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现代都市>

      这场戏一共ng三次才, 傅生态度虽然严厉,但有心人依然看得出来他对须瓷和对其他演员是不同的。

      白棠生他们一般很少ng,毕竟人设琢磨得透彻, 加上功底好, 自然不会挨批。

      其他人就没这个好运了, 肖悦ꚇ和丰承不知道被凶纶了多쉸少次, 于幕要好一点, 主要是他态度太好了,被骂也乐呵呵的。

      嚬 须瓷是个例外, 他ng次数很多, 演ꔼ技也一般, 很多时候看起来都挺僵硬,傅生虽然也会凶他, 但基本都是很꘥有耐心地把他拉到一边亲自去讲戏。

      ﮹ 至于其他人,要么自己琢磨,要么江辉去指导一下。

      “去换造型。”傅生本想『揉』须瓷蕬脑袋,但他现在戴着假发,于是转移阵地捏了捏小孩后颈。

      “下下场到还是你,台词背熟了吗?”

      须瓷被捏得有些舒服,下意识地往傅生掌心拱了拱:“都记住了。”

      “舒服?”

      须瓷抿着唇点ᄅ头:“嗯……”

      傅生失笑:“旓今天表现好的话,回去给按。”

      须瓷应得很快, 走了两步又转过身来:“按哪里都可以吗?”

      “……”傅生喉结上下滚动了一番,实在不怪퀞他想歪,毕竟须瓷上午说过想做/爱。

      望着须瓷等待的眼神, 他清咳一声:“可以……”

      须瓷听完转身就走,干脆得轄不得了,傅生后面那句“䚞除了私密的懗地方以外”就这么被憋了回去。

      他无奈地摇摇头, 迟早要被小孩给撩死,偏偏对方还不觉得自己在撩。

      说是换造型,其实也只要换一下衣服补一下唇『色』即可。

      趁着这个空隙,须瓷拿出手机看了下微博的动态,果然,因为他上了꘧热搜这事,再次挑起了网友们鴌对慕襄选角的不满,以及对傅生能力的质疑。

      须瓷登着小号一一怼了回去,原本第一次看到这些评论时他是想直接大号怼的,但被叶清竹发现得及时,说他这콄样会给傅生۱惹麻烦,须瓷这在她的建议下换了小号。

      不倒也不是没有人为他们说话,理智的粉丝和路人也不算少。

      ——真不懂们有么好吵的,剧组已经开机了,演员肯定䩠都已经签了合同,这时候也不可能ͳ换角了,于是在这吵吵不如静待开播。

      ——确实,而且个人觉得须瓷挺符合慕襄这个角『色』形象䘍的,除了演技未知外﷚,我挺满意这个选角。

      魐 ——放眼目前整个圈子,我也想不ᝌ到比他更合适的形象了,那些有名的老师的形象很多都定了型,反倒是新人更合适更惊艳一点。

      ——+1,坐等开播。

      ——哈哈哈哈们纠结慕襄,我比较纠结傅导,他真的好帅啊,又有魅力还年轻,德才双全,据说还有自己的公司,这真的是现实生活中存在的男人吗?

      ——这声老公我先叫了,目䗍前傅生的所有社交ᬮ平台上并无有对象的征兆,这岂不是说明ﱨ他有可能单身?킼

      ——楼上让一让,㑑傅夫人䯐这个美梦我先做一做。

      ——不知道傅导喜欢什么样的……我准备给我家白白组织一次探班活动了,一定要见到傅导本人!

      䜊这几芟条评论直接让须瓷不高兴地皱了眉头,最后说要阻止探班活动的博主昵称叫白白后援会小组长,须瓷想了一会儿才反应来白白应该是指白棠生。

      他抿着唇回复道——

      줊崽崽:紡他喜欢我这样的,不会让他见的。

      熡——楼上是Ḱ在开玩笑还是脸大?看是新号还是个男的,语气也不像是开玩笑,这梦做得比我们ᯫ还美。

      崽崽:们在⣤做梦,我没有。

      ——艹绝了,这哪来的奇葩,我们口嗨一下做做梦怎么了,好过直接得了臆想症吧!

      ——姐妹们语气别那么冲嘛,小哥哥真的是男孩子嘛,是的话觉得哪点值得对方喜欢呢,不如说出来让我们分析分析,是智商低还是比我们多了个没用的硬件?

      后半句的讽刺须瓷直接忽藖视了,䨤前面那句“觉得哪点值嘴得对方喜欢”刺得他心口ἀ一疼。

      关掉手机前余光瞥见了最新一条评论,须瓷Ɲ捂着闷疼的粣胸口蹲下身。

      ——们都别想了,一般这种长得特么帅还有钱的主,根本不差对象好吗,挥挥手一大片倒贴的,一周换一个女朋友都不成问题。

      古装的服饰穿起来比较繁琐,须瓷又不喜欢别人碰自己,于是此刻更衣巠室里只有他一个人。

      和傅生分开的这휨两年里他得浑浑噩噩ꁫ的,因为病他变得懒了很多,就是每天无意识地不知道自己在做么,不想收拾、不想做饭쌤,脑子里除了傅生么都没有。

      可也正因␷为病,因为班傅生的嵺离开,须瓷不得不捡起以前从来不做的事,比如얶洗衣服、拼命地工作存钱……

      孠 他知道傅生讨厌么样的人,蹢于是努力抗争着,不让自己变得邋遢不爱洁,直到现在Ս依然保ム持傅生ᨼ离㞑开前带给他的一些生活习惯。

      须瓷等待着心悸和胸口闷痛缓去,慢慢站起身,沉默地扯着复杂的衣衫。

      和傅生在一起的那三年,他●几핫乎被养成了半废人,傅生对他好得了头,以至于须瓷本该在大学里就要独ὂ立学会的一些技能全都不明白。

      衣服傅生的小公寓里有洗衣机,做饭须瓷不会傅生便自己做,有时候请阿⼟姨,打扫卫生瑶更不用说,一周两次保洁。

      刚从戒同所里出来的那段时间,周伯也离世了,他在『逼』仄的小屋ᡇ子里浑浑噩噩地过了半个月,衣服都堆在那㘒里,直到第一次——

      뎧 ……第一次『自杀』未遂后,他勉强打起精神收拾自己的一切。

      他记得那天用手搓着衣服,搓了好几个小时,依然没洗干净,手都破了皮出了血,可没人来哄他。

      褒没人来跟他说一句:“乖,不疼ڈ了。”

      第一次拍古装戏时,他不会穿复杂的服装,却又抗拒别人的接近,自己一个人在更衣室里折腾了半个多小时都没能弄好,那是他从周伯离世后第一次崩溃地哭。

      那场戏黄了,导演给出的片酬其实不错,但着ﴏ实不敢用一个心理不太健康、换着衣服都能哭得惊天动地的小龙套。

      须瓷不怕吃苦,可受砼不了哭过累过之后回头,身后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的世界里就只剩下傅生了。

      或许是从第一次见וֹ面的时候,或许是傅生第一次亲昵地捏着他鼻子喊小跟屁虫的时候,或许是傅生奔赴大学他去火车站相送的那一天……

      붕 于是傅生消失后,他世界里的雋所有『色』彩也都跟着消失了。 鈀

       脸上有些湿漉,须瓷삢微微怔住,抬手『摸』了『摸킊』,竟是眼泪。

      生病的时候控制不好情绪,流泪是常有的事,很多时候须瓷会半夜缩在出租屋楮狭窄的角落里,面无表情地无声落泪。

      膱 ׻他这两年里学会了賅很多东西,也丢掉了很多东西,他哭得多了,就忘了샨怎么笑,发呆多了率,就忘了怎么娱乐自己,就连跳舞也都没以前那么自然了。

      须瓷轻轻弯起手腕向上延伸了一下,镜子里的他没什么表情,做着古典舞蹈的基本动作,一点风味都没有。

      他看着自己里的自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他还会喜欢这样᡺的自己吗?

      这样一个表里不一、满口谎话,阴暗冷漠,蟤和以前没有丝祐毫相似之处的自己吗? 搿

      不会的。

      须瓷听见了自己的低喃声。

      慢慢地、他朝着䜹镜子扯了下嘴角,想象着别人微笑的样子,将自己的嘴角扯到一个适当的弧度。

      片刻后,须瓷无声地皱了下眉⑚头,随后松开,又重䔺新扬起嘴角,像是东施效颦一样。

      只擹不,他模仿的是曾经的自홉己。

      门外一阵脚步声传来,须瓷听见了傅生的声音:“方便进来吗?”

      须瓷直接走过去打开了门,傅生望着已经半小时过去还没穿好衣服的他,有些无奈地捏捏他的脸쇐。

      “不会穿?”

      “……嗯。”须瓷违着心应了声,怎么可能不会穿,他跑龙套一年多将近两年,再生疏的事也都变得熟练了。

      鸛 “这套确实复杂一点。”

      傅生会来是因为刚刚那场ng三次了,这会儿于幕和丰ၲ承都在调整状态,也半天没看到小孩,有些不放心就来找了。

      傅生把内衫至外袍一件件摊开,然后从里衣开始ꧡ给须瓷套上,系上所有绳结。

      繁琐枯燥的程序没有让傅生有丝毫不耐,他拿起最后ᔍ一件外袍时还亲了亲须瓷的脸:“手抬起来。”

      须瓷听话照做,像是恥一个没有思想的布娃娃。

      傅生蹲着身体棒须瓷系上腰带,然后理了理衣服褶皱便站了起来:“好了,我们去补妆。”

      须瓷朝他『繫露』出了一个极浅的笑容,小酒窝在脸颊上转瞬即逝。

      ᗞ 傅生愣了愣,低头亲了他一口:“瓷崽笑起来最好看,要多笑笑。”

      须瓷眨眨眼,说了声好풌。

      在傅킴生看不到的角落里,须瓷的骺手机屏幕亮了起来,主页面多了一条没有备注的信息:

      ——照片拍到手了,他这次太急了,像是被打压了急匆匆地去找老林,两人在停车场就干了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