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影视

      等到冷军走后,禁㥈闭室ᐐ中。女子身后一老者缓缓走出,龙钟老态的姿势ᯏ,微弱的声音问道:⃊“少主,你怎会帮助这样的无名小子?碼” 㚚

      微微笑道:“没什么,因为他长得有点帅吧妇。”

      老者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眨巴着眼睛,有些不敢相䡢信少主的话,心头整理千头万绪。 钄

      “家族中㷵和少主同一辈的年轻人才多的是,英俊潇洒的才俊多的数不胜数,怎会看的上那样平凡的少年。”老者百思不得其解。

      遉至嚥于少主为何需要这样做,他没有在继续询问下去,有的只能够服从。

      妩媚的笑容一直停留在少女的脸上ꄧ,迷人的柳叶眉更是让人久久不忘。

      ……

      獶行走半日,此刻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这里算是金陵蠩城的边境잒地稏区,荒无人烟的地方。

      不远处传来巨大的瀑布声音,又是一座山谷。湿润的水气,被炎炎峽烈日蒸发,尤其是这样炎热的天气,四周更是热的发烫。 ᯚ

      行走半日,冷军身上都湿漉漉的,᷄正好借用这瀑布洗涮一下身上的汗味。

      少年一个鲤콳鱼打挺跳进瀑布中,任由瀑布洗刷全身的汗渍,不촁过在这瀑布之间,少年感觉到尤其是的压迫,阻力臂平时多了三倍。

      “这里可是天然修炼的场所,一定嶳把샨握。”鉬冷军知道之嵋前的《虎啸海潮经》和长枪该派上用场了。

      翻看着《뎂虎啸海潮经》的每一式,冷军都感觉到不可思议,如此精纯的招式度让人眼前一亮。

      狠烈的眼恁神,冷军操控者斗气,黑☛铁长枪犹如灵性一般的飞了过去。在飞流瀑布的冲刷下,尤为耀眼。

      “好一把芍长枪,得给你起个好名字。”冷静思索半刻后,继续说道:“就叫黑蛇吧。”

      “黑蛇。”黑代表枪表面的颜色,蛇代表枪的外舮形,犹如䭩灵蛇一般的长度。

      ◆单手持枪的少年,也是单手的一甩,但是单手䃶的一个甩ゖ刺。

      ⾩ 长枪横扫之处,空气犹如撕裂的火柴一般炸裂,灵룅蛇乱舞一般的跳跃。

      《虎啸海潮经》第一式:狂风똦血月,在瀑布中,黑蛇灵巧一般的乱舞,将四周的风流气息聚集,犹如狂风一般的气势,点ૼ点滴滴的❆水滴犹如针尖一般聚集셃在半䁸空中,犹如银月一般的照耀大䗩地。

      “去。”冷军大喝一声,一抹阴冷的寒意涌上少年的心头。

      第一式大成,如此之快得益于之前斗气境界达到筑基品땠一重天八段,所以现在现ǃ在进步神速。

      心情甚快的冷军,没有丝毫的懈怠,而是更加的卖力,生怕时间如流水一般的倾ङ泻。

      斃 枪头舞动,抽打横扫,此杆长枪在冷军手里舞动的更是灵活,犹如天马行空一般的怒刺䅠。

      力簨道,寸劲,心神,三者合一。刚柔并济,配合均匀的呼***神反胏而更加的兴奋。

      将旋转的枪法,凝聚斗气在枪头之上,再加上此时身在瀑布之中,水流都内斗气旋转的气息吸收,所以此时他的枪头汇聚ꇯ成一头巨议蛇。

      域 蛇头狰狞,仿佛吞噬一般的游走在半空中,冷军大裶喝一声:“第二式,巨蛇吐艳。”

       蛇头听到命令一般的笔直冲刺,冲ᩜ出瀑布,迅猛一般的冲向大地。

      大地都为之一振,巨大的表层被蛇头咬住,全部爆裂一؝般的炸开,凹陷了下去,漏出一个巨大的天坑,深度达到三米深。

      一次次的乏力,用一次펺次的熟练,一会的功夫,少年周边早就留下七八个巨坑,仿佛战斗过一般。

      等到第九次的时候,巨坑凹陷下去的时候,蛇头肮虽然爆炸开来,但没有消失,而是化作蛇身在巨坑周边打转,然后发出第二次的炸裂。

      “这才是真正的巨蛇吐艳。”微微一笑,很满意刚刚施展的第二式,仰天大小一般≕的狂氣喜。

      装约莫再练了半个时辰后,冷军才听了下去,凭借这嬻两式,冷军能够对付一般的筑基品高手。

      跪坐在瀑䮆布旁馅边的一座石头上,喘着粗气,全身虽然被コ瀑布打湿,但汗水还是能够清晰可龨见。

      地帧面上一杆黑枪,经过他的打磨,已经如此的席锋利。

      差不多傍晚时刻,寒云挺羡慕此时的冷军,骄傲的说道:“军哥뎴,你修炼什么都如此的快,我真是羡慕。”

      淤 “哈哈,巧合罢了。”冷军掩饰过去,只能也能够笑容面对。

      任何的功法的쮕修鞈炼无外乎天赋和努力,天赋绝对上限,努力决定下限罢了,但寒云这两样都缺少,虽然有《寒龙经》的帮忙,但也只能延长他的寿命罢了。

      但别小看他寿命的延长,这可是冷军修炼的器識皿,䕂要不然一具无所依存的灵魂,也只能在这天地间飘荡罢了。 鏠 稕

      此二人没有再说什么,肚子✰有些饿了,去找些吃的吧朽。

      …ᕈ…

      瀑布后面突然出现三个黑影,左边黑影小声说道:“삳看꣐着此人打扮,确实像柳少描述的那般,看来我䱷们夜间马不停蹄,终于有所收获,快放信⺡号。”

      中间和右边的黑影点头称道,也是同意他的观윐点。举手之间䭑,左边黑影的左手突然多了一个灵气十足的飞鸽模样的生物。

      拍打着轻巧的翅膀,随意扇动了几下就⦷我能够东南方向飞去了。

      獕 自从昨天华尔兹拍卖会结束后,柳少报仇的机会来了,叫手下和场长主结算后,就想要⼡找冷军报仇。

      任由他怎么搜寻,都无法找到冷军的踪迹,顿时赐纳闷的他,更是命令家族侍者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寻找。

      即使不知道方向,那就广撒ನ网뽌,就不相信找不到。

      飞鸽梸在半空中顿缩,仿佛蟷能够穿梭空间一般ᛖ,没一会的功夫就回到柳少这边。

      一眼看到熟悉的飞鸽,柳少⬨欣喜万分,指尖一划,飞鸽顿时变为一封书信。

      “柳少,췯飞鸽引路,速来。”短短清晰几个字,一目了然的传达重要的信息ζ。

      飞鸽信息展露后,身形一闪又变为灵异的生物形状,在半空中不停的拍打翅膀。然后悄㦤无声息的쯜落在一黑衣ﯻ使者的肩膀上。

      轻轻拍ʟ了拍飞鸽的肩膀,表示满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