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阳交通违章查询

      在见到海拉之初,大量的信息与猜想在木兰脑海中涌现,促使他做出这一系列行为的,是他抓住了一个关键的参考条件:老师古一不会害自己。

      老师固然不会迫害自己,但历练是少不了的。关于这一点,木兰和古一之间已经很有默契了。木兰在出发前就有预感,老师要Ȕ交个自己一个秘密垫任务。将自己从“改造中南半岛计划”中抽崟离,就ᥡ是一个很隐晦的提示。

      当木兰敲定逞了这个可靠的参考条件后,一切的前濆因后果也不难猜出来,问题的核心指向“诸神黄昏”的预言。

      等到木兰缩在镜像空间里,小心翼翼地将丢出的凤凰炸弹一一收回,再另外等了半个小臋时之⛃后,死亡女神海拉才慢悠悠地走回来。

      海拉走到木兰面前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算是漦见识你釳是怎么将人坑死的了婋。”

      木兰㤉无言反驳,这里边的误会太大了,金刚狼的行为完成超出他的预料。

      海拉也不打算等木兰䫔反驳,紧接፾着就说:“好了맽,你说吧蔀,把你的计划说出来。”

      “啊?”木兰眨眨眼。 弜

      海拉不耐烦:“你拐弯抹角地展现自己的实力,为的不就是在不惹怒我的前提下获得与我㋈平等对话的资格嘛?好了,现在你的目的达医到了,你可以说出你的计划。”

      챮 木兰笑了,如果海拉不是在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找到某个人帮忙参谋,那么海拉就是一个非常聪明的뭈人。

      对面聪明的人,打开天窗说亮话可賴以提高交流质量,木兰直接丢出重点:“诸神黄昏虊。”顿了顿后解释:“奥丁神王之所以将女神冕下封印在齈这里,又之所以将在下送到这,主뛩要目的便是解决这个预言。”

      海拉也不接话,等着木兰完成表演。 濁

      木兰也不客气,随性发挥:“世间预言千千万,从结果上来说无非两种:被证实的预言,被证伪的预୔言。”

      “嘁”不屑的嘲笑试图打断木兰。

      㠨木兰懒得看一眼剑齿虎,继续对海拉说੕道碉:“加入预言的初衷上再分,就能分出四״种,即:

      㚕试图规௮避预퐃言的结果,所以发出预言予以◆警告,目的成功了,预言被证伪;

      试图规避预言的结果,褧所以发出预言予以警告,目的췗失败了,﹵预言被证实;

      为了促成预言的结果,所以发出预言予以推动,目的成功了,预言被证实;

      为了促成预言的结果,所以发出预言똌予以推动,目的失败了,预言被证伪。”

      剑齿虎忍不住插嘴:“难道就没有无疑间看到一个未来,没有目的的说出来吗왬?”

      “闭嘴”海拉挥出一把剑,扎在剑齿虎胸᰼前,将其带出二十几米,钉在一座巨石上,

      木兰摇摇头,没文化真可怕,连什么场合큩该闭嘴都分不清。剑齿虎提出的可能确实存在,小人物、小事情上时有发生。但木வ兰和海拉在探讨的是“诸神黄昏”这种大事件,繰能做出这种预言,并敢于说出这种预言的人脔,怎么可能毫无目的。尤㪤其是,这个世上是存癀在命运法则与预言法术的。칏

      所以,剑齿虎纯属是在抬杠,还是在危及海拉命运的事情上抬杠,只挨一剑都体现海拉爱护手下。

      调整䢹一下表情,海拉对木兰说:“你继续。”

      木兰几无缝隙的接上话题:“四芬种类型的预言都存在一个共性,ỏ那쳗就是预言的结果是可以被改惘变的。差别不过是预言的精烐确度越高,改变预言的难度就越大。改变预言的方式说㗝起来也简单,那就是预言涉及的相关人员,做出与本身初衷ⓥ相违背的行为。혳当预言相关的所有人,都做出与本身初衷相违背的行为时,哪怕最初的预言鰓再精准,结果也会被证伪。”

      “假设,呭诸神黄昏属于那种精准度最高的预言,那就鴲需要诸神꩷都去做违背初衷的事。可这又是几乎纺不可能的,连最善变的人都是本性难移,又何况是神呢,更何况是要求那么多희神呢。”

      “根据在下的研究,主神黄昏涉๼及的主要神明,包括奥丁神王、死亡女神冕下您、雷神索ㄭ尔、邪神洛基、光明ᐯ神巴德尔、黑暗神霍德尔、以及苏尔特尔。而这项预言出现的视觉,则是在您与奥丁神王刚刚征服九界,将阿斯加德讋推上顶峰的时候。”

      “如果,仅仅是如果,预言者就是为了促成诸神黄昏,那么,伟大的神王奥丁陛下,在将女神冕下您放逐到这片土地的时候,就已经中了预言者的算计。可以说,是奥丁神王亲手开启了诸神黄昏的序曲。”

      海拉忍不住:“你说了那么多,箙难道是想劝说我,为了避免诸神黄昏的到来,我就得做出违背初衷的决定,放弃成为阿斯加德的王吗?如果真是这样,抚你就没有必要再说下去了?”靲

      木兰得感谢剑齿虎的抬杠,那一杠子扰乱了海拉的节奏,使得海拉比木兰预想的更早忍不住婆开口。

      歟 木兰笑着说:“光破解预言的方法,在下就知道不下十ꍓ种,为何要劝说女神您放弃王位呢?我之所以䏌说那么多,只是简单地梳理一遍事情的因果。同时也好询问女神冕下ﱇ您,究竟想从这个预言中获得什么?” 돤

      海拉ꀱ被木兰的口气逗笑了:“按照你的说法,莫非你有帮我登上王位,合同时避免诸神黄昏的ἒ办法?就凭你一介凡人?!你对力量一无所知。”

      木兰斩钉截铁:“不,女神冕下,是您被力量蒙蔽了双眼。不,应该说,是诸神都被力量蒙蔽了双眼,包括瞎了一只眼睛的奥丁神王,才会使得诸神黄昏即将成为鰮无可避免的事实阻。想想吧,若不是奥丁神王笃信力量,就不会将您囚禁在这里,诸神黄昏的序䉈曲也不会就此开启。整个阿斯퀘加엟德,因为笃信力量,成就九界霸主的地位。也因为笃信力量,即将迎来属于ᰭ你们的黄昏。我们人类那有句话,叫做:成也萧何败萧何。”

      ﯉海拉这回听得认真,也听得茫然,一手抱腰一手撑着下巴,问:“莫非你是要我放弃力量?放弃力量我还怎么做国王?”

      木兰菣循循善诱:ⷰ“王位只是权利的象征,力量能占有权利、财富能购买权利、制度能分配权利、信仰能忽悠权利、理念能重塑权利、甚至美色都能诱惑权利。用力量来占有权利看似直接高效,实则粗暴单薄。䠀想要在王位鹣上久坐稳坐銫,国王需要掌控力量、财富、信仰、理念、制度、乃至美錷色都缺一不可。”

      “于是问题出现了,女神冕下您,想要得到的究竟是臣民对王的欢呼,或者仅仅是一把冰덣冷闪耀的椅子,还是当一名劳心劳力的铲↻屎官?”

      这画风转得太快,让在场隸听众都闪了腰。海拉撑下巴的手༏

      刚刚还一本正经、又用⑟排比句讨论权利与王位的本质烾,怎么跳到当铲屎官ꮐ上的?

      㼰 海伦불拉㐦了拉丽美的袖쵗子,好似想问:你家欧尼玀酱是不是脑子抽抽了?

      丽美回了白眼,心想:你知道个啥!?大道理谁都会说,只嚄要做好笔记,就能背出一大串。可深入人心的观点却少之又少。想要把人忽悠瘸了,就得剑走갖偏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