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灯和尚下载

      擂鼓瓮金锤在宁修的记忆当中,乃是四猛八大锤之首, ਸ਼

      威力生猛,砸人一锤下去就是个头破命丧,再起不能。

      能被一位真人作用武器使用,ږ这锤的威力自然是更加不容小觑。

      当宁修从万宝商队的人手中接过这柄擂鼓瓮金锤时,可谓是瞬间就体会到了一柄重达三百二十斤的锤子拿在手中是什么感受。

      重,奇重无比!

      要不是能够借助内力来握举,宁修根本就拿不起这柄金锤,更别说随心所欲的挥砸了。

      万宝商队的那名劲装大汉看到宁修以一人之力就能举起擂鼓瓮金锤,不禁赞赏的点头夸道:“小兄弟,内力很深厚啊,쓑可否请教姓名。”

      武者的性格通常都豪爽,见到年轻人实㴌力不弱,自是都会生起结识之意,宁修便回应道:“在下姓宁名修。”

      “虽说是借尹助了内力,但宁兄弟年纪轻轻就能够举起这擂鼓瓮金锤,武道九品就算是借助内力都做不到这种程度,ä宁兄弟的实力在武道八品怕是只高不低,不知≖可否有意向加入万宝商队,我们这最欢迎像你这样的年轻才俊,待遇绝对丰厚。” 뢹

      蘜见到宁修的实力,劲装大汉也是动了惜才之心,想要把宁ԋ修招入万宝商队。

      对于任何人来说,能够进万宝商队都是一件非常荣幸的事情,加入以后能끿够获得到很多资源与宝物。

      在万宝商队这䟅个金字招牌面前,很少会有人选择拒绝。

      但让劲装大汉万万想不到的是,宁修背后靠菟着的可是伏魔司这块天下第一号金字招牌。

      “믑抱歉了这位ﶟ大哥,我无意加入其它势力。”宁修只得婉拒道。芍

      “无妨,我对你发出的邀请一直有效,只要你哪天想加入了,都可以到朝天都的万宝商会找我。”

      劲装大汉倒是非常爽言爽语,突出一个爽快,宁修点点头,便扛着翁金锤从揽月楼的后门走了出去。

      此时黄游早已在门羧外的马车上等着他了,马车上装满了今晚黄游竞价到手的宝物。

      本来宁修是打算在文灯县住客栈待上几晚,等调查清楚溺水案背后的真相后,再返回朝攠天都。

      黄游在得知宁修没有地方住后,便主动邀㶟请他住在自己府上,有丫鬟服侍。

      这倒是比住客栈要方便多了,宁修就答应了下来。

      “这就是三百二十斤重的锤子吗,配上宁大人简直是威风堂堂,霸气外露,正所谓鲜花送美人,宝锤赠英雄寷,黄某今晚的这四千两没白花,花的到位。”

      看着宁修单肩扛锤,大摇大摆的走来,黄游찯立马开口献上最极致的阿谀奉承。

      油而不䓺腻,爽而不厌。

      宁修笑道:“黄公子赠锤之情,宁某呻记下了,他日黄公子若遇到劫难,一定要向宁某求助,以便让宁某偿还今晚的赠锤之情。”

      “宁大人太客气啦,快快上车,我们强这就回府。”

      骰“不了不了,这锤太重,要是我连锤带人的上车,黄公子你这马车只怕是招架不住,我就跟在马车后面走好了,刚才吃得太饱,全当消食。”

      “那就委屈宁大人了。”黄游转头对马夫说道:“回府。”

      ……

      夜色漆黑,四名黄府护卫跟随在马车四周,他们个个腰间佩刀,表情十分谨慎。

      因为知道今晚会买到很多东西的关系,黄游特意带上了护卫,以保证安全。

      怎么说都是在文灯县居住了十多年的老本地人了,在黄游的印象当中,文灯县治安还是非常好的,想必四名护卫应该足以够用。

      但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却是漏,新来的陆县丞之子可不是本地人。

      咕噜噜!

      马车在道路上缓慢前进,就在众人都沉浸于夜晚的安静当中时,前方道路两侧的巷子里突然涌出一鲇大堆人来。

      他们手持兵器的堵住了前后去路,很快就将马车四周给圈圈包围了起来。

      㿏“保护少爷。”黄游的跟班连忙喊道。

      四名护卫拔刀对峙,但从场面上来看很明显,这四个人绝对不可能是那些暴徒们的对手。

      “把车上的东西都交出来,可放你们一条生路。”人群中不知道谁喊道。

      “怎么回事?”黄游从车ብ窗探出头来,看着外혇边的暴徒,顿时表情就变得懵逼了。

      尼玛,文灯县的治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好了,竟有ㄒ人敢¾公然⺩抢劫。

      쬉 宁修扛着翁金锤走到马车旁边道:“黄公子,没想到你的劫难这么快就出ढ़现了,᳴可需要我帮你打退他们。”

      黄游此时的心里仿若有一万匹马奔腾而过,本来宁修的这个人情,他是打算日后有什么困难时再动用了。

      没想到这么快就ꏌ遇到了大麻烦,വ今晚要是不请宁修出手,只怕是要落得个人财两空。

      “宁大人,那就有劳你了。”黄游无㞦奈说道。

      “你们两즔个在那里费什么话,兄弟们,上!直接动手。”

      敡暴徒们没有耐心,顿时纷纷举着兵器朝马车冲了过来,看他们这즲架势,黄游要是敢反抗,恐怕无法再看到明日的太阳。

      与此同时,宁修也动了。

      只见黑暗之中,一道身影高高跃꛽起,双手举着擂鼓瓮金锤的锤柄就朝着冲上前来的暴徒身前地面砸了下去。

      轰!

      石砖铺成的街道地面瞬间崩裂⊊,碎石齐飞,地面直接凹陷下去了一大块。

      同时大量裂纹朝着四面八方蔓延开来,足足延伸出八九尺之长才力竭停⟁息。

      仅仅眨眼间,地面上就多出ߌ了一块巨大的龟裂区域,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天上陨星坠落于此了。

      巨大的动静瞬间吓傻了所有冲过来的暴徒,他们全都傻呆呆的站在原地,不敢再往前踏上一步。

      就这一锤子的威力,若挨上一下,那可是妥妥要当场尸骨无存的。

      啪!

      任由擂鼓瓮金锤摆放在地,宁修一脚踏在锤身之上,双手抱拳不停掰响指骨的笑道:“谁敢再上前一步,杀无赦。”

      所有的暴徒都沉默了,没有人会搞不清楚究竟是地面硬还是身体硬这个问题。

      宁修伸手一把抓起锤柄道:“我数三声,三声后还敢出现在我眼前的人,奖励一锤子。”

      “三。”

      椤“二。”

      不等宁修喊到一,那些暴徒早已慌忙跑的不见了踪影。

      ź“少爷,这位宁大人还真是,真是……真是本人与形象不符啊。”黄游的跟班忍不住小声嘀咕道。숌

      黄游表示非常认同的点了点头:Ꮨ“我原本焘以为他是个文弱书生,可谁想这㹷人背地里却是个怪力猛男。”

      马车重新上路,宁修回到黄府黄游给自己安排的屋子,给六言金珠念完今日份的金刚经后,又开始了对于几门功法的修炼。

      一夜无话。

      傐翌日一大早,宁修就来到了驿站,按照ਅ伏魔司的效率,如果对于那张咒文图有什么发现的话,苏浅浅应该会在今日差人࢙送信来文灯县。

      果不其然,当宁修一走进驿站时,昨日那名驿卒就拿着爰一封Ƈ封口的信走了过来,递给宁修。

      韋 “大人,这是伏魔司的那位大人让我转交给你的。”

      宁修立马接过,拆开查看了起来。

      信上苏浅浅说到,这咒文图乃是早已被伏魔司封禁的邪术,绘吭在人体上便可吸收走人体内的精气,继而导致此人若死后,必会发生尸变。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文灯县暗中一定隐藏着一个妖人,他假借以溺水一事为幌子,实则是为了得到百姓体内精气。是

      如果任由此人继续作恶下去的话,文灯县迟早都会变成一块死地。

      信中苏浅浅还交待,宁修需要继续在文灯县里进行调查,如果感觉到危险可以跟伏魔뼮司申请增援,总之一定要将那个隐藏的妖人给揪出来处决。

      如此一来,茄事情却是瞬间就变得清晰明朗了。

      宁修脑海中顿时构思出一个可以引出那妖人ᦀ的计划,只不过这计划无法在白天实施,得等到夜晚。

      当即宁修便唤出了熟练度面板。

      ……

      【纯阳极拳:九层(32\/5000)】(+)

      【金钟罩:八层(13\/4000)】(+)

      ᗯ【灵目观气术:五层(嗸22\쨺/3000)】(+)

      浉 【大日玄经:八层(3\/4000)】(+)

      通用熟练度:8譃500

      ……

      上次解决掉那十七具尸变的尸祟后,宁修又獼攒了8500点通用熟练度。

      晚上要去引出妖人的踪迹,自然得临时加强一下实力,以保证自身安全,这通用熟练度就没必要再攒着了。

      ៸目前提升纯阳极拳需要消耗的通用熟练度高达5000点,提升这个以后,其他两门具有战斗力的功法是一门都提升不了,不够具有性价比。

      ଊ宁修便选择同时提升金钟罩和大日玄经,换取更好的防御能力和更深厚的内力。

      纯阳极拳、金䛭钟罩ங、大日玄经全都达到了第兼九层,此时的宁修就算是遇到七品邪祟都不带虚的,底气大增。

      ……

      宁修在董富书房里看过卷宗,那上面记载的十七名遇难者遇害时间都是夜里,也就是说禎那妖人下手只会选择深夜。

      宁修便在黄府̧里等到入夜后,才动身外出,买了坛酒准备装作喝醉了的酒鬼,再前往长霞河。

      蒿夜晚的长霞河畔只剩河水流声,在月光下波光粼粼。因为溺死案过于诡异,现如今已经没有人再敢在晚上来到长霞⋴河边了。餰

      施展出灵目观气术,宁修便在长霞河畔四处闲逛了起来。

      廘 若那妖人真出现打算对自己动身,那他便可反将一军。

      半个时辰过去,宁修抱着坛酒故意瘫坐在河边,不时起身走上几步又摔倒在地。

      这么久时间过去,整条长霞河依旧寂静无比,没有发生任何不对劲的事情。

      不禁让人怀疑起了那妖人是否已经离开文灯县,去往其他的地方了。

      咕咕咕!

      惹 突然间,河边平静的水面上浮起大量气泡,这些气泡鼓动一会,ᔡ便成片朝着宁修这边游了过来。

      “有ᒕ动록静!”

      成为武者以后,宁修的感官远比普通人要更为敏锐一些,当他听到旁边长霞河水面出现气泡声时,心里瞬间就有了察觉。

      只见水面프上开始出现了黑雾状的邪气。

      蔋 “有东西要出现了。”

      宁修赶忙故作平静,依旧一副毫无察觉的样子,抱着酒坛抿了一口,뻞只待有合适的机会再选择出手。

      哗!

      待气泡来到河边时,一只苍白的手臂猛地䴡从水面之下探出,一把攀着河边就爬了上来。

      借着夜光,宁修很快就看清楚了这东西的模驞样。

      竟是一个披头散发,浑身都被泡肿了的男人!

      他的双眼已经被河水给泡到肿胀如球,上下两片眼皮紧紧的搭在一起,令人根本就看不到眼珠。

      “溺鬼?!”勞宁修诧异,难道说在长霞河里害人的,并非妖人,而是溺鬼作祟。

      看着瘫坐在地上的宁修,溺鱘鬼张大嘴巴,发出了怪异的吼声,直接就朝着宁修扑了过来。

      他的口中长满了利齿,每一颗都不是正常人应该有的形状。

      榡砰!

      没有任何犹豫,宁修当即跃起,一拳猛闎然打在了对㦕方脸上。

      赤红的纯阳极拳对于邪祟来说简直就是克星。

      ⌋溺鬼脸面瞬间通红冒烟,滋滋作响,吃痛之后,它第一反应就是要逃回到윘长霞河中。

      但宁修怎么可能会给他这댒个机会,直接内力灌入右掌,一把掐住了溺鬼的后颈脖。

      咔咔咔!

      雘 随着宁修一用力,溺鬼颈部瞬间被捏的作响,从镇妖狱里出山之后,宁修的实力变得更加强大,这种九品邪똯祟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最终,随着喉骨彻底折断,溺鬼的身体彻底没了动静。

      【ᅵ击杀邪祟,通用熟练度+500】

      望向河面,除了溺鬼出现时带来的邪气以外,整个长霞河四周再无其他邪气踪迹。

      如果那妖人现今还藏在文灯县内,那他此时一定不땢在此地。

      “看来造成路人意外溺水而死的真凶,是你啊。”看着自己手中的溺鬼尸身,宁修暗道。

      这⪑下子线索却是断了,如果说妖人害人,留下咒文图摄取百姓体内精气并非自己亲自动手。

      而是指挥这只溺鬼所为蘥,那么想要在短时间之内找出这个隐藏起来的妖人身份,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