻有一队甲兵进来,将那一团焦尸,抬将出去。銜

      敬弘道余光瞥了一眼那团焦炭,闻着空气中的淡淡异味,眉头皱了皱,心中震惊这时才平复下来。

      哵贲前些时日,他就已看出,苏国朝堂局势波谲云诡,凶₥险莫测,变故只是或早或晚。澆

      无他,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袁彬几乎把持了三分之一的苏国兵权,其性情又骄横跋扈,这等虎狼之辈,君侯性情刚直,又怎么容得下?”敬弘䵳道思忖着,嘴唇翕动,忽而拱手道:“君上,袁彬既已伏诛,云台大营还有彼等亲信,还请君上速以雷霆챛手段处置。”

      苏ᙷ照点了点头,道:“老师,孤正有此意,只是云台大ᢖ营军兵,皆为袁逆亲信党羽,还要请老师随孤同去,甄别、轸灭乱臣贼子。”

      不等面色大变的敬弘道开口,“曲楷何在?发侍卫司一部禁军,随侍孤侧,前往云台大营!”

      为了防止云台大营其内军兵叛乱,他要和敬弘道一起,趁着消息还未扩散,进入云台大营,е召见兵将,囚捕彼辈,他手里正有一份橬陈韶提供的名单。

      不是没有想过派曲楷前去,但与其让彼辈蛊惑ᇃ军心哗变,他不如随敬弘道亲往。

      䜠却说,司寇陈韶带䔾着彭堰、蔡旷二将,以及千余禁军出了宫禁哜,分出一部兵将前往戒严温阯邑城四门,禁止出入,一部直奔袁府而去。

      ䷧ 此刻,袁府,花厅之内,夏日的阳光落在地毯之上,二人隔着几案,相对饮茶。

      㢐輭袁폙烨坐在梨花木制的椅子上,饮着茶,不时抬头看向裝外间天色,说道:“都已至巳正时Ꝝ分,父亲怎么还没有回来?不应如此才是……”

      應 对面的许先生쒉,放下茶盏,凝了凝眉,道:“许是君侯答应了,多留了䴿袁公一阵,也未可知。”

      袁烨心头忽而生出一股烦躁,只得岔开话唛题,道:“许先生,如ѿ果那位不允,明日之事,还需您多费心。”

      谋反不是一句空话,需該要周密布置,联络亲信。

      许先生点了点头,正要说话,忽而听到一ᅸ阵喊杀声响起,道:“公子,你可뽵听到什么声音了吗?”

      袁烨面色微变,正要起身。

      忽而自庭院里跑来家将袁威的僵踉跄身驉影,其人脸上带血,背后还ꗩ插着两支㰀箭矢,口中嘶哑道:“公子,事急矣,禁军围了府上,已经冲杀进来了……”

      袁烨面色顿时苍白一琴片,道:“这……”

      忽然想起什么,“我爹呢,我爹在何处?”

      縞 袁威不过后天武者,正要开澛口,就在这时,外间箭雨抛射而下,密集如雨的箭矢从天而落,将其攒射在地,伸手想要说些什么,口中吐出血沫,不大一会儿,眼看就不活了。

      一旁的许先生也是愣在䲐原地。

      鞥让时间倒回一些,陈韶领了苏照之命后,一边派人通知司寇府的官差,安定温邑城内治安,一边让蔡旷率军关闭城⤅门。

      而后,就出现袁府之外的场景,禁军统制彭堰端坐马鞍ꌪ之上,手持一柄镔铁长刀,刀锋冷芒耩闪烁,望着不远处面面相ﵠ觑的袁氏家丁,高声道:“袁贼意图谋反,ᠩ罪行昭彰,特奉君上之命,缉拿袁氏三族下狱论罪!反抗违命者,格杀勿论!”

      四下列队的禁ⴺ军黑衣甲士,应诺一声,如潮水一般散开,牢牢围了袁迭氏大宅,防止走脱ꓮ。

      至于禁军前锋,甚至已和袁氏蓄养在府上的百빾余家兵交上手。

      “放箭!”

      一个禁军校尉冷着脸,看着大门至庭院,正在抵抗的袁氏私兵。

      ︟嗖嗖……

      破空曜之声刺刺不休响起,一轮强弩硬弓射去,惨叫声此起彼伏,袁鑗氏私兵中箭者十之五六,因为事发仓促,泰半军士没有披甲持盾,面对禁军强弓硬弩就吃了大亏。

      彭堰将真元灌눫注掌中长刀,刀气吞吐不定,刀锋寒芒熠熠闪烁,朝前方一扬,冷声道:“杀进去!”

      דּ 说着,飞㠷身跃马,大刀挥舞起纵横的刀气,杀进阵中,所向披靡。

      一旁的副统制耿济,高声应诺一声,ՠ同样率着黑压压的禁军甲兵,鱼贯ဪ而入。

      却说花厅之中,许先生听着外间的喊杀声,拉起一旁正自失魂落魄的袁烨,急볷声릋道:“公子,事急矣,还请速走!”

      袁烨听着这声音,抬起头,阴骘的琷面容上,满是颓然之色,道:“袁府四方被禁军合围,又能逃到哪里去?”

      许先㍲生道:“云台大营还有袁公部属,我等只要逃⹴出城去,尚有一搏之力啊!”

      ё

      袁烨闻言,目光动了动,似是闪过一丝希望的火焰。䥟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自廊下转出,现出쌯一个身形魁梧,面容憨厚的中年汉子,沉声道:“公子,雷纯受袁公大恩,定护送公⎈子安然逃↪离温邑城中。”

      此人,正是先前袁彬让监视李虎兄퇙妹的那黑衣人,其人有着先天境界。

      就在这时,一群人慌慌张张从后宅出来,却是袁夫人一行,领着几个丫鬟,面色惶急道:“怎么回事儿,外间为何有喊杀声?烨儿,你爹呢?”

      袁烨看了一眼自家母亲,双目赤红,道:“父亲事败,为苏讔照小儿所害!”

      袁夫人闻言,顿时身뜪形一软,瘫坐在地,喃喃道:“怎会如此……怎会如此…ᄍ…”

      这时,外间的喊杀声渐渐接近,还伴随着女眷的哭泣声,一伍甲兵已经冲进庭院,高声道:“莫要走了袁烨!”

      “公子䣨,不可再耽搁,还请速离此地!”那雷纯面现急色,说话同时,腰间长刀出鞘伞,转ꆉ身向紀结成队形的禁军甲兵杀去。

      茶袁烨迟疑道:“可我娘……”

      显然,以他后天境界的能力,在禁卫环伺的情况下,带走一人已是极限。

      许先生蔜显然也知道튦情势急迫㶑,急声道:“公子,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啊,我等起兵于外,还有救夫人出水火之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