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秋葵成视频人app

      无尽的퓅征战。

      征战对于欧克来说只是家常便饭,可줍是朇从去年开始ఙ,战争ⱁ的烈度明显上升了不只一个档次。

      ἠ Waaagh,waaagh永不停歇。

      老大们不断⿶发出召集令,小子们字面意义上如同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一波波冲上战场,倒下或成为更壮的罓大只佬,有的甚至干掉自己的老大䝓取而代之,透然后再被后人取而₻代之。

      3阶的兽人老大都像是韭菜一样一波接一波倒下,톣唯有4阶船的战争老大们才能坐稳位置。

      小子们都说,这是最好졸的时代,最waaagh的时代。

      ﶤ 绶兽人的神明搞毛二哥从去年开始务必活跃,过去几年才降下的神谕几乎无时无刻都在发生。到숪处是小子突然䭾被搞个赐福变得力大无穷,或者被毛哥赐福变得诡计多端。

      受到主神的关注,小子们自然喊打喊杀更加起劲。

      高烈度的征战傄极大的消化了之前考试中从矮۽人处得来的科埰技,也催生出很多中小氏族。

      欧克只有圹在两种情况下能团结起来1.更强更waaagh的外敌2.搞毛二神的神谕。

      盨꧆平时格雷姆再怎么勇猛,天生不擅长团结的欧克总是会因为各労种原因碎成一地,打作一团。

      ⮙ 黑月氏族,这只氏族是一只地精氏族。地精自从被兽人兼并之后就作为奴隶存在,几乎就是聪明,强壮一点넅的屁精而已。地精虽然擅长工艺但是在科技程度较低的时候技术并不ᆟ能弥똶补缕他们和兽人体型上的差距。随着科技发展,终于有一只地精氏族获得了独立。

      他们的老大是大技霸.兽姆罗。ٹ他开着᠌一台为地精特制机甲:搞哥大大大机甲,简称“搞大”。目前的技术水平还不足以研发出ꀛ供兽人小子乘넖坐的同比例机甲,所以这是只适合地精操作的武器。

      狡猾的黑月老大兽姆罗假装把这个机甲献给自己的老大,老大高兴㘦的把它摆在自己战利品室卢——同时也是卧室。但是兽姆罗藏身其中,趁着老大熟睡时用搞大机甲割下了老大的头。

      他带着地矎精们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反抗,加入他们的还有不被主流欢迎的科技类小子,ꤎ他们往往因为兴趣太过奇葩不被自己原本的氏族待见。

      李延意识回到主位面,他这次几乎在次位面待了一天一夜。他曾试着找到余雾,可是却ᵣ没有找到。

      最后只能把注意力全放在眷族培养上,一天下来绿皮们果然很开心,冲뚢刷刷ᖄ上涨的信仰值就能看出来,这些家伙一定是打爽了。∏

      有仗打,有肉吃就能满足的家漵伙们,还真是幸福。可ݧ惜神明们并做不到这一点。

      李延在走廊内散ۈ步,一边期待能和某人不뎕期而遇,一边短暂休息在次位面待久的脑神经,长久沉浸在䚚次位面的确会产生一定压力。

      䴨可惜期待不期而遇本就是病句,你往往ᯙ只能偶遇自己不庺想见到的人。

      李延经过重症区,看到了那里的王易生。

      王易生已经脱离重症监护,估计是在探望茅쓞三国吧。李延和他并没有什么好说的,他大概知道虽然茅㴺三国傲慢且粗鲁,但大部分坏点子都出自王᭦易生诏。

      王易生也看到了李延Ⱪ,他的脸色白的吓人,双䝳目֣死死盯着李延,充湇满仇恨和不甘。

      踥 要是换成兽人社会,只需要一句你瞅啥就能把⌊这阴毒的东西揍的满地找牙。李延不禁捏了捏手指骨,那股无名的怒火又有窜起的预兆。

      可惜这里ޘ是主位面,李延只能快步离开,只感觉后背怨毒的视线。

      神经病,你恨什么?李延压制怒气ળ,快步离开。

      一把茺冷水洗脸,첏李延再次进入次驻位面。

      娃这不像他的作风。李延冷맲静的分析着؀自己的情绪。

      我在愤怒什么?我在焦虑什么?

      所谓战争之神᦭神职影响只是外部诱因,可李延不想把这当成黾借口。昨日失态的根本上还是因为自己的原生情绪ᬐ。

      他双目低垂屐,开始反思,过滤自ꨁ己的情绪和杂念。

      李豫的严厉从李延记事起就没有变过,他的童年是由“该干什么”鄂和“不该干엓什么”组成的。

      㺱这些事是明智,高效的,应该做。那些事是冲动,低效的,不该做。

      做了该忢做的事应该感到光荣,干ᕛ了不该干的⬐应该感到耻辱。这种荣辱观把李延童年的世界一分为二(或许他ៗ小时候好为人师就是无意识在践行和웯传播这种价值观),但孩子的心智并不像道理那样黑白分明。

      鎕 虽然李延足够优秀,能完成父亲的大部分要求。但总会有叛逆的时候,小小的他一边叛逆,一边自责。

      뇡 然后他碰见了余雾,那个一心一意追逐梦想的少女。

      刚认识的时候,在李延眼里余雾是纯粹的,ጹ她没有私心杂念,对目标没有丝毫的犹豫和牓疑惑。

      那时的李延在强迫自己努力,但余雾却是在享受努力。那样的余雾在他眼里是欟没有一丝瑕疵的完美品。

      然后他尝试着接触少女,和她一起去孤儿院帮忙,一起去社区做义工。过程中李延渐渐发觉他对这些事业没有兴趣。

      倣 他只对余雾这个人有兴龴趣。

      再后来,两人一起长大,时光洗去了一些执念,少年了解到少女不是完全没有烦恼,全心专注梦想的少女也渐渐注意到身边的人脨。但两人的羁绊日益深厚。

      但有个问题两人一直回避不谈,那就是分垅别。他们都툰知道这一天早晚要来,但都不愿去想。

      可无论他想不想,路都到头了,他不能逃避。

      禚 “要来练一砝场吗?”

      㹉 李延猛然回头,训练位面身后,余雾正站在那里。덃灵拏体余雾是精灵女횓神大半,一袭战袍,左手握法杖,右手持长剑。

      余雾单也看着李延——随带一提,在她的眼里,自然状态下的李延是一只灵体탫兽人正蹲在半空中,表情深沉,眼中散发出智慧和反思的光芒,还挺违和的。

      李延一愣“你怎么...캧等等,我有ꞧ话要说。”

      余雾耸肩,指了指身下的精灵大军。ᦜ他们装备焕瞔然一新,俨然是刚刚升级换代过。

      余雾淡淡地∀说:“有话,打完之后慢慢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