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可以看松下荣松子的作品

      ---------------------------꣩----------

      ꍭ팃第二十六章出来混早晚会还的

      随着飞艇的,高度不断攀升陶生也不断的转着中心阵法,提高上升速度,担当道第四个阵法是旦便不再拧了,美其名曰是保持稳定,谁知道陶生要干嘛!

      这期间最烦的莫过于司徒,于楠不停的在骚然她,时不时的蹭一下肩膀类,不굻经意间要摸一下手,甚至最过分的是在司徒何止他的动后要摸司徒的敏感部位,但被陶生突然改阵法给令飞艇左右猛烈晃动给吓着了,在也不敢动手脚了,司徒这会也使劲贴着陶生,毕竟相比之下陶生还是好很多。

      陶生笑眯眯的看着两人,但这两个人已经触碰陶生底线了,陶生也不在ꨴ犹豫,毕竟两人凶光以现,这次玩的可是生死时速。

      陶生仰头看了看高度觉得差不护多了,现在距离的上还有三百丈(近一千米)筑基修죋士完全不可能上后,便对司徒传音道 擒

      䖺 涛“暴力女准备还了吗?已经上䛓升了八百多快九百丈了,我感觉差不多了㻚。”

      擦 “嗯!”

      当收到司徒的消息后,陶生便悄默把阵法对上了第五个,随速度快ⓗ了但因为惯性,并没有什么感觉。

      陶生坐下后闭上眼睛,看着与平常无恙,但心里确实鷕默㇚默地数这数,顺道把自己读的数字传给司徒

      “五……四……三……二……准备……”

      侧就在这时,骨篮子与狼皮袋练着的八根藤条突然断开,就再骨篮㖾子刚要下坠时,突然散了架。

      “一”传音后陶生便对着已经,还未从这蠏突发状况醒来的两人喊道,“两位仙师对不起了,藤条不结通实,飞㮕艇毁了个子逃命吧”说完话陶生对着他们笑了下,便直接一头直接扎去了,速度之快两人跟本追不上。

      也是在一瞬间拿出了娇颜,䍓朝着下面就跳了下去,这时两人也清醒了,原来自己是被耍了,这是要活生生摔死自己,

      啊——

      “混蛋,敢算计老子䡑,只要ᷔ老子活着毕将你们拘魂琐迫,挫骨扬灰“于楠大吼之后捍便从储物袋里拿䓬出了一把七尺长的玄铁大剑,双手握剑,眼神四周环绕,像是在寻找离自己最近的位置,来自救不过这种方法太过渺茫,但现Ⓔ在这种时候也只能各䆻显神通了。

      멻 相比于楠申子肖反而幸运一些,他在司徒跳下去的那一刻便唤出一把长鞭,抸朝着司徒一甩,便捆在司徒的脚腕处,被困住后司徒也是一惊,没想到对方还有这招。

      看着道司徒大的惊恐,居然一点也不担心自己,反而对司徒阴笑道“贱人,你和那小畜生真敢玩啊,攒了半天居然是为了这一刻,不过你放心我死不了,你会成为我的垫脚石,用你卑贱的血肉来成就我的新生把,哈哈哈……不过你不用但心九幽黄泉你不会孤单,我会把那小畜生的脑袋放在你身边陪你……哈哈哈哈……”

      说完便开始拽手里的鞭子,让自己与浖司徒的距离拉近。롗

      “你叫吧,你叫吧。我喜欢听别人的惨叫,哈哈哈……”

      “你做梦把!”司徒看看这自己与这个变态的距离差不多后便,调转枪头朝着申子肖,这种距离跟本避无可不,两人一起在往䪶下落,除非他还有秘宝要不然,绝对会被娇**穿的。

      “发射,混蛋去死吧造”说完枪刃瞬间射出,直取申子肖的门面,一瞬间便到了眼前,此时为了先保命,便松开了鞭子,手当在脸,当手♏背枪刃穿的那一刻猛然甩手,便把身形往下移了一下但就因为这小的一点没让申子肖躲过了了致命一컄击,

      虽然手掌被分成了两办,但为了活命便还是用尽全身力气抓住了鞭子,那一刻司徒的绝望恐惧刻썯画的如此深刻,申子肖入一个狂笑的魔头一般,阴狠嗜血。

      Ⳳ “贱货你倒是跑啊醫,你……”还没等说完申子肖突然感觉,自己一边的身子已经动不了,鞭子也已经松开了,脸上写满了恐惧,如刚才的司徒一般,司徒去露出轻蔑的笑容,她自己也是刚刚才想起来嚳,自己涂得红线蛇屩毒没有擦,这毒在这一刻救了子,之所以对他笑不过是知道他死定了把。

      “贱人你对我做了什么,快给我解开,要不然我让你永世不得抄生……”看着自己不能动的手他眼里已经是无尽恐惧。骡

      啊——啊——啊

      “求求你救救룫我吧,我求求你”不쯜管他怎么哀嚎都不管用,他컾的身边早已没了人,身体里的血液不断凝固,那袋也开始模糊,甚至连那解毒丹都做㶒不到,但他又怎知陶生的这个毒榜是直接破坏的血液里的组织普通解毒丹根本没有效果,有一句话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在合듿适不过了,让人恐惧的不是死亡,而是慢慢的等待死亡㹡你却什么也做不了。

      此时司徒붙和陶生已经平稳线的落在了地面上,心里也是松了口气,这次又逃过一劫“希望这次能把他们ฆ一起解决,”

      “还是做好警惕把,我们有办法不被摔死,他们难道没有吗?不过那个狗腿选子估轾计活不了,我枪上的毒忘记擦了,我刚次刺中他了。”说完司徒便握紧娇颜审视四周,以防变故。

      陶生还想说什么,但想想还是算了毕竟自己这张嘴跟开了光似的。

      ⠾刺啦——

       咔刺—⮥—

      碰——

      陶生二人听见声音后,立马警쐜惕起来,先是往不远处摔在地上的那个人看去,两人发现这人是申子肖,此时申子肖已经被摔成了数节全身上下没有一滴血留下,连接处全是血液凝结的补翎,面部表情也甚是恐怖,眼睛冲满了血色,表情更像生前受过酷刑一般。

      当然死的是申子肖后两人有些失望,于楠此时还没有掉下来肯定还活着,于是把目光投向了另一处声音的位置뱔,发现于楠正踩在一把插在不远外处石壁的七尺重剑上鵴,手里握着刚뵷才申子肖的赤色长鞭,鞭子的另一头链接着重剑,此时也同样用要吃人的目光,看着两人。 㛰

      “真是小瞧你了,我和子肖居然会栽在你手里,不过我没有摔屰死你是不是很失望쬙啊?”

      “仙师哪里话,只是为了自保罢了,我看仙师也是明白人,比如仙师你交出神魂印记,你我三人一同出去,到时候我们在义结金兰,岂不是人间佳话。”陶生看着愤怒至极的于楠,仿佛一点也不担心,反而在试图激怒他,好让他在极度愤怒时犯错误,最终掉到自己早已设计好的圈套里。

      ≦༦ 于蘌楠不怒反笑,仿佛是在看小丑一般。“此计不错,不让我为你二人中下奴印,在你面前调教你롑身边的这个贱货如何哈哈哈哈……”说完于楠舔了舔嘴唇,邪魅的笑了笑,后便扔掉手里的鞭子,一跃而下,当身形与重剑持平的时候,不忘拔起重剑扛在肩上。

      碰——

      于楠落在地下时单推跪地,一条腿申的笔直,脚下的地面已经铺满了裂纹,可见重量不轻,整个造型极为霸气,如傲世战神一般。

      趁此功夫陶生也为自己和司徒打上了玄甲符,手里也是握起了酒葫芦,之后与司徒对视୺了一眼,最终把目光紧盯于楠。

      ው于楠见此也裄不在废话一个健步便冲向了二人,转瞬间便来到了司獽徒身前,抬起重剑向司徒劈去。

      当——

      飅 咚——

      这一剑被司徒拿起娇颜挡下了,但巨大的量力隯两还是使,司徒向后推了好远撞在了石壁上,虽然嘴角流了血但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毕竟这个力量和疾风狼的差远폲了,虽然是半步金丹境的强者,但单是物理攻击毕竟不能把她怎┣么稬样。

      击飞司徒后,于楠便在次提剑向,陶生砍去但毕⮳竟没有杀意,只是要威慑一番。

      陶生看着重剑,带着破空声向自己砍来,并没有害怕和胆怯,反而露出了一副耐人寻味的笑容。

      “你是故……”

      ᗨ看到陶生的笑容时,于楠便知自己中计了,虽不知对方有何阴谋,自己的话刚说道一半,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动㩎不了,包括体内的灵▌气无论自己怎么挣扎都没用쭛仿佛被冻住了一般。

      䙻就在重剑要砍刀,陶生的脖子쫉时陶生使用了止字咒,陶生释放大量的精神力禁锢孀了于楠,但枂这个时间不长只有三个呼吸间,这个时间主要是为了司徒,就连刚才司徒被震飞,都是二人故意的,为的就是司徒能把娇颜刺窼进,于楠的身体。

      第一个呼吸间司徒便来到了于楠身后,第二个呼吸娇颜已经经快有刺向于楠的后心,但就在这一刻于楠从嘴里吐了一大口鲜血后瞬间回复了行动力,立马旋转身子用重剑向后扫去。

      “千军剑法——雷极”一声大喝后重剑上燃起了,密密麻麻的白色电光,剑速也提高了一倍多。

      틢“快退——危险”当陶生的精神力和于楠断臸开后,陶生便觉得大事不好,司徒会有危险琺,即使普通的法术攻击也不是司徒能抗下的,但自己根本来不及救援,只好大声提醒。提醒后又把葫芦朝着两人中间扔去。

      뷯当司徒注意到的的时候司徒也来不及收枪了,重剑已经斩在了娇颜身上,巨大的力量和电流差点让司徒晕厥,手心已经一片焦糊,就在剑技的电流要大量袭往司徒的那一刻,陶生的酒낵葫芦突然变뷵大到一丈多宽,把两人直接顶开。

      䝐司徒飞出好远,麻痹感消失后才缓慢站稳,但手上的疼痛已经䇽让她握不起娇颜了,好几次差点脱手,看的陶生有些心疼,但这个时候只能先去战斗,迅速的拉开距离后,站在不远处等待偷袭。

      于楠的重剑,斩在了木葫芦上,并未将其损害,巨大的电流通过也卦没有反应,甚至连击飞都ꂓ没能做到。

      本章完——

      ----葊-----------읒----------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