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版丝瓜APP

      经过了上面的小插曲,他们组成的十二人大队伍,往来路继续行去。

      顾东他们先前做过判断,穆凯等人应该不会再找麻烦,但不排除他会失去理智堵在回去的路上。

      目前两队合在一起后,一路上倒也浩浩荡荡,自然不用担心不怀好心的穆凯几人在回路上设伏。

      如他们所愿,顺利回到码头入口位置。

      顾东:“程老师,为什么遗迹空间的入口和出口在一个地方。”

      战意小队的大叔们,听到顾东开口,不自觉一个激灵,很担心他会再提出什么新奇的问题。好在发现他是叫的程老师,急时解了他们的担忧。

      幕雪:“在离开这里之前,再让你学点东西。咱们进的这个黑水空间算是小型的,出入口在一个地方。而且这里地型不太大,异界兽的种类和数量也不多。等后面有机会你可以进到大型的遗迹空间,那里自成小世界,多的是你没见过的缤纷色彩,最主要一点是出入口不是一个地方,进去之前一定要尽量弄清出口的位置,不然进去找不到出口,在里面待上个三两年的是常事,前提是你能找到足够的食物。”

      顾东:“那怎么办,出口位置难不成要问之前进去过的猎人们?”

      幕雪:“还不笨嘛。”

      顾东:“要是问到以前那种胡子叔怎么办?”

      幕雪:“这就不得不提猎人公会的作用了,进去之前先去附近的猎人公会打听一下,他们有记录的,所付出的只是一点小小的公会积分。当然首次探索的遗迹空间例外,那是不会有记录的,如果首次探索的空间都被你遇到了,也是一种大福气。由于里面没进去过猎人,危险和机遇并存,能安全从里面出来,把出口的位置报给猎人公会,不仅会得到积分上的收获,还会被尊为此遗迹空间的先驱者,总之好处多多。”

      顾东听完了,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他倒想下次就遇到大型的遗迹空间,却对积分起了兴趣和疑惑,继续问道:“猎人公会的积分,是什么东西?”

      幕雪:“这个问题,留待你去到大一点的猎人公会驻点了解吧,那里会有详细的解释,总之做出对公会有需求的事情,都会得到积分,随着积分的增加,还会提升徽章等级。”

      听她说完,顾东对积分这种东西没了好奇,思绪又对首次探索的遗迹空间做上了白日梦。

      看他们说的差不多了,萧大叔:“你们的课上完了吧?大伙都等你们出去。”

      幕雪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回道:“好了好了,耽误大家时间了。”两人的对话打断了顾东白日梦。

      做好准备,十二人依次通过了码头的光圈,回到现实空间。

      现实中黑水空间的入口处,依旧围着那些休息的猎人们,看到顾东他们出来,发现正是先前进去的菜鸟小队,正想开口表达出老猎人给新雏的关怀时。

      萧大叔一行也现出身来,那些人悻悻的闭上了将开的嘴巴,他们可以在新人面前无所顾及,现在认出是启明猎人团的人,还是要保持下老猎人的面子。

      顾东出来之后看了一圈人群,没发现原来的那个胡子大叔,有些情绪不高。

      胡小邪发现了他的情况问道:“怎么了?”

      顾东:“还想找找那个胡子大叔,问问他是不是应该叫他大爷来着,要真是,顺便道个歉,看了一圈没发现他人。”

      大家听了这话,感觉这个话真的接不住。

      还好萧大叔的话解了这个尴尬这围,他终于在程老师的稳健和顾东的跳脱中,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道:“我有一个不请之请,想麻烦各位一件事情?”

      幕雪:“您说。”

      萧大叔:“胡小邪这孩子不错,但他一直跟在我们这群大叔中间,对他以后的成长没有太大的好处。我想让他加入你们的小队,有幕雪姑娘这么稳建和博识的师长和各位的朝气,小邪以后也不至于成长为老气横秋的样子,不知道你们同意不同意。”

      幕雪:“您说笑了,我那称的上什么师长,不过是他们瞎叫的罢了。入队的事等我和他们商量下。”

      随后她转身和顾东他们商量了一下,他们都对接受胡小邪没有意见,不过当事人发话了。

      胡小邪:“不是吧,萧大叔,你们这是要抛弃我的节奏。”

      战意小队的众人给了他一个你懂的眼神,平时调皮也就算了,这次有机会抛货还不及时出手。

      萧大叔:“别闹情绪,这也是为了你好。跟着我们你不会得到真正的成长。”

      胡小邪脸上显出一幅依依不舍的表情,心里却是乐开了花,这下终于可以脱离大魔头的巴掌了。又想幕雪也有不弱于大魔头的巴掌神技,这下不会是离了狼窝又入虎穴吧。不过那个顾东倒挺有意思,进队之后应该还不算太糟糕,事以至此,走着看吧。

      萧大叔:“不要高兴的太早,还不知道他们要不要你呢。”做为大叔,他还不知道胡小邪心里那点小九九。

      幕雪接话:“我们商量过了,一致决定接受胡小邪入队,欢迎。”

      萧大叔:“那么后面就拜托各位了。”转头又冲胡小邪道:“还不谢谢他们。”

      胡小邪:“哦,谢谢各位,后面时日请多多关照。”说着话迈上小碎步向顾东靠近,表现的多舍不得的样子,脸上的表情也看不出是哭还是笑,反正走路的时候他一直在低着头。

      萧大叔:“臭小子别装了,道个别吧,以后有事记着找大叔们,没事别回家。”

      顾东听着这话,暗想:“这难道是一个祸害?”看着那小碎步越来越靠近自己,悄悄的向许月靠近了一点。不说胡小邪走了一会心里还在想:“我记的距离挺近的啊,这一会了怎么还看不到顾东的脚。”再走两步,一双秀气的小脚映在他眼里。“没想到顾东看起来那么阳刚,这脚型那么小巧,真是奇了怪哉。”

      幕雪:“我们要回镇子里给何大叔治伤去,要不要一块。”

      萧大叔:“我们就不去了,还有别的事情要去忙。”

      幕雪:“那么就此分别吧,何大叔的伤不等人。”

      萧大叔:“那好。”

      说着众人各自道了别,萧大叔带着战意的六人,转身向码头的方向走去。

      到了真正分别的时候,胡小邪的情绪差一点爆发出来。没有刚才解脱的欢喜,多了一丝少年的忧愁。眼前的路还要走下去,他也只能静静的看着萧大叔等人的背影,就那样远去。

      “走啦。”顾东一声招呼把胡小邪拉回了现实,伸手摸了两下并不存在的泪水,抬脚跟上了新小队的步伐。

      顾东:“现在小队加人了,那名字是不是也要改一下,就叫“雪月东水邪”怎么样?”

      几人没有发声,表示没有意见。

      胡小邪见刚入队,名字就被掺和到了队名里,这是得到了大伙的认可,刚才的离别忧愁一扫而光。

      这里离公会驻点的路并不太远,一会的工夫就到。

      胡小邪:“程老师,听你们说要给何大叔治伤,那何大叔是何三水的什么人,在空间里看他很着急的样子。”

      幕雪还在诧异,这怎么又多了一个学生。

      顾东:“何大叔是三水的父亲。中间还有一个何二水,不过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

      别说,这个问题何三水现在都搞不清。

      许月寻了一下,找到离开时拜托照顾何大水的那个人问道:“那个身溃烂的人,在那里?现在怎么样了?”

      “你们离开不久,他就痛苦的受不了,我们找来医者帮他看了,还做了清疮,可腐液源源不断的出现,很抱歉,最终那些腐液穿透了他的脏器,不到三刻就没了呼吸。”护理人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听到这个噩耗,几人呆了一下,许月有些懊悔,当初是她信誓旦旦的保证,可以稳住何大水的伤势,现在发生这种事情,她不知道怎么面对何三水。

      何三水那边一时不知道怎么去接受,那个和自己相依为命的父亲就这样去了。除了脸显悲伤,他也不知道去做些什么。

      其他三人安慰了何三水一下。

      顾东冲护理人员问道:“那遗体现在那里?”

      “我们见那腐液有些邪门,恐怕会波及到其他人,把遗体做了下葬,就是后面的小坡上。”护理人员看几人神情不好,急忙回答道。

      这种处理办法也没什么不妥,许月等人谢过护理人员。

      “人既已逝,节哀,咱们去祭拜下吧。”幕雪向何三水道。

      何三水犹自沉寂在满满的悲伤中,没听到幕雪的话,胡小邪拉了拉他的衣袖,唤过神来。

      五人在护理人员的带领下,一块上了后山坡,一处新土包现在那里,顾东找了一块好木材,何三水上手刻上名讳,安置好,也算是对逝者有了一个交待。

      祭拜完毕,他们没让何三水一人留在那里,怕他一人再出什么意外,一同回到猎人公会驻点。

      何三水心里也明白这并不关许月的事,也不是护理人员照顾不周。

      正所谓生死由命,富贵在天。

      可要是我有实力,那事情会不会有所变化,说不定不用来猎人公会,我就能找到治疗的办法。

      我要是有实力,父亲也不去做那什么向导,探过了一次黑水空间的他,也知道普通人在空间异兽面前连个渣都不是。

      不行,我要变强。

      没想到经此事后,倒是激起了一这个少年变强的心。

      想到这里。何三水把目光投向了许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