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爱一在线播放视频

      没过两天,剑宗就开始热闹了起来,有不少修士来来往往与剑宗之间,或骑着异兽带着똀赫赫凶威,或踩着灵↦剑潇洒而ጉ致。

      相同的是每一位修士都有着滔天的威压,境界꼝更是达到了当前的⊚顶点。

      夜麕则是饶有兴趣地呆在一边不远处,遥遥地看着훌这些自认不凡的人们,有时候还会看见囉几个熟人,但也羈没有打招呼,倒像是一个局外的看客,⡘没̌在戏中。

      剑一自然是不能够像他们一样,在这段时间里,跑来跑去,忙里忙外흩,既不能怠慢了这些客人,也不能弱了剑㑅宗的威风,说实话,折腾得不轻。

      陏 也有带着年轻一辈的弟子来见见世面的,自然也少不了切磋一类的膇过程,在剑一展露了那无情剑法之后,也就熄了心思。

      剑一的地位当然不是传言来的,而是靠着自己的实力一步步打上来的,虽ﰆ然很少人知道他是这样的少年模样,也闹出了不少的笑话就是了。

      转眼间,就已经来톔到了大会召开的日子。

      在一个庄严肃穆的大殿之中,十数个顶尖的修士齐聚一堂,或闭眼㤣冥想,或不拘一格,也算是聚集了빁起来。

      剑峰作为剑宗的宗主,当然是做到了首位,见此,众人也没有多少奇怪的意澲思,毕竟是在人家的主场。

      剑峰沉声说道:“既然诸位道友愿意给面子前来,废话不多说,开始吧,关系到东山的未来。”

      一时间,气氛竟诡异的降㐟到了冰点。

      于是,剑峰转头뺹看向那个蔈面色铁青,諽但依旧带着挥之不去的苍白的老者说道:㾣“就从你们开始吧ඈ,白鸟。”

      白鸟正事那个白业口中的长老,不过此时看着状态似乎有些差劲,不论是其萎靡的气息还是苍白的脸色,无不揭示着他伤势篽不轻。

      白鸟冷哼一声,冷漠地开口:“诸位道友也知道封印中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也知道这东西解封之后会有怎样的后果,如今,我们四族费尽心力将其重新封印,诸位是不是该呒给我一个解释”

      众人都没빠想到,这白鸟浓眉大眼的竟还会说这种话,话里话外都明摆着要占一些利益嘛,还拐弯抹角地提醒。

      ꈸ 只听那周家族长说道:“该给你们的,一分都不会少,你们做你们该做的事情就好,渣滓们。羬”

      白鸟怒而拍案而起,指着他的手弣指止不住地颤抖:“我们付出了这等惨烈的代价才挽回䧙一线生机,你濆竟是这样对待英雄的吗,诸位道友䐓啊,还请为我们做主啊。”

      “好䩋了好了,”剑峰不由得起身安慰,不管这是不是白鸟的卖惨蕰,他都要接着,毕竟人家确实是损跉伤惨重,“这件事情我相信在座的诸位道友都会给你一个龃满意的答复的,你静心等着就好。”

      听到这话,白鸟꯿也就安稳的坐了下来,脸上又回到퇐了以往平静无波的表萀情,只不过,任谁都没有看到,他眼底闪烁的一抹神光。

      靱 “嗯?”ꍄ剑峰像是感受到了什么,笑䋗着看向门口,“看来我᫇邀请的客人们来了烦。㏫”

      众人面色各麵异,有些㜓感受到了什么有些疑惑,有些人则是凝重的表情,有些则是恍然大悟。 蓕

      倒是酒清海一行人▃,惊喜地站起身来:“夜兄弟,是你们?”

      武图퐲也是颇有些惊讶:“叶丫头藳,你怎么在这儿。”

      这时候,门口出现了四个身쎩影,一个妙龄少女,一Ԥ个谦和青年,还有一个看着十来岁的少年牵着一个更小的小女孩。

      叶灵儿对武图行了一礼,暜微笑道ꯋ:“好久不见了,武爷爷。”

      “哟,你们也来了啊,”夜环视一周,扫了一眼这些在某种程度上代表쀓着东山顶尖战力的人,转头问剑峰,“就这些吗?”

      玐 剑峰点头,颇有些期待,也不知道在期待些什么。 럢

      婉拒了酒꺃清海他们的邀请,夜走到属于自己的位置,抱着泉竹坐下,微笑道:“那还是푕等死吧。炳”

      “啪!”

      “小鬼,我忍你很久了,别以为在这里就可以肆无忌惮,老子在뭨东山闯荡的时候,你小子没在娘胎里!”

      一个脸上带着刀疤的中年男子贁拍案而起,带着压制不住的怒气。

      轿 藕 和这位不同,在座的各位虽然听见了这话,有些不以为意,但看着夜ﮑ这一行人,无不是露出了忌惮的神色。 

      釣夜有些奇怪地对剑峰问道:“这谁頵?”倣

      仅仅俩字,就已经充分地展示了什么叫做嘲讽,虽然夜自身可能没有这个意思,但他表现出来的却是不屑的礂意思。

      㴠 叶灵儿已经没脸看下去了,直接捂住了自己的脸。

      就连泉钞竹都在偷뫹偷地捂着嘴笑,就只有夜一个人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㉞剑峰深吸≻一口气,不管꿆夜是否有这个意思,但他必须出面开解:“道友,这位是黑河,乃是掌控黑河山脉的龙头,也是一位蜕凡境顶端的强者。”ꕎ

      “蜕凡啊......我都快忘了,”夜面无表情的盯着剑峰,看得秢他浑身不自在,“所以,你把我叫到这里来醕,뱴究竟是想让我以怎样的方式来救助你们呢?”

      这话一出,桌前的诸位大佬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有些不善地盯着这位看似没有自知之明的少年。

      他们无不是掌뗄控了一方势力的人,乃姶是万万人之上的存在,平日里只有他们掌控脔别人,现在哪容许别人骑到他们头上。

      就算是响应了剑峰的召集,来到了剑宗,那也是以贵客相待,不敢有丝毫怠慢,而且也是有着足够动ዀ摇东山的危机即将出现,他们可是来商量如何拯救东山的啊!可不是来陪小孩子过家家的!

      于是,众人ₜ不约而同地将自己的气势压덌到了夜这单薄的身体上,本来酒清海想要帮助夜䢔抵抗,但却被酒葫芦拦了下잍来。

      “听耳。”

      晢 夜吩咐一声。

      听耳来到了蘿武图面前,和酒清海不一样,武图真是已经准备抵抗这恐怖的压力了。

      不管怎么说,武图也是叶宗的人,而且也有了这样䰣的意愿,就算是叶灵儿和叶重这边的关系,夜也不能袖手旁观不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