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级网

      他将黑布放下,心中松了口气。

      “等给白仲举荐的人测试后,便可以返回族内!”方剑知道此事不能拖大,这也是쭌他为什么接到信鸽消息的时候,不拒绝퓈的原因。

      余师命令不好歙拒绝,除非他打算以后不进丹堂。

      再则,拒绝了,唯恐一些人会胡思乱想,从而将目光放到他的身上。

      “这个白仲,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他摸了摸手上的扳指,却是有些烦躁起来。

      “来人캵!”

      郑虎走了䱐进来,“公子!”

      “给我把信偃带到药铺那头!”方剑把丹堂那边传来的信纸交ꀮ给了郑虎,带到了百草药铺。

      方剑和郑虎来的突然,不管是杂役处还是药铺这边都没有得到消息。

      听说郑虎过来,药老对陆长生道:“一起过去吧!”

      以后陆长生肯定要接触那些人,早点刷一下存在感也好,免得真的被人当做一个纯药童。

      这是要把自己当传人培养了。

      陆长生点了点头。

      两人走了出去,看到几个汉子站在药铺前。

      “郑兄弟!”椙

      “白执事,这是方公子㯈让我带过来的信!”

      “方公子?”

      “丹堂那边的,方剑!”

      药老点了点头。

      氁 郑虎看᪆了愕陆长生一퓠眼,道:“听说上次荆巳山事件,就三个人活着回来,其中就有你们药铺的一名药童!不知道是不是这位?”

      陆长生往前一楲步,道:“小子陆长生,见过大人!”

      “늜很好!当初张天给消息我,说你小ຬ小年纪就有炼皮初期的实力,连븓两个同境界的内息武者都奈何不了你!”

      “大人过誉了!”

      “就是不知道炼皮后期是不是也能被小兄弟压下一筹?”

      陆长生还没说话,药老脸色微变,站了出来,道:“郑兄还请注意一下!”

      郑虎咧嘴一笑,却是不惧。丩

      要不是药老和丹堂有点渊源,떠哪里轮到他这个炼皮后期武者称一声执事。

      绱三河帮帮规严厉,正大光明之下,他当然不可能会动什么手脚,不过,暗地里未必不能做ѝ。

      꿸“最近这里乱糟糟的,小兄弟最好不要往偏僻地方走,免得被人惦记上!”

      说完,垼不顾药老难看的脸色,带人离去。

      隐约间有嘀咕声传来。

      ᜷눱“一个走了狗屎运的老家伙,要不是余师,他么的谁鸟他······”

      “药老?”

      “我没事!”药老说道,脸上的黯然一闪而过,“明早早点过来,有人会给你扅测ꛡ试屽天赋的!”

      “测试什么?”

      첅 药老찟道:“当然是丹师天赋ꍌ!先前没츹想到局面会变成这样,所以提前给了消息丹堂那摄边,这样的话,你就不用等到年底就能前往丹ၥ堂!”

      “测试一般来说有三个步骤㋦,测药理、辨药、开方、最后才是丹法测试!”

      “前三个都듃还好,属于花时间和精力熬一熬就行,这方面,是你襓的强项,想来能拿到不好的评价!倒是丹法测试,这个非常重要,需要你观看丹法,支撑得越久,꜑证明你的精神力越强,评价自然也更好!”

      “你观看丹师铁卷的时候,每次一般是半个时辰,上次你需要休息大半天才恢复过来,所以以你的精神力䥥,观看半个时辰应该差不多到极限了!”说到这药老脸上还是有些欣喜的。

      丹师铁卷需要超出常人许多的精神力,才能看清楚里面的字体。他在百草药铺多年,也就见过寥寥几个人拥有这等资质,比如说之前的张华。

      但张华估惵摸着也就能看清楚疜字뙑样,想要做到陆长生这样,一次观看半个时辰,是绝对做不到⣫的。

      “你这个资质,拿下甲等评价有些难,但乙等还是可以的!”

      陆长生没想到药老是这样的人,习惯猜测和脑补。

      这样也好,省得自己还要去费心掩饰。

      柴区区丹师铁卷,他根本不訍用担心精神消耗的问题好伐?

      完全ꪝ和普通书籍根本没啥区别。

      至于他口中所说的休息大半天,应该是因为自己闭门炼丹的缘故。 ๱

      只能说ꣽ,这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陆长生暂时没有高调的打算。

      等实在需要的时候再说。

      三河帮不见得安全,越是高调,越可能被敌人注意上。

      他自身的实力还不允许这么做。

      或许,等自己完成了肉身四境后会考虑往上拔一下。㎢

      听药老说,测试有甲乙丙丁四个评价,自己就按他所说的,拿个乙等差不多了。

      从药老那里回来,陆躂长生特地跑到了药铺中看了一下朱果。

      自从得知这里有一棵朱果后,ퟩ他就时刻惦记着,生怕被别人偷了去。

      也不知道朱果的果树能不能进化。

      看着四周无人,他뒳走了过去,伸手抓在了朱果果树上。

      “检测到可进化物品,是否进化?”

      “叮!进化值不足,无法进化!”

      陆长生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朱果可是稀有品种,若是进化,会变成什么?

      火龙果?

      ๦ 咳咳,好吧,根本不是一个品种的。

      看了看药圃中种植的药材,心蔝中暗叹,要不是进化值难寻,自己根本不用挂靠在三河帮之下,自个买个药铺,完全能够自给自足,还楻不用顾忌太多。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现在他看似在做很多无用功,但每一件都是在为将来做谋划。

      武道经验的缺乏、世界的认知、诡的认知等等,都可能在将来成为他的桎梏。

      ······

      油灯光芒闪动。

      院子里,噼噼啪啪声不断响起。

      陆长生赤着上身,不断地捶打在加固的铁桩上。

      木桩已经淘汰,膰只能用铁桩来代替。

      瀢 否则,不用几下,整个木桩就会变成一堆木屑。

      퇠啵~

      陡然,他停下身,周身肌肉剧烈地颤动,随后一股强横算的气血冲ᄩ散开来,皮表,大量的腥臭杂质䨛被硬生生挤压出来。

      炼肉中期!

      有了옫玉骨丹辅助,炼肉的速度超࿠乎了自己的想象。

      不过,最主要的还是系统的伟力,否则他根本不可能让淬炼的速度和身体⣲各部位的承受度维持在一个平衡点上。

      橫练武者之所以容易夭折就是如此。

      正要继续锤炼鍀,忽然心中一动,身影一动,隐入了黑暗中。

      恰在此时,院子后方的街道上,两道身影先后掠到一堵高墙边,然后沿着两座楼层的缝隙,攀爬而上,手脚敏捷,犹如猿猴,片굊刻之间就到了楼层顶。

      百草药铺院子后是一排私人商铺筽,中间只隔了一道半米宽的空隙。

      两人踩뺣着琉璃瓦,如同夜猫窜到边缘,轻巧地落在药铺后院的围墙上,一个翻身,就欲落入院子下方,然而,就在此时,那似领头的人却是做了一个停下的手势。

      后面一人露出惊疑之色。 ꣻ

      两人都一身夜行衣,蒙着脸,看不清面容畐,只能以眼色行事。

      领头人移动了一下,似乎嫙在ͯ观察情形,片刻后,正要往目的地而去,忽然夜色中传来一声低笑,忽远忽近,犹如鬼魅。

      两人心中大惊,扭头看去,只见那屋顶中,一道影子正从另一座屋顶窜来。

      䫠“想不到出糽来一趟还能遇到两只老鼠!”

      m 那两人眼见躲藏失败,心知今晚行动泡汤,也不说话,直接窜向另一个方向。

      但还輩没走出多远,就退了回来。᫖

      站在屋檐上⪶的人脸上一惊仞,沺他可是知道,那两个老鼠实力不俗,都有炼皮中期境界,尤其擅长腿脚功夫,打架也许只是三流,但跑路却是一流,若是有心想跑,寻常的炼皮后期武者也难ᧈ以追上䵭。

      然而此刻却是直接退了回来,似乎遇到了什么可怕的对手一般。

      正疑惑着,就看到退回来的两人忽然发出一声惨叫,直接跌倒在琉璃瓦上,顺着底下滚去。

      这一排高楼有五六米高,若是没有防备掉落下去,绝对是伤筋动骨。

      血肉之躯砸落地面的声音,让其再ʘ也无法保持镇定。

      似察觉到了什么,他脸色一变,从䮽原地跳开,下一刻,却见一只毒蜘蛛出现在原先站立的地方。

      “这是——毒蜘蛛!” Ꮴ

      终于明白,刚才那᧕两只老鼠是怎么死的了。

      泯 想来是后退的时候,没注意脚下,被毒蜘귃蛛咬中。

      那毒蜘蛛身有七彩,乃是剧毒之物,整个青府,只有黑魔会那些人才有这个本事操纵。

      “倒是好眼力!”一声娇媚的声音响起。

      然后,那人便看到四周有淅淅索索的声音传来,他惊叫一声,道:“黑魔癸会的大人请饶命,我马上远离퇬这里!”

      뫆一边说着,一边躲避沿着琉璃瓦爬来的ἁ毒蜘蛛。

      可惜,黑魔会的人并不打算放过他,数歛十只毒蜘蛛不断地收拢,男人眼见求饶不成,心念一动,又道:“大人饶命,我愿成为黑魔会马前卒!”

      衰此话一出,四周的毒蜘蛛顿时停了下来,那娇媚的声音从别处传来,“去!”ル

      四周的毒핡蜘蛛忽然分开一条道来。

      那人长出了一口气,暗道:百草药铺里也就一个药老有点实力,解决应딥该不难,到时候闹出点动静,多少有几分生机。

      他댈知道诇这些毒蜘蛛背后主人的可怕,乃是一位炼皮后期的武者,加上擅长操纵毒蛛,便是炼肉境也敢斗一斗,他不过炼皮中期,遇訟上肯定是有死无生,无奈之下,才选择杀入百草药铺。

      然而就在ṏ他落入院子中的时候,却感到头皮一阵发麻,一只小手从黑暗中抓出直奔他右肩而去。

      速度之快,前所未有岸。

      此人哪里反应得过来,顿时被抓住了肩膀,一声闷哼都未曾发出,另一只手落在他脖子处。

      咔嚓一声。

      一切都归于平静了,只有一些뭃零碎的低语从四面八方传来。

      如此动静,早就惊动了附近的居民,然而无人敢在这时候冒头,免得陷入三河镤帮和黑魔会争斗的漩涡之中牖。

      距离此地的一座不起眼的铺子中,一个肥胖的女人站在二层楼阁,看着对面,发量稀少的头顶,有几个毒蜘蛛蛰伏,眉心绣着一颗五彩毒蛛的纹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