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多野结衣 ed2k

      今日要去上朝,倾风早早地就起来了,清儿进来时候看见他正穿着单衣,手里拿着地图在看,一边看一边思索着什么。

      “少爷,该用早膳了。”说着拿了朝服给倾风换上,一边换一边还说,“神婆传话来了,说今日会有去崂山的机会,但是此举有凶险之兆,望公子谨慎。”

      倾风听了按下清儿的手,抓在自己手里,回身对他说,“放心,我必当要达成心中所想,所行之事我都自有分寸。”说罢,想起一挂在心头之事,“祖母说过自己已然不能预知未来,是发什么事情让祖母失去魂赋呢?今天怎么又知道这些事来让你告诉我呢?”

      “神婆的事情我也不知,只知道我们姐妹俩到府上时,神婆就没了魂赋,但也不是完全没了,时不时地能看到一些征兆,不能随意自如使用了,而且见不到太远,只是近来会发生之事,看的最远的一次便是自己被圈禁,在被圈禁前一年就把我少爷、我和明儿送到了太宗府上,说是跟太宗学礼,然后自己说服老国主和太宰保住少爷你,还在王宫里安插了眼线,好知道各处动向,不至于落入被动。”

      原来祖母早有深谋远虑,只是祖母失去魂赋的原因还要查明一下,如果我能有这个魂赋能力,对我会有很大帮助。

      吃着早饭,清儿问倾风,“少爷你早上看地图看的那么出神,是要出远门吗?”

      倾风听言凝起了眉头,因为他注意到一件事情,今天早上起床没事可做,本来想着看下去崂山的路线做好准备,因为毕竟不知道自己何时会去,能不能及时带上汪祛慝,所以先把路记熟,但是看着看着他又一次对着这个地图怔住了,他发现莒国和炎国国土虽然都很大,但是两国国都却仍然都在很偏远的地方,明明有很多地方更适合做都城,先不说莒国境内有安阳地区,像炎国境内还包括了有洛阳,南京,开封的地域。为何两国却都把国都定在靠近黄海这里的边陲之地,还离得如此之近,相距甚至比去崂山都要近。这样的两国是如何共存的,近日来了解的信息中,炎国国力似乎比莒国强些,为何不能攻下莒国。这其中原由是什么?

      正琢磨着想起清儿还在等自己回话,便说自己只是看去崂山的路线和两国战线分布,然后就匆匆吃完了早饭出门去了。

      来到王宫,文武百官在殿前左右分列站好等候着,待内官高声传宣声毕,朝中文武列队走进殿中,按礼跪拜之后便开始了早朝。文官队列中站第二位的官员颤颤巍巍地走了出来,他前面站着的是太宰大人,后面站着的是年太史,看上去年纪比太宰大人都要大,弓着腰走出来,双手捧着一卷竹简。前几次上朝倾风都没见过他,今天是头一次。

      “禀国主,老臣有事上奏。”说着弯腰一拜,将竹简捧在头上。待内官将竹简接过他才直起身子。双手握着朝笏,微微倾身奏道,“国主,今我国与炎国战事暂平,我国应抓紧时机,修生养民。广积屯粮,厉兵秣马,来日方可抵御炎国进犯。使百姓安于耕种乃当前要务,故需令各地执法严整,不使强徒贼盗为患,不以邪祟外道为祸,方可保境安民。但今夜邑蓬莱一带,有邪教猖獗作乱,蛊惑百姓,欺压地方修士,令民不勤耕,正道难存,望国主英明神武,调兵遣将,剿灭魔教。还百姓太平。”

      这老者一口气说完,气都快喘不上来了,咳嗽着,一步一顿的走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去。倾风觉得他啰啰嗦嗦的这么一大堆,说的无非就是夜邑蓬莱的附近魔教作乱,还把自己累成这样。不过,若去蓬莱,正好途径崂山一带。看来神婆说的机会应该就是这件事了。

      国主看完老者递上来的竹简说:“太傅太宗劳苦功高,一心为国,平日里应当好生休养,这种事情差人送来禀报即可,何苦还要亲自前来,您可是我莒国南天一柱,切勿保重身体啊。”

      原来这就是太宗大人,倾风心想。只见太宗大人听国主说完,又颤悠悠的走出队列,一步一顿。倾风瞟了一眼国主表情,有股后悔之色,似乎说了多余的话,又让他出来啰嗦一遍。

      “老臣叩谢国主体恤,只是此事兹事体大,臣,主掌国之祭礼,对此等邪魔外道痛恨欲绝,望国主尽快发兵征讨。”说完又一步一顿的走了回去,国主和满朝文武等他归了位才都放松了呼吸。

      这次国主不敢再搭他的话茬了,赶忙说,“哪位爱卿愿意前去平定此事啊。”有年轻两位武将铿锵有力的向左横跨出一步,拜上国主,表示愿意前去,剿灭乱党。

      国主满脸悦色,站起身大声赞道,“好!不愧是我莒国俊杰,后生可畏!”说着就要赏赐,拜将。但是,这时太宰大人站了出来,“国主,此事不妥,两位小将虽勇武,但无甚经验,从未领兵打过仗,如此只怕难平战端。”

      国主一瞧是他,闭眼转头不愿意看他,可他老人家已发话了,自己又不能不给个面子。无奈转过头来,还陪着笑脸,“老太宰呦,没经验!这正好是个锻炼的机会啊!目前战事不那么紧张,哪还有这么好的机会让他们去试试手,他们不上战场,我莒国以后谁领兵,谁打仗?”

      两个小将也忿忿不平,质问太宰为何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

      倾风看出,国主是想借此机会培养自己的人才,难道太宰和国主这么水火不容!?不过提拔两个小将,为何极力阻止,但是太宰接下俩几句话打破了倾风的成见。

      “我莒国人才,修炼遵循正道,不经年累月难以有所成,而邪教之类多是嗜杀成性的狠厉之徒,其中不乏融魂的邪魔高手,修炼速度不同常人,敢问两位小将,二位谁曾见过杂鬼之流。”两位小将面面相觑,没了话音。太宰就继续说道,“国主为莒国后继之才着想,更不可随意派后辈前去,臣意,两位小将若想为国建功未尝不可,但是需以为饱经沙场的将军随行领军,方可万无一失。”

      倾风叹道,果然太宰大人思虑周全,不是国主可以比拟的,但是国主急了,“此时,你让我到哪去找人领军,炎国军队刚刚退去没多久,将领还未回朝,你说叫谁去!”国主话语中怒气俞盛。

      “那便更不可叫两位小将去!”太宰坚持道。

      国主心中怒火正要发作,太史大人站了出来道:“启禀国主!臣有一言,或可解决此事。”,国主看他出来帮衬自己,按下怒气,让他说明。

      “魔教之患,不可小觑,太宰大人所说也并无道理,但是前些时日炎国就犯境一次,所过时日未久,为居安思危计,此时也不可召将军入朝。但魔教之患急需平定,臣意,应当派一位天资过人,有领兵能力且了解杂鬼之人前去最为妥当。”太史说道。倾风一听也觉得有道理,这的确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你说谁可去平定祸乱!”国主坐回王座上,问道。

      “臣以全家性命举荐朝廷司马己倾风己大人!”太史说完严正地伏地跪拜。

      话音刚落,朝堂一派寂静,谁都知道前些时日太史和太卜两位大人闹得不可开交,今日却如此极力举荐,甚至搭上全家性命,着实令人不解。

      倾风站在原地,低着头思考着,不知道太史是何意,夜邑蓬莱和崂山方向相同,自己的确需要借这个机会去一趟,但太史话有不实,年太史地位不低,身为君党一派,即使我出师不利,大概国主也不会真的就会要了他全家性命,倒是我若答应下来,出了这都城估计真的会凶多吉少。

      “国主,老臣还是那句话,不可让年轻后辈去犯险。”倾风正想着,老太宰又阻止道,本来太史说的合情合理,太宰也是认同的,但是突然提到让倾风去,太宰觉得此事蹊跷,更加坚定的阻止。

      “那你说让谁去,这不让去那也不让去,难道让你去?”国主怒火已然发作,口不择言了。

      “若国主看得起老臣,老臣愿赴死。”太宰这一下把话说绝了。气的国主狠狠拍了下御案,站了起来,在御台上气呼呼来回踱步。

      倾风这时注意到太宗大人,任凭两边吵得多不可开交,太宗大人都纹丝不动,拉着一脸皱纹静静的站着,有空了抬手还挠了挠腰背后的痒痒。随后倾风看着两派争执不下,自己则是处在争执的中心,只有他能解开这胶着的态势,而且机不可失。便横跨一步出列,向上一拜道,“禀国主,臣愿前往,为国效忠。”

      国主这才驻足,停下踱步,问道,“这么说,你见过杂鬼?知道如何对付?”

      “回国主,臣见过,而且昨日刚抓获一个杂鬼奸细,现关于司寇大牢中。”

      “哦?竟有此事,如此大功一件为何不早报,不比这一大早的就让满朝文武吵得急头白脸的要让人开怀许多。”国主话语中揶揄这太宰。不少文武跟着哈哈大笑一阵,太宰却也不在意。

      看来国主和太宰不止为朝政争吵过一次了,国主已经习惯,转眼间也化解了朝堂上紧张的气氛,倾风心想。“确有此事,只是尚未根除奸细,臣不敢妄报,待可将奸细一网打尽在报知国主,但臣听今日两位大人之言,心中生出疑虑。”倾风回国主话。

      “有什么疑虑?”

      “杂鬼者,魔教、炎国皆有,臣恐这两者有其联系。”倾风说到这,大臣们也议论纷纷,觉得话有道理。倾风继续说,“所以臣自请前去查探,或可歼灭魔教和奸细,一举两得。”

      国主听完,沉吟思索。自己实在不愿己倾风前去,但是今日太史第一个出来举荐,而且煞有介事的赔上身家性命。再看看满朝百官,除了倾风,好像也没有更合适的选择,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行事。这时,太史大人又出来禀奏,“国主,依臣愚见,太卜大人行事谨慎,平日里也深受太宰大人欣赏;抓获奸细有功,足见其足智多谋;且是国主同宗,可代天行事震慑邪祟,是此事的不二之选。”

      国主听言,无奈定下决心,遂起身宣旨,“己倾风上前听封,孤拜你为虎贲中郎将,领虎贲军三千,代孤平定魔教。”

      倾风领旨谢恩。国主宣旨罢,正欲退朝,倾风又突然言道,“禀国主,臣有一不情之请。”

      “爱卿但说无妨。”国主为镇士气,打算对倾风的要求无一不准。

      “臣身为朝廷司马,报国之心如饥似渴,臣请,若此事功成,国主赐我兵符,统率三军。”

      国主听他说罢,稍稍放松的心态又紧绷,面色也逐渐变得铁青,就连太宰和文武百官都瞠目结舌。

      “为何?”仅仅两字透露出国主刚刚压下去的怒火又燃了起来。

      “臣自幼勤学苦练,寒窗苦读,报国之心积于满腔热血已有十数年,时值乱世正是豪杰辈出之时,此时若不建功立业,更待何时。此举亦可壮我军心,令臣身先士卒,死而后已。臣百拜求国主恩准。”倾风真挚的说道,而后以头抢地,拜上国主。

      国主见此情景,语气非常不悦地问太宰,“太宰大人觉得如何?”毕竟兵符在他手里。

      太宰跪地回禀,“老臣迂腐,仍坚持己见,不该派后辈前往,但太卜大人情真意切。若真可一举平定,足可见其天资过人,恩准太卜大人也未尝不可。只是统率三军过早,可先统率虎贲营。”

      虎贲营可是重军,国主怒火越烧越旺,“太史,你说。”国主语气急促,希望太史帮自己说话。

      “臣附议!但既要领军就需自证实力,若十五日内不能平乱,则需严惩。”说完太史也伏地跪下。

      国主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太史今天竟然倒戈,给了十五日如此宽泛的定期。很是愤怒,但也无奈重臣今日都偏私倾风,“好好好!好!”国主点头环视着朝堂众臣,语气表达了自己十足的不满,“孤准了!待你功成,孤准你领军。”

      “为壮军心,请国主先赐我边境布防图,以期后效。”倾风进一步要求。

      国主气的不知所以了,“哈哈哈哈……”国主大笑,“己倾风啊己倾风,不愧是我莒国重臣,来人,拿图来。你接过国家机要,便不可再外停留过多时日,限你十日内平乱,否则严惩不贷。你,好自为之。”国主咬牙切齿的说道。

      说罢,殿后内侍拿来地图,国主接过拿在手中沉思片刻,递与内官转交于倾风。倾风接过图,领旨谢恩。国主一甩衣袖,也不说让退朝,直接走了。还是内官赶忙宣布退朝,大臣们才有序退去。

      殿外长阶上,太史追上倾风,“太卜大人,此次建功莫要忘了年某啊。”两人相对拱手施礼,倾风说道,“多谢大人举荐,定不负大人所望。往后还要请大人多多提携才是。”

      “大人客气了……”太史正还要说些什么,就被一人颤巍巍从地二人中间走过打断寒暄,倾风一看正是太傅太宗。太宗拉过倾风手臂,把他拽走了。

      倾风不明其意,留下太史稍作惊愕,而后别有深意地看着二人离去,脸上露出不易察觉的微笑。

      倾风被太宗拽着,走了一段距离,太宗看四下无人开口说道,“你今日此举过于冒进,是作何种思虑,要站哪方阵营啊?我从前对你说的话,你都全然不以为意了?”

      倾风听言,“今日此举我无意分营选边,实属形势所逼。”

      “如此甚好,但你现在就拿了兵权,得国主之怨,着实不明智。”

      果然如倾风所料,太宗大人和其他两位不属一营,不站任何一边,力求自保而待收渔翁之利。对此种做法倾风不置可否。

      倾风说:“今日即使我不要兵权,形势也不利于我。我只是求自保而已,我已做好打算,只待时机了。”

      太宗大人弯着老腰,抬起满是皱纹的脸看着看了看倾风,“你有筹谋便好。”说罢,便先头走了。

      倾风回头看着朝堂大殿,无奈的摇头笑了笑,自言自语道,“一直被人算计,忙死我算喽!”

      然后,走出了宫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