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APP深夜释放自己

      웙又是新㝨的一天穿,难得遇到个阴天,感觉很不错。

      即使南安的夏天没有西京那么热,但七月依旧挺难熬。

      下了一夜的雨,早上喃起来连空气都是湿的。

      陈耀东出门的时候还在㒋吐槽,白天不下晚둞上下,贼老天太特么混账了。

      白天下多好啊,最好下大点,就不用去开门了。

      哎,这么想虽然有点不太好,毕竟是堂哥的店,但咱也是员工啊。老板挣的再多谋,那也是老板的,咱当员工的鍹就挣那点提成,该休息还是要休息。

      雨天睡觉多香。

      上午开门不久,稀稀拉拉的h雨点落了下来。

      街上逾녩发冷清,别说人影了,连条狗都看不到。

      几栋大厦里的人也不出来了,生意就更淡。

      快到ʾ中午,天气总算放晴了⓰,感觉今天的阳光格外的明媚。

      看着左右一溜的卷帘门,陈耀东觉得뿯自己还艹很敬业的。糙

      不过老赵是中午回家吃饭了⥌,何静梅和老商今天都没开门,让他有点疑惑,因为知道那俩有一腿,所以更容易联想,两金人都没有开门,该不会是大白天的白日哪啥去了吧?

      不然怎么会这么巧,都没有开门。

      有点危险了啊,都这么大岁数了火力还这么旺盛。

      陈耀东一边腹诽着,一边整理着表情,笑容满面的招呼进来的大姐。

      说实话还挺想何静梅的,别误会,不是想人身子,而是想人的票子。

      这几天每天都能挣个七八十上百块的外快,每天下午拿到钱的时候都特别幸福,虽说<自家店里每天斗的提成也差不多,但毕竟不是现结,要到月底发꾐工资的时候才覯算。

      섙 见不到钱哪来的幸福感。

      貌似㯠六月份没有给自己发工资呀勺,텽说堁是到七月底一块算。

      撘 哎,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拖欠工资。

      老板是陈二᎙哥,咱内也不好问。

      一点不到,老赵吃过午饭回来了。

      两ڝ人坐在门口,一边晒着雨后的太ડ阳,一边扯闲蛋。

      新区騿人少,店里每天进来的人都数的过来,多数时候确实挺둷闲的,难免就无聊,又不能乱跑,闲的也只能扯蛋,扯的多了䭪自然难免ꇕ扯出来一堆八卦。

      就比如何静梅和老商咋搞到一块去的,老赵居然早就发现了ℎ。

      “何姐老商今天咋没开门,赵叔૵知道情况不?” 玎

      聊到Ⰶ了何静梅,陈耀东就问了声。

      甁老뎅赵一脸世事洞明㗰:“他俩啇这是要玩火,迟早翻船。”

      陈耀东精神振了振:“难道真是……”

      老赵一脸猥琐:“天雷地火,男人离不开女人,女人也离殃不开男人嘛!”

      陈耀东瞅了瞅,这才发现也是老银币,瞧那一脸猥琐样。

      过了一会,焦海丽也来了,到偗是没有再迟到。

      陈耀东跟캶她没话说,没䅫人的时候就在门繍口和老赵扯会蛋,有人来了就招呼。

      一点半来了几个人,焦海丽表现积极,抢上前招呼。韬

      费了半天口舌嚪,总算开了一单,卖了一件58的。

      总共三个女人,花钱的就一搅个,眼看剩顎下的两个都没要买的意思,打算走人了,陈耀东连忙过去,舌绽莲花忽悠一番穈,焦海丽一旁帮腔,又成熝交一件128和一件188的。

      把人送走,写收据的时候焦海丽也过来了。

      쑀 按照店鯮里规定,每出一件货都꽌要写收据的。

      就算客人不要,那也뺽得写,对账盘货全都靠这个。 ᎁ

      陈耀东拿过票本和ᄞ笔正准备写收据,焦海丽ᑚ却先说话了。

      “小陈,今天谢谢你了啊!”

      陈耀东愣了下,叧抬头:“谢我什么?”

      焦놡海丽笑眯眯:“谢谢你帮我打补,不然后面两单还不一定能成交呢!”

      蠟 陈耀东有挡点懵,愣了好几秒才回过神来,一脸不敢相信:“你说맡后面两单是你卖的?”

      镛 “对啊!”

      焦海丽理所当然道:“我都已经介绍的差不多了,只是顾客还有点拿不定主意,想买个稍微便宜点的,所以才要多谢你帮忙说了几句,不然还不知道能不能成交呢!᣷”

      “……”

      陈耀东张张嘴,有点不知道说啥了。

      ⌛瞅了㐴瞅焦海丽,这个女人一脸笑容地跟他对视。

      帇 只是那笑容里似乎隐藏着其他东西。

      跳陈耀东不明白,他对人性复襆杂的一面认识的还不够,更重要的是没想到人还可以屬无耻到这种境界,让他大为震惊,原来人䓾性的下限可罬以低到这种程度。

      为了抢单睁着眼睛胡说八道,又让䘲他涨了见识。

      陈二絈哥也无耻,但那只是一种境界,无关品行人格。 걐

      而这个女人的无耻,则是人性拙劣的一面。

      为了几鰚块钱的提成,这样真的好吗?

      自己在这也呆不ᇜ长,为了几块钱干这种事真的值吗?

      陈耀东想不通,他觉得性价比很低,这种事섵情他干不出来。

      为⒈了利益可以无耻,可以不择手段,甚至可以卑鄙Ŝ,但不能这么拙蟨劣。这个社会还是要靠本事吃饭的,这种拙劣的手段팆一次两次可以,但终究不是长久之道。

      懲 难怪穷人还是绝大多数,富有的只是一小部分。

      罪不在天,而在于人啊!

      眼界决定高度,格局决定人生!

      陈耀东一瞬间想了好多,甚至想到了在网上看到的一句话,感觉又升华了,他瞅了瞅焦海丽,没有䀰说什么,只是平静地把票和笔推了过去:“那你来写吧!”

      焦海丽笑眯眯说好,接了票和笔爬在收熧银台上刷刷写起来。

      陈耀ᗭ东等她写好收据后,才道:“以后我给顾客介绍的时候你别过来。” 캮

      焦海丽脸上的笑容没䗚了,冷淡地说了声好。

      心里很是不屑,䆤还不快点滚蛋,尽占着茅坑不让别人拉屎。

      陈耀东揉了揉眉心,感觉社演会太不友好了。

      本想与人为善,驫却没波想到依然有妖魔鬼怪。现在再看,还是一个人比较好,哪有这些草蛋事。都怪陈二哥,交接一下就完事了,还非得让自己带上一个月。

      这下好了,好心带出事儿ꅊ来了。

      不过太祖爷说的好,与天地人斗其乐몙无穷。

      吃偠了亏不还手,不是陈耀东的性格。

      再看看吧,看看这个女人究竟能拙劣到什么程度。

      今天这事有点措手不及,一点准备都没有,不ằ好跟个老娘们当面撕,ꭜ这种拙劣的手段只能用一次,⣱下次绝对㔙不会忍,看看这个女人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