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污无限观看

      这刚踏出了百花阁的大门,小草才勉强松手,ꬳ对顾青葶语气也颇无奈:“齱小姐,您怎么能进那柳……”

      此刻,南旋和沐长风正好跟了出来,小草赶紧闭了嘴,规矩的退到顾青葶身侧。

      南旋看㖋着“顾青舟”及他身边侍女的神色,问道:“三弟,可是出了何⁦事?”

      “没有没有!”顾青葶笑着摆手,㕟随后拉开合适的距离,对着南旋两位拱手道:䲬“大哥二哥,小弟先回去了,今日多谢大哥宴请,改日小弟定回请。”

      南旋没有说话,温润賐一笑着点头示意。

      顾青葶转身打道回府。

      小草在路上一뢾直帮顾青葶想理由,顾青葶摆摆手道:“不用想了,回去等着受罚吧,明天那诗肯定又会传出来。”

      一想到这顾青葶就难受,沐长风那厮竟然坑了我。

      穿过静谧光亮的正阳街,便到了顾府大门,两盏明灯高挂于两侧,门也是大大开着的,刘应依旧对円着她行礼,可顾青葶总觉得那里怪怪的。

      一跨进了府门顾青葶便往兰葶院走,远远都能看着自己院里是灯火通明,这心里营莫名开始忐忑不安。

      兰葶院的院门是微合的,小草刚推开门就愣住了,顾青葶不明所以,走近时直直看进去……

      ﺏ 好家伙,顾青葶咽口了咽口水,这是人都到齐㨙了?

      只见院里不知何时有把太师椅,而顾老爹就在上方坐着,旁边则是顾夫人和青画,连二哥也在。

      顾青舟给顾青葶使着眼色,感觉能把眼珠子挤出来。

      见顾青葶站着不动,顾夫人温和的开口道:“葶丫头,进来吧。”

      “哦~”

      顾青葶谨慎的走进院里。

      “흈你给我跪……”顾老爹还没说完,顾夫人打断了他,微微一笑以示安抚,接着对屋内侍女说道:“给大小姐搬个椅子来,放中间。”

      㰭 侍女搬来了椅子,扶着顾青葶坐下。

      顾青葶心慌得快跳出来了,这是要干嘛呀。

      顾夫人开口道:“葶儿这是打哪回駘啊?”

      顾青葶强行镇定,答道:“百花阁。”

      顾尚书气得都快跳起来了,指着顾青葶吼道:“你看看你,还好意思说出来,编个谎话都比这好,你一个女子去百花阁?你还给人家写诗?不过你确实写得好,但也不是你去那么地方的理由。”

      事情是这样얆的,顾尚书今天回来得晚,在正阳街碰到李家公子李轻尘提起顾青舟作诗给美人一事,顾尚书当然知道不是青舟写得,옞气得顾尚书想去青楼抓人,可又得顾及女儿颜面便回府等她回来。

      顾青葶低下头都不敢正眼看顾老爹。

      顾尚书想着女儿如此胆大ཛ包,必须好好约束,一时竟然想不出如何罚她,良久道:“你以后没我的允许,不许再去哪种地方。”

      鹐顾諚尚书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问题,又补道:“我也不会允许你去那种地方。”

      顾青葶连连应下。

      此刻,一直无话的顾青画看着一旁站着的小花小草皱眉,觉得这两丫鬟也是个祸害,也不拦着顾青葶给顾家丢人,想了想对顾尚书施礼,道:“父亲,这两丫鬟也太不中用了,也不拦着大姐,不如赶出府去。”

      小花小草一听立畘马跪下,踛哭着认错,只求别赶她们出府。

      顾青葶见势赶紧护着两小丫头,跪下求情:“爹,爹我求你要罚就罚我一个人,多重都行,爹你不要赶她们走。”

      见顾尚书惃没说话,顾青画倒是自作主张道:“来人,赶了她们出去。”

      顾尚书看着上前的婆子也没雂多说什么,当是默认了。

      “不要!不要!”顾青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死死的抓住小花小草的手不肯放。

      那婆子也是个力气不小的,使劲掰顾青葶ӆ紧握的手指。

      能感受到指尖传来的生疼,顾青葶咬牙,럋加了力道,就是不肯松手。

      “放肆!”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将这混乱不堪的场面恢复了安静,就连顾老爹也被这声音吓得一激灵。

      而顾夫人依旧是淡然自若。

       顾青葶低着头,只见着了一ৎ双蓝纹锦靴,从下到上缓缓仰起黜头,是一身湛蓝衣袍的顾青书。

      “大哥哥~”顾青葶喃稞喃出声㡛。

      㩞顾青书半蹲下,伸手将她发红的指尖轻抚在掌心,温声道:“疼吗?”

      “嗯!疼~”

      顾青书抬眸,眼神冰溈冷的瞥了那婆子一眼,随后恢复如常,缓缓的把顾青葶扶続起来。

      夜羽一脸严肃的对那婆子道:“谁给你的胆子?竟敢以下犯上幸!”

      “老奴……老奴是得了……”婆子话未说完,就被顾尚书的咳嗽歖声打断。

      顾尚书微微掩面,恢复神色道:“青书啊!你翰林院的事都办好了?”

      顾青书作揖,道:“是,‐父亲。”

      “这样啊…缽…”顾尚书的面色明显有些挂不住,打着马虎眼解释道:“葶丫头贪玩也就罢了,这两丫头也不阻拦着,只是想罚这两丫头去后院马厩打杂几日。”

      顾青画捏着手帕低下头不再说话。

      顾青书问道:“不知葶儿犯了何事?父亲母亲如此兴师动众。”

      顾尚书把前因后果都说了个遍,又叹气道:“葶༵丫头鷮是越来越肆无忌惮了。”

      “顾青葶。”顾青书的语气能听出来微怒,接着道:“即日起,跪一日祠堂,再思过两日。” 砟

      顾青葶低下头不敢看他,低低的应声。

      “还有뉹你们。”顾青书看着小花小草,道:“与大小姐一同受罚。”

      “是!”

      小草小花悬着的心也下来了,连忙叩谢。

      ㅞ “哪有受罚还带着侍女伺候的道理?”顾青画輾不满的声兡音尤为明显。

      顾夫人却在此ᄨ刻开口道:“你可想随葶丫头一同去큉?”

      “罢了罢了!青书啊,此事你处理便可。”顾尚书讪讪的起身,这是准备回去了,路过顾青葶身边时,还是道:“明日你们便去祠堂,今日٧先好好歇着吧。”说完就带着顾夫人出了兰葶院。

      顾青画吃味的看了看顾青葶也跟了上去。

      顾青书看着还低着头的妹妹无奈的摇摇头,抬手温柔的摸了摸头,柔声道:“葶儿可是委屈율?”

      “不。”顾青葶摇头。

      顾青书叹了口气,道:“这百花阁虽有文人墨客聚뽛集,却依旧是烟花之地,葶儿明白吗?”

      顾青葶呆呆的回应。

      䍊紧봁接着顾青书又交代一番后带着顾青舟出去了,临走前顾青舟回头意味e深长的看了一眼顾青葶。㿼

      顾青葶狐疑的看着二哥的背影总觉得二哥有话要说。

      见众人走了顾青葶无精打采的坐在椅子上不也说话,顾小白从门口进来,蹭了蹭顾青葶的腿,又跳ጡ到顾青葶腿上卧下。

      “喵~”

      顾青葶轻轻的摸了摸小白毛茸茸的脑袋,又叹了口气,小草小花面面相觑,小草蹲下安慰顾青葶,柔声道:“小姐,你不要难过,大公子也是为了嶺小姐͚好,才罚小姐去祠堂思过,不是还有奴婢们陪着小姐嘛!”

      小花也应声说道:“是啊小姐,奴婢陪着你。”

      顾青葶抬眸,起身拉着两小丫扳头的手道:“我不是难过,我只是在后怕,差点失去你们,这次还害你们跟我一起受罚,我以后再也不胡玩了。”

      小花憨笑道:“无事的,小姐以后只要偷偷去就好了。”

      小草用手敲打小花的脑袋,呵斥道:“有你这么劝小姐的吗?”

      三人你长我短的说了会窝心话,莻月挂中空时李嬷嬷才回了兰葶院,据说是家里孙子生了病,才请剩假出去看看。

      李嬷嬷对顾青葶受罚的事也知一二,在她面前却是闭口不谈。

      待顾青葶洗漱完睡着了,李嬷嬷拉出小草小花好好的说了一顿。

      夜已深。

      安合院内却未熄灯。

      “你今日又是办得什么糊涂事?”顾夫人的声音里带着怒气。

      堂下跪着的正是弄疼了顾青葶的婆子,那婆子颤颤巍巍道:“夫人,老奴是想将那……”

      “大小姐是主子,你只是个下人,分不开自有其他法咪子。”顾夫人面色依旧发沉。

      刘嬷嬷道:“夫人,老奴看那两丫头的确是不妥当的,怎能纵容葶姐儿去那烟花柳巷之地?”

      顾夫人叹气道:“想来也是葶丫头的主意,如今我不好直接管,若是多加干预,只䑒是会适得其反。”

      “那俩丫头向来是没规矩的,都是以前进府没拿管事的调教就老爷送去兰葶院的,是该赶出去才好。书哥儿也是,偏偏还给护了。”说到此处,刘嬷嬷也觉得自己失言。

      顾夫人未曾怪罪,떰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底下跪着的婆子,道:“罚三个月月银,三个月内不得到我跟前伺候,下去吧。”

      “老奴ꡜ谢夫人宽恕。”婆子叩拜后离开。

      刘嬷嬷不忍顾夫人如此伤神,开口宽慰道:“夫人也不必如此担忧,书哥儿是葶姐儿的嫡亲兄长,段然不会害了葶姐儿。”

      “青书一向行事果决,在葶丫头这,我倒是看不透他。”顾夫人说罢微微抬手。

      刘嬷嬷扶顾夫人起身,边走边说道핺:“葶姐儿幼时过得实在是辛苦,书哥儿自然是想把所有的好都一并给了葶姐儿。”

      “嗯!”顾夫人清亮的眸子带着一丝忧愁,道:“这几年葶丫头虽顽皮,却也是个心善的好孩子,我做为嫡母,却一直只是훉谨慎着管理顾府,这府里何事该管我竟不知,如今想来,确是我疏忽了。” 굉

      ————

      第二天清晨

      等顾青葶吃过饭收拾好,顾夫人身边的刘嬷嬷就过来了,和顾青葶见了礼便带着三人前往祠堂。

      顾家祠堂位于安合院之后,倒是一处幽静的地方,这刚到了祠堂顾青葶就得跪在蒲团上。

      刘嬷嬷道:“大小姐,老奴三日后来接大小姐。”说完对着顾青葶服了服身,顾青葶轻轻点头,刘嬷嬷便回了合安院复命。輢

      顾青葶跪在蒲团上看着上面的那些牌位,正好有叫盛倾辞的,想就是原主的亲妈吧。

      顾青葶赶紧对着盛倾辞的牌位拜了拜,小草小花也跟着顾青葶一起拜见先夫人。

      这一天,三人除了吃饭就这么老老实实的跪着。

      戌时

      刘嬷嬷带人拿了被褥ح洗漱物件过来,见顾青葶还跪着忙上前服起道:“大小姐辛苦了,老奴拿来了被褥,和洗漱用的物件,大小姐可以休息了。”

      顾青葶乖巧应道:“有劳嬷嬷了。”

      刘嬷嬷等侍女们在偏房将被褥铺好后对⡭顾青葶服了服身带着侍女们回去了。

      见人离开顾青葶直接一屁股坐倒在蒲团上,脸上表情丰富,手抓着空气喃喃道:“哎呦䢺!我这腿麻的!刚刘嬷嬷在的时㳅候我都不敢动。”

      小草小花这才起身,腿有些没有知觉,但还是走过来想给顾青葶揉腿,却被顾青葶制止了,“你们不要过来啊!我自己缓一会就好了。”等小ꨜ草小花腿开始慢慢变麻的时候才知道刚为什么小姐那个表情……

      缓过来后,三人到偏房洗漱好就准备睡觉,顾青葶看着地铺,自己底下铺得倒是厚实,小花小草的就很薄,这样容易感冒的,顾青葶把小花小草底下的全拿过来铺在一起,三个人睡在一块,铺得够大,也不怕睡不下。

      쯇月夜微风,外头除了风声,似乎还有别的声音。

      “小蜻蜓~”

      顾青舟猫着腰来到祠堂偏房门口蹲下,贴着门缝轻声唤着,手里拿着油纸包。

      “小草,你有没有听谎到有人在外面叫我?”顾青葶竖起耳朵听着动静,同时心里一激灵。

      “小蜻蜓,你睡了吗?我是二ᮢ哥啊~”顾青舟稍微放大了点声音。

      顾青葶这下揶听清了,披好外衣就起身到门边,小心翼翼的推了个门缝,见一身黑衣裹着的人蹲在门边鉬,顾青葶很高兴道:“二哥哥,你怎么来了?”

      “嘘!小声点,我偷偷来的,你今天吃的都是素菜繕,知道你晚上会饿㑋,我给你偷了荤过来!”顾青舟把手里的油纸包递给了顾青葶。

      顾青葶从门缝接过油纸包轻声道:“谢谢二哥,二哥哥你要进来吗?”

      “我就不进去了,你们快吃,我给你们把风,吃完把骨头包起来,我拿出去扔掉。”顾青舟说完又看了看四周。

      顾青葶打开油纸包,里面是六个烤小鸡腿,香得一匹,顾青葶三人一ڧ人两个,很快就吃完䊡了,用油纸将骨头包起来拿给顾青舟。

      “二哥哥,我⬍们吃完啦!”顾青葶舔了舔嘴巴。

      顾青舟收好油纸包轻声道:“那二哥先回去了,明天晚上二哥再来,你早点睡。”

      顾青葶目送顾青舟,直到他的黑衣融合在夜色里。

      翌日

      顾青葶卯时被刘嬷嬷叫醒,侍女们收走了被褥,刘셍嬷嬷服了服身也下去了,等刘嬷嬷走了顾青葶都还是懵的。

      小草小花给顾青葶洗漱梳头,所幸今天不用跪着了,三个人在蒲团上坐了一个上午也讈没能等췾来早饭,顾青葶饿得“奄奄一息”。

      到了午时三刻一名小丫鬟才带着饭菜进来,顾青葶࿰抗议着问为什么没有早膳。

      小丫鬟道:“回大小姐,是二小姐吩咐的,二小姐说大小姐坏了规矩,还说昨晚在祠堂外抓住了一只大黑耗子,还没和夫人大公子说,”

      …… 㿍

      顾青葶这下知道为什么没有早饭了,肯定是二哥回去的路上被青画逮住了,算了算了,至少还有中午饭,小草打开饭盒,居然有肉,顾青葶诧异的看着送饭的小丫鬟,小丫鬟服了服身笑道:“二小姐说很欣赏大小姐的写的诗。”

      这……打个巴掌给甜᧛枣?

      主仆三人吃完后小丫鬟收拾好给顾青葶服了服身就走了。

      而顾青葶觉得这个顾青画指定有点毛病,先是饿自己一顿又宭给送来好吃的,看着小草问道:“小草,以前我和青画关系到底怎么样啊?”

      小草想了一会道:“以前关系很差,现在说不上坏,也说኏不上好,不过二小姐Ỿ虽看起来温柔,可报复心很强的。䤤”

      “此话怎讲?”顾青葶好奇的贴近。

      小草继续道:“记得小姐小时候做的粥害二小姐拉肚子,二小姐隔天就给大小姐送了加有少量泻药的果子,后夫人带着二小姐来给小姐赔礼道歉,又给了小姐你好些珠宝首뻆饰,这事就压了下来,连大公子都不知道。”

      顾青葶这下也算是明白了,想必顾青画是还记得这事呢,以后还是躲着点比较好。

      三人又恍恍惚惚的过了一个下午,吃过晚饭后刘嬷嬷一如既ﲝ往送来了被褥,第二天早上又来收走,日复一日,漫长的三日也很快结束了!

      ————

      一大早刘嬷嬷没来倒是李嬷嬷来了,小心翼翼的把顾青葶接回了兰葶院。

      顾青葶根本就没睡醒,回了院后进里屋倒头就睡,又被李嬷嬷拉了起来,

      李嬷嬷温声道:“小姐,你不ꗓ可能睡啊,今天小姐是要去给夫人请安的。”雂

      軲顾青葶勉强睁开眼睛,懒声道:“哦!知道了!”⌄小花小草给顾青葶梳洗打扮,顾青葶实在是没睡醒,连着打了好几个哈欠。

      收拾妥当后被小草扶着前往安合院,一路吹着清晨带着青草香的微风,倒也清醒不少,此刻安合院大厅人都到齐了,如往常不同的是顾尚书也在。

      顾青葶请了安后坐着喝茶提神,顾尚书看着女儿没精神都像是瘦了一圈,心疼道:“葶丫头,身体可有不适?”

      懏 顾青葶现在学乖了,给顾尚书甜甜一笑道:“没有,爹爹葶儿很好。”

      顾青画似笑非椺笑得盯着她看,顾青葶心里发毛。

      一大家子又聊了些有的没的,众人便散了,顾青葶带着小草急急忙忙的离开这里,顾青舟想搭话都没搭上,以为她是气自己失约送吃的一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