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时代

      七月十三。

      ꂊ余杭郡除了闷热之外,还变的更加燥热起来。

      因为无论府衙、店铺老板、各行各业的老少爷们,都在谈论天香阁的好、天香阁的妙、天香阁妖女们的屁股是真地翘。

      按照他们的想法,ኹ在这种闷热的天气,唯有女妖们的滋润,㥮才能缓解他们ƅ燥热的肉体与心灵……

      嬫若现在不是大清枣的,女妖们也要休息一下,搞不好现在就要有人去了。

      埈 而净天香ⴖ阁是妖精开的没错。

      可她们不曾公开表明自己是妖怪。

      但是,每一个妖女所住的房间緾,其燥门牌号、房间装饰也都各有各的特色,都是什么狐狸洞、喵喵叫、花蝴蝶等等。

      再加上妖女们的各种花活,当真是让余杭郡的男人们涨了见识,享受到了飞一般的刺激和享受。

      至于会不会有某些男人被榨干?

      啊这,

      就算她们不是妖女,整天逛青楼的话,肯定也免不了被榨干的命运。

      ………………

      许府。

      许堲仙再次没了去学馆䱗的兴致。

      틮毕竟明天就要院试了,他打算背一下答案,琢磨着胀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多少满足老姐让他考中秀才的愿望。

      誇虽鲉说许娇ﺏ容并不对他抱有太多期待……

      而许娇容出了一趟门,回来以后就面色难看的嘟囔着:

      “不就是又开了家破妓院吗,怎么都跟没见阩过女人似的,一个个嘴上叭叭叭的,跟隔壁王大娘似得,听得我就心烦。”

      李公甫今天不当班,他听到此番言语,面色微变,连冯忙给自己找了份活,生怕连累到自己。

      许仙挑了挑眉,罃目不斜视,坐在凉亭内看着考题答案。

      许娇容眼看着找不到出气攉筒,冷哼一声:

      “也不知道你们两个,昨儿怎么一起回的府,还都那么㙍晚。”

      嘭。 퓳

      뉲嘭。

      嘭。

      李公甫劈柴的力度也更大了,似乎想告诉别ﱽ人,他昨儿可没去做什么坏事,腰板有的是力气。 㳺

      冷清寒䖕对駅此一句话没说。

      她只是拿着一些糕点,安静的坐在许仙旁边,时不时给其递过去一块,自己吃上两块,然后自己再吃上两块,在递过去一块ܭ。

      没过一会的功夫,一盘糕点就没了,并继续ତ针对下一盘。

      哎,饿了将近一䡣千年,悔既然要恰饭就总该找个人当挡箭⊗牌,那许仙就在合适不㕲过了燝。ⶦ

      ………………

      ꋼ 如此这馲般。

      时间也来到ꅧ了次日,也就是院试的那一天。

      想要成为秀才,

      需要在三年内分别经过县试、府试、院试三个阶段。

      姷 前两个阶段,许仙也不知道怎么搞的,莫名其妙就묙混上了童生……

      㕉 这可能是运气鮝比较好,现在唯独就差∏这么一哆嗦。

      而当诸多考生经过搜身、检查,终于齐聚一堂的时候。

      许仙扫了眼四曆周,就发现一个很怪异的事情。

      那就是抛出那群七老八十,满头白发的老童㽛生们。

      瘵绝大多数年轻书生都是脚下졑虚浮、面色苍白,甚至还有些贈神游天外,嘴角时不时再勾勒出一丝淫荡的笑意。

      “好家伙,今儿考试,你们却连续逛了两天青楼?詠”

      “严大海还真是不当人子ղ啊,՜可把这群国家栋梁可坑坏了。”

      许仙倒吸一口冷气䫗,就眼下这种情况굕,哪怕他没背下那份考题,矮个子里拔将军也十拿九稳啊……弞

      尤其当他看见那四位主考官的时候。

      许仙也算明白答案从哪来的了。

      甄덚由乾就是那位武力考官,甚至还붸给他丢了个眼神,似乎要让他自信一些,不要怕,尽管抄,莫得问题,有事我扛着。 ĥ

      于是乎,

      伴随着主考官的一声‘放题’。

      诸多相隔甚远的考生们,就依次拿到了手中的考卷。

      歆 许仙大致扫了一眼题目。

      总共有三种题。

      ᘩ策问、经义、诗词。

      ⶁ 【策问】也就是军政方面的各种对策……

      觺 对此,许仙不懂,可他有答案Ԕ。

      【经义】主要内容就是四书五经……

      ⬾ 对此,许仙依旧没看过多少,他也有答案。

      【诗词】顾名思义……

      可许仙懒得当文抄公,照样有答案。

      于是乎,

      许仙稍稍审视햴一番,确定和自己背的东西一模一样,便开始大书特书,速度那叫一个快。

      而按퉤照ͺ正熝经历史上的院试,本该考两次。

      뽍 第一考,录取‘秀才’名⇅额的一倍。

      ﮤ第二考,解决掉另一半,剩下的人才能真正获得‘秀才’这一白金成就。혩

      可这是一个魔改的大梁,有县试、府试、院试就可以了,没必要在弄那么多花活。

      许仙ᩦ的书写速度很快,一手毛笔字多少也是练过的,还会给人一种锋芒꒼毕露的感觉。

      无他,剑道境界在这里呢。

      许仙的䈌字体往往也会带着某些剑道之意。

      他的字若是卖给某些练剑的修士,搞不好都会让孡人珍藏起来,兴许还会被当成传家宝。

      ֬尤ᷳ其他这副认真作答的模样,再和᎛其他考生发懵ᛲ又体虚的样子一比,那简直过于优秀了,很快就被几位主考官给盯上了。

      没办法,气质和颜值在这里,这让许仙无论在何处,都是最耀眼的那一只。

      而万松书院的院长梁祝혏看了眼许仙,若有所思,“此人莫不是那许仙?”

      “梁兄也知쫓道他?”陈姓主考官笑道。 랏

      “믽嗯,多少听过他的事情,其中怪异事件颇多。”梁祝点点头,他抚了抚胡须:

      플 “老夫本以为他就是个不学无术的子岰弟。”

      “可现在看来,此人样貌য়不仅不下于年轻时的我,也和老夫同样不为美色所诱,多多少少有我当年ł的风范啊。”

      “就是不知ᗻ道他到底有什么水平,别单单只是写得快……”

      陈考官叹了口气:“哎,那天香阁开的也不是时候……”

      “肟哼。”梁祝冷笑连连:“人家做人家的生意,自己把持不住,难道还要去埋怨那群可怜无助的女子,就这种考生,朝廷要他们何用?㭸”

      “梁兄说的也是……”

      “那审卷过后,陈兄有兴趣同去瞧一瞧쥲?”梁祝说完,又一本正经的开口道:

      “毕竟我等作为余杭郡的文学大家,多少要审视一下她们的文化水平,最好在教导她们一些诗⚎才,可不能弱了Ⱟ其他郡城的风尘女子。” 

      “顶不住,顶不住……ᱳ”陈考官连忙拒绝,前天两个时辰共五次,对他这种年过五十的人来说,那是差点没死床上。

      他若不是连续吃了两天的补药,今天估计都没办法来当考官了。

      “???”梁祝愣了愣神,又瞥了眼双目无神的甄由乾和学⃮政……

      一时之间。䘍

      他现在就很想大声问问,今天除了我和许仙以外,到底还有谁没去过那天香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