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草

      师命不可违,柳相锦领着一道符箓就下山去了。

      应君也迎来了第二位香客,应该说是三位。

      两农妇一农夫,是山下耕地种菜的人家。

      农夫脸色憔悴,一年轻一些的农妇面有愤懑与焦急,一年长的农妇只有忧愁。

      应君看一眼就知生了何事,这年头这种事不少。

      就是被妖精鬼魅迷了心智,而后纵欲无度,损耗阳气,导致身心疲乏。

      “三位居士所求何事?”应君问道。

      “求观主救命呐。”两农妇按着农夫一同跪地,就要磕头,但被应君一个虚托抬手顶了起来。

      “你等之事,我知之,妖魅子已除,只需回去静养便是。”应君说道。

      那勾引农夫的妖精已经被人打死了,下手的就是那农妇。

      农妇强壮健硕,常年的劳作操持家务,身板子比现如今瘦弱的农夫都要宽些高些。

      而那妖精初出茅庐,刚做坏事害人,修为不深,自然被农妇一粪叉叉死。

      而且粪便污物也是这些修为尚浅的妖物的大敌,所以它被寻常农妇叉死也属正常。

      若是修为稍微深一点,说不得农妇也得被魔怔,到时妖精也将这农妇的精气心血一并夺了,毕竟阳气不止男人有,只不多因为男人多是下半身思考,容易遭受诱惑,所以不管是雄妖精还是母妖精都会选择男人做迫害对象。

      “啊?是那只鸡?”农妇后知后觉。

      “正是。”应君点头。

      “娘,俺就瞧那只鸡不正经,走路歪七扭八,可还跑的飞快,还以为得了啥病,就想炖了给二狗补补身子,没想到还打对了。”农妇喋喋道。

      原来这也是一个歪打正着的事。

      “可是,观主,那鸡打死了,我家二狗咋又变成现在这样了,他以前可聪明了,是俺们十里八乡脑子最灵光的人了。”二狗他娘不理儿媳妇的喋喋不休,只关心自己儿子现在的状况。

      “嗯,我再瞧瞧。”应君又看一眼。

      他本只以为这脑子是被迷了心智,而且身上妖气浅薄,只以为是妖精迷惑后的大病初愈,身体的根基还没补好,所以郁郁无神,也就没去太认真看。

      而现在这老农妇提一嘴,应君也就认真起来了。

      只是这一看不打紧,却让应君有些奇怪。

      三魂七魄的一魂一魄竟被炼成了法器,而且这法器仍旧藏在他的身体内。

      也正因为法器还在其体内,应君才没有一眼看穿农夫魂魄上的异常。

      看这情况,这法器的炼成应该也有多年了。

      “居士,令郎以前可有生过大病?”应君问道。

      虽然这事只要抽来农夫身上的一缕时光就能找到因由,但因为某些原因,应君还不想这么做,所以就动嘴皮子了。

      老农妇惊讶地看着应君,然后连连点头道:“有有,俺家二狗七岁时就得了场大病,后来请了一位赤脚医生看好的,之后就再没得过病,观主,这有关系吗?”

      “那赤脚医生可还在?”应君又问。

      答案已经有了,应君的神念悄无声息地搜过方圆千里,并无任何关于这位赤脚医生的踪迹。

      虽然他还不知道赤脚医生姓甚名谁,但是应君却从农夫和老农妇身上取来了一缕留存了二十多年的气息。

      很多时候,每个人擦肩而过,都会各自留下气息,并不是了无踪迹。

      “不在了,好几年前就没了。”老农妇答道。

      是假死。

      “观主,二狗这样和那赤脚医生有关?”二狗媳妇问道。

      这农妇挺聪敏,点了就通。

      “解铃还须系铃人,但斯人已逝,不可再追,贫道这还有一方,且让令丈夫服下,一剂便可见效,后再温养一月,便可恢复如初。”应君说道。

      他不可能为此事搜天索地,惊动一些人,所以就想了个替代的法子,至少能让这农夫活到老死的法子。

      至于他死后,那就是幽冥地府的事了。

      而且他现在这样子本就是幽冥地祇的锅,本地城隍土地公竟然没看顾好本地百姓的生魂,这可是大错。

      若是应君不爽,现在就写一份咒言,参此地城隍一本。

      要知道,此方天地的幽冥地府当年还是道门大能所辟,而后定立轮回,封了地府诸神。

      所以地府可一直在道门的钳制之下。

      之后西方教入关传教,化胡称佛,遵循道门的规矩,也将自身的教义文化传入,地府便多了个十殿阎罗和十八层地狱,也算一种完善。

      另外,地府也将西方地界纳入辖境,地府真正管理此方天地的轮回,不再只掌管东土神州这一片。

      不过即使地府的权利大了,但道门对地府的管制仍然厉害,有道门大能分出化身酆都大帝投入地府,也有大能分出化身泰山府君分走轮回权柄,还有佛门菩萨只身入幽冥,镇压幽冥苦海,号地藏王。

      总之,地府轮回这方天地最重要的权柄,没有人愿意相让。

      但至今仍是道门大能占据上风。

      据说当年天方欧罗洲那边也有土著神祗开辟幽冥,后被地府的百万阴兵剿了,所有的轮回权柄地府(道门)都是不肯相让,哪怕只有一点苗头。

      而且当年道门与佛门也点了人手,直接打上那欧罗洲,把那边的一众神系打得七零八落。

      而这也正好造就了如今的明国的万国来朝,海外番邦皆服的昌盛境况。

      说回二狗这事。

      这事其实也好解决,让他体内那道由一魂一魄炼成的法器重新操持起身为一魂一魄的功能便是。

      这事对应君而言很简单,在他决定这么做时,念头渗入二狗的身体中,事情就已经完成了。

      二狗的灵智重新清楚,眼神不在空洞,他朝着应君一拜。

      “谢谢观主。”显然,刚才的事情他都看在眼里,只不过魂魄不完整,精神没法操纵身躯,现在复归完整了,却是可以对应君感激不尽了。

      “二狗,你好了啊。”二狗的老娘和媳妇叫二狗变得正常,都是高兴不已,一个更是喜极而泣。

      “多谢观主多谢观主。”

      在三人的千恩万谢中,应君将他们送出了道观。

      而应君也迎来了今日的第三位咨询的香客。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