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6KNB系列

      朱慈烺松开缰绳,轻轻一夹坐骑,驱马冲下土坡,大얅队人马随扈’,一直冲入了水师젧大营。

      此时的大沽港,不但停满了战舰,岸边的大营也连绵数里,郑氏舰队、天津水师漐,京营驻地各自分明。

      쥫 朱慈烺理所当然的进入了京营大寨,同时升起了太子的旗帜,孙应元的中军大帐就是太子中军。

      朱쾶慈烺在中军大帐召集了众人军议。

      他示意གྷ郑芝龙先咶说,

      ‘殿下,如今福建水师战船合计三栱百஺三十七搜艘,除了北上过墪程中遇到大风沉没的三艘海船外尽皆在此,再就是天津水师战船八十余艘,不軪过大部分是苍山船和鸟船,福႖船沙船加在一处不过十七艘,’

      郑芝龙侃侃而谈,一切都在他的心ⳑ里,也是个精干的人物䚌,能把膬郑氏集团从海盗集团带到这个地步,就不是一个简单人物。

      㲢 阮季和张名振脸上一抽,这话说的有点打脸啊,堂堂京畿水师,陛下亲军的天津水师如今能拿出手的耎大船就是十多艘,让他们两个情㉿何以堪啊。

      ‘殿下,因为航行多时,帆索、船板等很多破损,再就是很多船员生病,因此需要上岸修整月余才能起航开㎖拔,因此跨海攻伐只怕要在五月初了,’

      떛 郑芝龙偷眼看看朱慈烺的神色。

      长途航行后修整是非常正常的,但是他和朝廷的关系有些微ᬀ妙,泺他怕朱慈烺以为他在避战。

      要知道大明太多的官员对战事等尤其是海ၬ战那是一无뉃所知,偏偏还要指手画脚。

      ֯ ⽼ 在福建,他应对历任福建巡抚就弄出不少事端来。

      结果郑芝龙发现朱慈烺很淡然的点点头,表示明了,郑芝龙ꕯ不禁心中一松,这位小爷还是一个懂得事理的。

      朱ᚴ慈烺示意了一下,刘之虞起身来到了舆图旁,他一指辽中的沈阳,辽阳,以及现在落入敌手的宁愿一线。

      ‘建奴入寇当选在九月﹫十月,丰收崓季,这样才能在我大明境内所輙谓的瓅就粮于敌,路上行军㌀也得两月时间뺼,须知现在的建奴出征不姟再仅仅是骑军了,汉军旗很多都是步军,更要紧的是为了攻取我大明的城池,他们携带了很多的重炮,其⢵中包括几十头앑牛⛮拖带的红衣大炮,因此袍从宁远等地北上入朵颜,然后扑向蓟镇长城或是൝宣府长城,路途不长,他们也要行军两月左右,他们启程当在七月,所以我水师급不得㡹迟于五月底前发动攻击旅顺之战,而在之前,我军当蠃清除辽东湾中诸岛上的清军,’

      刘之虞直接说出了战役筹划。

      再晚,建奴大军已发,就没ၗ有牵制的作用了。

      朱慈烺ႅ点点头,表示满쏹意,现在赞画司在他늩的监看,所谓指导下越发的正规,所有战事都有预쀜案。

      “殿下放心,五月初,舰队必会整装待⻫发,横扫辽东湾,直驱旅顺,”

      郑芝龙起身拱手道。

      죂朱慈烺和煦点头摆手示意他坐下。

      “此战干系大明国运,因此不得不慎重,各位可有建言,”

      朱慈烺㜦问道。꯽

      郑芝龙想了想再次起身,

      ‘陛下,如今虽然战船很多,但是其中很多船只只是战船,ﱄ船只窄狭,最多运送数十军卒,因此臣下估算了一下,海船最多一次将军卒运送过去,但是战马嘛,就要第二次运送了,毕嘵竟一匹战马占据的地方可以运载十余名士卒뵠了,’

      刪 琣 郑芝龙道。

      郑芝龙表示运力不足。

      埏 輟 “你的解决办法,”

      朱慈烺茙简明道。

      他希望他的部下不要只是提出问题,而要提出解决办法来。

      ᯩ“殿下,攻取一座临近的旅顺的岛屿,ꀬ让步卒修整,然后船ᬺ队折返大沽,运送战马,”

      䦾 “你以为合适的岛屿是哪一个,”

      朱慈烺问道。

      ‘殿下,就是广鹿岛,此地距离旅顺不远,也就是一天的海路,而且不易被建奴发觉,岛屿很大⫹,数万人马可以驻扎,可做转运之处,’

      郑芝龙胸有成竹道。S

      朱慈烺抬眼看向舆图,广鹿岛ꨳ在旅顺东南百多里处海上,倒是一个合适的地点。

      “允了,”

      “遵命陛下,另为찅了从辽南抢运辽民,ٲ还须夺取邾复州西南的长生岛,和旅顺西边的双岛,这些地方距离辽南近在咫尺,不过十余里,有的匹只有躹数里之遥,便于转运辽民,”

      郑芝龙指了指这几处地方。

      朱慈烺点头赞同,ꇄ毕竟是专业人士,大㰝约向小琉球偷运流民开拓的时候这个套路都是玩熟了,所以运筹起来很是完善。ㅇ

      郑芝龙嘴角微翘,这位太子爷对他也算是言听计从了,没有多事的指手画脚,难得。

      “此外,要让辽镇、京营的骑步军兄弟们上船适应一下海浪,这一路上着实不易啊,”

      ል朱慈烺苁道。

      他可是知道晕船的滋ꬄ味。

      砽 后世有过一次经历,简直是生不如死,那还是后世的游船呢。

      现在这个木帆船,颠簸要比那个凶多了,肯定有很多旱鸭子不适应,所以朱慈烺就想让甇他们长途跋涉前可以最起码有个适应。耷 ⷡ

      “额,”

      郑芝龙迟疑一下,大股战船都在停泊,要起帆,然后调动起来,让步军登船,开出海湾,再返回ꙃ可是足够折腾的,只是他看到朱ⶅ慈烺不为所动的模样,急忙拱手道,

      ꈔ聖 纡 ‘谨遵殿下之命,’

      朱慈烺点头笑笑,还行,郑芝龙其实是个知情知拏趣的人,这样识时务的人才好驾驭啊。

      接下来,朱慈烺放手让诸将好生商议下步骑军和水师配合的事儿。

      诸人也嬄讨论的很热烈。

      뙨过了半个时辰닦,朱慈烺发现佟䆒瀚邦和郑芝龙相谈甚欢,嗯,这位佟副将倒是长袖善舞,是个小发现。

      相比之下ᅆ,阮季和张名振倒是沉뗛寂很多了。

      很显然,郑氏舰队的庞大,越发衬托了朝廷控制下的天津水师的渺㴣小,这两人是心里憋屈了。

      相比之下,张煌言则是淡定很多了。

      朱慈烺一旁揣摩着众人的心思。

      这是他后世的一个手段,往往有奇效,看来一会儿要和天津水师朝廷的人好好聊一聊了。

      安定军心,鼓舞士气也很重要。

      朱慈ឍ烺可是对콖天津水师期望颇高的。

      忽然,远处海湾里响起了号炮声,同时金鼓大作。

      郑芝龙大惊,他告罪一声急忙冲出大帐。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