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圣之石

      这世界水太深!

      嚣 秦煜一时之间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

      漺 面对能不能在二号世界获的源力的问题,他最初的想法已经动摇,

      抛开能够穿梭世界不谈,归根结底他只是个普通人。

      而在这个世界,终究武力才是决定一切的最终因素。

      谁的拳头大,谁说话就有理,不服不行。

      ---

      天蒙蒙亮,庭院䦇中的花草还萕沾着露水,怜星如约出现在了秦䤎煜房间的门外。

      除了隔着面纱看不见脸也能让人觉得她长得超级漂亮之外,说实话蛱秦煜砸从怜星身上并ᡧ没有见丝毫属于宗师高手和门派之主猤的威严霸气。甚至这次出门送秦煜离开,她身边都没有一个෌侍女随行。

      ퟩ 没有惊动任何人,怜星仅用一猚根白绸就带着秦煜无声无息的ᚷ出了绣玉谷,秦煜也趁机体验了一把真正的轻功り。

      偏头看着右手边抓着白绸的怜星,秦煜忽然想到小说中写到怜星小时候和邀月摘桃子的事情。

      书中说怜星不知道什么原因被邀月从树上推下来受伤,医治不及时导致左手左脚残疾。

      但秦煜这些天一直没发现怜星行动的时候有什么不便,除了ߺ左手一直笼罩在绣袍之中雙,她的腿脚看不出有丝毫不便。

      秦煜不好意思一直盯着怜星ꨩ看,也不好直接问她,毕竟别人救了你,你却一门心思揭别人伤疤还是太缺德了点。

      盗 最终秦煜打定主意,等回了主世界就留意一下相关病例,헊看看能不ꐳ能从某磨些治疗方爚案中找到一些有参考价值的,将来如果有机会,倒是可以帮助怜星戱一下。

      葛 ---

      将秦煜送出绣玉谷,怜星给ꪋ秦煜指鄺了簐通往姠离移花宫最近市集的方向。

      是的,在离移花宫十几里之外就漥有一个面积不小的镇子。

      只要是人,就需要吃鹅喝,需要胭脂水粉,需要各种物资。

      移花宫虽然只收女弟子,但人数一点都不少,对各种物资的需求也大。

      有需要就有商机,有商机的地方就有商人。了解到移花宫有采购需求后,一些大大小小的商队开始给移花宫供应起各种物资。

      但移花宫不允许这些商队进入绣玉谷所在的范围,她们指定໒了现在镇子所在的地方作为交易的场所。

      时间一长,方圆几十里地的人们都知道ﱡ了这里。

      附近地域的一些小门派也来到这里购买ⴤ各种物资,诸如小商小贩、农夫猎手販之瓧类的拵也开始来这里出售各簵种东西。

      人流量快速增长虪,这些商队开始有人在这里建房开店,最终形成䋫了一个占地面积不小的镇子。移花宫也在鶆这里拥有属于自己ꨒ的产业,而且店铺数量不少。

      因为地址临近移花宫,慢慢的其他㓬势꽵力也开始往这里派人刺探情报。现在镇上各方势力早已是鱼龙混鸵杂,说不定街边卖阳春面的老李头就是某个门派派来的探子。

      ׻不过这个镇子所有人都默认⚖是移花宫的地盘,始终没人敢在这里闹事。

      ---

      ࡳ 林木森森,大早上的森林笼瞊罩着薄薄的晨雾。

      츁绣玉谷通往૔镇上的道路很平坦,宽度比得上主世界秦煜他们村以前修建的村道。

      铺了碎石子的道路ꔕ上可以见到清晰的车辙印记,一些地方还有明显的填土痕迹,不出意料应该是有人㠁定期维护。

      퇢沿着道⨼路끓一直往前走,两旁密林间不时会响起一些尖利的野生动物叫声,隐约间秦煜媜还听到了几声狼嚎。

      秦煜独自一人上路。

      并不是怜星不愿多送,按照怜星原本的说法,秦煜不会武功,还皮肤白嫩、双手无茧,一看估计就是出身于某个世家大族的公子大少。江湖经验说不定为零的他,出门连一些只练过三拳两脚的小毛贼都打헇不过。为了ꈷ确保安全,让秦煜不会在路上被人打劫ᚇ或者不小心被毒死,她可以派出移花宫高手将秦羍煜一直护送到㗅家。

      但秦煜为了保守自己的秘密,最终选择了拒绝她的好意。

      崍 ---

      럀 一路走的大步流Ƣ星,秦煜完全不在乎怜星会不会派人在身后悄悄﨤跟踪自己。

      因为即使真的有人跟姁在他身后,秦煜也没ᇑ法处理这件事情,更何况以他的歶实力根本发现不了。

      但秦煜这次빏是真的想多了,怜星还真没派人臭跟踪他。

      相处这么久,怜星早已确定虽然秦煜在交代自己的来历时隐藏了一些事情,但他已经可以确定不是霈其他势力的探子。

      因为没有谁家的探子会这么的无能,嗯.....按뭇照秦煜的说法就是不专业。

      ᠝ 没练过武不说,连最基本的武学知识都不懂,人体穴位名称都知道的很齔少,而且江湖经验完完全全为零ᔜ。

      她还发现秦煜平时接人待物极有礼貌,就算是面对一个小小的送饭侍女,秦煜每次都会认᷶认真真的向狴侍女道谢。

      这不是那些表面平易近人实则内心高傲无比的人所假装出来的礼貌,而是真真切切发自内心的向他人道谢。怜星看的出来,秦煜是真的在将侍女当成㎋和自己平等的对闥待。

      朾 这段时间以来,自从能够自行下地,每次吃饭前曅秦煜都会先洗手,手指的指甲也永远保持ﳣ干净且长度适中,㝑每天晚上还要坚持自己清븋洗身体。 信

      而且怜星还发现秦煜在面对她的时候,除了一开始有些拘뼚束,后来就再也没有从他身上察觉到过任何对于所谓身份差异带引起的不适和别扭感觉。

      他也是歎真的认为꥕自己的身份和她相等。

      » 虽说面对身份的态度可以假装,但假装不ᰱ在乎和真的不在乎永远不同。

      对于分辨一个룫人是否说了谎,怜星自认为还是可以办到的。ٴ武功到了她这个地步,灵觉早已磨즓炼䜓的敏锐无比,极少有人能够在她面前撒谎成功。

      푡 这就令म人ᦋ有些费解了ម,视弱者的地位和自己相当,可以说成是身份导致。但面对强者也是一样的态度,那就能是真ﮆ不懂,或者真ꅸ不在乎了。

      햜 怜星觉得秦煜很明显是后一种。

      试问这种人又怎么可能会繌是其他势力所能够培养出来的探子,秦煜表现得完全不像是一个江Ⱙ湖人,她从秦煜身上也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江湖气息。彵

      ᴄ秦煜和江湖太㖎格格不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