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短裙美女主播

      “诚诚。”陈ﶄ婉若一听到柳诚的声音,差点哭出声来。

      퉁 她接到了一通电话,柳诚说是要턗去基地军训,然后⎃,人就失联了。

      她还找到了柳依诺,柳依诺也只是说他去军训。 錁

      ꆴ担心了这么多天,终于听到了活人的声音。

      “晒黑了,你怎么样了?”柳诚笑眯眯的问道。

      陈婉若翻身,抱着自己的嫈大熊抱枕说熻道:徰“我还好,就是想你。”

      柳诚打开了笔记本电脑,这段时间他不在,一直没有更新漏洞库和指纹信息,他打开爬虫,让程序自己跑着ᦒ,笑着问道:“你在哪里呢?你军训结束了吗?”

      “我在家呢,甤我妈在楼下,每天就是打电话,我爸前几天来了一趟,两个人神神秘秘的商量着,不知道在说什么。”

      “这边居然不军训,是拓展训练,报名的只有不到一百多人。我妈嫌热,没让我去。”

      柳诚有些沉륣默,錺他不知道港大居然不用军训。

      “同学们ල,꿏都好无聊啊,而且这里쇩没有班级,就像是大㕐草原上放养了一群羊一样,如果要社交,就要强迫自己熃参加各种活动。” ➘

      “但是他们好뷥像都很抱团,不说不普通,宁愿说英文也不ᠷ讲普通话,我都听不懂,广州深圳的同学也说粤语啊,但是他们和我们交流的时候,普通话很流利的。”쮥

      柳诚宽慰的说道:“那就用英文交流啊竳,你不是英语很好吗?出了国,更没有樞人讲普通话了。”

      他有句话没说,那就是到了国外会更加排外。

      “不是那样了!”陈婉若有些焦急쫋的说道。

      然后又沉默不语,在这边的孤单,不是谤一个语言隔Ꮺ阂能够形容的。

      她不知道该如何说,选择是她自己做出的,现在这个结果,她很不开心。

      她愈发觉得当初放阊弃了柳诚,来到港大,既要丢失自己的爱情,也要丢掉自己的梦想。

      Ắ 陈婉若撅着嘴,恼火的说道:“上课好无聊啊,那些ᾼ老师,上课都是照着PPT念一遍,有一次举例的数字,还是2001年的数字,这都八年了。”

      䲭“后来我一问,才知道,这些P퓌PT至少用了五騩六年了,他们都没换过。” ☩

      “更过瘔分的是,有的老师还轧戏,你知道什么是轧戏吗?”

      柳诚疑惑的问道:“轧戏,ꤐ是演员同时接了两ᔈ部戏,导죎致时间冲突,那种吗?”

      “对!这里的老师在校外有培训课要上,或者有事做,就会无故不上课,还有一次,老师㩰因为要接孩子放学,上了十✴分钟课,就走了。”陈婉若猛地点头说道。

      “好多学生不上课,也没人管,他们忙着쥚赚钱䌮,还要参加活动,反正就是不像个学生就对了。”

      㦻 柳诚沉튰默了片刻,笑着说道:“自由啊,自由点还不好吗?你别管他们,你学好你的,然后申请留学就行了嘛。”

      “就是感觉吧,反正不适应。不聊我了,你们呢?”陈婉若兴致昂扬的说道。

      柳诚就挑了点军训的趣事讲ꗑ了讲,笑着说道:“我们现在还没开始上课,明天才去。”

      “你们好热闹啊,还有拉歌,迎新晚会,唉。”陈婉若有些羡慕的说道爟。䅔

      陈婉若从小到大被她的父母保护的很好很好,她适应那儿的生活,和适应没有自己的生活,一样的漫长和㌬痛苦。

      他笑眯眯的说道:“慢慢适应就好了,没事的。”

      柳诚和陈婉若聊了半天,挂断了电话 。

      “渣男!”꺁韩泽宇小声嘟囔了一声。

      柳诚放下了手机,疑惑的问道:“你说什陈么,没听清楚。”

      “他把你做的事情说了一遍。”王柯然笑呵呵的打了个圆场,翻身从床上下来,对着镜子美美的照着镜子,他待会儿有约会。

      韩泽宇鼓起了勇气,愤怒的说道:“我说⟉你是渣男。”

      柳诚点了点头:“不是骂人就行,我还以为你在骂人呢。”朗

      哈呀?

      褆韩泽宇和王柯然,目瞪캟口뿹呆的看着柳诚,渣男不조是在骂人吗짔?渣男不是渣,只是想给每个妹妹一个家。

      “大舅哥뵨,明天跟我去趟紫荆华庭,电脑到了,我一个人搬不完,你嫂子一个人忙不完。”柳诚打开了电脑,他的产品已经正式上线,基于SaaS模式的好处,就鳠是不用全国各地四处跑,去ㅗ部署企业软件。

      去余杭的原因,是因为第一次部署需要验证,现在一切步入了正轨。

      可惜,像奇酷这样付款爽快,需求度高的客户,几㒒千人之间不见得有个人傅。

      “啊?去可以。”韩泽宇迷茫的抬起了头,问道:“可是你叫我大舅ᵷ哥,我叫你诚⹍哥,叫李曼嫂子,我囈叫婉儿叫什么?”

      柳诚停下了敲击键盘的手说道:“你叫表禢妹啊,我们各论各的。”

      柳诚点了点头:“不让你白干떠活儿,你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问我,别抻着。你看你天天瞎忙,连入门都没有,超过我,痴人做梦吗?”

      韩泽宇是一个很好面子的人,但是他更是一个能够際放下面子的人,不耻下问。

      但他又不䑗是什么伸手党,简单的问题,他也不会问,问的都是一些很难回答的问题,有一些柳诚也需要搜ꘂ半天,才能给韩泽宇讲清楚。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柳诚身边的人,多数都是这样拼搏型的小亮,善ꂊ于人际关系攻坚的刘宏,真的是让人怀念。

      “呀,诚哥连公司都开上了?干什么的?”王柯然一听这么大的新闻,好奇的问討道。

      宿舍论资排辈,并不以年龄说,全国都差不多,他们这还是大一,还是兄弟,等到勛大二熟悉了,就论父子了。

      王柯然也跟着韩泽宇喊起了诚哥,现在王柯刵然哈指着柳诚出谋划策谈恋爱,自然不敢开嘴。

      柳诚笑着说道:“开网吧的。”

      “我不信。”王柯然立刻摇头说道:“我明天跟你们一道去呗。”

      柳诚看着主动当劳动力的王柯然点头说道:“没工资,最多请你吃顿饭。”

      “得嘞,就撸个串,一人整两瓶啤酒咋样?”王柯然喜欢热闹,跟柯基一样,他犹豫的说道:“能䰆带家属吗?”

      “能。”柳诚确定的说道。

      “鿗得嘞,爷们客气。”王柯然点头说道。

      宿舍俩学霸,整天不是学习,就是交流学习经验,娱乐活动几乎就是对着电脑打代码,能热闹自然要热闹一点,否则就太无趣了。

      “大家好,我是㭴贾军,老师说,我今天起㒮,住这个宿舍。”一个人背着一个蛇皮袋,走进了宿舍之内。

      柳诚、踢韩ꂜ泽宇、王柯然上下打量着刚走进来的名叫贾军的同学,他身高只有一米七,身材十分的消瘦,皮肤也有点黝黑,看起来略有些内敛,身上穿着一件泛白的高中时候的⣯校服。

      气滛喘吁吁的额头上还冒着虚汗,爬楼梯,身体虚就容易冒汗。

      柳诚笑着打了个招呼:“你好,我㎨是柳诚,你应该认识ゝ我。”

      唱了了首歌,全校有名。

      “认识。”贾军点了点头。

      “我是韩泽宇。”

      “我是王柯然,你叫我柯基就行了。”王柯然大大咧咧的打了个招呼。

      贾军从蛇皮袋里抽出了一张像是掉了漆一样的凉席铺在了床上,略显拘谨的说道“高中时候就用着,ꏑ看着还能用,扔了浪费。軑”

      ꃺ 王柯䠏然出去溜达了一个圈,没过多久又溜达回来,站在宿舍门口说道:“诚ଖ哥,有人找䡵你。”

      “啊?”柳诚站起来,跟着王柯然来⧦到了楼道间,才知둪道找他的人是王柯然,柳诚疑惑的问道:“有什么话,不能在宿舍说吗?”

      王柯然探出脑袋,看了半天没人之后,才推了根烟给柳诚,才低声说道:“这个贾军,家里是农村的。”

      柳罾诚退了一步看着王柯然,这个人开始的确有点傲气,相处ၽ久了,也就发现其实没什么坏心肠。

      但是这话猌怎䟄么这么让人讨厌?!

      柳诚点头说道:“我看纭出来了啊,条件估计也不大好。瞧不起人家,就少交流,一个宿舍的,别闹的᭎太难看。”

      王柯然立刻摇头说道:“ꎽ不是诚哥,我不是这个意思啊!你别误会啊!”

      “我主要去他原来宿舍打㵦听了,他是因为跟同学闹矛盾,才被赶出来,䜕送到我们宿舍的。你猜什么矛盾?”

      “钱?”柳诚点了点头,确切的问道。

      原来柯基同学也是擅长于长袖善舞的钻营之道,人脉很广,知道了点小道消息炜,拿不准,问问他诚哥怎么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