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地宝网招聘

      陈述瞳孔微缩,目光聚焦在画面上。

      出现在画面中的魁梧男子戴着鸭饋舌帽,蒙着脸,只露出一双目光警惕又凌厉的眼睛。

      他手里拿出뺕一个卫星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麱声音压得很压。

      陈述听不到电话那边的声音,只能看到林小彤很是害怕,双脚缩在一起,有隐隐的“呜呜”傹声퐙从她被封住的嘴中传出。

      “你女儿在我们手上,要想让她能安全回去,准备五百万……”

      过了一会,绑匪撕开林小彤嘴上的封条,把卫星电话頋放在她嘴边。小女孩的抽泣声响起。

      她张着嘴哭㈬着,陈述能看到她缺끾了两个门牙,可怜兮兮的模样。

      䅾“说话。”

      ቐ “呜呜……妈妈……爸爸……呜呜……我好怕呜呜……⁃”

      绑匪一手摁住她的嘴,将封条重新贴上,哭声戛然而止。

      陈述视线已经转开,认真地打量着这个废弃工厂的门。

      门只开了一部分,能看到有半个身影站在外面把风。

      陈述努力转动着画面,试着从半米宽的门缝中寻找线索。

      外面停着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只露出了一部分,看不到车牌歐;对面原先似乎是个两层的宿샅舍楼,也没有明显的特征。

      目光輲越过宿ꂿ舍楼,更远处……能看到一块很旧的广告壘牌。

      陈述眯了眯眼,看到广牌上写着㙣什么“木器漆”,下面挂了一条横덵幅,也已经很旧了,能看到“……0긺平厂房招……”

      而这行字下面就是电话号码!

      “57856”只能看到这5个数字。

      陈述飞快拿手机记下,紧接着煭,他看到ܗ那个绑匪走出废弃工厂,将大铁跼门移上。

      画面昏暗下来。

      “该死……差了6个数字。”陈述摇了摇头,拿笔ᥲ又写了一个“1”,自语道:“还差5个数字。”

      下一刻,手机响起。

      “喂,陈先生啊,我是中介小汪啊。你电话刚才我没接到啊,下午有时间吗?有几套……” ᘆ

      뷹陈述语速飞快:슍“请问你手上有㡐要租售的厂房吗?”

      “厂房?厂房没有的啊,我们是做住房的啊,不过陈先生你稍等샲啊,我问一下我同事錊啊。”

      “好,谢谢。”

      电话挂断,陈述发动皮卡车,快㥔速驶出。

      五分钟之后,手机再멎次响起。

      “喂,陈先ᮀ生啊,请问你要多大面积啊?”

      “我马上到你公司了。”

      “啊?”

      中介小汪一愣,他放下电话,再一抬头,就看到一辆皮卡干脆利落地停在了公司前面。

      “这车……可真响啊。”小汪心想。

      他连忙向陈述迎上去。

      “陈先尺生要办⸠什么厂这么着急啊?这是要梗发大财的啊。” ᨅ

      ৰ 陈述点点头,问道:“你租售厂房的қ同事呢?”

      小汪当然不会告诉陈述租售厂房的不是同事而是同行,稍有点尴尬地笑了一下,道殚:“他带客户看房了啊,陈先生你可以先把需求告诉我啊……”

      “我能不能直接和他通个祪电话?”

      “可以啊,你用我手机吧?”小汪说着,拨通了一个厂房中介的电话,先暗示了一句:“客户直接和你说啊。”

      接着把手机递给陈述。

      陈述看了一眼通话号码,挂掉电话。打开小汪的通讯录搜索䈕“57856”。

      䢧没有搜索结果。

      于是他把手机鍸还给小汪,又问道:“吕老板헻在吗?”

      小汪推了推鼻쪭梁上的眼镜:“陈先生啊,我给你服务得不好吗?有什么事你和嗦我说就可以啊。” 뽁

      陈述知道这小子的性格,懒得和他纠缠๬,突然说道:“你们帮我卖的房子,比市场价低了三成,现在我后悔了。”

      小汪大惊:“陈先生啊,这个当时是讲好的啊,你着急用钱……”责

      “开玩倫笑的哤。”陈述拍了拍他的肩,笑了笑,“带我见你老板,有事要请他帮忙。”

      汄陈述之所以自己来找线索,一是担心刑查不相信自己;二是对这家中介公司老板的人脉有信心……

      ~~

      这家中介公꽕司叫擗“建安地产”,老板就叫吕建安。

      שּ吕铷建安大部分工作是佈交际,和䷫开发商、装修商以及其他公司进行友好⼬的互动以获得更多的房源和客源。 ὢ

      “大哥,一个号码6块,你们这个新盘有5千户,算下来3万块钱,我要转卖多少套才能把信息钱赚回来?小弟就是跟在你们后面赚点汤喝的,刚交房他们都不卖的,这生意不好做的,便宜点啦……哈哈,那说好了,只卖给我一家啊ꭤ……晚上喝酒,小弟过去接你……蚗”

      吕建安才放下电话,敲门声响起。

      “老板啊。”

      “小汪,你能不能不要一天到晚‘啊啊啊’的,你看你这个月的业绩!做销售,口条要顺一点……你好你好,陈先生来了,喝什么茶?”

      혌眼前的陈述虽然只是个年轻人,吕建安还是十分热情,他待客不管有钱没钱,一向周到。另外,他也觉得对方气魄不小——毕竟这年头,肯亏三成市场价卖房子㛔的大傻瓜已经不多了。

      将人引进办公室,吕建安问道:“陈先生租到房子了吗?”

      陈述拿出手机,问道:“吕老板人꿳脉广,我想问一问,认不认识这个中介。”

      吕建安眯着眼看了一下那5个数字,摇了摇头。

      鮝“看电话是看不出꫻来滴。”他气定神䐵闲的拿出手机搜索了一下,又摇了摇头:“没有。”

      陈述有些失望。

      “不过呢,我电脑上有同行很多公司的员工电话,我给你搜一쏢下。”

      吕建땣安说着,走到电脑前。

      陈述跟着过去,看到屏幕上的Ψ纸牌游戏被吕建安收缩起来,显示出一个奇怪影片的暂停画面。

      吕建安愣了一下,依旧是气定神闲地点了缩小。

      陈述很佩服他的厚脸皮。

      “找到了……企佑房产的中介小林。”吕建安说着,直接拨了电话过去。

      “喂,小林啊,我建⒫安地产的좽吕建安。我有个朋友要租厂房,这样吧,回头谈成了,你别收他这边的中介费可以吧?给我个面子畭……哈哈,张总在的伐?让他下次找我钓鱼啊……我让客户直接和你说吧。”

      劸他说着,把电话交在陈述手上。

      ~~

      企佑房产。

      小林举着电话燹一脸茫然。

      ——建安地产的吕建安是谁?

      还有,租厂房的话,租靚方本来就是免中介费的啊,为什么是给你面子?

      张总?这个他倒是蒙对了……

      ‖接着,小林就听到电话那췐头换了个年轻的声音。

      “你好,我想问一下,你手上有没有一个厂房在木器漆厂附近?”

      “没有。”小林回答得很干脆。

      ~~

      “没有?”陈述一愣。

      “山强市没有木器漆厂,我做家具的客户跟我提过。请问先生你是做什么行业的?我可以找别的…ꮁ…”

      檿 䉹陈述:“是这样,你记不记得你有一条横幅挂在一块广告牌下面?”

      “不好意思先生,我挂鱘出去的横幅有几十条,都是广告店帮我挂的,我都没去过。”

      “哪家广告店?”

      “啊?我这几年前后找过十几家…賺…”

      陈述:“那你手上有௴没有一个厂房,原先是做电缆的,面积大概有一千多平方。看样子空置了两三年了,层高很高,可以放吊架。”

      陈述说着,打开了林小彤所在的画面,撟一边看一边描述。

      小林:“大面积的厂房没有空置了两三年的,我的业务能力很强的,一般三个月就能租掉……”

      薢 “废弃的电缆厂呢?”

      “那就太多了,有没有别的特征呢?”

      陈述苦恼地摇了摇头。

      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到这里就断了?

      木器漆……但这边没有木器漆厂……那么,那个广告牌是……家具ඏ厂?ᚢ

      陈述眼睛一亮,问道:“这个废弃的电缆厂有可能在家具厂的园区里,有没有这样的地方?”

      小林想了想:“啊,有的,东郊有个园区快要拆了。”

      쿖“地址有吗?”

      㫄“我发你吧?但是先生⍁您还要租……”

      럖 下一刻,陈봫述忽然呆了一下。

      他眼前的画面里,那个魁梧的重新走了进来,ᅿ拿起手机对着林햇小彤拍摄了一会,又拿起匕首晃了晃,录下一句㥯话。

      “要是赎金还没筹쵯齐,接下来每过一小时,我砍㩊掉她一根手指。”

      ……

      吕建安正伸出手要从陈述手上ड़接过手机。

      䕆只见陈述突然拿着他的手机就跑。

      吕建安一愣,追鐓了几步出去蚁,已看不到陈述的㕔人影,再跑到窗边一看,下面皮卡车发动起来,一个利落的调头,发动机轰鸣中,皮卡已窜了出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