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黑道

      小手轻轻的手臂上的衣服,一小步一小步往前走着。

      望月星小心翼翼的平放着ⲯ手臂,没办法,斋藤飞鸟太小只了。

      看着脚踝上的红肿已经消失,望月星倒是放心不少,比刚开始好了很多。

      但是难免还有疼痛,䤭本来应该在休息一天才对,可说什么这只鸟都不听,非要过来。

      望月星自然是拗不过她,ী百般无奈加上鸟妈妈的保证之下,才把她带了过来。

      推开休息室的门,一道道视线笔直的看了过来。

      “阿苏卡?你来了?”白石麻衣在一旁椅子上问道。

      墙角的桥本奈奈未放下手中的书,看向了门口。

      “没事吧,阿苏卡??”星野南跟生田绘梨花走了过来问道。

      斋藤飞鸟摇了摇头,“没事了哦。”

      “是吗?脚还有点痛才对嗀吧,在沙发上做一会吧。”ਗ਼松村沙友理看着斋藤飞鸟的脚踝开᥇口建议道。

      沙发上被空了出来,斋藤飞鸟也在Ώ成员的搀扶Ꝟ下被安置到了沙发上。

      望月星自顾自的走到一旁的饮水机前,接了一杯水。

      “谁让你喝鎹的?”

      “咳。”

      突如其来的呛声以及推搡,猝不及防之下,望月星被呛到了,狠狠的咳嗽了几声。

      “ikuta,你在做什么??”星野南一把抓住生田绘梨花的手腕,不满的看着他。

      专 白石麻衣幽幽的挽住了一旁松村沙友理的手臂“真好啊,我也想让米娜米那样保护我呢。”

      “可以啊,你再去把那些不良打一顿就好了。듀”松村沙友理十分配合的开口说道。

      无视耳边传来的无厘头的对话,望月星擦了擦嘴,看了看正在不满中的霸王花。

      “我喝水怎么了?我哪招惹你了?”望月星有些哭笑不得,现在也不是晚上十点之后,突然发什么‘花疯’

      “哼,望月桑都好久没有买过吃的了。”生田绘梨花鼓囊着脸颊说着。

      “那也不至于这样推望月桑吧??”星野南发声说道。

      生田绘梨花也๷意识到슚自己的不对,但是完全是自己的下意识行为,没有经过大脑的只是看见了望月星的背,就推了一ᤜ下。

      望月星嫱看着面前这个做错事低着头,不说话的小孩,有些好笑。

      ♁“ikuta!?”星野南娇声喊道。

      “好了,我知道了,对不起……”

      松㗔村沙友理走上前一把从身后搂住了生田绘梨花。

      ꓥ“没事的没事땻的絧,反正是望月桑嘛~” 

      望月星的眼神渐渐柔和,曲颅起食指跟中指。ⵢ

      “哎呦!”

      “一边傻去。”望月星没好气的说道。

      ⍕无视掉松村沙友理可怜兮兮的目光,伸手在生田绘梨花的脑袋上轻轻的摸了几下。

      “花花很可爱的,可爱的人做什么都会被原谅的。”

      “哼。”生田绘梨花少见的红了红脸,撇头看向一旁。

      “你就是老是说这种话,才让她们越来越任性。”桥本奈奈未在一旁开口说道。

      望月星挠了挠头,这些他也明白的,但是太可爱了没办法拒绝啊!

      “因为望月桑很温柔嘛?”星野南回了一句。

      桥本奈奈未瞟了一眼这个以望月星为首的小家伙,缩了缩脖子,还是接着哄鸟吧。

      低头一看,斋藤飞鸟正眯着眼睛盯着望月星边上的星野南,一幅吃味的模样……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米娜米,过来,这里有面包哦。”白石麻衣从包里面拿出面包,向着星野南诱惑道。

      星野南的眼睛一亮,但随即歪了歪头,转头看了一眼望月星。

      望月星也是眉头一皱,自己这老父亲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但还是不影响他挥了挥手,示意她可以去吃。

      得到望月星允许之后,星野南才小跑的跑到了白石麻衣的身边,吃起了面包。

      白石麻衣幽怨的看着望月星,自己跟年下组打好关系可是用了不少的时间,还没亲近多少时间呢,全给望月星抢走了。

      旍 “哇~爸爸一样呢。”樱井玲香在一旁撅着嘴说着。

      “这种事情就不要说出来啦。”松村沙友理补充着。

      望月星转头看向这个两个蕾丝少女,“若月呢?”

      “诶?找哇卡丘有什么事情吗?”小队长问道。

      “没事啊,我只是有些好奇,你舖男人不陪你,去哪了?”望月䀙星不急不缓的说着。

      “你你你……望月桑你乱说什么呢。”樱井玲香指着望月星顿时变结巴了。

      望月星直接无视这个误慌乱的队长,向着松村沙友理看去。

      “少女漫看了不少吧?很喜欢麻一样吧?”

      볱 松村沙友㭩理很是淡定,一把跑过去抱住白石麻衣,“是的哦,我以后可是要跟麻一样结ඒ婚呢。”

      望月星直接白了她一眼,“我不管你们这些哦,别䎈把你那些少女漫给年下的成员看到了。”

      “诶,又没什么不好的。”松村沙友理鼓囊着嘴说道。

      走到墙角,缓缓的拿起一旁的书《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

      “这本书真是你的啊?”望月星冲着桥本奈奈未问道。

      “不是啊,这本书是麦麦的啊。”

      “你在说什么呢,我才䣮没有这种的书好不好!”门口突然传来了一丝有些慌乱的声音。

      深川麻衣刚走进来就听到了这样的话,反驳道。

      桥本奈奈未跟望月星帲同时一挑眉,默默的对视了一眼。

      “娜娜敏,骗人可不是好习惯。”

      “菃对不起,望月桑,这其实是我的书。”

      ……

      “现在你两说这话,你认为谁会信呢?”卫蒛藤美彩摸着下巴提问道。

      “啊,你们够了。”深川麻衣ᐍ蹲了下去捂住了自己的脸。

      看Ꝿ到这样的反应卫藤美彩的脸上浮现的好奇的神色“这本书怎么了吗?”

      “也没什么,偶然咚看见她在一个人看这本书,笑的很开心来着。”望月星笑着调侃道。

      “没有笑啊!”深川麻衣鼓着嘴反驳道。

       漜 “那就是有在一个人看咯?”卫藤美彩抓住了重点。

      “诶~”深川麻衣转身一记鸟式要墙,贴到了墙上去。

      “给我康康,快快快。”卫藤美彩小跑到望月星的身边,拿녑过书蝈,看起了简介。

      深川麻衣也跑了过去,准⸫备拦截住。

      但是,有些人看热闹不嫌事大啊!松村沙友理就有意无意的站在了路中央,让她没有第一时间过去。

      简介很短就看完了。

      卫藤美彩舔了舔嘴唇,将书塞给望月星,转身小跑一把抱住蕟了深川麻衣,两只小手在她的腰际上下来回摩擦着。㰰

      弄的深川麻衣发痒,娇笑不以。

      “塡原来麦麦喜欢这种的啊,misa也是前辈啊,你看我还有机会吗?”

      “misa不要闹了。”

      ……

      望月星端着空气杯子,给自己喝了一个空气,看着两个人打闹,一时间不知道该羡慕谁。

      “所以望月桑不准备带我们去吃东西吗?”松村沙友理在一旁突然说道。

      “前一段时间不才带격你们去吃过吗?”

      “那是大家一起的。”松村沙友理幽幽੦的开口说道。

      “呃……大厝家一起有什么不对吗?”望月星不解。

      Მ 松村沙友理高深莫测的点了点头,突然指了指某人怀里的某鸟。

      “但是突然有人多了我们没有的。”

      “呃……啊这……”

      “难道不应该公平一点吗?”松村沙友理接着质问道。

      “不是,她是受伤了啊,难道你也扭到腿了?”望月星皱ᒜ着眉反驳道。

      㶎 松村沙友理浑身一震,猛地弯腰假摔捂着自己的脚。

      “啊,我的脚,好疼啊!뙥”

      望月星嘴角撇了撇,居然还有比高山一実还浮夸的演技,比某头还浮夸的摔技。

      樱井玲香一把冲上去,抓着松村沙友理的脚踝。疶

      “啊,纱友理,你这……粉末性骨折啊!”

      松村沙友理抬手就是一下,“那叫粉碎性骨折啊!”

      “啊,不好意思,能重来一趟吗?”

      两个人쑅看着望月星,仿佛在请求的样子。

      还没냹等望月星回话,一旁的生田绘梨花拉了拉廻他的手袖。

      “望月桑,我饿了。”

      态度很明确,我是跟她们一伙的。

      看了看不远徤处星野南渴望的뀢小眼神,望月星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行吧行吧,还是去뗔吃烤肉吗?”

      “嗨!”

      ……

      又是熟悉的烤肉店,又是熟悉人蚜,还是熟悉的地方。

      望月星都怀疑这里老板是不专门留下来楡给他的了,而且估摸着许多读者都要吐槽ث了,怎么又是烤肉店啊,小泉你是不是除了烤肉之外就想不到其他的剧情了啊?

      这点想必望月星也明白,毕竟是烤肉坂,除了山本山有谁会拒绝烤肉呢?

      转手接过深川麻衣调好的酱料,放在了斋藤飞鸟的面前。顺手给前面的肉翻了翻面,又隔着小鸟给一旁的小南递过去一瓶饮料。

      不远去的桥本奈奈未跳了跳眉头,这一家人的氛围怎莼么看怎么看见怪怪的。

      “呐,为什么感觉他们是家庭聚餐啊?”小队长吞下一块肉,开口说道。

      “望月桑웭这么高,年龄又这么大,年下的又全在他们哪,能不像吗?”卫藤美彩说道。

      ᙉ 这些话丝毫没有掩饰,完完全全的传到了一行人的耳朵里。

      “玲香!你在说什么呢?”深川麻衣红着脸说着。

      “就是就是,望月桑是哥哥才对?。”星野南也是开口说道。

      숝 望月星轻笑一声“所以深川麻衣就是妈妈咯?”

      ‘咚’

      “你在说什么啊?”深川麻衣瞪着眼睛,脸色通红,散发着热量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可能就是想说自己长起来年轻吧,毕竟麦麦挺成熟的。”松村沙友理拱的一手好火。

      望月星举起面前的果汁喝了一口,“你又想说什么呢?纱友理长的就不成熟,跟ꮍ小孩一样?”

      “没有这个意思哦。”松村沙友理轻笑一声,又吞下去一块烤肉,可爱的说道。

      一旁传来了微小的拉力,望月星撇头看着这个脸色通红的斋藤飞鸟。

      Ắ 텕㻷“怎么了?”

      蘴 斋藤飞鸟抬手指了指他手上的杯子“那个……我刚喝的……”

      卵“……”

      ᳖궯声音很小,但在做的各퓧位都应该听见了,望月星也是脸色一变,轻躦咳一声。

      转手将杯子放到了推到了深川麻衣那边,“无意之举……”

      深川麻衣看了他一眼,拿过杯子将里面的果汁倒进垃圾桶里,又拿了一个新的杯子,递给了斋藤飞鸟。

      㧂 “啧惘啧,可怜我阿苏卡才14岁,就要受这样的委屈。”卫藤美彩说道。

      望月星没好气的瞄了她一眼,眼中大有几分威胁的味道。

      卫藤美彩轻轻的砸了砸嘴,没有继续说下去。

      “啊诺,望月桑。?” 

      一旁小可爱的声音,将他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Ḵ“怎么了?”

      “米娜米想更快的吃到烤肉。?”

      望月星的表情瞬间变得有些迷惑了起来,这烤肉还能怎么快?第一块给你不就是最袗快的了?

      렓 “什么意思?”

      星野南红了红脸,指了指望月星坐的位置。

      “呃……你要自诳己烤肉吗?”望月星还是有些不解。

      “不是……米娜米想……坐那。?”星野南补充道。

      望月星愣了愣,“哦,可以哦。”

      㵽 说完起身站ꛊ了起来,给星野南让位置来着。

      但是星野南坐在位置ȿ上,鼓囊着一边小脸,不满的看着他。

      身后传来了几个女生窃窃的笑声。

      望月星更不解了,向一旁的深川麻衣问道。

      “怎么了?”

      深川麻衣眯着眼睛,轻轻的哼了一声。

      ﴯ“怎么了?人家想坐在你的腿上,䧎你说怎么了?”

      “呃……”望月星也是一愣,转头看向脸色微红的星野南。

      “不是这样的吧?”望月星小心翼翼的试探道。

      星野南缩了缩脖子,也是轻哼一声,转头接着吃盘子里的烤肉去了。

      “哈哈哈,米娜米过来,这砐里可以随便坐哦。”misa笑着对着星野南招了招手。

      有那么一瞬间,星野南是想过去的,但是璗仔细想了想,又摇了摇头。

      䠁 “不了,望月桑烤的肉好吃。?”

      “e=(′o`*)))唉,孩子大了。”卫藤美彩开口有些幽怨的说着。

      ᒴ望月星眯起了眼睛,皱着眉头,活脱脱的地铁里的老人。

      “你要不坐在麦麦的腿上?也是一样的。”望月星将肉放在斋藤飞鸟的盘子里说着。

      “哪里一样啦?!”星野南不满的喊道。

      身后幽幽的传来一道冷冷的视线,望月星抬手摸了摸鼻头,自己是不是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阿苏也想来着。”斋藤飞鸟戳中盘子里的烤肉小声的说道೥。

      望月星连带着一群大姐姐都看着这个小飞鸟……身后的视线更冷了,似乎还多了一道。

      “啊哈,我出去接个电话。”望月星说道,走了出去。

      ……

      望月星是在差在差不多最后才回去的,他回去的时候,这餐烤肉也在这种暧昧不明的气氛中结束了。

      临走前,麦麦嘟着嘴眯着眼睛狠狠的盯了他好一会。也不理她,挽莩着桥本奈奈未就回去了。

      㡑 夜空中,对着月亮,望月星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明明自己也没干什么,怎么老是惹到她们呢?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