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逼

      “那么,开牌吧屓,赌鬼先生఻。”

      ⻫ 乔克双手拍在了赌桌嘬上,Ł他面前的手牌翻开了。

      “我是同花!梅花同花!”乔克怒᳑吼着,黑色的涎水从肮脏的唇齿间喷出,“你也是同花吧,肖恩벹,不过我有梅花Ace,是比你高挥牌的同花!

      “你去死剴吧!”他狠狠地笑了起来。

      肖恩低下头,缓缓掀开了自己的手牌:“里傄奇先生,你说得没错,我确实是同花……

      “큎不过,我的同花,是同花顺。”

      肖恩的手牌,结合河牌,䦛是梅花7ꖂ、蘊8、9、10、J。

      “上苍偏爱探秘者。”肖恩用托ᶇ腮的手势,三캅指点了点自己的面具。

      ꧛彼得·里奇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肖恩的手牌。他意识到自己本来有机会逃出去的。

      肖恩身后的凯瑟琳惊讶得冲到了赌桌旁,不敢相信似地凝视着桌上的同花顺。

      一向淡定的凯휶瑟琳,也不由得情绪激动,握甸住了肖恩的手臂:“肖恩!”

      在围观赌客的震뺣惊、呆滞、和哗然之中,弗ۆ朗克闭上了眼睛,双手抱拳紧握:“圣父啊……”蕈

      穿着深红色马甲的酒保不禁笑了起来——他又有一个好故事可以젤说给光顾的客人听了。

      脧门外,低着头,看不见眼神的芬克斯,缓缓抬头,注视着喧闹的酒馆内,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现在,是兑ﻭ现赌注的时刻。”铁面荷官如吟诵般说道。 騗

      肖恩的灵魂解除了抵押,闪亮的筹롦码都消失了。他的心脏依旧鲜活地跳动,⪝回到了⤾胸膛之中。

      凯瑟琳扶着额头:速“我现在有些混乱……肖恩,一件件说明吧。

      队长恢复了沉稳,指了指肖恩的胸膛:“心脏,是怎么꤇回事?——你不会想说,其实你是个魔术师吧?”

      肖恩笑了:“虽然我不是个魔术师,不过我的⮷确是变了个魔术。

      “凯瑟琳,作为探秘者,我们不是可以自由塑造灵质的形状吗?

      П“它可以如同不规则的云雾,也可以变成延长紿的触手,甚至可以捏塑成任何形状。”

      冹肖恩的手比划着,仿佛在捏塑着空气一样:“然后,我在亨逽利抵押心脏的那一刻突发᱖奇想……

      “我试着将灵质和心脏的形状重叠,然后将灵质完全塑造成跟心脏一模一样的结构,并保持同样的搏动——刚开始有些难,事实证明,进行练灃习之后,还算成功。”

      鼵听到这里凯瑟琳的眼睛微微一亮:“然后,然后你在心脏被夺走的那一刻,让灵洯质凝实,取代了心脏,继续泵送着血液到全身!

      涿 “在失去真实心脏的那一段时间里,你有一颗灵质心脏!”

      “没错。”肖恩皱着眉头捂닏着胸口,“不过,心脏的跳动有点难以模仿鲴,非常耗费我的精力,那种感觉也不太好……”

      凯瑟琳手握拳放在嘴前——她从没想过灵퍎质还能这样使用。

      “可是……”䴚她还是有诸多疑惑,“可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ύ?”瓔

      胐 肖恩鯥的视线转向仍然陷在呆滞之中的赌鬼乔克:“他确实是极为强大的牌手,心墙巍⤛然不动,不曾出现一点情绪波动。如果没有情绪的波动,他就不会出談现判断上的偏差……

      “所以,我必须破坏他内心的平静!

      “可是,恶灵的内心世界极为怪异,普通的事物肯定无法动摇他的内心世界。”

      “想来想去,只有‘死而复生’有可能动摇他ᗔ的心墙,让他的内心出现情绪的裂缝……”肖恩长出了一口气,“所以,我先故意输掉了心脏,并在他最为兴奋的时候死而复生,让他陷入混乱,让他的心墙动摇,出现缝隙……”

      凯瑟琳眼睛微眯,已经跟上了肖恩的思路:“然后,在那之后,你在赌鉫局上说出了他的序真名,和生前的经历,激惹起他的情绪,让原本可以从必败赌局中逃走的他陷入了混乱和暴䋀怒之中,跟进了你的全押……

      “确实如此。”

      “可뙋是你是如何得知他的真▗名的?㱂”凯瑟琳低声豬问道,“我的意思是,你怎么知道他是彼得·里奇?”

      肖恩想起了黛西泪眼朦胧的那一天,说道:“对于赌鬼乔克的身份,一开始我也完全没有头绪……

      䆪“不过,在乔克掐住月光脖子的那一刻,我看到他手上戴着的结婚戒指ନ。”

      “我认识一个朋友……”肖쯲恩闭上眼睛,眼前闪过黛西的脸,“她仍然戴着她与亡夫랴的结婚戒指……

      “乔克手指上的戒指,跟她手指上的一模一ꖝ样。

      “再结合我那个朋友,跟我说큧的他前ヤ夫的故事,我在那一瞬间,知道了赌鬼乔克就是彼得·里奇。”

      肖恩深吸了一口气:“虽然有了这张底牌,但是我不确定,单靠暖这张底牌就能完全战胜他。

      “所以,我决定在最关键的时刻才使用这쯾个底牌。

      眷“而在那之前,我决定先通过假死来动摇他的心境……”

      肖恩轻松地叹了口气:“是一个ᚇ危芮险的策略。但似乎是能让我们活下去的唯一策略——毕竟,如果继续赌下去茅的话,他的赌技在任何人之上,我又会慢慢将筹码输掉。

      此时的凯瑟琳,对肖恩已经是刮目相看:“先埋设伏笔,然后集中在同一时刻,在一局之内打出所有的王牌,让对手无法翻身……”

      肖恩,你真是让人惊喜!凯瑟琳没有说ၹ出这句话,但心中已是赞叹不已。

      肖恩走到了彼得·里奇旁边:“里奇先生。该出发了。”

      彼得·里奇的灵魂化身的恶灵缓缓抬起头来:“我都快忘了。”他的眼眶内依旧是一片漆黑,但身上的怨念退去了不少,像是一个瞬间苍老的人:“你刚刚先提到了兠黛西的名字……

      “是她跟你说的我俩的故事吗?

       “她……她还好吗?”

      肖恩叹了口貝气:“ⱍ她很好。我能感觉到,即使过了눼这么久,她依然非常想念你。”

      彼得·里奇缓缓地点点头:“我也一样……”

      “坐在这里的每一天,我都……”他ឰ将紧握在手中的灵魂筹码,抛到了桌上,“我选错了,我早应该放下扑克和筹码,转身跟她回家……

      “噢……”

      肖恩此时才知道,原来恶灵也有眼泪。

      黑色的泪水洗刷着他的怨念,让这个灵煮魂逐渐变得清明,已经能看见那双ᤢ流露出些许人性的眼睛了,他转着左手指上,跟黛西同款的结婚戒指:“这枚戒指,我要永远戴着。

      “肖恩先生,如果⢉再见到黛西,麻烦你将……”彼得将旁边杯ኲ中那两枚被串起来⥈的黄褐色骰子交给了幐肖恩,“麻烦你将这个东西交给她。”

      肖恩眼露惊讶:“这不是能带来好运的吊坠么?”

      彼得又笑了,仿佛恶作剧成功似的:“带来个屁的好运。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早就被更强大的恶灵打成筛子了……这是我传出去的谣言——我之前只是想引诱高手跟我赌博而已。

      “当然,也是为了给自己复仇……”

      彼得是被帮会联手害死的,所以他用骰子引诱,然后通过赌博的方式针对帮会的人进行着自己的复仇……

      “这些只是普通的象牙骰子罢了……”骰子吊坠在眼前晃荡,彼得凝视着它,“不过,它们是黛西送我的生日礼物。她明明不希望我赌下去,却还是送我最喜爱的东西给我……

      “你就跟她说。”他笑了,“你就说彼得最后戒赌了。”

      彼得·里奇站起身来:“永生永世不再坐在赌桌前。”

      “如果……如果未来某一天我们的灵魂还能相见,就做一对平凡的夫妻吧。”

      说完这些,彼得·里奇朝着酒馆外走去。

      此时,凯瑟琳已经唤醒了月光,后者眼神有些迷茫,皱着밋眉头用手揉着脖子,似乎非常难受。賡

      肖恩望了凯瑟琳和月光一眼,扛起了那还在梦呓着的流浪柞汉。几人跟在彼得·里奇身后往酒馆大门走去。

      㔨 弗朗克走到了肖恩的面前:“肖恩,谢谢你……”

      肖恩微微点头:“虽然他们都是恶灵,但是ಀ比人类要好的是,恶灵无法崑违背自己的诺言。澭

      “你快回家吧,说不定你的家人都已经醒来了。”

      䡲肖恩继续往前走去。

      看着他的背ᤃ影,弗朗克深深低下了头:“谢谢……”蘍

      肖恩等人跟在彼ư得·里奇的身后。走到了门口,彼幅得转过头问道:“你认识比尔吗?” 䀻 觡

      肖恩有些诧异地点点头。

      彼得眯起了眼睛,将嘴唇凑近了肖恩的耳朵:“不要相信他。叫黛西离他远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