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日B

      陈风在这片绿意盎然的草坪之上盘坐着,身体不时闪烁悉着微微的绿光,这是낋陈风在使用身体强化术,经过一閴下午的调息,释放领域带来的后作用也恢复Ꜿ了一大半,此时的陈风估摸着自己的身体机能已经有转生前的十分之一的实力了,在属于陈风颓的时代中,也起码能算作是一个中级战士了,然而灵魂찳在转生之时确实受到了很大的损伤,现在的他,魔力最多就支持两次高级魔法的使用,不过依然算是很强的存在了,॑至少现在,他有活下去的资本了。쁯

      入夜,凉风淡淡的刮过,在陈风耳边微微作响,陈风就这样盘죦坐在凄凉的月光之下,银白色的光笽线打在陈风的脸颊旁,紧鴪闭的双眼,放松펋的身体,远处看去是那么的㊉人畜无害,但这看似鮀平静的周围,却散发着一뤅种悲凉的威压,陈孯风想起祢了以前,他想起那日破碎的地砖,他想起那日被血染ೊ红的滑池猴塘,在那里有着陈风亲自饲养的金鱼;他也想起了,那日被自己搂在怀中,亲手杀死的伙伴,和他最后眼中的悔恨。

      寂㶛静,无比的寂静,耳边只羄有风刮过树叶响起的沙沙声,陈风想哭,但怎么也哭不出来,也许泪水쀎早在以前就流尽了吧。Ϛ 뇄

      “师傅톶?”

      一个声音从陈风背后汙响起,是艾呞瑞尔。

      陈风收起了悲伤的情绪,转过了身来,艾瑞尔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쵪知道她在这里待䪮了多久。

      “艾瑞尔,ঁ你回来啦,怎么样,还顺利吗?”

      艾瑞尔慢慢走了过来,坐到了陈风的旁边,她似乎并不在意草坪弄脏她的金色长裙。詍

      “今天挺好的,但其他同学豗看我的眼神中充满着我无法理解的韵味。很奇怪。”

      “哈哈哈哈,她们啊,是在嫉妒着你,不用在意。”

      뵫 艾ኒ瑞尔会心的笑了笑,没有再说下去。

      偌大的庭院漆黑一片,仅有这一片草坪被月光所照亮,在草坪上,ﱕ陈风和艾瑞尔就这样并排坐着,谁也没有说깒话,只是静静ꓦ的待着。

      岱 艾瑞尔抬头看着天空上洁白的月亮发着呆,陈风转头望去,月光洒在艾혏瑞尔的脸庞上,细长的睫毛散发着点点银光,瞳孔㞽倒映着月亮的模样,是那么ᒌ的美丽且圣神。

      如果有可能,自己阻㽚止了那道光,那眼前的女孩也不用再为自己心中那本不该存在的信仰拼命了,这个年龄,她本该被无数뉚人溺爱着,却要接受着残酷的选拔,撒陈风不想,不戢想有一天ᘅ,艾瑞尔会失去属于她的笑容。

      不行,自己一定要阻耇止她进入神教。

      正当陈ﬖ风要开口,艾瑞尔抢先了一步。

      “师傅,我明天就要进神教教堂进គ行内修了。”

      说着这话的겸艾瑞尔是多么届的开心啊,嘴角ᐂ不自觉的上扬吏着,陈风知道,此刻的艾瑞尔是幸福的,솫在嘴边的劝阻之词一下就吞了回去,自己始终没法说出口来,就ꦧ像那时,自己始终没有狠下心刺出的돳一剑。ꍀ

      ﷅ “是。。吗。恭喜ኤ你啊,艾瑞尔。”

      “嘿嘿,墰师傅你知道吗?只要进入了덢内院进修,就基本是获得쉟了进入执法队的资格了,这样,我父亲一定会很高翄兴的。”

      퀼 “阿克曼一定会ㄱ笑的跳起来的。”陈风无奈的笑了笑。

      “这次内修,一共要持续一个月,回来后빌,我一定会让你和父亲都刮目相看的。”

      “一个月。。吗?”陈风微微邹起了眉头,一个内修居然要这么久,看来艾駬瑞尔是要被选中进入执法队了。

      ᒹ“艾瑞尔,你要离开一个月,师傅也没啥送给你的,这样吧,你在剑术上有着无比寻常的껌天赋,那我就给你演示一套剑法,我只打一遍ᦘ,我相信你能记住。”

      吓艾瑞尔要离开웫整整一个月,一阵不舍从陈风䴵内心迸发出,此时的艾瑞尔在陈风的心中早已就是真正的徒弟一般,那这鉶套剑法就作为她临行的礼物吧——天行剑道。

      正是在这套剑法之中,陈风领悟了时ⓒ间闭环之地领域,虽有然后来陈风很少使用它了,但몺这套剑法,是陈风心中真正的宝藏,陈风也希望,能带给艾瑞尔真正的䜫帮助。

      “师傅,真的?”艾瑞尔很高兴,这份礼物,无䔳疑是她收到㷸的最特殊,也最让她激动的ꛫ。

      ឹ 陈风盯着艾瑞尔,笑了₉笑,微微的点了点头。

      便起身拿着佩剑开始挥䎇舞着天行剑道。 ﮬ ة ೚ 只希望,这剑法,能让你뫷的笑容永远的留在这世间。

      䌱天赋异禀这个词就是艾瑞尔的代名词,䫖不出一遍,她便已经记住了。

      냾 陈风收起了㏴剑,大口喘着气。픻

      看到艾瑞尔还沉浸在剑法之中,陈风便不想再打扰檼她了ꆅ,只是慢慢的向城堡内走去。

      “师傅!”ꔯ

      背后突然响起了艾瑞尔的叫喊声,陈风转头望去,艾瑞尔正直直的看着自己。

      “怎么了?”

      Ý “师傅,我。。。我。。。算了,没事。”艾瑞尔结结巴巴的说着。

      陈风疑惑的看着她,艾瑞尔这是练ᮻ剑练傻了?陈风这样想到。

      不过既ⱋ然没事,自己也맮得回去休息了,想罢,陈风就这样转头缓缓离去。

      陈风没有注意到,皎白的月光照映之下,艾瑞尔的脸蛋散发着点点红晕,甚至还有一丝滚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