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恶魔诸葛大力给你操

      由丫鬟服侍换掉嫁衣,不过从头到尾李玉湖都是气呼呼的,好像谁都欠她钱一般。

      打扮好之后,丫鬟由衷的赞叹道:“少夫人好漂亮。”

      李玉湖也崩不住了,笑着说道:“你也很漂亮。”

      前面李玉湖在化妆,后面薛宇偷偷的厨房找了几滴ꕑ兔血滴在床榻上。

      “走吧!我们去奶奶还有娘请安。”薛宇道。

      㝗“好啊!”

      服侍的两个丫鬟相互对视一眼,其中一个上前一步说道:“少爷少夫人还请稍候。”

      “怎么了?”

      那丫鬟脸上露出笑吟吟的笑容,快步的走向床榻掀开被褥,尤其是看到床榻上那一点点鲜红更是笑容满面。

      “好了,少爷少訝夫人。”

      李玉湖看着两个丫鬟古怪的行为满脸的疑惑,扭头对着薛宇问道:“她们这是在干嘛?”

      薛宇低头在李玉湖的耳边轻轻说了几句,下一刻李玉湖脸色瞬间变得通红,几欲滴血,便是那的耳朵也是边的粉嫩粉嫩,握紧拳头使劲在薛宇身上捶打㚺。

      “哈哈,你这人太无赖了,是你自己问我的好不好。”

      “那……那你也不能说如此……如此话语。”

      “哈哈,好了好了不说繨了,我们先去给奶奶他们请安。”薛宇菓哈哈大笑道。

      大殿之上的红装还没有卸去,其实最中央的那一个人高的大大的‘囍’字更是弥漫着昨日的喜庆。

      主位之上老太君与大夫人䭡高高在坐,脸上依旧泛着一丝丝疲倦,但精神头就很好,人逢喜事精神爽,这点是不可避免的。

      ᅂ薛宇与李玉湖二人迈步走进᛽来,李玉湖脸上满是羞涩的笑容,快步上前先是灸对着老太君与大夫人行了一个万福,然后恭恭敬敬的说道:“媳妇见过奶奶,见过娘。”

      “好好好,乖孩子快起来快起来,来,来奶奶艶这里做⩕,还有天磊,快来这里坐。”老太君一脸慈祥的笑容。

      大夫人也笑着开口道:“天磊、冰雁快坐吧!䓤家里就咱们这些人,没有这么多的规矩。”

      两人刚刚坐下,便有侍女丫鬟端上茶水递了过来。

      李玉湖这点规矩还是知道的,新媳妇儿緃奉茶嘛!来的时候爹娘交代过,媒婆也再三嘱咐过。

      壢 不过不知怎的李玉湖依旧有些紧张,偷偷的朝着薛宇望了望,看到的却是薛宇那鼓励的目光。

      端起茶杯站起身,小碎步的朝着老太君走去,低㻯头含羞,身姿摇摆。

      “老太君,请我用茶。”声音极尽温柔。

      “噗嗤,螕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

      李玉湖这个时候也反应了过来,脸色瞬间变得通红,急切的说道:擟“不不不,请茶老太君用,不不不,哎呀……丢死人了。”

      李玉湖头都快埋到胸里去了,再䗉也不敢抬头看人,整个屋子里都晀是各种各样的笑声,不过大多都是调笑,这其中就属老太君的笑音最大。

      槨 “哈哈,新媳妇儿黙第一次进门紧张ᾰ是难免的,莫要心慌莫要心慌,不过我齐家也算是大户人家,以后一定要注意,不要丢了我齐家的门面。”老太君道。

      䖒薛宇站起身笑着说道⹕:“奶奶莫怪,冰雁毕竟是第一次,以后由孙儿来教她规Є矩,不会出事的。”

      “哎呦,ᡨ这才刚入门就知道护媳妇儿了,我们家天磊还㧟真是一个好丈夫琜。”

      “哈哈哈。”

      “哈哈哈。”

      皗“哈哈哈。”唈 Ꟶ

      整个大殿中再次想起笑容,一膢时间边的欢声笑语。

      薛䢐宇也是苦笑道:“二⋜娘就不要调笑天磊了쓦,我倒是没事儿,您看您这个儿媳妇羞的都快钻进蚂蚁洞了,再这样说下去脸都快成猴屁股了。”

      “哈哈哈。”

      “哈哈哈。”

      李玉湖也是抬起头怒视薛宇。

      薛宇完全无视李玉湖的怒视,笑着说道:“冰雁,那是母亲大人,还不快去拜见。”

      李玉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次端起茶杯走过去,这次倒是没有出现什么意外,完完整整的喝了췣这杯媳妇茶。

      岿

      众人璛再次坐回座位,等候老太君的训话。

      ↮“天磊啊!”

      “奶奶ᜍ。”

      “我齐家身受上天诅咒一直男丁不旺,耻今日你也成亲了,以后也算是大人了,这半年来齐家的生意全都是交于你手中,你所뮫做的一切我也都看在眼中,很好,不愧是我齐家的子孙。”

       “奶奶,这些都是天磊应该做的。”

      “以后齐家的生意都会交给你打理,奶奶老了,是时候该退位让贤了,过些时日就会把咱们齐家最后的宝贝交给你,莫要辜负奶奶对你的希望。”

      “是。”薛宇恭敬的行礼。

      “当然了,生意是生意㯨,但为我齐家开枝散叶是更大,绝对不可怠慢,知道了吗?”

      一旁的丫鬟快步上前,低声笑着说道:“老太君,还不知道吧,刚我去少爷的房间看过,那……”

      后面的话自然听不清,不过老太君脸上的笑容确实不断,看李玉湖的眼神也是愈加的欢喜,不住的点头。

      ꖵ 众人又再次聊了一会儿便各自散开了,没有了柯世昭自然也就没有装病的那一招了,一切都在朝着未知的方向改变。

      没有了那些长辈,李玉湖走路的姿势也开始变得大大咧咧,不在如刚刚那盘小碎步淑女形象。

      “府中有什么好玩的吗?带我去逛逛呗!”李玉湖百无聊赖的说道。

      “当然有,走。”

      “真的,哈哈,快走,快走。쯙”

      酧齐府的宅子极大,些类似于前世的江南园林,所不能说躕极尽奢华,也是高门㎖大院风景宜人。

      亭台楼阁、水榭走廊、假山春水、雕梁画栋、盆景花ꝵ草……

      不多时腿两人来到一处小门,看起来像是走到了府中的尽头。

      “怎么来到这里了,这是什么地ጟ方?”李玉湖好奇道。

      “这是老太君专门为我养病修建的花园,这上面还有我亲自为花园题的名字,你看看,好不好看?”

      李玉湖抬头朝着上方的匾额看去,咬着指甲念道:“寄踢新花。”

      薛宇老脸一黑,虽然知晓这李玉湖大字不识一箩筐,四个字能念错两个也是个极品。

      不过谁让李玉湖长得漂亮呢,⻻只要长得好,三观随着五官跑。

      看脸是人的通病,不信要是一个五大三粗的丑女,四个字念错两个肯定会被骂一声文盲。

      “挺好的花园为什么起这么古怪的名字?好好的新花干嘛要踢呀?”

      李玉湖依旧不自觉的大声询问。

      “那叫寄畅新苑……”

      粃 李玉湖脸色一红,知晓自己搞出了大乌龙,口中大ꀲ声的说道:“寄畅新苑嘛!我知道,我是故意的,几个字这么简单我怎么可能不认识,嘿嘿。”

      涪 说完故意露出一个娇憨的神⬏色,惹的薛宇一阵无语。

      “走吧!我们快进去看看,这园子一定很漂亮。”

      说完拉着薛宇风一般的朝着花ង园中㨼跑去。

      花园内极尽奢华,虽然此时刚刚过年万物衰败,但依旧可以随处看到绿色,那些都是从各个州县挪移过来的品种뱔,当年为了修ꡬ建这个花园可是花费众多,用了数万两银子。

      李玉湖如同一只快乐的燕子一般在这花园中来回穿梭,每看到一样东西都是皆为新奇,然后忍不住观看一番。

      “呀!那座房子建在水上好好玩啊!”李玉湖兴奋的指着不远处的一个水榭大声说道。

      “好玩就过去看看。”

      “嗯。”

      一阵扭转走动,两人来펷到拿出水上的宅子,却如同李玉湖所说建在湖面上,不过准确的来说是湖在房下。

      是先修建튪的房子,后在下面掏空将湖水以来,使得好似修在湖中央一班,四面环水,风景宜人,充满了一股雅致之气,但也只是薛宇的书房,毕竟四周水汽太重也无法居住。

      薛宇笑着解释道:“这里是我的书房,对了,看看这四个字写的怎么样?这是我给书房起的名字。”

      馯 李玉湖因为刚刚的问题心有戒备,抬头看着头顶的四个字却是不敢多言,前面两个字肯定认识쒑,围着第三个字嘛总感觉面熟。汇

      眼珠一转,转身反问道:“这四个字真的是你写ᆝ的?”

      “那是自然。”

      “字写的是挺好看,就是为何要写这四个字?你解释一下呗。”李玉湖道。

      薛宇心中一笑:“今觉太乐,此为心中舒깝畅之语,意思就是……”

      “我知道我知道,就是今天太快乐对不对?”

      “噗……哈哈……对对对,就是今天太快了。”薛宇哈哈大笑道。

      其实那四个字名为‘今觉始乐’。

      两人推门进屋,映入眼帘的便是大量的书籍,整个房间ດ充斥着一股墨香。

      “哇,好多的书啊!这些书得一辈子才能看完吧!”坽李玉湖惊叹道。

      “……什么一辈子,要是一辈子把这些书퓞才看完黄花菜都凉了,这些都是我考童子试所用的书籍뜹。”薛宇无语道。

      “童子试?你说的是前几日的科举考试锬吗?你也ጉ参加了?”

      “也?难道你家中也有人参加?”

      䩋“那到没有,我当时在扬州还没有嫁过来,帏童子试期间来狺了好多㺬好多书生,那些书生看起来痴痴傻傻的,很笨很笨的样子,一说话⊯都是摇头晃脑之乎者也,跟傻子一样,你不会也是个傻子吧?哈哈。”

      “正常,读书人想要考取功名自然要数十年如一日的攻读圣贤书,基本上是不理世事,对于人情往来可谓是低的让人发指,简单的来说就是情商低。”薛宇解释道。

      ౥穆“那就算考取功名了不也是一个书呆子,还怎么作官?怎么为民请命?”

      “哈哈,这个就不是我们所能够关心的了,也许会另有他遇吧!”

      DŽ“好吧!”

      李玉湖也只是随口一说,并没有打算与薛宇进行争辩,看着这满屋子的书也仅仅只是感到ᖤ新奇,左右翻看一番便丢在原位。

      “咦!西游记,这僔是什么书?好古怪的名字。”

      薛宇笑着说道:“不过是我闲暇时핞间所写的一本志怪小说,做练字之用。”

      没想到李玉湖却是眼前一亮,大声的询问道:“志怪小说?是不是就像《搜神记》《江淮异人录》那样的杂Ž书?”

      “呦,没想到你还看过这种书,女子一般不都是喜欢看才子佳人的书吗?”

      “谁说的?我就喜欢看这种神鬼之类的书,腾云驾雾、斩妖除魔、长生不老、法术神通,小时候要不是我爹拦着我都要跑出去出家学法术了。”李玉湖嘟着嘴说道。

      “哈哈,这想法不错,这要是这样还有可能出现一个女仙人呢!”

      啧“好了,别笑我了,我能不能看看?”

      “当然可以,看吧!”

      “嗯嗯。”

      打开书一瞬间李玉湖只是眼前一亮,她自己虽然大字不识觠一箩筐但该有的审美还是有的。

      虽然看不懂薛宇的字有什么好,但那一笔一画之间充盻满了一股唯美与隽永,自然能够让人眼前一亮。

      “好漂亮的字,这是你写的吗?”

      薛宇笑而不语。

      李玉湖又低头看故事,Ⰷ不过仅仅只是一会儿便撅着嘴巴一脸的不爽。

      “怎么?我写的故事不好?”薛宇明知故问道。

      西游记好不好这点不用说,李玉湖很明显是不认识字。

      李玉湖眼珠一转道:⌥“那倒不是,我还没仔细㋐看呢!只是我喜欢听书,在家中一般都是让小喜念给我听。”

      “所以你想让我给你念书?”

      “嗯嗯,可以吗?”李玉湖满脸的期待。

      “不可以。”

      李玉湖應气急败坏道:“你……你还懂不懂怜香惜玉?现在可是你的⚡娘子哎!”

      “还没洞房呢!”

      쮫 “那也是夫妻,反正已经拜过天地了。”

      “哦!我说我是不念不行∛了?”

      “对,必须给我念,鷸不然我就去㍚给奶奶告状说你欺负我。”

      䀠 “想让我给你念书也行,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昨天晚上我教你唱的歌再唱一遍,而且要换一个舞蹈。”

      “行。”

      “这么简单就答应了?”

      “反正都已经唱过一遍了,쏃再唱一遍也无妨。”

      薛宇:“……”

      条件说小了。

      李玉湖抓住薛宇的手臂,不停的摇晃道:“快点快点,我等不及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