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你懂的欧美电影

      小四小五向田间劳作的佃户打听,知道做主的是张四,就找到张四,提出买桑叶的事。

      张四见了两姐妹,不禁心下暗道:“果然生的好看...”

      七姐妹个个俊俏,之前只是听说,现在一瞧名不虚传,甚至比传言中更俊几分。

      桑叶小事一桩。这段时间正是桑叶繁茂期,每天都要摘下好多喂鱼、喂牛,别说卖些给姐妹俩,就是送给她们也不是不能。

      不过张四念头转起来,心下就有了些计较,道:“桑叶不是什么大事,可我不能做主,得问过东家。”

      小四闻言忍不住道:“你们家的大官来田庄了?”

      张四道:“田庄换东家了。”

      这一说,才知道原来大官已经把田庄卖给了新东家。

      张四就说:“我带你们去见东家,看东家怎么说,如何?”

      他说不能做主,那便是没办法的事,小四小五便跟他向庄子走去。

      张四这里,是有些想法的。前天常昆一到就问张小七的名儿,昨天就溜达到对面去转了一圈,很难说没有心思。

      对张四来说,这是很正常的事。东家常昆年纪不是很大,二十多,又是个单身汉,找婆娘那不理所当然嘛。

      更重要的是,张四希望‘稳’。

      怎么叫稳呢?昨天常昆宣布的事,那是多好的事啊,庄子上下个个有好处。好处嘛,谁不希望长长久久?

      庄子要长久,东家就得稳。一个孤零零的东家,着实不让人放心。有家有室,有子有女才稳得住,扎得住根。

      新东家一来就打听张家姐妹,打听张小七,这事张四当时就记住了。

      想想河对面张家,七个姐妹,上无老,下无小,又没有婚约媒妁,与新东家岂不正好配上?

      虽说身份上可能有差距——新东家常昆那可是与刺史相交的大人物,连杨高那样的名士幕僚也毕恭毕敬,而张家姐妹不过区区百姓。

      但谁在意呢?

      东家满意才最重要不是。

      至于大户刘家,那是什么?区区乡间大户,还有本事与新东家争夺不成?茅坑里点灯,找死呢么!

      若是小四小五没找上门,一时半会张四不会行动。可既然上门了,何不带去给东家瞧瞧?

      田庄本来就没多少事,常昆又安排妥当,外有张四,内有李娥,他自己则闲下来,无所事事。

      粗人一个,没事做只好练武。

      庄子后花园昨天一天平整出来,成了演武场。常昆早上起来,吃了早饭,在演武场练武。李娥则在一边候着,任凭常昆叫她去做别的,她也不走。

      常昆干脆不管,先是走了一趟拳脚,便擎起马槊,演练马槊杀法。

      张四带着小四小五到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一幕——一个赤膊大汉,把一条浑钢的马槊舞起来,进退之间如苍龙猛虎,充满了男人的霸道阳刚之气。

      小四小五连带张四,都看的惊呆了。

      “东家真猛士也!”

      张四忍不住发出感叹。

      李娥道:“这算什么,老爷真正厉害之处你还没见过呢。”

      当初常昆杀三百匈奴骑兵如杀鸡崽子的场面,可比家里演武壮观多了。

      言罢李娥看了眼小四小五,脸上闪过一抹惊艳,问张四道:“这两位姑娘是...”

      张四反应过来,连忙说:“是对面董家村张家七个姐妹里的两位姑娘,来采买桑叶的,我不敢做主,只好带来见老爷。”

      又低声道:“娥姑娘,老爷前天刚到庄子上就问对面的张家姐妹,我琢磨着...”

      李娥闻言,眼神露出一丝笑意,道:“行,我知道了。”

      张四于是道:“那好,小四小五两位姑娘就交给娥姑娘了,老汉这就走,还有活儿没忙完呢。”

      与小四小五打了个招呼,张四又遥遥对常昆拜了一拜,离开。

      这边李娥与张四说话的时候,小四小五回过神来,小五低声对小四道:“四姐,这家伙不会就是大姐说的常昆吧?”

      小四有点害怕,道:“好像是。五妹,我们进狼窝了么?”

      小五胆子大些,闻言道:“可别乱想,大姐不是说了嘛,大个子不一定是坏人。就算是...光天化日的,他还能强来啊?”

      这时候张四打招呼走了,李娥走过来,亲切笑道:“两位姑娘,我叫李娥,是庄子的内务管家。”

      “哦,李管家好。”两姐妹连忙打招呼。

      李娥含笑道:“你们要采买桑叶?”

      “嗯呢!”小四道:“家里蚕越来越多,桑叶不够蚕宝宝吃。”

      小五附和。

      李娥点头:“不是什么大事。桑塘的桑叶左右用不完,你们需要多少摘多少就是。”

      “要多少钱?”小四小五眼睛一亮。

      李娥大气道:“要什么钱。乡里乡亲的。只管摘,摘多少是多少。”

      “不...不要钱啊?”小四道:“可是...”

      李娥拉起小四的手:“你们不摘走,多余的也浪费了。远亲不如近邻,以后有的是时候来往,计较这个做什么。”

      话虽如此,邻里之间的确不存在桑叶不桑叶的问题。但张家姐妹需要的不是一点半点,以后可能每天都来采摘,时间长了,未必不会引人厌烦。

      张家姐妹几个都不是喜欢占便宜的人,执意要付钱。

      李娥好说歹说没说过,只好随便收了点钱作数。

      倒是言语推让之间,关系拉近了。姐妹两个觉得李娥性格温和诚恳,态度令人舒服,几句话的功夫,就互称姐姐、妹妹,女人之间的关系,似乎就是这么简单。

      一聊起来就刹不住车,转眼竟然就到了午前。

      常昆练武练了一上午,这会儿收功,才发现家里竟然来了俩漂亮姑娘。他练武的时候全神贯注,以至忽略四周。

      问了竟是河对面张家的小四小五,常昆顿感奇妙。

      正好逢着午饭时间,李娥有意相留,常混邀请了一句,小四小五两姐妹挨不过情面,留下来一起用餐。

      这会儿从家里出来叫她们俩回家吃饭的小七到了河边。铁蛋几个毛孩子又像昨天一样,在河边戏水。小七见了,转眼就把四姐五姐抛在脑后,与铁蛋他们玩耍在一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