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争幻想>

      上野动物园旁边有一座上野公园,上野公园里有一片不大的湖,湖中没有莲花。

      而在这座罂知滖名的动物园以北还有一间私人的寺庙,名气自然是不如浅草寺那般为人所䄺知,飞檐横木,看起来庄重而低调。

      寺庙里也有一片湖,这片湖里有莲花。

      “一般而言,湖面以南的部分按照寺庙主人的要求是不对外开放的,不过既然是坂本桑的朋友,那自然可以随便进出——” 嶼

      ⻙“湖上也可以自由进出吗?”

      “进去之后能见到一座볫桥,那附近有用来赏景用的小船,如果有需要的请随意。”

      少“谢谢。”

      명 “不客气。”

      一番简单的䂽问候之后,白云山便扭头看向了身后的女孩,却见到她的眼睛一直氽盯着方흆才那位说话的类似于管理者身份稓的中年男子离去的背影,神色间若有所思。

      “原来白云桑,其实也有很多我所不知道的秘密呢。”

      궍桥本奈奈未忍不住有感而发。

      从她仹第一天自阳川店长那里了解眼前这个男人身上的过往到现在已经足足过去好几个月了,在女孩的视野里,能知晓的一切差不多都已经了解,不了解的部分对方也都会在闲暇之余偶尔与其谈起,按理来说确实是没有什么太过吃惊的地方才对。

      然而今日,뺝女孩却发现自己又错了。

      这个人身上与日俱增的秘密,似乎比自己所了解的速度,来得更快。

      “觉得讨厌吗?”

      塡白云山问道。

      桥本奈奈未轻轻摇头:“不会,只是觉得有些突然。”

      ᪛ “没有亲身经历뱓过之前,总会觉得突然,真正经历过之后,反而会觉得理所当然。”

      ᯝ 白云山嘴角含笑,向着身后的女孩解释。

      四周树上草丛间的蝉鸣虫叫突然停止了ࠦ一刹,짾有清风徐来,枝叶刷刷作响。

      “走吧,先进去看看。”

      两人亦步亦趋,从大门径直走入,穿过回廊与几座庄严的建筑,从高大围墙下的院门穿过,很快眼前便豁然开朗,一片如前文中所提到的上野公园内差不多大小的湖泊出现在视野中。

      湖面碧蓝如玉,上面种了负一大片的莲田,此时正值盛放之际,荷叶与莲花满满当当的铺满整个湖泊,쳌水光潋༳滟花⚢香清幽,熏风吹过都化作了凉风,令人心旷神怡。

      能够拥有这样一片人工湖泊的私人寺庙,哪怕没有任何刻意的文字说明,也能让人一眼便联想到财大气粗四个大字。毕竟东京都内的私人寺庙虽然不少,但能做到像浅草寺那般成为赫赫景点为人所知的还在少数,大多清幽古朴,占ݔ地也不襼大。而类似这座寺庙这般占地不小,偏偏又名槛声不滋显的,那便更加是少之又少了。

      这也难怪一开始桥本奈奈未会忍不住发出感慨,毕竟誄能够自由进出这样一座寺庙不对外人开放之处,这本身就不是一瑐件容易的事情,换做㭱往常的她,怕是一辈子都不曾想过东京都内还有这种地方。

      “说슐实话,还是托了坂本先生的关系,要不然的话我们也没机会进来。”

      白云山带着女孩缓缓来到湖畔,看着湖水上轻轻泛起的涟漪,湖面上连绵不绝景致壮观的莲花莲叶,有些有感而发,螄随后突然补充道:“对了,有关于我和坂本桑的关系,你ݝ可别不小心对人说欼出去,这件事我目前还不能随便对外人公布,目前也࿵只有坂本桑ꌚ和你见过的㜁那位剧场的上野先生等少数人知道。”

      “我又不是一库酱,当然不会随便说出去。”

      桥本奈奈未镇静的点头,ꤐ随后又忍不住有些好奇,微微仰头看向他的眼睛道:“坂本桑,指的댜就是那位坂本龙一桑吗?”繼

      “对。”

      蜻 桥本奈奈懓未有些吃惊,随即想到自己现在所在的地方,便又有些释然。是了,也只有那쬫位坂本先生,才符合刚才所表现出的能量,能够让自己在这里自由須进出了。

      只不过,想明白这一点后,女孩却又忍不住感到有些担忧,指尖轻轻拽着裙子的一角,微微低下头蹙眉:“可是,这么重要的秘密,你不是说不能随便告诉外人的吗?这么轻易的就对我说了,不会出什么问题吗㑅?”

      咧 白云山奇怪的看了她一眼,理所应当道:“你又不是什么外人。”

      “......”

      桥本奈奈未的低着的面容上霎时间染上了一层粉红,羞腆的咬了咬嘴唇,心中是种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欢喜。既开心,又羞涩,只是下᱕意识的不敢看他,细长的后颈处都泛起了粉色,清风䕰拂过,更是忍不住一阵颤栗,宛若湖畔中央盛开的荷花。

      白云山却并没有注意到这些,自顾自的찕往前走了几步,大致궻总览了一下眼前的景观,然后伸手指了指湖心说道:“你看,跟我刚才想的一样,如果要拍摄的话,ὅ最好还是到湖面上去景色最佳,光站在岸上总还是缺폸了点味道。”

      “啊——嗯。”

      女孩应了一声,很快便收拾好纷乱的内心,平静了一下神色,Ꮵ顺着对方所指的视线看去。

      ዓ “那要怎么上去呢?”뺰

      白䡳云山回头看了她一眼,笑道:“你忘了吗?刚才我已经问过了,附近的桥旁边就有用来赏景的船,我们直莴接坐船就行了。”

      姜 两人顺着湖畔的石子路走了一阵,很快便看见了一座ᡮ直通湖面凉亭的石桥,石桥ᆝ的一端立着几条横木,上面正好用绳子绑着两三条不算宽阔的小₆船。

      船顶有盖,船身狭长ჰ,可供两三个人一同乘坐,上面横放着船桨与圆舵,看起僦来属于那种公园徜里观赏景色用的游人船综合版。

      肑 “可惜了,我还以为是那种头顶没有遮蔽,可以直接看见整片天空的木船呢,那样的絤话拍摄起来视角更宽阔一点。”白云山有些惋惜퉖的摇头。

      桥本奈奈未却持不同意见,拉了拉白色的遮阳帽,有些在意的看了看今天炽热的阳光说道:“这样也好뀥,至少不用再晒太阳了。”

      “说的也是。”

      白云山点了点头。

      两人依㇌序来到石桥上,踩着平整的桥面一步步来到湖面。

      ⡕石桥的左侧有着一层畚阶梯,癌顺着阶梯而下,很快便来到了绑着小船的地方。

      船桨拍着水面而动,惊动了水下吐着泡泡的鲤鱼,打乱了平静的湖面,也破开了倒映着的青天白云。

      好似天空中飞机飞过的白线一般,小船也同样在这湖面上留下了自己的痕迹。☳

      载着船上的人悠悠远去。

      “差不多可以了。”

      片刻后,白云山放下了手돰上的船桨,看着四周的景色满意点头,却并没有急着拿起摄像机拍摄,而是转头看向了桥本奈奈未,开口询问道:“感帣觉怎么样?”

      “感觉......很凉爽,是那种独属于夏天的凉爽。”

      桥本奈奈未感受着回答。

      白云山明白对方的意思,微微赞赏。

      夏天按理来说应该是闷热酷暑才对,若要说夏天清爽,似乎有些矛盾,但仔细一想,夏天如果要清爽的话,瓕那么第一时间想起的,往往便是檐下清风,碗中冰块,溪里濯足这一类十分具有画面与感受的词汇。

      独属于夏天的清爽,只此一句,便胜过了诸多形容,令人感同身受。

      不愧是文化桥。

      不过还未等他在内心想到更多意味,却见到桥本奈奈未继续说道:“不过除了这些之外,看着这样的景色还是会有点害怕的,总是担㶤心要是一不小心掉进水里溺水了该怎么办,白云桑你会游泳吗?”

      “......”

      白云山顿时忍不住苦笑절,他差㟐点忘了,眼前的女孩除了文化桥的称号外,还有着桥宇直的名声,只不过这个时候,这等直男的发言实在是稍微有些破坏气氛啊——

      于是轻咳一声,他便转移了话题:“继续吧,我们去看看那片种着的莲花。”

      “嗯。”

      “这次由你开过去。”

      白云山补充了一句。

      桥本奈奈未没有异议,点头答应。

      碧蓝湖水上的小船再次起航,转着方向向着种植绵密的莲田而去,船身穿梭在如玉⫇盘的青翠欲滴的荷叶中,稍一注目便能看见或含苞或盛放的莲花,青色与粉色组成了眼前的一切,水汽与幽香笼罩着周围的感官。

      叶片与荷花轻轻擦着金属的船身而过,发出沙沙的声音,有几片略微茁壮粗长的,甚至能探进二人所在的船䃂舱,圆润叶片上如珍珠一般的水滴圆滚滚的䋣滑落,触碰磙到的俓肌肤清凉无比,沁人心脾。

      过了一会儿,桥本奈奈未有些疲惫的喘了口气,将踩着转轮的动作停下,靠着座位后的船壁上苿微微休息。

      旞빋白云山有些好笑的看着她:“累了?”

      “累了。”

      桥本奈奈未老实承认,但面隢对对方的眼神又觉得有些羞恼,不服气的说道:“不过我应该划桨比较好,踩着转轮前进둒还是太费力了点。”

      白云山含笑不语。

      女孩只好脸色微红的低头认输。

       他随即拿起摄像机向着附近的景色开始拍摄,微微转了一圈后,䰆镜头对准了眼前的女孩,却突然顿住了。ḣ

      “怎么了?”

      白云山膂放下摄像机,微微弯腰探出半个身子来到船舱外,伸手将一株盛放的莲花摘下。

      花香清幽쯃,瞬间仿佛充盈整个空间。

      “我看见了一朵并蒂莲。”

      白云山将莲花递给她。

      艎拓 桥本奈奈未伸手接过㧢,发现却只是一朵普通的莲花而已,枝蔓细长,托着的花苞已然盛放,ᴛ粉白相间的花瓣散发着淡淡幽香,上面蛍依곛稀可见沾染的点点清뇄澈水珠。

      “这楹不是只有一朵莲花而已吗?”

      女孩抬起头疑惑道。

      白云山轻轻摇头,若有深意的看着对方,含笑不语。

      不,现在是并蒂莲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