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欲海

      赵腾随乔荣入了乔府后直入大厅髊,这时乔洹已在等候。见到赵腾后抱拳一礼道:“赵小郎,多日不见,风采更盛往日啊!今日怎想起道我这寒舍了?”

      赵腾听了乔洹的话,心里一阵腹诽,丫的ﶙ人比人得死啊!?占地三十亩的三进大院还是寒舍,那我那院子算什么,猪窝吗?太气人了。可嘴上却笑着道:“此次来是有事劳烦乔家主啊!”

      乔换一听眼里帮就有金光〥闪过,他问道:“小郎有何事需老夫相助?不妨直言?”

      赵腾一直看着他,他眼里一闪而过的算计ꞩ之色,没逃过赵腾的眼睛。赵腾变的谨慎起来,心想:“这可是个老狐狸,可不能让他知道我的目的,不然这事难成。”

      想到此他开口道:“蚠事情是这样的,我在岭山乡的一个村子里有三十亩地,可腾又买了县尊在复山脚下的地。得턡知岭山乡的地都被乔家买了下来,复山∞旁边的同山脚下的地也是乔家的,就想和乔家主换地,不知可否?”

      乔家主一听只是这事,略感失望。他开口道:“实不相瞒,乔家要离开燕县了。老夫想将乔家的土地全部卖出。”

      ⢸ 乔洹这话让赵腾很意外。这个时代土地对家族很重要,是不会轻易售卖的。 舔  便问道:“乔家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吗?何故要㌔将土地出售烎?”

      顿 乔洹一听,知道赵컽腾误낚会了襹。便道:“赵小郎误会了,我直言吧!东郡太守읋乔冒,乃我家族未来的族长。閾我将从小郎手里买到的提炼精盐之法献给了他,换我儿一个前程。今以有了准信,太守슫保举我儿做了东郡别驾,吾要举家般챏到郡成去了。”

      赵让腾一听立刻笑道:“原来如此,那腾便恭喜乔家主了。那不知乔家的土地可有售出?”

      乔洹一笑道:“哪有那侀样快?乔家土地有数千顷,那是如此容易脱手的㾭?况뚰且以有人知道我乔家要走的消息了,都在等我乔家降价售卖土地呢,哪能这么快。”

      赵腾一听道:“某可帮乔家主将土地卖个高ⴺ价荭。家主可否将同山的土地售给腾랣,让腾的土地,可以连在一起如何?”

      乔洹ᄳ一㯣听来了㇨性趣,道:“若真能如㍄此,老夫便答应赵郎。”

      赵腾笑到:“乔家土地甚多,⃖若整体出售,县内小家族要不起,大家族即便能吃ح得下,也势必造成家族里钱财空虚。

      乔家主ᑈ不如将土地分成几块,然后将各家家住聚集起来ꥃ,到时大铛小家族都可吃的下。只需一人从中小小的抬一ⅼ下价,众人定会真相购买。这价格自然会往上涨点不是?”

      呢 乔洹一听笑道:“뤠此法껻简单,可却十分有效。赵郎所求某答应了,不过售卖土地之时,也望赵郎也帮某誝一帮如何?”

      ന ﮕ 赵腾笑道:“那时自然。待家住定好时间知会腾一声便可。”随后桥换令눈乔荣取来同山的地契递给了赵腾。赵腾接过一看,下了一跳。光这同山脚下就有土地六千余亩,当然赵腾在意的同山,也在地契之上。

      他看向乔洹道:“如此多풍的土地,不知乔家作价几何?”

      乔洹笑到:“2000金如何?赵腾低头빪算了算,ḩ他出售技术得了四万金,给唐勇500金,萧忠、李铁等各100金,那쑦五十士卒个各五金。相当他以花出去了1250金。

      这三月卖粮食,及鍦家中护卫的花销又出去七百金,这回又要建庄园,看来这钱还真不经花啊!”

      他抬头看向乔洹道:“不知到这地契所书土地,是虿大亩还是小亩?”

      小 乔洹道:“自然是大亩,小亩之说,只是真对佃农罢了。怎可用来唬弄赵郎。”

      赵腾听后道:“乔家主的作价合理,腾应下了。对了,乔家既然要搬迁,뤹那府中的暢存粮定然也要出售的。

      腾欲꟎建一庄园,要雇佣不少劳力,需要粮食甚巨。乔家之粮可穼否济尽数售与腾?价格便以市面价格便可。”

      乔洹听后点Ⱆ头道:“可。”

      赵腾见事以谈成便起身道:“事以说定,那腾就不多留了。家中上有许多杂事,这便告辞了ﴣ。”

      乔洹点点头,示意乔荣送赵腾出府。乔荣便带着赵腾往外走。

      待送走赵腾后,桥荣问乔洹道:“啊翁,那同山和山脚下的土地,怎么也值2500金,阿翁何以两千金便出售?”

      乔洹看他一眼道:“此人前途不可限量燩,你以后多于此人交往。对你以后定有裨益,

      ᚃ你要到郡府做事,以后多帮扶此人,将来定有收获。”乔荣听后,点头表示同意。

      再说赵藤,他拿着地契心满意足的回了府。这时唐勇和武寒也回来了。交代他们事也以办妥렉。四人又寒暄了一阵就躢散了。

      第二日晨时,ཾ赵腾早早起来用过早餐,便到了府鑨门口。门口外已聚集了千人。

      赵腾对这些人道:“大家随马车瞖走,说着,一辆马车带着十辆牛车开始၄出城。”

      走了三个时辰,一众人到了复山脚下,赵腾对众人道:“锉你们先在这里伐木建屋,这十车乃是粮食和帐篷。

      뼘 폷秆 棆 从明日起每日都有粮食送到。你们便再此住下,以后就再次做工。”听了赵腾的话,众人开始忙碌起䕕来。支帐篷架釜煮粥。

      待吃完饭,赵腾带着田陆趟过小清河,向同山而去。同山连绵二十于里,几人走了一个时辰到了田陆找到煤炭的地方。

      魸这里光秃秃一片没有植被,一个坍塌的断层引起了赵腾的注意。这处坍塌应该是地震造成的,在断层的底部露出黑色的煤层。

      这況让赵腾땉高兴万分。看裸露出来得煤炭,煤的质量羭应该不错。至࡝于储量,他就不清楚了。不过应该够他用。

      既然煤以找到,那就没有留下的必要了,毕竟天色也不早了。他们要텼在天黑前赶回驻地。于是三人开始往回走。到了驻地以天进黄昏。众人又吃了Ȭ一顿饭䞝,开始休息。

      第二日一早赵腾留下林远看塂守,自己带着田陆和武寒,往县城赶。他要紱招募人手挖矿,还要建造砖窑。

      就这样,一行人在午时前回到了燕县。先道自己府上命人将两千金送到丅了乔府,然后去了东禥街᭾。

      让武寒㑵唐勇开始招募人手,这回不限人数,只要年富力强的都要。同样ಇ管食物每日十个大钱的工钱。这下子来赵府应募的人足有两千。燕县的卖子女的少了很多。

      㱪 第三日,赵腾带着这2000名劳力向同山走去。当到了同山下,离煤矿最近的农庄里。人们开始搭帐篷。橰

      买乔家的土地和张辅的可不同,张辅的土地还未耕种所以没有人。可乔鈜家的土地一直在种的,춁所以这六千亩土地,有三个佃户뿡组成的村子。

      此时他们也以知道赵腾买下찦了乔家的这柇片地,看赵腾带着如此多人来到ධ村里,还以为这是新来的佃户,他们要被赶走。一个个面露凄凄。赵腾不知这些佃农为何这副表情,便找来里政前来询问。

      当得知是怕赵腾将他们赶走,赵腾笑着道:“汝回去安抚众人,说某不会赶他们走,这些人是来做工的,叫他们不必担心。该做什么做什么。”

      随后赵腾让人选地开始挖土,开始建砖窑。烧牍砖在这里时以很普遍了,所谓秦砖汉瓦。想想连瓦都能烧制,何况是砖了。不过这时烧的是大青砖,体积大一般是铺设地面和建造城墙。 ⪞

      㐂赵腾自然不是要烧笨뎴重的大青砖,而是小巧亲遍的红砖。不裷过这建窑的过程大致还是相同的。笲众人来时便被告知要干的活,所以来时䢃都自带了工具。

      等田陆找到土制较硬的地方后,两千人就开始挖窑。他们有的挖土,有的往外担。᠞想想两千人挖几止座占地数亩䢥的窑,那速度简直快덯的没法说了。只两天,窑以挖好。

      这时赵腾命田␲陆为主事,带一千六百人入山开路,准备挖煤烧砖。而留下的四百人找干木头,开始烧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