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漫画绘本>

      与此同时,农家六堂齐聚므六贤冢,田光拿出病无伤给的情报一部分共享给六堂堂主,ઈ个堂主蠂看了手中的情报一阵惊诧,四季堂堂主司徒万里一手摇着手里的骰子,一手捻着胡须,提出疑问:“侠魁,不知召集我们,是为了什么”

      田光环视一圈各堂堂主后,开口说道:“∍我已经上了罗网的刺ㇷ杀名单,召集各位就絗是宣布一下,如果我一旦出现意外,六↌位堂主可来六贤冢找六位长老,我已Ṑ将遗嘱留츮存六位长老⚍手上”

      田虎那个二货想都没想就喊道搊:“侠魁,只要你一声令下,我农家十万弟子踏平罗网”

      田光ꄧ无奈道:“去쐅吧,十万弟子都给你,踏平秦国蟬,我亲自传你侠魁之位莔”

      其余᝗五堂轰然一笑,田虎摸了摸后脑说道:“不是踏平젖罗网吗,关秦国什么事”

      其他五堂一听这活就知道긘田虎没仔细看情⮓报,四季堂堂主司徒万೶里看着嘲笑的其他人,打了个圆场,向田虎解释到:“罗网是秦国扰乱六国的组织,不踏平秦国如何铲除罗网”

      田虎瘪瘪嘴说不出话来,脸色涨的通红。

      田光看着田虎的模样,也大了个圆场殺:“田虎也是关心则乱,⒲这才口不择言,今天来主要就是这件事,其余的大家回去后管好手下的Ⲑ弟子,勤加练起武艺,这个世道又要不太ჺ平了౉”

      清晨,在田光的小院打坐休息一晚的㝖四人,焰灵姬就要去屋内叫醒躺在床上的梅三娘,病无伤拦下焰灵姬说道:“还ͦ是让她在睡会吧,昨夜*哭了一宿”

      焰灵姬嘟囔道:“有了新欢就忘了旧爱鴚,这才多久就㨱行疼人家了”

      病无伤听到焰灵姬的嘟囔,一把将其拽到身边,用手刮了一㍸下焰灵姬的鼻子:“瞎됯说什么,没有新欢那来的旧爱,不如你当我新欢”

      焰灵姬一个转身逃离病无伤的身边,略略的嘲笑道:“谁要当你的新欢,花炽心大萝卜”然后神情一转,妩媚的说道:“主人칷,我饿了”

      病无伤看着千变馷的妖姬,从空间拿出一个桃子,扔给焰灵ᐧ姬说道:“就这个,爱吃뫉不吃”

      随后病无伤把早就做븁好的盒饭发给迋驱尸魔和嫁衣,还带着热腾腾的蒸汽,扑鼻而来的香气让两人直咽口水。

      虽然已经是进化过的身体,大部分食物都能ﬞ吃,暱甚至毒药都不惧,随便吃点就能满足一天的᪍能量,但是病无伤亲自做的划食物可比大厨做的都好吃,花样还多,要知道几人早就盼着病无伤做的쥢饭了,但是病无伤为⓰人懒惰,只有在高兴的时候会做一顿。

      焰灵姬看着驱尸魔和嫁衣手ή中的饭쏍菜,在看在看刚要一口还觉得好吃的桃子瞬间不香了,把手中的桃子顺着院门就扔읙了出去,簌一个飞扑冲向病无伤,坐做其怀里折腾,病嶄无伤拿着手中的放在放也不是,䯇不放也不是。

      正在ꌦ此时,田光手里拿着焰灵姬刚仍的桃子走넍进来,看着正在吃饭的两人和打闹的病无伤及焰灵姬,打趣道:“公子好雅兴,刚才毧天上飞来一颗桃子,问着就有问道啊”

      焰灵姬看着켎田光手里的桃子,站起身一把夺过藏在身后。

      病无伤拉过焰灵姬,把手中的饭菜递给她,혒问向田光:“侠魁这么早来可是有什么事情”

      썞 田光딞问着桌上的饭菜香,比自己以前吃过的最好的好像还要好吃啊,于是打趣说道:“我这大早来给你送情报,可还没吃饭那”

      病无伤赶紧从虚空中拿出两份饭菜,其中一份递给田光,:“来,侠魁请坐,边吃边谈”

      田光看着病无伤这一手虚空取物,一阵惊诧:“看来公子练的可不是旁门左道之术能比啊”

      病无伤自嘲一笑:“区区小术,不值一提,不知侠魁可是找到惊鲵的藏身之处了”

      田光ඵ自然不信病无伤的掩饰㕉,但是也没揭穿,说道:涏“惊鲵的藏身之处已经找到了,就在烈山堂附近的一座破屋内”

      病无伤知道地址后,让焰줩灵姬进屋把梅三娘叫醒,随后对田光说道:“等梅三娘醒后,我们就去找惊鲵,等惊鲵事了,我们还要去魏国,这两天多谢侠魁的关照了”

      田光也不是磨叽之人,拱手示意:“那就祝公子一路顺风忸”

      病无伤听到田光的祝福,顺嘴接了一句:“半ꭡ路失踪”

      田光没接下句,只当荗病无伤是在无病声羌吟。

      梅三娘醒后,几人简单的吃完饭后,一一向田光告辞,⻮向着惊鲵藏匿地点飞奔而去。

      볟 在一座残破的木屋前,几人停謅住脚步,一位全身为紫色白条纹的修身金属战斗服,双腿和右臂部位为鱼鳞状护甲,胸甲上的鱼状花纹与手中惊鲵剑格调相衬托的人挡住了病㛓无伤五人的去路,第一眼看到惊鲵,病无伤满是赞叹,原来小说不是骗人的,女杀手都是大美女,一身嚡干练的杀手服托衬出惊鲵惊艳的身材,像一条刚刚出水的美人鱼,让人耳目一新,刺骨的杀意像是炎炎夏日的一道清风,清凉宜⤖人。

      许是惊鲵的杀意惊醒屋中的言,哭闹声传出,惊鲵原本冰冷ᤓ的表情瞬间慌乱。

      ᅅ 病无伤示意几人退긗后,冲着惊鲵ᨩ说道:“赶紧去淚看你女儿吧,我们奻在外边等你”

      惊鲵转身进Ὧ屋去哄女儿,惊鲵轻柔的抱起言,在一阵轻轻的抚慰中,言仿佛知道要发生什么,冲着母亲一笑,小嘴一撅睡了过去。惊鲵看着冲自己笑的言,原本温柔的表情一遍,一脸决然,ﰵ下定决心要守护好言。

      把睡着的言放在床上,轻轻地盖好衣服。抓起唯一能依靠的武器走出房间,看着遥远的鼲东方升起的太阳,惊鲵貘的心里一阵平静,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铺天的气势쯼与杀意从惊鲵㗤走出房间开始聚集,当走到病无伤几人面前时,놞惊鲵的气势与杀意完全内敛,在这个重要맭的时刻,惊꽦鲵借助特殊的心境,道行更进一步,返璞归雃真。

      但是病无伤一句话就破掉了惊鲵聚在体内的势与杀意,一脸郑重的꫶向走过来的惊鲵说樗道:“我要做言的父亲”

      本来准备绝杀一击的惊鲵在听到这句话,都没注意到病无伤为什么知道言的名字,惊鲵给言取﹦的名字只有自己知道。惊的体内气势和杀意反噬,一口鲜血喷出。

      不要说惊鲵了,焰灵姬几人都被惊的下巴掉到地上쿈,张大嘴不知道说什么ꊉ。

      㝤病无伤看到吐血的菛惊鲵赶紧上前扶着惊༭鲵,用眷属ឍ技能咒疗给惊鲵治疗,同时讳用星力给惊鲵舒缓嶹内力,调整经络。

      手部在惊鲵쟖的背部来回缿抚顺,像是在安慛抚一只受伤的野豹。惊鲵在略微缓和后,打䮶开病无伤占便宜的手,冷眼相对,喘着粗气,心里为自己刚刚因病无伤抚顺的动作,感到小小的幸福感恼羞成怒,刚刚就是因为这个籠男人的一句话导致帧自己没能憋住气息,至自己受伤严重,居然因为他的一点施舍居然感到幸福。如果不是现在不能战斗,一定砍死眼前这个登徒浪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