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ntiyishu

      鷜楚齐光心里朝着躲在一边的乔智说道:“乔大师,我记得你手下有狐狸吧?”

      乔智说道:“嗯,怎腢么了?”

      楚齐光说道쿒:“这쬐边我接下来暂时不用你帮忙了,麻烦你回뎭王家庄一趟,找只你手下机灵点的狐狸⶚过来。”

      乔智警惕道:“找㎫过来干嘛?你不是想要用来替代狐妖吧?”

      楚齐光说道:“狐妖尸体就在我手上,我做那种事情干嘛,找这狐狸过来是给这顾捕头抓的。你一定要挑一只没有完全觉醒灵智的狐狸,算不上妖怪的那种。”

      乔智瞬间明白了过㝧来:“죝哈哈,你要暗算那顾捕头!这厮敢吞了我们的十两银子还不办事,我支持你弄他!”

      楚齐光又提醒ꈊ道:“以乔大师你的武功,带一只狐狸进城应该不难,遇到什么麻烦可以再找那帮狗妖们帮帮忙。还有,鿅我们收集的狐妖血也别忘了带来。”

      乔智甩着尾巴说道:“嘿嘿放心,那狐妖的血都好好蜍收着呢,我保证让他们໊验血的时候验出个狐妖来。䈡”

      魵 ……

      楚齐光心中暗道:‘还得找个见证人。’

       ䷲接下来楚齐光又和法元道士寒暄一阵,他又是请教、又是吹捧,凭ﭔ借乔智教导的各种妖魔知识,让他和法元道人很有话ሣ题,熟练祤的吹捧技术也让法元道人感觉很ቢ舒服。

      法元道士有些欣赏地看裣着楚齐光:“年轻人,像頫你这样见识广博的不多了。ⴐ” 䧳

      楚齐光试探着问道:“顾捕头说去召集人手,怎么这么久还鰦没回来?”

      킮法元道人和楚齐光聊的不错,闻言犹豫了一下,ཷ便直接说道:“依我䠘看他这么久都没来,现在八成已经自己带队癘出去捉拿那只狐妖了,最后恐怕也不打算分鼞你100两银子。”

      楚齐光装作惊讶地说道:“怎么会这样?”

      看着楚齐光㙃这副稚嫩的模愥样,法元道士摇了摇头,

      反正不论这狐妖怎么抓,分给道뇹观的银子힃都是不会䩆少的,他看楚齐光还挺顺眼,便指点道:“你刚刚跟我说你只是王家庄的普通农户吧?而且这次你也ꟶ只是提供了一个狐妖的猜想ꀖ。

      如此既无势力,也没有背景,᎕他们能吞当然要吞你的那份银子了。”

      ꈑ 法元道士劝道:“官场便是如此,能吞十两,绝不可能只吞九两半。你也别想着和县尊去说,你毕竟只是草民,在这官场便是天生低人一头畚,任人宰割。顾捕头是衙门的人쬌,县尊不可能帮你对付自己人的。”

      法元道士看着楚齐光不服的甍眼神,摇头叹道:嫸“你还年轻,等以后如果能考出武生来有的是机 ̄会赚银子,今天这口气便忍了吧。”

      楚齐光却说道蚤:“还请法元道长陪我亲自走一趟,对那狐妖所在之地,我心里有些猜测要印慴证。”

      法元笑着摇了摇头:“你想自己找到那狐妖?狐妖天性机警狡猾,不是那么容易找的,被人知道的话……到时候还会惹得顾捕头㲨恼你,恐怕瘨事后还要こ找你麻烦。” 絛

      楚齐光一脸诚恳地说道:“还请道长帮我。”他手里扣了十൨两银子,想着不行的话还得再塞涢银子。

      法元看着楚齐光这年轻、稚嫩、不甘的模样,却是想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엫摇摇头道:“你还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那我就陪你走这一遭吧。”

      楚齐光松了口气,将十两银子塞回了钱袋里。

      于是楚齐光續带侧着ȓ法元还有自己的小厮陈刚准备去案发现场。

      他们뎨走出衙门的时候,知县之子何宪追了上来。

      “楚兄,你们要去哪里?”

      这ǜ知县之子何宪似乎对絤他们接下来的查쒺案工作很是关心,听到他们要再去案发现场看看,便也想要同去。

      楚齐光本来就是想要找到狐妖的时候拉个人证,知县公子愿意去当然再好不过。

       于是三人一同出了县衙,身后何宪的小厮和陈刚跟在身后ረ。

      来到案发现场,楚齐光指着地上的血迹说道:“妖狐最后是쏎流着血,从大门的位置离开的。”

      三人站在大门口,楚齐光看ପ着枣园街分析道:“整条街道东西走向,但东面Ꟑ就是夜里值㸺更的更铺,狐妖大概率是从西面走的。”

      楚齐光带着ȩ人走到西面的쥱街口,摸了摸地上的煤渣,겧然后问了问附迃近的店铺⋟伙计。

      ᕁ ꝭ 最后よ说道:“这条路上每天都要运送煤炭,地上猱总是会漏掉一些煤渣。扫大街的每誮天寅时(凌晨3~5点)才出工,这狐妖如果路过这里的话,很可能脚上沾了煤渣。”

      何宪和法元道士听得连连点头,看向了楚齐光的目光之中充满了惊讶和赞叹。

      看着爾楚齐光爬到街边的围墙上去,何宪问道:“楚塚兄你在找什么?”

      ꆁ“狐狸的脚印。”楚齐光说道:“我看了看过了这条街口以絢后,就再也没有血迹,也没有看到带煤渣的脚印籘,这狐狸恐怕是从别的地方走윍了。”

      说着他来到一处狗洞面前,用手指捻气几颗煤渣说道:“看样子他从这个狗洞钻进去了。”

      何宪使唤小厮上㸡前,一众人冲进房门,吓得房主瑟瑟发褻抖。

      楚齐光在房里转了一圈最后来到了窗户的位置,指着外墙墙根处的血迹说道:“从窗户走了,ꊓ看这ጃ方向,他应该是放弃了大街,想要一路从ऄ民房里潜走。”

      楚齐光来到第二户人家,就这么带着ඳ两人一路根据各种细枝末节追踪下去,路上表遴现出来的洞察力让何宪、法元都暗暗惊叹不已。

      何宪朝一旁的法元道长低声说道:“楚兄真是机敏过人,心꽪细如发,这种追踪妖物的手段真是神乎其神⋂。”

      法元道长在一旁认同地୰点点头:“就算专职缉杀妖몝魔的镇魔司都不是人人都有这么一手申。”

      陈刚跟在后面心中暗笑:‘都是狗哥亲手放的,能不机敏过人,心细如发吗。’

      众人一路追踪狐妖的‘踪ふ迹’来到一处废弃的暗渠上方。

      这个暗渠本来是青阳县排水系统的一部分,不过因为年久失修,翋再⸆加上⩍连年大旱,早已经废弃不用了。

      塑楚齐蒢光说道:鐄“这狐妖看样子是想要通过暗渠的排水沟爬到外面去,何公子碼,接下来我们派人下去,看看这暗渠到底是通向哪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