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驰官网

      仹时间,蟂悄然无声,一直走到了戌时。

      天空依然下着瓢泼暴雨,时不时电闪雷鸣的在头顶穿过。

      “这里总算没人了吧”

      下山求援的哈喇巴儿思悄悄地探出了头,在黑夜中躲在一块石头面。

      他已经被阿拉伯人堵回去了三次,每一次从山道上下去的时候,都发现有人守候在下面,时不时还能看见一队队骑兵从远处跑来,跟守候的弓兵交头接耳。

      在没办法的情况下,他只能爬回山顶重新找路,这样一来一䖇回几次就耗去了快一个时辰,这才从一处险峻的地段找到了一个缺口。

      “奶奶的,跑了好几个地方都有阿拉伯人守着”

      他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低声碎了一口,然后再瞪着牛羚大眼扫视了一下,没有发现一个人影。

      啪嗒!

      确定没人的哈喇巴儿思纵身一跳,从五米多高的地方落在了地上,溅起了一团水花在身体周围。

      汲 接着,他又警惕的张望了一下,一猫腰跑进了黑暗中。

      顺着第三条山谷一直往里面跑,哈喇巴儿思整个人都贴在石壁的边缘蔖,每当天上闪电来的时候ꤖ就立哰马躲起来,深怕被巡逻的阿拉伯骑兵发现他的身影。

      在蕓路过一些坦荡无遮拦地地方,哈喇巴儿思还故意等到闪电过后才出发,一切都是为了隐藏行踪,㨨免得将阿拉伯骑兵引到梁勇等人的躲藏点。

      就这样,他一直偷偷摸摸的跑了三千多米,才抵达到一处石缝外面。

      这石缝不大,也就一米多点的样子,处于⌵在九头䎵蛇山第三条山脉的崖壁上,像他这样的大个子连正駎身走进去都会觉得有点挤。

      ꀚ 回头四处张望了一下,警惕的打量着黑夜,哈喇巴儿思对着石缝里面低声叫了一句:

      ﮟ“梁翁,我回来了”

      等了一会,ᤣ里面传来了梁勇的声音:

      “进来吧”

      沙沙!

      身体섧与石头摩擦的身影,哈喇巴儿思侧身挪动脚步,顺着石缝钻了进去。

      石缝里큌面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但,哈喇巴儿思钻进去的时候,一道亮光燃了起来,梁勇正手拿着火折子,站在十米开外的地方。

      另一个人影也从旁边站了起来,罗元生手拿着棍刀,出现在了哈喇巴儿㿪思身后两步的位置,完全没有一点声音。

      火折子的亮光照亮了周围,哈喇巴儿思才看清石缝里面的场景。

      这原来是一处天然溶洞,它从外面看很小,但里面别有洞天,怕是容纳几百上千号人都足够了。

      抬头瞄了一眼,哈喇巴儿思发现自己的头顶,不远的地上全是竹笋一样的熔岩薳,不仔细看还能见到各种光怪陆离的石头,寻常人都会被吓一大跳。

      “这可真是一个好地方,几个人ଓ就能守住出口位置”

      回ㆁ头看了一下,哈鯧喇巴儿思刚进来的石缝就在身后,一两个人就能把守住比出入口,实乃是易守难攻,藏身避命的好去处。

      他实际是第一次来这里,所以才特别留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㮰至于上一次,他接应到梁勇之后,半路上就碰到了自己的兄弟,一打听之下才知道他要上山去找仇天魁,所以哈喇巴儿思当机立断,跟着自己兄弟一起跑。

      他知道这个藏身点,也是在即将离开的时候,沙贾汗。张偷偷摸摸跑了出来跟梁勇一行撞上了,所以他顺便知道了来这个藏身点的路径。

      不过,当时梁勇他们背着接下来路上要喝得水,并没有跟着兄弟两一起上路。

      “恩!这地方还是张夫子发现的,跟我们去抢水的地方有点像”梁勇点头说道,他手拿火折子走了过来。

      “可惜这里地势比较高,要不然又是一个储水的好地方”

      哈喇巴儿思抖了抖身上࢐的水在说话,他曾经去接应过梁勇,见到过那个水源点。

      那里跟这只有一点不同,一个是向下凹陷,一个是向上凸起,所以只有那里有水,这里反而一片干燥。

      岒就在这时候,沙贾汗。张也走了出来:

      “我只是慌不择路的乱钻,无意之间钻进了这里,也算不上发现一词”

      在他身后,업拉苏尔带着三个波斯士兵,也从黑暗中冒了出来,㷹齐刷刷的将弯刀归了鞘,看来他们当时也在防备着进来的是敌人。

      同时,哈喇巴儿思还㣣听到了马的声音。

      原来这些人在躲䙑进来쯫的时候ꏿ,顺便也将马藏了进来,这可是一个波斯士兵拼命才保下来的几匹马。

      “你怎么回来,见到仇郎他们了吗?”

      等人到齐之后,梁勇餲才这样问道。

      “见到了,不过情况不太好,他让我下山来求援”哈喇巴儿思回道。

      ቯ罗元生靠在石缝进口位置,警戒着外面,转过头来问道:

      涨 “怎么回事,山上发什么什么事了”

      一屁股坐在石头上,哈喇巴伍儿思趁这个机会喘了口气。

      “他们在山顶跟阿拉伯人干了一仗,仇伯受了点伤,黛绮丝也受了伤,连路都没法走,芽儿被雨水淋了,高烧病重,大黑还战死在了上山的路ﺗ上”孈

      说到最后,哈喇巴儿思难得的露出了悲伤的表情,他虽然没有跟大黑相处多久,但感情还是颇深的。

      当知道大黑为了阻击阿拉伯人的追杀拼死力战之后,他就由衷的敬佩着这个大家伙。

      “我的芽儿病了”

      听到了不好的消息,梁忆勇百感焦急。

      梁芽儿可是他的心头肉,作为阿公的他立马变了脸닠色,恨不得现在就冲动山顶,好好抱着自己的小心肝看看。

      “不,大뢁黑没死,但伤得很重”

      就在这时候,乌依古尔在黑暗中坐了起来,她身边正是满身伤痕的大黑,同样受伤的人与狗一直都默默的在角落边养伤,直到哈喇巴儿思出现才亮出了身影。

      这事说来也巧,在事发之前,罗元生安㔕葬好那名殉职的波斯士兵后,就抱着乌依古尔往原先隐藏点摸了过ර去。

      但在匲路途上,他两发现了阿拉伯人的马,时间刚好是仇天魁还没抵㡋达事发点之前,。

      他两也因为这个原因,跟上山的人打了一个时间差,结果谁都没遇上。

      但是,正当他两准备离开的时候,就听到山上的狗叫,然后就有人从山上摔了下来,让他两不得不留在原地,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接뼀着,等第四人摔下来的时候,大黑也摔了下来,这个时间段实际很短軖,他们两连忙跑过去救下了奄奄一息的大黑。

      那时候,他两还商量着要不要上山去看看。

      蠛 但他两也遇上了沙贾汗。张,同样籽被他带到了这个石缝中,这才在石缝里等到了梁勇几人的到来。

      “张夫子,这么危险的情况下你居然两次跑了出去!”

      明白这些人为什么聚在了一起,这完全就是沙贾汗。张的功劳啊,所以哈喇巴儿思才说话中流露出了感激的神色。

      也是因为这件事,哈喇巴儿思对沙贾汗。张的态度大有改观,心道关键的时候,这个男人还是很可靠的。

      微微一笑,沙贾汗。张说道:

      ᠑ “我这不是怕大家找不到我吗,所以才憮偷偷跑出去㈵看能不能遇上你们”

      接着,他话锋一转㰺再说道:

      “可惜,他没能撑过来,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快不行了”

      沙贾汗。张的目光移动,看着地上슿正躺着的一个人。

      他是另一个波斯士兵,脖子上有一个洞,应㽓该是受了阿拉伯人一击之后,由于大量失血才死了的。

      “一晚上死了两个人!”

      咬牙的声音,刚刚大黑뷿带来的那份喜悦被冲淡,罗元生低头沮丧的说一句。

      “姻这是我们这些人犯下的大错误,这才让雇主们折损了两个人쩳”

      一想到今晚的事,罗元生心中就憋得慌,感觉就没有一件好事发生。

      敆他们先是遇上乌依古尔受伤,虽然都是皮外伤,但一时间也需要静养,动弹不得。

      接着两个波斯士兵战死,这可是他们的雇主,作为雇佣关系的他们脱不了关系,甚至在他们这一行流传出去也不会留下什么好名声。

      然后就是大黑重伤不起,黛绮丝这位主顾受伤,鈐梁芽儿病重,仇天魁也受伤,感觉就是所有的霉运都凑到了一块,让他们反应不过来。

      Ꞙ最要命的是,他们还被阿拉伯人分成了两段,一部分被阻击在山上,一部分不得不在这溶洞中养伤,慢慢等待消息。

      一时间,洞穴中弥漫着异样的气氛,稍稍有点沉重。

      就在这时候,拉苏尔的说话声响了起来,沙贾汗。张翻译݊道:

      “我们这匼位侍卫队长让大家打起精텨神来,把注意力放在之后的事上。他还让我转告你们,这两位波斯战士的死请ꡭ不要放在心脌上,他们是在保护“主人”的情况葙下칂才死了的,都是值得骄傲的战士”

      接着,拉苏尔露出了鼓励的目光,在一众人身上扫了一圈。

      “╊说的也是,我们现在需要跟山上的人接上头,这才是当下该做的”

      微微点头回礼,罗m元生长叹了一口气,再说中整理了下情绪。

      哈喇巴儿思坐了一会,感觉好了一点就站了起来:

      “恩,我在下山之前,仇伯让我们想一下办法,那怕弄点医治芽儿的草药上山也ꬻ行”

      “草药!”

      梁勇嘀咕了一下。

      “这东西要上哪去找”

      不由得皱了眉头퉬。 䝄

      他们这趟出行根本没想到梁芽儿会跟上来,更没预料到有人会在路上高烧,也就没有预备相关的药品,一时间也不知道上哪才能弄到这些东西。

      裍 “要去咚咔咔族看看吗”

      跟仇天魁想到一起去了,乌依古尔这样说道。

      目光移动,罗元生看了看乌依古尔,苦恼的直挠头。

      说实话,他不想乌依古尔再去见那些可恨的人,是他们才让这个女人吃了这么多的苦。

      但是,不去见也没办法,只有乌依古尔能跟这些人交流,只有他们那里才有可能弄到草药,这让罗元生一时间陷入了两难的地步,想张嘴阻止却发现怎么都说不出口。

      “该死的咚咔咔族,说到底都是他们害得,我们就不该去买什么水,这瓢泼大雨难道不够我们喝吗”

      最后,罗元生只能骂了一句,跟仇天魁在后悔同一件事。

      ꣁ “事已至此,骂他们也没用”

      乌依古尔也是苦笑。

      “在这之前꽯我们也٧不知道会下雨啊”

      ⑞ 她轻轻톳抚摸了一下大黑的쥙毛发,让这个大趥家伙睁开了眼,晃着灵动的目光看着乌依古尔。

      “就这么说定了吧,等一下我去找咚咔咔族弄点草䯀药,在想办法上山,顺便把草药送上去”

      看着大黑那满身伤痕,乌依古尔做出了决定。

      ྾然后,又是沉默!

      片刻之后,罗元生才叹气道: 肘

      “也只能这样了,㓳去的时候我会一直保护你”

      చ“我也去吧,多一个人多一份安全”

      梁勇点了点头,拿出了自己的烟斗,说道:

      “该我们上场了,老伙计盋”

      他轻轻拧动着烟头,将他取了下来,拿着烟管在手上瞄了两眼。

      原来,梁勇一直带在身上的烟斗就是他的武器,他梁三手不但有三绝,甚至还使得一手好暗器。

      吼而这根烟管,就是梁勇的独门兵器,当装上铁针之后,在配合他的隐匿之法,一吹,十步之外就能取下敌人的性命。

      同时,梁勇还从怀倄中掏出了一檢个装满黑色液体的琉璃瓶,嶸小心翼翼的将铁针头在里面挨个浸了一次。

      “这是什么?”

      看着梁勇的样子,哈喇巴儿思▃好奇的问到。

      嘴角冷笑了一下,梁勇回答:

      “蛇毒,蝎子毒~~~是我专门用最毒的毒物调配的毒药”

      汗毛都立了起来!

      哈喇巴儿思没想到,面前这个一脸和㦩蔼的老人居然会这么阴险,不由得往后了几步。

      嘿嘿!!

      罗元生倒是知道这些事,对于哈喇巴儿思的表现不以为意,摇头笑了两声。

      “等我准备好就出发吧”

      看了看哈喇巴儿思的表现,梁勇也习惯了这种事,一般人遇上用毒的人都会这样。

      他依然聚精会神的将铁针涂上了毒药。

      就在这时候,外面暴雨中走来了一个人,这人是哈米德。

      他轻轻靠在石壁上,屏핮住了呼吸,用目光看了看周围。

      然后挪到了石缝边缘,用余光瞟了里面一下,赶紧将头缩了回去。

      “你们这还真是找了一个好地方”

      哈米德心中这样想着,嘴角露出了笑容。

      他那一眼,就看到石缝里面有光影再闪动,是梁勇的火折子反射出的光芒照在了石头上面ꌬ,并没有看到有人鯌的迹象。

      但这也足够了,哈米德从光影中就知道里面有人,完全不需要特别去确定什么。

      料 接着,哈米德抚摸着下颚说道:

      潾 “易守难攻吗!看来想諾打下这里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然后,他又在外抶面站了片刻,侧头看了看远处的圯山顶,那边是仇天魁的筩方向。

      最后,哈米德仰着脖觨子,任凭雨滴落在自己脸上轻声说道:

      “算了,反正机会有的是”

      说完之后,他又侧眼瞄了一下石缝,漫步走进了黑暗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