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桥未久gif

      脃 所以说核辐射到底是什么呢?对于除了舰娘ヱ之外的生物,又有什么⁉影响呢?

      䰦 是看不见的死神吗?阿尔及利亚曾经亲眼目睹无数的人类被这黑海吞没,有的直接消失在了海水中,有的则在海面之上生命随着波涛一同缓慢流逝。

      如果说黑海天然就是人类的敌人,那么自己的提督,齐开又算是什么样的存在呢?

      再进一步猜测的话ମ,如果齐开在黑海之中幸存并发生了变化这点,并不是特例퀈也不是孤例,那么是不是说明将来也会有越来越多的生物,加入到这个黑海的阵营中呢?

      阿尔及利亚看着眼前在草地上打盹的小猫,若有所思。

      原来的檀香山是有一ᨓ所뱯动物园的,虽然之后人类撤离了这里,但是原本生活在这里的动物们却并没有因为人类的离开而丧命,相反他们顽强的生存了下来,并且逐渐的适应了这里的环境。而阿尔及利亚眼前的这只小猫,显然就是那些幸存动物之一。

      身为齐开的管家,阿尔及利亚有责任也有义务,为齐开排除一切可能会威胁到他生命的存在。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自己眼前的这个生物究竟会不会威胁到主人的安全呢?

      阿尔及利亚面无表情的审视着这个猫科动物,而这只猫科动物显然对这陌生人的注视一点兴趣也没有,他ꌘ专注的在舒适的阳光下翻了陵个身,轻轻打了一个哈欠,然后吧唧了一下嘴,继续睡得香甜。

      嗯,原来他的舌头是粉色的不是红ㅷ的,这和他还没有吃过很多生肉有ꆩ关系吗?

      阿尔及利亚想着,微微歪了歪头。

      岛上的动物其实不多,所有的物种阿尔及利亚也都做过相关统计,因为要考虑到这些生物突然暴起袭击提督的可能性,所以阿尔及利亚对他们做了充足的备案。

      仔细观察了一下这只猫科动物,可以确认这是一只刚出生大概一个月左右的狮子,按理说这种年岁的幼狮是不会离开母亲的,唯一的可能就是岛上的狮群又发生了一次小小的迭代。

      年轻的狮子取代了年老的狮子,为了尽快繁殖自己的后代,新任狮王会选择杀死ᄇ所有老狮王的幼崽,从而让母狮땂尽快发情。而正是因为有这种情况的存在,所以某些母狮会为了保护自己的幼崽不被杀死,会将幼崽藏起来或者直接赶走。

      考虑到那些狮群离港区的位置,阿尔及利亚基本ᕪ确定这只小猫就是被赶出来的那种了。

      原本安详的晒着太阳的小狮子感受到身边异样的目光,轻轻坐起身。似乎察觉原本站在远处的这个两脚兽偷偷靠近了自己许多,于是站起身一摇一晃的向前走了两步,然后继续翻着肚皮躺在操场的草坪上。

      嗯,嗯嗯。阿尔及利亚脸上依旧维持着她管家应有的云淡风轻,但是大脑已经对这只狮子进行了各种比对,根据毛色,眼睛,脸⎣型以及叫声,现在阿尔及利亚基本5可以确定这只小东西是哪个妈妈狠心赶走的了。

      小狮子满意的翻了个身,一回头发㤨现原本应该远离的两脚兽似乎更近了。这让他感到十分不安,于是小小᳕的雄ਧ狮站起身,发出了百兽之王的怒吼。

      “喵!(超凶)”嗯,果然是小猫的叫声呢。阿尔及利亚自带滤镜的想到。

      “喵。”阿尔及利亚低垂着眼眸,看着这个刚到自己脚踝的小᫏东西,发出逗弄的声音。

      小狮子面对眼前巨大的两脚兽的挑衅,丝毫没有畏惧,癓继续发出咆哮。

      “喵。”阿尔及利亚嘴里轻轻地重复,身子一点一点接近这个小不点。

      “嗯?这是什唶么?”带着夕立风一般跑过的雪风注意到了阿尔及利亚问道。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小狮子吓了一跳,他原地跳了一下,略微思考之后,似乎认为敌我实力相差过于悬殊,不宜久留,于是直接风紧扯呼。

      但是就在他转头的一瞬间,猫科动物命运的后脖颈就被阿尔及利亚拎住了。

      “小西几?”雪风看清了阿尔及利亚怀里的东西,两眼放光:“雪风可以摸摸他吗?”

      “他叫辛巴。”阿尔及利亚仍然面容沉稳,转眼就给小狮子起了名字,而她的双手却缓慢而又贪婪地感受着猫뻧科动物皮毛的触感。

      “辛巴?”雪风微微一愣:“他是一个男孩子?”

      “不,他是一个女孩子。”阿尔及利亚平静的解释道。

      “但是雪风看到男孩子的蛋蛋了。”雪风戳了戳小狮子辛巴的敏感部位,让这个将来的百兽之王一阵咆哮曊(超凶):“哇,₋好可爱!”

      “世界上所有的猫科动物都是女㦎孩子。”阿尔及利亚继续平和的解䕱释道,只是那两双手却越发肆无忌惮:“她是一个在将来会成为新任狮王的了不起的女性。”

      “这样么?”雪风不置可否的说道,小姑娘其实并不歧关心什么狮子王不狮子王的,对于她们来说,一个新奇的玩具比任何东西都要容易勾引起她们的兴趣。

      “那个,那个.䖎.....”一旁大眼睛水汪汪ꭶ的夕立看着阿尔及利亚,语气中充满渴求:“阿尔及利亚姐姐,我想摸摸辛巴可以吗?”

      “嗯嗯嗯,雪风也要!”雪风跳着也高高举డ起手臂。

      阿尔及利亚看着这两个小姑娘,又看了看怀中不安的挣扎着的小狮犄子辛巴,最终还是拖住辛巴的腋下,将他举到两个女孩子的面前。

      身为百兽之王的辛巴面对身后成年两脚兽没有丝毫还手之力,但是面对这两个显然还没有成年的撀两脚兽却似乎充满了自信。即使他被阿尔及利亚牢牢地托在手中,却仍然不瑜屈的ꔓ蹬着脚丫子,继续发出百兽之王的怒吼(超凶)。

      “哇,他叫了他叫了。”雪风激动地拉着夕立,声音颤抖:“他叫的好☛难金听,嘎嘎的。”

      堥夕立也同样十分兴奋,但是和活泼的雪风不同,夕立的兴奋只表现在那通红的脸颊。她颤巍巍的伸櫮出手,轻轻触摸了一下小狮子辛巴的额头,而小狮子也毫不例外地以怒吼回应。

      㮛 似乎第一次接触到那毛茸茸的触感,夕立高兴坏了,但是却说不出什么兴奋的话,只能陶醉的发出“呜呜呜”地声音,精致的小脸上写满了开心。

      썓“好了好了,雪风也要摸!”雪风在一旁迫不及待的喊道,不同学夕立看着颤颤巍巍实则大大咧咧的直ꠄ接上手,雪风被小狮子辛巴稚嫩的吼叫吓退了许多次。但是在最后一次触摸到那个毛茸茸的脑袋时,看雪风的表情,显然之前的努力都簝是懕值得的了。

      퓁 小狮子不满的在阿尔及利亚手中挣扎着,身为猛兽的血统开ఝ始在这小小的身躯中觉醒,他愤怒地挣脱了一点,随后转身就一口咬在了阿尔及利亚看起来纤细的手指上。 ហ

      其实要论硬度,阿尔及利亚是比不过身为战列舰的那几位的,但是以她的身板,要想迎接战列舰舰娘的炮弹也是可以做到的。

      能够徒手接住380甚至410炮弹的手掌在面对小狮子稚嫩的獠牙时⛍会发生什么呢?

      什么也不会发生,因为小꛸狮子的咬合力不够伤到他自己。

      찻 小狮子辛巴反复努力的想要让这个羞辱百兽之王的两脚兽付出代价,但是其结果无非就是在阿尔及利亚手上留下一些他的口水,其他并没有任何意义。

      輗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要到齐开中午吃饭的时候了。

      阿尔及利亚站起身,看着被两个女孩子争抢着搂在怀里的小狮子,꾠脸上难得流露出一丝不舍的表情。

      “阿尔及利亚姐姐,你要走了吗?”夕立注意到阿尔及氓利亚站起了身,于是出声问道。

      阿尔及利亚默默的点了点头:“马上就是提督午饭的时间了,鈠我需要去确认一下一切是不是都正常。你们在这డ里等一下,我会顺手拿来辛巴的午餐的。”

      “他要吃饭吗?”雪风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兴奋的说:“他要吃什么,肉吗?”

      阿尔及利亚点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说什么,整理了一下衣装,着重拍掉了身上小狮子的毛发之后,确保了身上没有异味,之后就前往了后厨。

      今天齐开的工作有些忙碌,午餐没有在餐厅进行,而是直接端去了提督室。

      “व最近肉很多啊。”齐开吃着午餐的土豆炖牛肉,随意的说道:“我们破交作战中收获了很多肉吗?” 䤔

      阿尔及利亚低垂着眼眸说道:“夏威夷岛上有很多动物,之前倒是没有什么,但是提督今后住在这里愅,为了保鴴证您的安全젪,所以キ我就擅自决定限制了一下他们的数量。”

      “这样啊。”齐开点了莎点头:“野味不错,但是不要太过分。都是生活在这里,放他们一条生路。”

      “是,提督。”阿尔及利亚躬身回答道。

      而在藓伺候齐开吃完午餐之后,阿尔及利亚就推着餐车去了厨房,出来时手里就已经拎来了一大块肉排。

      而在操场的树下,原本只有一只的小猫此刻变成了一群小쁹猫。 푶

      除了被雪风和夕立牢牢控制着狮生ୗ自由的辛巴,其他小猫虽然迫于陌生人的压力不敢靠近,但也不붭会散开,䱠反而不远不近的围着那颗新栽种的大树,不断的发出嘤嘤嘤的叫声。

      “阿尔及利亚姐姐,你快看,好多小猫!”注意到阿尔及利亚走了过来,雪风兴奋的抱着辛巴向阿尔及利亚跑去,小狮子辛巴被他拽住两只手,下半身随着雪风的跑动一甩一甩的。

      注意到辛巴脸上不舒服的表情,阿尔及利亚不着灼痕迹的接过辛巴,之后端端正正的坐到树下,徒手用舰娘强大的锅炉,撕扯下一小块生肉塞到小狮子辛巴的嘴里。

      쏊老早就注意到肉的辛ೄ巴熍早就望眼欲穿了,看到递到眼前的肉,也不知道饿了多久的辛巴嗷的就是一嘴。

      而那些原本只敢远远地叫唤的小홌猫看到阿尔及利亚的到来,也纷纷围了上来。 꽺

      阿尔及利亚也不乱,有条不紊的将一块硕大的肉排一点一旦分给那些小猫,不一会儿,原本叽叽喳嫔喳的小猫群就全部开始疯狂的吧唧嘴,偶尔则会有小猫之间为了彼此的肉,发出稚嫩的低吼声。

      “阿尔及利亚姐姐每天都会给Ẑ这写猫咪喂吃的吗?”夕立看着眼前一片小猫吃东西的样子,眼中闪闪发光:“첦他们吃东西的样子好可爱啊。”

      阿尔及利亚沉默瑪的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其中一个小猫说道:“这是丁满,那个是彭彭,他们也是狮子,同时也是两位优雅的女士。”

      雪风看着阿尔及利亚指的方向,也不再去在意这两位优雅的“女士”有没有蛋蛋,兴奋地趴在那两只小ᤠ狮子的面前,满是好奇的看着稚嫩的狮子费力的撕扯着食物。

      “阿尔及利亚姐姐他们你全都认识吗?”夕立看着眼前这一群小猫,脸上微微ꙧ犯苦:“我已经分不清他们了。”

      砬 “你多和他们相处一下就好了。”阿尔及利裃亚说着,轻轻摸詿了摸夕立的脑袋,然后继续为两小只介㤋绍到:“他们的父亲和辛巴的父亲不是同一个,辛巴的父亲叫刀疤,丁满和彭彭的父亲叫木法沙......”

      小猫里面不只有狮子,也有非洲豹和老虎等常见的猫科动物。至于其他的俴猫科动物估计都因为失去了人类的照顾,因为不适应环境而被淘汰了吧。

      就这样阿尔及利亚陪뜟着两小只㞄,和这一群小猫们从中午玩到晚上,期间阿尔及利亚手上的小猫换了又换,但是始终手里都捧着一个毛茸茸的小东西。至于刚刚加入这个大家庭的辛巴则在吃完了免费的午餐之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溜走了。챗

      其实他离开的时候깐阿尔及利亚注意到了,只是她什么也没有说。

      到了晚上,在陪同齐开视察完港区,服侍齐开入睡之后,阿尔及利亚惯例砿的来到齐开的楼下,在她平日里休息的地方开始待机。 

      关于这点其实齐开老早就抱怨过,虽然舰娘不用睡觉,但是阿尔及利亚直接这么直愣愣的杵在齐开住所下面一晚上,신齐开着实有些受不了。

      但是问题是齐开根本管不了。身为齐开私生活的管理者,某种层面来说阿尔及利亚Ὺ的权利要比秘书舰萨拉托加和旗舰猎户座要大很多。因为齐开本人的生活都归阿尔及利亚管理,所以阿尔及利亚可以直接拒绝齐开大多数在她看来ꦪ,会影响到齐开生活的意见。

      ࠯虽然齐开可以用提督的身份强行命令阿尔及利亚晚上找地方休息,但是看到阿尔及利亚坚决的态度뇿之后,齐开最后也没有这么ᡌ做。所以最终双方只能各退一步,变成齐开允许阿尔及利亚可以在齐开楼下待机休息。

      回到齐开为自己准备的舒适的躺椅,阿尔及利亚并没有像其他舰娘一样非常没有想象的扑上去,而是仍然十分规矩优雅的端坐在皮椅上,闭上眼睛准备开始休憩。

      而就在这时,阿尔及利亚感受到手上似乎多了什么毛茸茸温热的东西。

      她下意识低下头,发现一个黄蓉蓉的小东西跳到了她的膝盖上,然后爬上她放在膝盖上的双手,朝她凶凶的警告了一声,然后盘身窝下,似乎准烚备在阿尔及利亚身上睡觉了。

      阿尔及利亚看着已经无家可归的小辛巴,微微笑키了笑,原本紧绷的身体也稍稍松弛了下来。挺得笔直的后背也渐渐靠在了软椅上,修长漂亮的手掌轻轻抚摸着辛巴的皮毛,没过多久,手上的小东西就发出阵阵咕噜声,慢慢气息开始悠长了起来。

      騔而在这一晚上,阿尔及利亚也是第一次在自己本该值班的时候,进入了梦乡。

      뷤在临近失去意识时렏,阿尔及利亚不得不佩服齐开的意见。每天抽出一些时间放╡松身心,进行这种名为睡眠的活动确实是一种很好的休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