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云音乐在线听歌

      勒克德浑见祥林道长犹豫不决,生怕他出옋言拒绝,连忙说:“道长,我早有接您去我的府上实詠地查看的鉴打算,鉴于距离稍远,来时带了几匹备马,请道长早些命驾前往。”

      뚪 祥林道长看了ꈄ丁宁一眼:“一丹괂道友,请陪贫道走綕一趟如何?”

      丁宁犹豫了࿠一下:“道长,这是贵观法事,我就不便介入了吧?”탕

      “湙你是ᑠ江宁朝天宫祥云师兄高足,再说჌本观人手不足,届时肯定还要邀请其他道友过来帮忙,现成高手䫷在此岂能放过?陪贫썼道走一趟吧。”

      丁宁有些不情愿地说:“好吧,贫道ᴥ就跟着道长学习一番。”

      勒克德浑见祥林道长对一个年轻人这么客气,不由得问:“听观主说道长来自江宁,不知何时从⚫那里离开䚾?本帅也刚从那儿回来。”

      丁宁沉吟说:“这一路出来发뀴传单,串冐道观,䑙也有三五个月了。”

      鮡祥林笑道:“你们虽然俗道不同,但都是青年才俊。目前,我们出家人正在筹备一个跨国纪念活动䭧,江宁那一块是一丹道友在宣传发动。近日,又将ﺛ宣传资料样品送来北京,对我们雪中送炭帮助很大。”硊

      弋本来,勒克德浑觉得丁宁身上似乎⮟有幦练武人的气质,听其出ᅸ家已久,一丝怀疑顿时ﭞ烟消云散,遂又说起了家宅不安的问题。籺

      在马上说着话,不知不觉来到了白塔寺附近的贝勒府。在其引导下,从前到后看了一回,整个府邸虽然气势雄伟,却也有些阴气ԕ森森。联想到其在江南仅杀害忠贞营将士就多达十余万人,丁宁的那ӕ一丁点儿同情心早就飞到九霄云外,恨不得当녵即拔剑与之拼푅个你死我活。

      祥林道长皱着眉头将整个宅院看了一遍,用几不可查的动作暗暗摇头。丁宁䆾知道,老道长已经有了破解的法子,只是肯定要宰一刀。

      览 뼡勒克德浑是练武깢之人,见祥林道长暗暗皱眉摇头,知道事情不妙,便迫不及待地问怎么样?祥林道长看了众人箮尤其是嫡福晋一眼,示意到外边去说。这一下,勒克德浑心里更是忐忑。

      屏退诸人之后,祥林道长仿佛考校一般,笑道:“道友有何感觉?”

      丁宁瞅了勒克德浑一下,说:“既然这里没有其他人,贫道就实话实ധ说。将军祖祖辈辈应该都是军人,‘一将功成万骨枯’是你们的行话,也是一俘切쐭冤孽的起源。㚭说实话,一进贵宅我身上就起鸡皮疙瘩。恐怕平䑆常健康人也受影响,更何况福䲤晋是焓思子心切,⏚神情恍惚身体衰弱之人呢。要想消灾祈福,谈何容易?总之一个字:难!不知对否?”

      㾇祥林道长频频点头:“无怪乎师兄说你是青年才俊,看问题入木三分,既有表象,又有根源。不错,不错!”Ọ

      “施主,说实话要达Ƕ到你的要求难駫度不小。贫道看贵宅年轻女眷不少,为㴈了不给其太大精神压力,不使出家人进⁾进出出太乱,我的建议是先对贵宅清理一幷番,将冤气㗘怨气驱逐出去,用符封住前后门。然后在吾观请六妻六三十六位中级功力以上道友念经六天六蹋夜。由于需要换班,所以至少需要七十多将近八十人,费用可是不少啊。”

      鏩㧄“道长,费用不是问题,您开价就是。”

      “清宅囥、㣄作法、念经,七⭷天七夜,七七四百九十,一共五百两。因为邀请外观的人参加,需要先行支付一半法金,可否?”

      “没问题,需췗用什么物件,请道长列个单子,我好开始准备。” 쾁

      “贫道就给施題主写个单子,请遵ݛ照执行”。祥林递过来一霅张㡅纸条。

      勒克德浑接过来一看,原来是七天七夜做法期间,尽量少外出㟌,少应酬,素食,不近女色等。他会心一笑,心说今老道仲真有意思。

      三天后的夜晚,管家开始动作。贝勒府所有大小房间都畧插进ᜣ了一只点燃的特制的加长檀香,入更后几位主人的卧室枕头下都放进了一把桃木小剑,卧室门窗上均贴了一张黄纸符。管家将所有婴儿用过的玩具、穿过的ꐖ衣物,用过的被褥全部收走,放到了后花园当中一块空地上。用分别写有婴儿父母生辰八字,婴儿出生及夭亡时日的两菼张黄表纸覆盖其上。并告知宅中女眷,今夜二更鑀以后ᙬ至天明之前,所有女性不许出卧↽室。男性可以远观,但不得进道騵场影响法事。

      二更前后,祥林道长带着꧵三十六个中级以上功法的道⢺士悄悄进府。勒克德浑从花园阁楼张䐰望,但见为首的长者头戴月牙冠,身着紫色天仙洞衣,掐金丝走银线,上绣日月星辰图案,腰系黄色丝绦,身背雄雌松纹青锋剑,手执拂尘,足登道靴,配以白色高腰布袜,用譶同䴝色带子扎系。一扫平时老态龙钟弯腰傝背慈眉善目的模样,显得目光炯炯,威뇊武刚毅,好像掉牙꒔的ន猛虎,锯角썂的苍龙,凛然不可侵犯。身后众位道人,有身着红衣者,亦有身着徟青衣者。看装束,皆是中级以上功法者。就连那位禄江宁朝天宫的外联执事,也是身着红衣。

      䚪府얱内总管带着三个家院上前,将准备情况做了汇鏺报,又将准备好的白马青牛黑狗白公仙鸡混合血液盛在三十六个酒盅内,送来三十六支新毛笔和一大盆清水,领着祥林道长观看了祭品祭物及秽物封存굅位置。䁺道长指挥着众人用香箔纸马环绕住秽物,将䴵一块中间是黄布周围是볎三十六块对方红布笮连接而成的法布铺在距离秽物不太远的花园正中空地上。周围,点燃了三十六支白色蜡烛。

      此刻,天色已经将近午夜,从祥林道长开始,众먻道人依次在大盆里黩再次净手。而后各端一只酒杯,拿着一支毛笔,在三个家院带领下分作三队,从前旵院后宅和花园开始,用毛㚆笔蘸着混合血液,在空中画着符箓,口中念念有词,多是“天灵灵,糲地灵灵,二十八宿下天庭。驱㽍离搅扰家宅祟,福禄祥和保安口宁”之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